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康斯坦丁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514 阅读进度:129/313

任天差点休克过去,与昨晚的无限欣喜比较起来,现在就好像把他脱光了衣服塞进了冷柜一样。

“你会不会弄错了?”任天难以置信,居然没有一个能约过来的:“要不你再打一下试试?”

“组长,不用再打了。”杨骅沮丧的说道:“我都反复打过了好几次,现在这四个手机都被我打关机了。”

“……”任天不停安慰自己,这四个人都是高手中的战斗机,当然会摆摆架子,看来我的联系方式是错误的。

任天站了起来:“杨骅,跟我来。”

“组长,我们去哪?”杨骅不解的问道。

“我要三顾茅庐,亲自去见这四个大神。”任天不敢看杨骅的眼睛,生怕被他嘲笑,因为自己刚才还自以为是的阻止他去见这四个人。

“组长,你打算亲自出马?”杨骅推推镜框:“还是组长有办法。”

任天脸上一红,也不知道杨骅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在讽刺自己,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

“刚才是谁跟你说,他自己不来,让我亲自去找他的?”任天觉得这个人加入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不如先从他下手。

“哦,就是那个前苏联克格勃的特工人员康斯坦丁。”

任天一拍手:“好,我们先去找他。”

两人离开警局,直奔康斯坦丁居住的地方。

康斯坦丁住在一个异常繁华的街道,大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接踵。在街道的一个僻静小巷里,却有一个阴暗肮脏的楼道,康斯坦丁就住在这个楼道的二楼。

任天看着楼道里满地的垃圾不禁奇怪,一个前苏联特工,怎么会住在这样一个不堪的地方?

杨骅按地址上的门牌号码敲响了房门,没过一会,里面就传来了一声厚重的询问:“是谁?”

杨骅赶紧用俄语回答:“我们是警察局犯罪调查组的,我们组长亲自登门来拜访你了。”

哪知道杨骅说完这句话以后,里面半天都没有丝毫动静,好像根本没人在一样。

“怎么回事?怎么没人来开门?”任天不由得奇怪起来。

杨骅更是莫名其妙:“组长,刚才不是还有人说话吗,你也应该听到的。”

任天还没来得急回答,突然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从缝隙里面露出了一只灰蒙蒙的眼睛,警惕的看着两个人。

“就你们两个人?还有其他人吗?”门后的人询问道。

“没有了,就我们两个。”杨骅替任天回答。

“你们有没有被人跟踪?会不会有黑手党的人跟在你们后面。”这个人看来还真是干特工的,警惕性如此高。

这个问题杨骅不好回答,就翻译给了任天。

任天哪知道自己有没有被跟踪,但是总不能说“我不知道”吧,这样多不专业。

“你告诉他,我们一路上都很小心,绝对没有被人跟踪。”

杨骅心里佩服,组长就是厉害,自己根本没察觉,原来组长看似随意,其实一直都在反跟踪啊。

杨骅把任天的原话翻译给了门后的人,那只灰色的眼睛转了一下,终于把门又打开了一些。一个长得很粗糙的中年大叔形象出现在门后。

这个大叔头发花白且凌乱不堪,而且油腻腻的,也不知多久没洗了。满脸的胡茬,不像在蓄胡子,应该是一直懒得刮。身上穿着一件皱巴巴的灰黑色夹克,估计也是很久没换了。任天甚至在一刹那,还以为从那夹克的口袋里会爬出一只蜘蛛来。

大叔紧张的向两人身后的楼道张望了一眼,确认他们真的没被人尾随之后,这才彻底打开门,招招手示意两人快点进到房间里。

任天一进入房间就被一股霉腐的味道彻底呛到,这股味道带着烟味、水果蔬菜腐烂的气味,甚至一度让任天怀疑房间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死了很久了。

任天再一看这个房间,客厅不大,最多二十平方,但是却散落着各种各样的物品,报纸、衣服、家具、吃剩的碗盘、废旧的纸箱……反正没有一样东西是整整齐齐摆放着的,就好像不久前闯进了一帮小偷,翻箱倒柜作案之后的现场。

大叔朝着一堆废报纸一指:“坐吧。”

任天一看这完全没法坐,只能站着发愣。

大叔用俄语咕哝了一句,任天看看杨骅要他翻译,杨骅却一脸的尴尬:“是脏话,最脏的那种……”

大叔走到废报纸前开始清理,弄了半天终于露出了下面的一张破沙发:“这下可以坐了吧?”

任天只能皱着眉头和杨骅两人勉勉强强的坐了下去。

“我们是来找康斯坦丁的。”杨骅替任天翻译道。

大叔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双灰色的眼睛扫视着眼前的两人,最后终于把目光锁定在任天身上:“你就是任天?”

