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复活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2:18:13 字数:2454 阅读进度:110/313

无目法师万万没想到,任天在情急之下把一只手放到自己的第三只眼睛上,居然会吸取自己的灵力。

任天完全也只是本能反应,就好像自家的水龙头坏了,从里面滋出水来,你的第一反应就是用手去堵住水龙头一样。

哪知任天就觉得一股灵力不停的从自己的手掌涌进了身体里,他还以为自己中了无目的石化之术,可能就是这种感觉。

这下任天更是慌乱,干脆将整个手掌紧紧按在无目中间的那只眼睛上。

无目就感觉自己全身的灵力如同脱缰的野马,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向自己的头部汇集,然后涌向自己的第三只眼。灵力一旦到了这里,更如同开闸泄洪的大坝,滚滚流向任天的掌心。

无目心中暗自叫苦,想努力闭合自己的眼睛,却就是闭不上。他想逃离任天的“魔掌”,却怎么也逃不开。

无目就觉得自己体内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用不了多久,自己一旦被吸干之后,就算性命能勉强保住,恐怕今后也再也用不了法术,与废人无异。

无目的身体不能后退,但是两只手还能活动,就像掉进河里的人一样,他的两只手不停的乱摆动,希望能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无目的双手四处乱摸,居然一下子摸到了身后云月儿化成的那座石像上。哪知无目一碰到云月儿,就觉得一股灵力流进了自己的身体,但是也没停留多久,立刻又被任天给吸走了。

无目心想虽然这小姑娘的灵力在自己的身体里呆不了多久,也总比没有好,能多撑一会是一会,于是干脆抓着云月儿不肯放手。

就这样云月儿的灵力通过无目法师这个“导体”,又传导进了任天的身体。再如此下去,就会变成无目和云月儿的灵力都被任天吸光的结局。

“你快放手。”突然云月儿大叫了一声:“你这个三只眼的下流胚子,不要一直抓着我……”

任天以为自己听错了,月儿不是变成石像了吗?石像怎么会说话?

任天朝无目身后一看,可不是嘛,云月儿已经不再是之前那种灰黑色、硬邦邦像块石头的样子,已经恢复了正常,此时正满脸羞涩的推搡着无目抓着她大腿的手。

“你这个老色鬼,干嘛抓月儿的大腿?”任天勃然大怒,原本挡着无目眼睛的那只手变成了拳头,一拳把无目打飞了出去。

无目躺在地上怎么也起不来,他运了一运身上残留的灵力,发现已经所剩无几,不过好歹总算没被吸干净。

任天看着云月儿一脸的欢喜:“月儿,你变回来了,太好了……你不再是石头了。”

“任天,你做了什么?”云月儿也察觉到自己恢复了原状:“我变成石头后,除了身体不能动,但是发生的一切都能看到。那臭三只眼的怪物,不是说这石化之术没有破解的办法吗?”

任天也奇怪,他看看躺在一边的无目法师,正一点点往台子的边缘爬行着,看样子是想逃跑。

任天跳到无目法师的身上,一把揪着他的脖领子,把他从地上揪了起来:“快说,月儿为什么又变回来了。”

“大侠饶命啊!”无目生怕任天把他剩余的最后一点灵力也给吸走:“不要再吸了,我认输了。”

任天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他还以为无目的石化之术对自己不起作用,所以现在无目看见自己才回这么害怕:“你只要告诉我,为什么月儿又从石像变回了常人,我就饶了你。”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啊。”无目眼珠一转却改口说道:“其实我真没想伤害你们,所以这石化之术我用的都是最初级的……时间到了,自然而然就破解了。”

无目其实不知道,这石化之术是当年“三目神”桑田研制出来的,将人散布于全身的灵力转化成一种会使人身体变硬的物质。但是无目法师的修为还不够,仅仅只能使人的表面皮肤变硬,而身体里面其它器官还都是好好的,没有受到损害。

所以云月儿中了无目的石化之术,除了身体不能动之外,其它的感官一切正常,同样可以看、可以听。如果云月儿之前中的是桑田的石化之术,立时间全身从里到外全部都石化,那就是大罗金仙也回天乏术了。

而任天刚才吸取无目的灵力时,无目用手抓住了云月儿的大腿,正好把使得云月儿表皮变硬的这些灵力都吸了过来,因此云月儿才恢复了正常。

无目想欺骗任天说自己并非真的想伤害他们,但是这种借口骗骗任天还行,却哪里骗得过云月儿。

云月儿来到无目面前,看着他瑟瑟发抖、一脸恐惧,看来是真的害怕了:“要我师哥饶你不死可以,但你必须马上把金不欢交出来。”

金不欢这老奸巨猾的家伙,原本一直躲在台下,想看看无目法师是如何收拾这一对不知好歹的青年男女的。

哪知金不欢越看就发现苗头越不对,到最后无目被任天吸取灵力的时候,金不欢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看出来无目这下真完了,赶紧趁着台上没人注意自己的空当溜之大吉。

对于无目而言,只是金不欢养的一个门客而已,干的就是拿人钱财、**的勾当,又不是真的忠心耿耿侍奉金不欢。

“两位英雄,稍安勿躁。”无目一看只要自己能不死,就算十个金不欢都愿意卖了:“我这就把金不欢这狗贼找出来,洗干净之后,双手奉上。”

别说,无目这时候还真有点用处,偌大的金府若让云月儿和任天去找,就算找到天亮也未必找的到金不欢。

无目只是默念了一段咒语,立刻睁开眼睛:“两位英雄请随我来。”

任天和云月儿跟在无目的身后,三人穿庭过院、东弯西绕,终于来到后面一座矮小的建筑面前。

无目把手一伸:“两位英雄,你们要找的金不欢就躲在这里面。”

云月儿用手捏着鼻子:“任天,这建筑看样子好像是……茅厕吧?”

“好像真的是茅房啊。”任天犹疑的看看无目:“你确定金不欢会躲在这里头?”

无目把头一偏:“我怎么敢欺骗两位英雄,你们要是不信,就看我亲自把金不欢抓出来。”

说完无目走上前,一脚把茅房的小木门给踹开,然后走了进去,从一个马桶后面把金不欢提溜了出来。

“好你个无目,居然做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情。”金不欢一边喊着痛,一边破口大骂。

无目将金不欢扔在了任天面前:“我这叫弃暗投明,你平日里为非作歹、欺压相邻,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今天正好为民除害。”

说完这话,无目从腰间拔出利剑,就要将金不欢一剑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