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乐笑笑的故事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2408 阅读进度:125/313

市长的家坐落在伊甸城的最南端,这里是城中权贵聚集的富人区。

任天原本还以为自己现在住的地方算不错了,到这里一看才知道,自己简直就是井底之蛙,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出租车一直开到这个小区最里面的一座建筑前才缓缓停了下来。

任天下车之后发现,这幢建筑外有高大的围墙挡着,进口处还站着两名保安。

还没等任天靠近,两个保安就用警惕的目光打量起他,然后伸手将他拦了下来。

一名保安用俄语和英文向任天询问着什么,任天头也大了,原来在国内没觉得英语有多重要,现在出国后才发现,不懂英语简直寸步难行。

“我找乐笑笑,乐……笑……笑,听懂了吗?”任天只能反复把乐笑笑的名字挂在嘴边。

那名保安应该听明白了自己小姐的名字,就用英文询问任天是谁。

“我叫任天,任……天。”任天灵机一动,把自己的警员证掏了出来,出示给两名保安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警员证上用英文和俄文写明了任天的姓名和职务,还有一张任天的大头照。

一名保安反复核对着真人和照片,心里拿不定主意,就和另一名保安商量:“迈克,你觉得警员证上是这小子吗?我怎么觉得不像,照片里这小子脸上没那么多伤痕。”

“废话,你没看出来这小子受伤了吗?脸上的伤痕明显是被人揍的。”

“那你的意思,这小子确实就是警员证里的人喽?”

“应该是吧,不管怎么说先跟里面通报一声。”

两名保安示意任天等待一会,拿起对讲机就跟里面通起话来。

任天就看见这名保安叽里咕噜的说了半天,最后向自己招招手,让自己走上前去。

两名保安在任天的身上上下其手、摸索了半天,检查他有没有带武器。

任天心想,幸亏局里发给我的枪没佩带在身上,主要是不习惯这么一个硬邦邦、冷冰冰,还有点沉的家伙,带在身边多不方便,再加上我枪法又烂,带着它只会碍事。

两名保安摸了半天啥也没搜出来,倒是摸得任天浑身不自在,这两个保安的搜身方式可比国内机场的安检严格多了,几乎连任天的**部位都快摸到了。

保安搜索完毕,一抬手朝里面做了一个手势,院子的大门缓缓开启。从一旁的保安亭里出来了另一名保安,领着任天朝着里面的白色大房子走去。

任天终于进入到了院子内,举目望去是一片被修葺得整整齐齐的广袤草坪,还有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植物花卉;旁边有一个小型的人工湖,湖面上有几只天鹅正在悠闲浮水……任天心里一个劲的赞叹,乐笑笑家真是太阔气了。

保安领着任天走进了白色房子的客厅里,让他在此等候,自己就退了出去。

任天看着客厅里的陈设,虽然自己完全不懂,但是很明显这里的一切看似随意,但是绝对是精心设计过的,每一个摆设都摆放得恰到好处,衬托得整个房间大气而不失优雅,简约而绝不简单。

“你就是任天吧?”就在任天站在客厅里手足无措时,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高处传来。

任天抬头一看,只看见一名中年女性沿着阶梯缓缓走了下来。这名女性衣着简单,但是透着大方;五官精致,显得非常富贵。

任天一愣:“对,我就是任天,请问您是?”

“我是乐笑笑的母亲。”这名中年妇女正是市长夫人方霞。

“哦,原来是伯母啊。”任天没在方霞的眉宇间找到乐笑笑的痕迹,想来乐笑笑应该长得更像她父亲了。

“伯母您好,我这次来是想找乐笑笑的。”生怕方霞起疑,任天又补上了一句:“我有一些公事想找她谈一谈。”

“哎呀,那真是不巧,我们家笑笑正好不在家。”方霞的语气显得有些刻意:“任警官,你有什么事能不能告诉我,我帮你转达给笑笑。”

“伯母,您就叫我小天好了。”任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自己的疑问:“我听说乐笑笑打算离开警局,请问伯母知道这件事吗?”

“是这件事啊,我当然知道啊,昨晚笑笑就对我说过了。”

任天赶紧问道:“伯母,您知道乐笑笑为什么要离开警局吗?”

方霞将桌上的果盆推到任天面前,示意他吃水果,自己则慢慢开始解释了起来:“任警官,我们家笑笑读书成绩非常优秀,从小都是学校的优等生,再加上我们的家室和身份,大家都奇怪笑笑为什么放着别的职业不选,偏偏要去当一个警察?”

这个问题自从任天知道乐笑笑是市长的女儿之后,就一直存在于他的心中,可是却一直没有向笑笑问起原因,现在既然笑笑的母亲自己主动提起,任天当然希望能借此机会知晓答案。

“这一切都源于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的弟弟,也就是笑笑的舅舅。”方霞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壁炉,在壁炉之上放着几张照片,其中一张照片里,幼小的乐笑笑正开心的搂着一名男子的脖子。

“笑笑的舅舅是一名警察,从小跟笑笑就很亲,两人亲近的程度甚至超过了笑笑跟她的父亲。”方霞的语气开始变得沉重:“笑笑从小就听她舅舅讲述自己当警察抓坏人的故事,在她的眼中,舅舅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大英雄。”

“可是在四年前,笑笑的舅舅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牺牲了。”方霞说不下去了,拿起一张面纸擦拭着眼泪。

任天也是一阵唏嘘,但是又不知该如何安慰笑笑的母亲,只能干坐在一边。

方霞哭了一阵,终于缓了过来:“去年笑笑毕业之后,突然提出要报名当警察,我和笑笑的父亲都不能理解,而且也反对她选择这个危险的职业。但是从小都十分听话的笑笑,在这件事情上却显得格外倔强,怎么都不肯妥协,甚至还用绝食来威胁我们……”

“最后我和笑笑的父亲商量,就让她当一阵子警察试试,等她尝到了警察的辛苦,说不定就会回心转意。”方霞叹了口气:“可是我们毕竟不放心,就私底下联系了你们的局长理查,让他把笑笑安排到一个最安全又最无聊的岗位上,所以笑笑就成为了大街上抄牌的交警。”

说到这为止,方霞的语气一直都算非常平静而克制,就算提到了笑笑的舅舅也不过略带点忧伤。

没想到方霞突然话锋一转,语气变得严厉而苛责:“任警官,别怪我埋怨你,你怎么能让我们家笑笑陷入危险的境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