任天点点头:“没错,你就是康斯坦丁先生吗?”

大叔沉默了半天最后慢慢点了一下头,算是认可了自己的身份。

“康斯坦丁先生……”任天对这个脏乱差的大叔有点失望,但是心想办大事的人往往不拘小节,这说明他可能还真有点本事:“我这有份报名表,是你之前报名想当我们犯罪调查组探员所填写的表格。”

说完任天拿出康斯坦丁的那一张报名表递给了他。

康斯坦丁接过表格,却看也不看一眼,突然就用他那粗糙的大手,把这张报名表撕得粉碎。

任天呆住了:“你这是干什么?”

康斯坦丁将撕碎的纸片扔进了水槽里,然后往里面倒了一点烈酒,最后划了一根火柴丢了进去。瞬间水槽蹿起了一条火舌,估计那张报名表也很快化为了灰烬。

任天和杨骅两人互相对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康斯坦丁看着烧掉的纸片,就像毁灭了证据一般,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之后康斯坦丁坐回到两人的面前:“任天先生,我其实根本不想当什么警察,我之所以前来报名,只是想引起你们的注意,好让你能亲自来找我。”

“让我亲自来找你?”任天的头上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是为了什么?”

“我是想对你发出警告……”康斯坦丁灰蒙蒙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你必须马上离开伊甸城,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

任天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康斯坦丁质问道:“你不会是黑手党的人吧?向我发出这种死亡要挟,以为我就会退缩了吗?”

康斯坦丁摇摇头,示意任天先心平气和的坐下来:“我不是俄罗斯黑手党的人,但是我却非常了解他们。”

任天没有放下戒备,他警惕的看着周围,想观察这是不是黑手党布下的一个陷阱。

“不用看了,这房间里就我一个人,没有埋伏。”康斯坦丁仿佛洞察了任天的心思:“而且我可以坦白告诉你,我躲那帮人还来不及呢,因为他们正在追杀我。”

“追杀你?”任天不由得一愣:“你做了什么,居然得罪了黑手党的人?”

“正是因为我什么都不肯做,所以才得罪了他们。”康斯坦丁的话让任天陷进了云雾里。

“任天,这件事有点复杂,你如果有兴趣,我可以慢慢告诉你。”

任天让杨骅替自己翻译:“我现在时间很充裕,也有听故事的心情。”

“那好吧,这件事要从俄罗斯黑手党的崛起开始说起。”康斯坦丁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三个肮脏的玻璃杯,又拿起一瓶烈酒,往三个杯子里倒去。

任天一看玻璃杯子上,指纹印、灰尘,甚至还隐隐约约有一个口红印,立刻拒绝了康斯坦丁的好意:“我们现在还属于上班,不能喝酒。”

“看吧,这就是我不想当警察的一个原因,你们都是假正经。”康斯坦丁毫不在乎,拿起了第一个杯子,一口喝光了里面的劣质烈酒。

“要说俄罗斯黑手党,崛起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当时美苏冷战结束,苏联开始解体,借着社会转型之际,黑手党的犯罪行为开始蔓延。”

“任天,我的简历告诉了你,我其实是前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的一名特工人员。”康斯坦丁又拿起了第二个杯子喝了个干净:“但是你知不知道,其实黑手党里面也有很多克格勃的特工?”

怎么会这样?任天一阵惊讶:“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麻烦你给我们解释一下。”

“当时由于俄罗斯经济局势迅速恶化,军方开始大量裁员与消减预算,我就是那时候被裁下来。是人就要吃饭,一个退了伍的特工,连个普通百姓都不如……”康斯坦丁的言语里充满无限的酸楚。

“但是我不像他们,为了生存居然不惜干起了非法的勾当,最后跟黑手党的那帮人同流合污。”康斯坦丁拿起第三个杯子,却没有喝,只是盯着杯子里有些浑浊的酒发着愣,仿佛在思考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

“任天,我可以告诉你,现在俄罗斯黑手党中的中坚力量,几乎都是先前我们克格勃的精英。他们一下子从民族精英,摇身一变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害群之马,公然与社会对抗,明目张胆的进行各种犯罪活动。可以说黑手党之所以能有现在的规模,完全离不开他们的建功立业。”

任天有些愕然,他完全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存在,他难以想象,那帮国家精心培养出来的“杀人机器”,一旦助纣为虐,会有多么可怕的后果。

“任天,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康斯坦丁不动声色的说道:“现在伊甸城黑手党的最高头目老尼古拉,他曾经是克格勃里训练特工的教练,我就是他……培养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