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斗法(一)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2:18:13 字数:2186 阅读进度:105/313

就在云月儿即将被无目法师的灵力击中之际,突然一道蓝色的灵光一闪,正好击中无目发出的红色灵光。

两道灵光在空中一撞,发出强烈的光芒,最后一下子全部消失。

这道蓝色灵力,正是任天发出来的,他对付台下的一帮“软脚虾”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于是注意力也转移到了台上,一看云月儿有了危险,立刻出手相救使用了灵刃之术,救下了云月儿。

无目法师愣住了,他用手指着台下的任天:“你究竟是什么人,不但武功了得,连法术也如此高强?”

其实任天的法术并不高强,还只停留在初级阶段,但是他的灵力值却高得惊人,而这招灵刃之术又是任天使用的最熟练的法术,所以还真把无目法师给唬住了。

任天跳上台子看着无目法师正要开口说话,没想到云月儿却抢先说道:“告诉你,我师兄可是羽国大名鼎鼎的‘有眼法师’,这次初来角国,原本不想多惹事端,但是看到这金不欢狗贼强娶民女,实在看不过眼,才决定出手相助。你如果怕了就赶紧闪到一边,我们要找的人是金不欢。”

金不欢一听要对付自己,赶紧躲到无目法师的身后:“无目大师,我平时里待你不薄,现在你可别见死不救啊。”

说实话,无目法师刚才看到了任天的灵力之刚猛强盛,威力远超自己,心中已经开始惴惴不安,一听云月儿说并不想与自己为敌,心中一下子安心了许多。

任天一看无目法师不说话,以为他被云月儿的几句话给吓到了:“你这个无目法师,平日里助纣为虐,帮助这金不欢欺压百姓,我原本打算出手给你点教训。但是念在大家都是习法之人,只用小小灵刃之术来对付你那个……那个红光之术。希望你知道悔改,痛改前非,把这金不欢交出来。”

任天不说还好,这一说就露陷了。无目法师一听,这个什么有眼法师居然连自己刚才使用的法术名字都叫不出,还说这是红光之术,这只是一般的中级法术而已,怎么会不知道呢?

云月儿一看任天露出了马脚,无目法师的脸上显出了怀疑的表情,赶紧说道:“无目法师,我师兄念及大家都是学习法术之人,不想对你大打出手,你还不赶紧走?”

无目一看云月儿装模作样说上这么两句,心中更是怀疑:“两位若要我离开也可以,但是我难得遇到两位青年才俊,机会难得,不如请二位指点我一下法术之道,不知可不可以?”

任天说道:“这也没啥,你有什么想问,尽管问就是了。”

无目却说道:“仅仅只是问,只怕我资质愚钝难以领悟,要不我们切磋一下,我下面将会施展三种法术,求两位指点我破解之道。”

无目心里打定了主意,表面上他说是请教法术,实际他会施展出自己最厉害的三种法术,一旦自己打败了他们,就能拆穿这两人的真面目。但是如果这两人真有本事,破解了自己的法术,那自己也丑话说在了前头,只是请教而已,也不至于对自己痛下杀手。

任天傻乎乎的哪知道无目的诡计:“好吧,你尽管施展,我且看看能不能把破解之道传授给你。”

云月儿恨不得上去一脚把任天踹到台下。你傻啊,这都答应,这无目绝对不安好心。但是任天已经答应了下来,如果自己再开口拒绝,一定会遭到无目的怀疑,云月儿只能不表态,希望无目的法术自己真的能破解。

无目站在台上,双手抱拳:“二位,多有得罪,我将要施展的第一种法术,叫做‘唤神龙’。”

说完无目将双掌一合,两手打开之时已经聚集了灵力,这道灵力并没有冲向任天和云月儿,相反这股灵力居然钻进了无目法师的袖管。

不一会,无目的袖管微微鼓动,似乎有什么事物在蜿蜒爬行,不一会一样东西从无目的袖管慢慢伸出了头,吐着红色的信子,看着任天和云月儿。

任天定睛一看,不禁大失所望,原来所谓的“神龙”不过只是一条黑色的小蛇。

这条小蛇只有手指粗细,全身漆黑如同墨染;一对绿色的眼睛如同宝石一样镶嵌在三角形的头部,闪烁着阴森绿光;一条鲜红色的信子,时不时吐出唇外,仿佛添舐着空气里的恐惧之情。

任天哪里知道,这条小蛇名字叫做“漆虺”,别名又叫“小黑龙”。别看它身体如此细小,但是却有着很强的灵力。

漆虺吐出的黑色唾液,剧毒无比,别说沾到一滴,旁人就算闻上一下,都会感到头晕目眩。

另外漆虺喷出的毒雾,具有“传视”的功能,也就是说法师能通过这种毒雾看到很远的地方。

之前许小仙一家破了屏障,逃出去的情景,正是被无目利用漆虺的毒雾给看到的。

无目一看任天的表情就知道他根本不认识漆虺,否则早就吓得变了脸色。

无目的这条漆虺大概有八十多岁,不算灵力高强,但是也比一般的中级法师要厉害许多。

无目抖抖袖子,漆虺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无目轻轻吹动口哨,发出了一种单一而尖锐的声音,这个其实是无目让漆虺发起进攻的命令。

漆虺接到了命令,迅速朝着任天游了过来。任天还不怎么样,云月儿平时最害怕蛇鼠蛤蟆之类的生物,立刻被吓得哇哇大叫,躲到了任天的身后。

任天却不害怕,不就一条小破蛇嘛,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他伸出手挡在云月儿面前:“月儿,别怕,看我来对付这条小蛇。”

漆虺吐着信子离任天越游越近,当他离任天还有三尺的距离时,却突然停了下来,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无目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漆虺怎么突然不再进攻了?于是再次吹响口哨,催促漆虺向任天发起进攻。

漆虺被催得不耐烦,只能蜷起身子,突然像弹簧一样,朝着任天射了过去。

眼看着漆虺就要咬到任天之时,怪事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