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弟弟的血仇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2228 阅读进度:119/313

“黑手党的人?”任天不由得一愣:“笑笑你会不会看错了?这里可是警局,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跑到这来放肆啊。”

“也对。”乐笑笑低下头出了一会神:“可能……是我多虑了。”

“笑笑,没关系的。忙了这么半天换成是谁都会过度焦虑,难免疑神疑鬼。”任天拍着乐笑笑的肩膀,试图缓和她的紧张情绪。

“来吧,陪我一块到礼堂去,我们去看看报名的情况。”之后任天带着乐笑笑一块前往礼堂。

这座礼堂是隶属于这一片社区的礼堂,房子空间很大,之前聚集在警局门外的几百号人往礼堂里一装,居然还显得绰绰有余。

任天看见礼堂最里面的舞台正中已经摆了一张桌子,几名警务人员正在有条不紊的给前来报名当警察的市民发放登记表。

不少领完登记表的市民,就坐在舞台下面的椅子上,拿出笔认真仔细的填写着。

看见任天走了进来,人群中立刻引起了一阵骚动,众人的视线纷纷投向任天这边。

任天从小到大还从未被这么耀眼的光环所环绕过,走到哪里都享受着明星一样的注目礼,这一切都让任天在不适应的同时感觉大好。

突然从舞台的报名处传来了一阵争吵声,任天和乐笑笑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同时想到了一件事上,是不是黑手党的人前来捣乱了?

任天和乐笑笑快速跑上了舞台,就见报名登记处围着一堆人,人群中传来阵阵争执的声音。

任天来到人群外说道:“麻烦让一让,让我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乐笑笑在一旁用英语和俄语替任天翻译着。

其实乐笑笑根本不用翻译,人们一看是任天来了,早就自动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

任天来到登记处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捣乱。”

几名警务人员一看见任天,立刻站起身朝他敬了一个礼,其中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警员解释道:“报告警长,我们这次招募警员,年龄限制是二十一岁到四十五岁之间,但是这个人一定非要报名不可。”

任天顺着络腮胡手指的人一看,顿时也没脾气了,只见一名大爷头发、眉毛、胡子全部雪白,还颤颤巍巍的拄着一根拐杖,看着样子就算没有八十,也该七十多了。

“大爷,我们这是警察局在招募警员。”任天生怕这老大爷听不见,故意把嗓门放大了许多。

“不用那么大声,我知道,我就是来报名当警察的。”没想到老大爷走路是不稳了,耳朵还挺好使。

任天差点就笑喷了:“大爷,我们这次招警员是有年龄限制的,只要四十五岁以下的人。”

“为什么?嫌弃我这把老骨头不中用了,怕我们抓不了坏人?”老大爷显得十分的固执。

任天不再感到好笑,倒是被老大爷的这种精神所折服,所以语气也变得诚恳:“大爷,您的这份心意我很受感动,但是我们要对付的人,一个个都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万一大爷您这把年纪遇到点意外,这让我怎么跟您的家人交待啊?”

“你不用向我的家人交待。”老大爷的神情一下子灰暗了下来:“我已经没有家人了……我老伴前些年已经去世了,儿子和儿媳遇到意外出了车祸也已经离开了……唯一给我留下的一个小孙子,今年刚满十八岁,哪知却迷恋上了毒品,就因为买了黑手党的毒品,一次吸食过量,最后也……”

老大爷说到最后,两行老泪流了下来,弄得众人也跟着唏嘘不已。

任天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这名老大爷之所以不能在这把年纪继续安享天伦之乐,都是因为拜黑手党所赐。他前来报名当警察,就是想替自己的孙子报仇。

“大爷,您的孙子叫什么名字?”任天突然问道。

老大爷一愣,缓缓说道:“奥金涅茨,就是唯一的儿子的意思……”

“奥金涅茨,唯一的儿子。”任天默默念了一遍,现在就连这个唯一都已失去:“大爷,您放心,奥金涅茨的这个仇就交给我来报了。”

“大爷,您如果不嫌弃,就认我做您的孙子,那么奥金涅茨就是我的弟弟。他的死就是我弟弟的死,他的仇就是我弟弟的仇,我这个做哥哥的无论如何都一定会替弟弟报仇雪恨的。”

整个礼堂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发出丝毫的声响。突然“吧嗒”一声,老大爷的拐杖掉在了地上,之后大爷的身子一歪,居然一屁股坐在地上捂脸恸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嘴里还不停的用俄语絮叨着什么。

“他在说什么?”任天扭头问乐笑笑,却发现乐笑笑早已泪流满面,情绪失控的说不出话来。

乐笑笑背过身子,擦拭着眼泪,用哽咽的语调说道:“他在说,奥金涅茨……你的仇可以报了……”

“大爷,我弟弟奥金涅茨的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他报的。”任天弯下身子想要扶起老大爷。

老大爷却把手伸进怀中,掏出了一个钱夹,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任天。

乐笑笑在一旁翻译:“大爷说,这是奥金涅茨的相片,从今天开始就交给你保管了。”

任天颤抖着双手接过相片,只见照片中一个俊朗清爽的男孩子,脸上洋溢着纯真的笑容,这份笑容充满着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生命的珍惜……

任天郑重的将照片放进了上衣贴近心脏的口袋,他慢慢扶起大爷:“这个仇,我放在心上了。”说完任天拍拍胸前放着照片的口袋。

“这不是报名当警察的地方吗?哭哭啼啼的,是要报名当演员吗?”人群外一个刺耳的嗓音突然大喊了一声。

安静的礼堂一片哗然,所有人原本都被眼前的一幕所感动,没想到却出现了如此不和谐的声音。

舞台上聚拢的人群散了开来,从人群外走进来七八个男子,一个个长得凶神恶煞一般。

任天感觉身边乐笑笑的身体突然一颤,她因为紧张连嗓子都变得有些沙哑:“组长,就是他们。这些人就是刚才我说的,很可能是黑手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