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猜疑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0:26:26 字数:2428 阅读进度:90/313

尽管这里是西伯利亚,但是到了这个季节,下这么大的雪却依然少见。

肆虐的狂风、漫天的大雪,让人的视野突然变得捉襟见肘,连身前三米开外的事物都看不清楚。

可是就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却在狂风暴雪中出现了一行人的身影。

这列队伍全部身着一身黑色,就算被雪片遮盖,也不能压抑住黑色的肃穆。

队伍很长,行进的很慢,在队伍的中间有六个人扛着一个巨大事物,更是被风吹得歪歪斜斜,仿佛每前进一步,都会随时将扛着的事物摔在地上。

但是这六个人却极力的忍耐着,就算宁可自己跪在地上,也不愿让身上的事物碰到一点点的地面。

队伍终于停止了前进,很奇怪,就在此时,雪也突然停住了……

这下终于能辨认清队伍的真容,原来这是一只出殡的队伍,带头的正是伊甸城警察局局长理查,后面是整个警局的警员,以及伊甸城的社会名流。

扛着那木制巨大事物的六个人,正是犯罪调查组的六名警员,而那样事物就是盛殓着马丁探长遗体的棺木。

可是庞大的队伍之中却唯独没有任天……

任天此时正独自一个人闷在伊甸城的家中,他的手紧握着警徽,他的双眼饱含着泪水,他的心中充满忧伤,同时他也极度忿忿不平,为什么就是不让自己参加马丁探长的葬礼?

就算葬礼是在伊甸城上方的户外举行,就算自己要参加葬礼就必须离开伊甸城,但是自己已经向组织保证过了,绝对不会在葬礼期间逃离伊甸城的。

其实就算此时组织解除禁令,让任天可以随时离开伊甸城,他也不会走的,因为马丁的仇还没有报……

任天向组织反映想去参加马丁的葬礼,可是等到的却是四个字:不予批准。

任天坐在床上,把头深深的埋进了臂弯,他又不可避免的想起了两天前的那个夜晚。

一声枪响之后,任天按照计划倒在地上,伪装成被狙击手射杀的样子,但是任天躺在地上时却发现,马丁居然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任天再也顾不上什么行动了,他扑到马丁的身边,声嘶力竭的呼喊着马丁的名字,纵然如此,马丁已经再也不能回答任天的呼唤。

当犯罪组的其他几名警员赶到现场时,任天厉声质问:“是谁开的枪?为什么会打中马丁?”

几名警员都惊呆了,他们面面相觑,居然没有一个人说自己发现了狙击手,直到枪响为止,他们都不曾发现狙击手的行踪。

怎么可能?要是如此马丁怎么会让行动继续下去,他当时在耳机里到底听到了什么?

直到现在为止,任天依然想不明,马丁那时原本都已经快要掏出香烟了,意味着他当时都已经打算放弃行动了。如果不是他在耳机里听到了,自己手下的某个探员向他汇报,说狙击手已经被发现了,他决不可能让蚯蚓行动继续下去的。

现在的问题就是,马丁当时究竟听到了哪名探员向他进行的汇报,而这名探员很显然说了假话,那么他就是叛徒。

很有可能这名叛徒在一开始,就把蚯蚓行动的整个计划向俄罗斯黑手党和盘托出。而黑手党的人干脆将计就计,借机将马丁给暗杀了,而且不留一点痕迹。

到底是谁?出卖了计划,出卖了马丁,出卖了整个小组。

任天这两天一直在猜测,到底自己小组中谁是叛徒。

当时马丁、章然和自己都在场地中间,那么就只剩下小组中的另外五个人。

安德烈,一名地道的俄罗斯魁梧大汉,身材壮实的就像一只棕熊。任天第一次看到他,立刻就联想起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街霸》中的俄罗斯大汉桑吉尔夫。

安德烈的性子就跟外表一样火爆热烈,嗓门大、火气旺就是这个人最明显的标志。任天很难相信这样一名直爽的莽汉,会做出背叛警局的阴暗事情。

亨利,一个极爱干净、有强烈洁癖的爱尔兰人。做事偏执,甚至有些强迫症,例如他的办公桌面极其整洁,连一个黑色的污点都没有,就连他电脑的角度都不能有丝毫的歪斜,必须与办公桌的夹角呈现完美的对称。

亨利是整个小组、甚至整个警局,还很有可能是整个伊甸城,枪法最好的神枪手。也许正是他这样一丝不苟的性格,才造就了他分毫不能差的精准枪法。

比利,一个足智多谋的中年白人男性。如果说马丁是整个犯罪调查小组的心脏,那他就是小组的大脑。几乎每一个小组行动的点子,都来自于比利的出谋划策,当然也包括这一次的蚯蚓行动。

艾迪,一名来自美国的黑人小伙子,天生的乐天派和喜剧演员,他能惟妙惟肖的模仿各种人物的语调和嗓音,总是能在气氛压抑的时候,讲出种种笑话来化解尴尬。

艾迪无疑是小组之中人缘最好的人,大家都非常乐意和他打交道,却往往疏忽了他同时还是一名爆破和拆弹专家。据说再难拆解的炸弹到他手里,就跟孩子的玩具没什么区别。而他制造的炸弹,则能轻易的把整个警局炸到地面上去。

小组中最后一名成员叫汤米,一个八面玲珑的意大利裔白人。据说他是小组中情报来源最多的人,也是跟黑手党接触最深的人。之前就是汤米率先打进了黑手党内部,然后再带领整个小组的人慢慢与黑手党建立起关系。

到底是谁?任天将小组中的几名成员反复在脑中想了无数遍,试图从自己与他们接触的为数不多的几天中,与他们打交道时的一言一行里能够找出蛛丝马迹,找出谁才是真正的叛徒。

任天经过百般的思虑后,把怀疑的目标锁定在两个人身上。

第一个人是神枪手亨利,理由很简单,当天晚上他们的组员在工地找了半天,根本没有找到黑手党派来的狙击手,也就是说狙击手很有可能不存在。

那么射杀马丁的人有非常大的可能,就是小组中的叛徒。但是整个小组中能保证一枪命中马丁的人,想来想去就只能是亨利。

第二个人是汤米,因为汤米是跟黑手党接触最深的人,谁能保证他在长期与黑手党打交道的过程中,没有被他们收买?没有成为黑手党安插在警局的一名眼线?

任天思来想去,觉得自己的判断还是非常可靠的,但是自己也不能胡乱猜疑,必须把自己推理的思路与结果,向局长理查汇报。

任天正在思前想后中,没想到却听到楼下传来了敲门声。任天打开房门一看,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门外站着的人正是局长理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