第六十章:意识的迷宫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0:00:33 字数:2334 阅读进度:63/313

任天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奇怪的空间,四周一片漆黑,但是空中却漂浮着无数的发光体。

任天一看这些发光的事物,却原来是各种各样文字构成的词组,而且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天空”、“杯子”、“去死”、“哇塞”、“好家伙”、“于是”、“乔跃”、“报仇”……反正各种各样、绝无重复。它们独立的飘在空中,似乎毫无意义,似乎又想说明什么。

任天低下头,看见自己脚下出现了一条道路,说是道路其实就是光秃秃的泥土地面。

任天心想,真难看,为什么没有花花草草?

任天念头一闪而过,但是这条道路却转眼间从泥土里冒出了一片嫩绿的青草,还零星点缀着艳丽的鲜花。

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我的念头关系?来,变成水泥路。

果然,鲜花立刻枯萎、青草变得焦黄,转眼间全部一点点腐烂在泥地上,变成灰烬,风一吹,飘散在空气里消失不见。随后泥土地面越来越越硬、越来越坚实,到最后真的变成了水泥路面。

有趣,真有趣!在这个奇异的世界里,任天感受到造物主创世的快感。

来吧,给我一辆汽车。

嘭的一声,水泥马路的一旁,出现了一辆夏利。

我去,有没有高档点的,来辆宝马开开。

夏利车的车皮仿佛被人撕开,撕开之后出现了崭新的宝马车。

这样才对嘛,现在车子不够档次了,给我变成飞机。

宝马的两旁,突然长出了机翼,而车身也开始变尖变长,很快一架飞机就出现在了任天面前。

任天跑上前,摸摸飞机的机翼,又摸摸机身,脸上的神情绽放了开来……

突然,空中飘过来了三个字,飘到了任天的面前。任天一瞥,发现这三个字原来是“云月儿”。

对了,我不是来玩的,我是来找自己的魂魄的。任天的头脑瞬间清醒了过来。

耽误了多少时间了,任天刚一想到这点,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钟,上面的时间正在不停的流逝。任天一看吓了一跳,二十分钟已经过去了。

这么快,我怎么感觉才过去了五分钟?任天一看这面钟,才发现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逝的特别快,几乎是外界的三倍。

不行不行,这个样子,其实我真正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

任天急得一头大汗,他顺着脚下的道路往前一看,发现前方不远处,居然有一座华丽的宫殿,怎么越看这宫殿越眼熟?

任天越看越觉得这宫殿自己应该很熟悉,突然他想起来了,这座宫殿不正是乔跃之前一直生活居住着的羽国的皇宫吗?

哈哈,任天精神一震,如果这宫殿就是藏有自己魂魄的迷宫,那真是天助我也。

任天为了不浪费时间,一下子跳上了飞机,却看着驾驶舱内满眼的仪表盘傻了眼。靠,老子不会开飞机,快点变成车子。

眼睛一眨,飞机的驾驶舱变成汽车的驾驶盘,任天转了两把方向盘,却发现车子一点都没往前开动的意思。

晕死了,我早知道就考个驾照出来了。任天暗骂自己报了驾校,却一直没去学习。快,干脆变一匹马吧。

一下子,任天又骑在了马背上:“驾,快跑!”

这匹马一撒欢,四蹄点地,飞速的奔跑了起来。

没一会任天就骑着马,来到了宫殿面前。

任天一看紧随自己一起飘过来的时钟,不错,目前用去了三十分钟。

任天推开宫殿的大门,却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整座宫殿空空荡荡的,好像鬼屋一般。

魂魄会在哪?任天的脑子急速的运转,对了,一定在皇宫的王座那里,那是皇帝大臣议事的地方,也是整个皇宫最具权威的房间。

任天撒腿就朝着议事殿跑去,来到殿堂内,偌大的房间依旧没有半个人影。

任天心想,没人才好,省得扰乱我的视线。他快速跑到皇帝的宝座前,这是一把珊瑚做成的椅子,因为羽国两面临海,更有数座大的岛屿,所以水产极为丰富,大海的馈赠不计其数。

据说这把龙椅是数百年前一个渔民出海打渔时,在海底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珊瑚,最后耗费了大量人力,才将这巨型珊瑚打捞出海面,并运到皇宫之中。

当时无数大臣群策群力最后进谏,让能工巧匠把这原本形状就类似于椅子的珊瑚打造成了龙椅。但是珊瑚边缘锋利,人一旦坐上,很容易划伤皮肤,于是又找来了无数珍珠,镶嵌在珊瑚锋利边缘,最后一把绝无仅有的龙椅就此打造了出来,价值连城、世所罕见。

任天从来只在乔跃的记忆里见过这把龙椅,还没自己当面感受过。虽然他也知道眼前的龙椅只不过是幻像,并非真的皇宫王座,但是这一切真的是太真实了,连细节都如此栩栩如生、动人逼真。

看着珊瑚龙椅,任天啧啧赞叹,然后猛地一屁股坐了上去,心中美得是一塌糊涂。

“太爽了!咳咳,众位爱卿,大家免礼平身。”任天学着电视里看来的情形,模仿着皇帝的口吻说道。

尽管眼前空无一人,任天这“孤家寡人”还是当得意犹未尽。

唉,老子不是来过皇帝瘾的,是来找自己的魂魄的,现在没时间瞎耽误了。任天看着眼前的时钟,又过去了二十分钟,这才毫不情愿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任天刚一起身,就听见身后“喀拉”一声响,紧接着“咔咔”声不断。

任天回头,就发现自己刚才坐过的龙椅,居然从正中间裂开了一条缝隙,随后缝隙越来越大,最后龙椅干脆裂成两半,摊在了地上化为粉末。

尽管这只是虚幻,任天依然吓出了一身冷汗,自己真要是把龙椅坐坏了,那可就是满门抄斩的节奏啊。

任天看看四下无人,若无其事的吹着口哨,却偷偷用脚把粉末扫到了一边,这才放下心来。

魂魄啊魂魄,你在哪里?任天放眼四望,整个大殿被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扫视了无数遍,却没有发现一样东西像是魂魄的样子。

糟了,我就忘了问老渔,魂魄到底长什么样子,万一这人的魂魄长得就像桌子、椅子、柱子……这种寻常的事物,那我该怎么去找啊?

任天一看时间,居然一个小时就这么轻易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