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三目神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2:18:13 字数:2315 阅读进度:108/313

任天看见无目法师将一直蒙在眼睛上的白布给摘了下来,心中奇怪,这家伙不是瞎子吗?这块白布摘不摘有什么意义?

哪知任天一看无目摘掉白布后的样子,不由得吓了一跳:“你……你能看得见啊?”

原来无目法师的脸上,不但有两只眼睛,而且这两只眼睛奕奕有神、放射着精光,一看就不像是瞎子的眼睛。

但是无目法师的两只眼睛却有些奇怪,长得很开,两眼之间的距离足足是常人的三倍。更奇怪的是,无目两眼之间,鼻梁的凹陷处,居然竖着长着一道一寸长短的缝隙,就像这里有只眼睛正闭拢着一样。

“任天,不好了。”云月儿突然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这个人是‘三目神’,我们快跑。”

三目神?什么东西,跟我们曦界的二郎神一样吗?任天不明所以,并不知道这玩意的厉害。

云月儿没时间向任天解释,只想拉着任天转身逃跑。

无目法师哈哈大笑:“小妮子,眼力不错,居然认得我的第三只眼。我这第三个法术就叫‘请天兵’,你们尝尝这一招的厉害吧。”

说完无目法师两眼之间的那只眼睛,眨了一眨,居然一下子睁了开来。

任天当然不知道,在暮界的法术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个怪才,这个人名叫桑田,据说他一生下来就长了三只眼睛。

桑田出生之后,因为长相奇怪,被父母抛弃在野外,却被一名路经此处的**师给抱养了回去。

这名法师不但将桑田抚养成人,还传授给了他法术。哪知桑田居然极有天赋,任何法术几乎一学就会。

桑田最与众不同的一点就是,别人的灵力球都是在腹部汇聚,但是他的灵力球却是汇集在脑袋上中间的那只眼睛里。

别的法师使用法术,都是靠手来发动,而桑田居然直接可以用眼神来发动法术,不但威力巨大,而且速度之快往往令人措手不及。

这还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桑田自己钻研出了一种“石化之术”,凡是被他的第三只眼发出的石化术击中的人,立刻就会变成一块石头,再也无法动弹。

据说桑田的性格极其古怪,为人做事往往不分黑白、随心所欲,所以在法师历史上是一个难以定性的人物。

另外桑田在法术史上并没有被记叙是死于何时何地何因,但是却有种说法,说桑田根本没有死,而是苦心钻研得道成仙之路,最后升到天上成为了“三目神”。

眼前云月儿一看无目摘掉了白布之后,非但不是“无目”,而是“三目”,顿时想起了关于桑田的传闻,真是吓得花容失色。看来这无目法师所谓的“请天兵”,居然是请的“三目神”。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无目法师睁开了第三只眼,一道灵力已经朝任天飞了过去。

任天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厉害,但是也不会傻乎乎的任由这道灵力击中自己,他赶紧一闪身躲过了这道灵力。

可是这无目法师的第三只眼实在太快,任天才躲开第一道灵力,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已经接连而至。

任天一看这三道灵力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干脆使出了云月儿新传授给他的“灵盾之术”,用灵力在自己面前变成了一块大盾牌,挡住了无目法师眼睛发出的三道灵力。

无目不由得一愣,自己的第三只眼,虽然还没有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也无法与历史上的桑田相比较,但是这区区最初级的“灵盾之术”又怎么可能挡得住自己眼睛发出的灵力呢?这简直就好像有人用稻草做的盾牌,挡住了利箭一样让人不可思议。

无目当然不知道,一般人的灵力如果化成了盾牌,只有薄薄的一层。但是任天的灵力值之高简直前无古人,因此变成的盾牌足足有常人三倍之厚,因此用来抵挡无目的灵力倒也刚刚凑合够用。

无目看着任天简直都快把牙齿咬断了,这个小子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自己的漆虺对他没用;自己的控心术对他也没用;现在就连最后的绝招,居然也被他挡了下来。

一旁的云月儿也傻眼了,怎么回事?按理来说这无目的第三只眼,要是跟桑田一样,应该非常的厉害,怎么对任天一点用都没有?

“任天,你中招了吗?”云月儿问道:“这几道灵力都被你挡回去了?”

“是啊。我也吓死了,还以为这次肯定完蛋了。”任天收起灵盾,上下检查自己的身体:“这招不灵光,速度是够快,但是打中没用,我用灵盾一挡就挡了下来。”

任天和云月儿简直把无目法师当成了摆设,根本就没理他,自顾自的聊了起来。

无目法师在一边气得鼻子都快歪了,让你们说我没用,无目使出了吃奶的劲,朝着任天又发射了十几道灵力。

哪知任天不慌不忙,又用灵盾之术将所有的灵力都挡了下来。

云月儿在一旁一看,原来前面任天并不是运气好,而是真的把无目的灵力都接了下来。她不由得恍然大悟,看来自己高看了无目法师,这家伙的法力其实还没修炼到家,他的第三只眼根本不足以与历史上的“三目神”桑田相比较。

“无目,这下你心服口服了吧?”云月儿往前一站:“你的三种法术都已经被我们破解了,你可以乖乖的把金不欢交出来了吧?”

哪知无目此时心中正感到灰心丧气,和前所未有的失落,自己赖以成名的法术在任天面前居然毫无作用。再一看云月儿走上前来挑衅,不由得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第三只眼一开一合,顿时一道灵光朝着云月儿射了过去。

云月儿却不躲闪,也学着任天的样子,用“灵盾之术”在面前形成了盾牌。

任天却不知为何,心中强烈的预感到,云月儿的灵盾对这无目的灵力将不起作用:“月儿,快躲开,你挡不住……”

任天话还没说完,无目法师的灵力已经击穿了云月儿的灵盾,并一下子击中了她的胸口。

云月儿被击中后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身子慢慢开始硬化,不一会云月儿的皮肤居然变成了灰色,之后颜色越来越深、越来越重,简直仿佛石头一般。

任天走到云月儿身旁用手指轻轻一碰,触感坚硬冰凉,没想到云月儿已经变成了一座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