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两个消息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2543 阅读进度:124/313

一大早,任天就吵吵着要出院,几名护士怎么拦都拦不住,最后只能把医生给找来了。

医生一看任天的样子不由得一愣,原本昨天还肿得不成人形的脸现在已经基本消退,只留下一点乌青和浅浅的伤口。

这小子是属蟑螂的吧,自我修复能力也太强了。医生暗自嘀咕,还从来没见过哪个病人消肿能消得那么快的。

医生是不知道,在不到一个月前,任天的右手小指被人砍去了三分之二,现在都已经完全长了出来。医生要是知道这一点,一定会把任天当做医学界的奇迹,强行扣押在医院里做**研究的。

最后医生实在无奈,再加上任天一个劲的大吵大闹,最后干脆放他出院,但是依旧再三叮嘱,这几天好好休息,不要去上班,也最好不要做什么剧烈运动,一旦身体不舒服立刻回院来治疗。

任天表面答应的很好,但是刚一出院就立刻拦下一辆的士直奔警察局。

任天到了警局直奔二楼犯罪调查组,却发现办公室里空空荡荡,只有比利一个人在。

两人交流了半天,任天都没搞明白汤米和乐笑笑为什么没在,正在他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局长理查走了进来。

“任天?”理查看见任天居然在办公室,脸上露出了惊诧的神情:“你已经出院了?是医生放你出来的,还是你自己溜出来的?”

“局长,我在你心目中就这么不循规蹈矩吗?”

理查没有说话,心中却想,你上任这两天给我惹的麻烦还少吗?

“局长你放心,我的身体已经没事了,是医生让我出院的。”任天看着理查狐疑的表情,不得不补上一句:“不信,你可以打电话去问。”

“好了,我相信。”理查点点头:“你来了正好,我这有两件事正想要告诉比利,你在就更好了。”

“第一件事,昨天你抓住的那个叫做尼古拉的家伙,据我们调查,发现他原来是伊甸城里俄罗斯黑手党最大头目老尼古拉的……小儿子。”

任天刚刚坐下,就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什么,原来那小子是贼二代啊。擒贼先擒王,王没抓到,倒抓了个王子。这样也不错,杀鸡骇猴,先打击一下他们的嚣张气焰。”

“任天,你先别太高兴。”理查却没有一点喜悦的表情:“昨天晚上,尼古拉已经被律师保释了出去……”

任天瞪着眼睛、张着嘴,半天没有缓过来:“局长,这样怎么可以?”

“法律就是这样制定的。”理查看样子也很无奈:“任何犯罪在没有经过法庭审判之前,都不能被最终裁定为犯罪行为,所以嫌犯只要交纳一定的保释金,就可以被保释出去。当然尼古拉也不能离开伊甸城半步,他还要接受一个月后的开庭审判。”

任天不懂法律,所以理查的一番话也没怎么听懂,他只是觉得自己辛辛苦苦把这个尼古拉给抓到,没想到法律这么轻易就把人给放了,实在是一件很操蛋的事情。

“任天,你就别郁闷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理查这句话,任天完全不懂,尼古拉被保释出去了,自己凭什么还要高兴:“局长,我不明白?”

“尼古拉被保释出去之前,原本还打算告你,说你滥用暴力殴打他。”

任天一下子想起了自己昨天痛打尼古拉,替乐笑笑出气的情景,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他有证据吗?这里可是法制社会,小心我反告他污蔑。”

任天不得不佩服,昨天理查“老奸巨猾”的把一众记者给挡了下来,否则还真是铁证如山啊。

“后来尼古拉的律师反复劝说,终于打消了他告你的念头,所以这么想来,你也算是走运了。”

好吧,反正昨天尼格拉也被自己揍得跟猪头一样,保释就被保释吧。任天心理终于有些平衡了。

“局长,你不是还要告诉我另一件事吗?”任天翻过了尼古拉这一篇:“这件事总该是好消息了吧?”

理查依旧黑着脸,看不出半点情绪变化。

本来就是一个黑人,还成天黑着一张脸,额头上再弄个月牙形状,都可以去演包公了。任天心中瞎琢磨,嘴上可不敢说出来。

“任天,昨天半夜市长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理查顿了一顿,任天的一颗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市长对我说,乐笑笑决定辞职,以后不再来警局上班了。”

任天一下子蔫了,一屁股瘫在座椅上,要说尼古拉被保释出去这件事,对任天除了不爽以外倒也没啥影响,但是乐笑笑的离职,对任天而言绝对算是一个沉重打击。

乐笑笑是任天到伊甸城之后遇见的第一缕“阳光”,在这个异国他乡、地下百米的都市中,任天很难找到归属感。尽管衣食无忧,买任何东西都不用掏钱,但是物质上的满足只会让他在精神上感觉更加空虚。

任天只会中文不懂英语,在这里交流困难,而且这里的中国人大多行色匆匆、难以深交,只有乐笑笑的出现,才让任天真正感受到朋友的重要性,而且像乐笑笑这样漂亮、单纯、可爱、又毫无心机的女孩子,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这是乐笑笑的决定吗?”任天低着头,缓缓的问道。

“市长亲口告诉我,这是乐笑笑个人的决定。”

不可能!任天难以置信,昨天晚上还在自己床前忙前忙后,不停照顾着自己的乐笑笑,看上去一如平常,根本没告诉自己说有离职的念头,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就突然主动辞职呢?

任天很难想象乐笑笑离职前,会对自己连面也不见、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如此不告而别。虽然我们才认识不过两天而已,但是绝对可以算是异常投缘的好朋友,乐笑笑绝不会这么对待自己的。

“任天,你要是不舒服的话,今天就先回去休息吧。”理查看着任天,就像一个失去了灵魂的木偶:“好吧,我有事要处理,先离开了。另外,我会再帮你找一个人,来充当你的翻译……”

理查看着没有半点反应的任天,用眼神交待比利照顾好任天,最后无奈的转身离去。

真是邪门,今年是怎么回事?任天怎么也想不明白,年初女友跟自己分手;后面认识了朱筱冰,到了伊甸城就断了音讯;然后碰到了娜塔莉,却连是生是死都不知道;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投缘的乐笑笑,原以为把她纳入自己的团队,就可以每天见到她,现在却又莫名其妙的离职了。

我今年是不是命犯太岁,这么没有女人缘,每一个结识的女孩子都注定只是匆匆过客,才遇见、就再见。

任天突然从椅子上猛地站起身,也不管一旁的比利听不听得懂,抛下了一句:“我人不舒服,今天请假一天。”

任天离开警局来到大街上,他才一招手,一辆出租车就立刻停在他面前。

任天跳上出租车,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知道市长家在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