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屏障困死一家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2:18:13 字数:2368 阅读进度:96/313

许老汉这下傻了眼,一百两黄金,别说自己拿不出来,就算整个县城的百姓全部加在一起,都未必能拿得出这么多的钱来。

“这一只灰雁怎么可能值百两的黄金?”许强不服气还想辩解。

“这你就不懂了,这只灰雁可不是普通的灰雁,这可是一只凤凰变成的大雁。”媒婆把她平日里说媒练成的说死人不偿命的本事都拿了出来:“我们县太爷为了这只神鸟,是费劲千辛万苦,追了三天三夜,终于把它射了下来。要不是看上了你女儿许小仙,又怎能舍得把它留在你家当做聘礼呢?”

灰雁已经被许强一家吃进了肚子,想辩解这明明只是一只普通的灰雁,却苦于拿不出证据,只能自认倒霉。

“许老头,你要是拿不出百两黄金也可以。”媒婆变着方子的戏弄许强:“要么你赔偿县太爷一只凤凰也是可以的。”

这许强更赔不出来,只能垂头丧气的说道:“这黄金我没有,这凤凰我更是连见都没见过,还有没有其它的路可以选?”

媒婆也说得口干舌燥,懒得再废话:“那就把你女儿许配给县太爷,要么你就吃官司。许老头,我看你也是明白人,这其中孰轻孰重,你自己看着办吧。”

许强怎么甘心把女儿嫁给金不欢这个年过半百的糟老头,一时没了主意。

媒婆看许强迟迟不说话,最后也不愿再等:“两位差役大哥,麻烦把这个欺诈父母官的刁民给拷起来。”

两名差役早就摩拳擦掌了,媒婆的话音刚落,立刻冲上前去,把许强从椅子上就拽了起来。

“住手!”突然一直躲在屋子里的许小仙一声怒吼:“不要抓我爹爹,我愿意……嫁给县太爷。”

媒婆一看此行的目的达到了,乐得眉开眼笑:“还是小仙姑娘明事理,你嫁给县太爷,从此穿金戴银、吃香的喝辣的,有这样的好日子送到面前,那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许小仙慢慢走出屋子:“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媒婆生怕夜长梦多赶紧答应道:“聘礼方面好说,我这还带来了二十两银子,不够县太爷明天会派人再送过来。”

“不是钱的问题。”许小仙冷冷说道:“再过十五天,是我娘四十岁的生日,我想给我娘过完生日再嫁人。”

媒婆心想不过再多等十五天,而且还可以省下几十辆银子,这何乐而不为:“小仙姑娘的要求不高,我就替县太老爷答应了。”

等媒婆走了之后,一家三口抱头痛哭,没想到原本好端端的生活在这清净的地方,居然也能遭遇到这种祸事。

许强说道:“小仙,我们赶紧收拾一下家中的财物,连夜就逃走。”

许小仙说道:“爹,我之所以拖金不欢这十五天,为的就是这个目的,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许强和妻女赶紧收拾家中可用之物,夜晚就举家外逃。

哪知三口人刚离开家门不到百步远,就再也无法往前前进半步,将好像面前有一道看不见的围墙将他们拦在其中。

许强一家尝试了一个晚上,什么办法都用了,就是出不去,最后还是只能回到家中。

许强伤心的说道:“早就听说了,这金不欢之所以能够如此作威作福,就是因为手下养了一群能人,其中更有一名叫做‘无目’的法师,法力高强,能够施屏障、唤神龙、知人心、请天兵。现在看来我们家四周是被这无目法师施下了屏障,导致我们无法离开啊。”

这下许强一家彻底没了主意,只能守在家里,坐以待毙。许强打定主意,这金不欢要么不来,要是来了,就算拼上自己的老命,也不能让女儿被他强行带走。

任天和云月儿到来的这一天正好就是约定的第十五天,所以才会被误会成了是金不欢派来的人。

任天和云月儿听完许老汉的遭遇,自然愤愤不平,云月儿更是骂道:“这姓金的赃官如此可恶,居然能做出这种强娶民女的事情来。”

任天却一副眉头深锁,欲言又止的样子,因为他听许强最后说到的关于屏障的事情,这明显就是一种法术。

任天忍不住问云月儿:“月儿,许大叔家周围被施了无形的屏障,可我们不是好好的走了进来吗?

云月儿当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她转身问许强:“许大叔,你说的这个困住了你们一家三口的屏障,能不能带我去看一看?”

“看是可以看。”许强知道面前两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看样子必然有不小的本事:“只不过这道屏障无形无影,光用看是看不出来的。”

云月儿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许大叔没事,你只要把我带到屏障之前,我自有办法来分辨。另外许大叔家中可有养着鸡鸭,抱一只过来,我一会有用。”

许强赶紧答应:“我家养了几只鸡,这就抱一只来。”

之后许强抱着一只家鸡,并亲自领着任天和云月儿两人来到了屋外,大约往前走了四五十米的距离,许强苦着脸说道:“两位,我老汉只能走到这了,再往前是一步都迈不过去了。”

任天抬头一看,四周并无任何异样,一切都非常自然,一花一草、一岩一石都与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任天试着往前走动,却没有遇到许老汉所说的屏障,来去自如、进出自由。

任天看看云月儿,却见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了来她应该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月儿,许大叔所说的屏障,为什么对我们不起作用?”

云月儿却不答话,从许强手中接过家鸡放在地上,并不停催促家鸡往前,哪知家鸡往前走了几步就立刻掉头。云月儿再次催促,依然如此。

云月儿问许老汉:“许大叔,你有没有沿着这道屏障走过?”

“当然走过,我们一家人这几天来就是想方设法要走出这道屏障,既然这里走不出去,干脆就尝试从其他地方走走试试看,哪知绕了半天居然没有一处可以出去的。”

云月儿又问道:“那这道屏障,是不是以你家为中心,其实好像是一个圆形?”

许老汉想了一会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赶紧点头说道:“云姑娘,你说的一点都没错,现在想来正是如此。”

任天终于憋不住了:“月儿,你是不是知道这屏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云月儿微笑着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而且我还有办法破解这道屏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