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恐怖刑讯室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409 阅读进度:134/313

任天一把被推进了车子里,刚才最后欧文和尼古拉的几句交谈,任天并没有听懂。但是他却明白了一点,事情好像没有像自己想象中那样顺利……

突然一个黑色的布袋子一下子把任天的头给套住了,任天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陆续有人上车,然后车门重重一关,随后车子一发动就开了起来。

任天就听见车子上几个人叽里咕噜的讨论着什么,任天哪里知道,就在这番讨论中,他的生死已经经过了好几个来回。

先前出手杀死了欧文养的金毛巴迪的那个胖子说道:“尼古拉,要不要一枪干掉这小子?”

“不要,我可不想那么便宜这小子。”尼古拉添着舌头:“我要把他带回去,好好折磨一番。”

“可是万一夜长梦多怎么办?”另外一名黑手党的成员发表着他的见解:“你看,电视电影里每当坏人抓住好人之后,就是因为没有立刻动手,老是先说一堆废话,最后才会导致失败的。要是一抓住好人,二话不说,一枪爆头,那结局就不是这样了。”

“你小子是不是电影看多了。”尼古拉嘲笑道:“再说了,你这话什么意思,凭什么说我们是坏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家伙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我就是想说,对这小子不用客气,直接一枪解决了就行了。”

“不行。”之前跟胖子在一起的那个瘦子,做事一向比较沉稳,他出言阻止:“尼古拉,我们来抓这个任天,有没有经过你父亲的同意?我们这么贸然抓人,还私自把这小子解决掉,你父亲会同意吗?”

尼古拉最讨厌别人拿他的父亲来压他:“这就是我的主意,我老头子管不着。我告诉你,我不是因为怕我父亲才不杀这小子,我就是想把他给狠狠折磨至死。”

说完尼古拉用脚狠踢了任天一下,任天冷不丁挨了一脚痛倒也不怎么痛,只是吓了一跳。

“你们到底要把我带到哪?”任天忍不住问了一句。

车子里立刻一片安静,几个人互相看看,谁都没听懂任天说了什么。

突然任天的面罩被摘掉了,他还正想透口气,哪知嘴里就被塞进了一双臭袜子,然后有人用胶布条把他塞着袜子的嘴给封了起来,又给他继续戴上了面罩。

靠,早知道不说话了。任天那叫一个后悔,现在就因为多嘴,嘴里无故被塞进了袜子,而且也不知道谁穿过的,味道真叫一个大,引得任天连连作呕,但是又不敢吐,只能拼命忍着。

小尼古拉非常开心,他指着胖子的光脚:“快点把鞋子给我穿上,味道太大了,你小子多久才洗一次脚?”

“不是我不想洗。”胖子感到委屈:“我实在弯不下腰,摸不到我的脚啊。”

车子里一帮人发出了轰笑声,任天这下可遭了罪,一个劲的后悔,早知道不逞英雄,三百万另外想办法替欧文解决,现在自己这样,真还不如被痛揍一顿来得爽快。

车子又开了大约十分钟,任天却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车子停了下来。

任天感觉车门一开,自己随后被左右两只手从车厢里拖了出去。

任天被拖着走了一段距离,就听见“叮”的一声响,感觉像是电梯开门的声音。果然他被拖进了一个狭小的电梯,然后电梯动了起来。

又是“叮”的一声,任天又被拖了出去。这次足足拖了几十米,然后任天就被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任天的面罩再次被摘掉,他的眼睛适应了一下房间里的光线,这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个肮脏的地下室,地面上都是污浊的积水,散发着恶臭和血腥味,四面都是砖块的墙壁,墙面上还有大片的血迹。

在房间的中间有一张金属床,床的四周挂着铁链和镣铐,而在床的一边放着一张桌子,桌子的上面有刀、锯子、榔头、镊子等工具,没有一件不是沾染着血迹。

惨了,这恐怕是黑手党刑讯室吧?我被带到这个地方,估计就是想折磨我。

尼古拉向一名手下问道:“你以前不是去中国走私过文物吗?应该会说中文吧。”

那名长得贼眉鼠眼的人点点头:“确实会说几句,但是只会简单的,太复杂的说不来。”

“会说简单的就够了。”尼古拉狞笑着把任天嘴上的胶布条给撕掉:“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任天吐出了嘴里的臭袜子,剧烈的咳嗽起来,那袜子的余味真是久久在嘴里弥漫,消散不去。终于任天忍不住呕吐了起来,到后面差点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尼古拉一帮人看着任天哈哈大笑,一个个都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

“吐完了吗?”尼古拉十分得意:“留一点,一会还有的让你吐呢。”

“把他给我绑到床上。”尼古拉朝着手下一帮人一挥手,这几名手下冲上前,把任天丢到了冰冷的金属床上,然后拿刀子就要割开任天身上的绳子。

“等一下。”尼古拉赶紧阻止:“这小子的身手厉害,你们割开他的绳子后,又打不过他。”

几名手下明白了尼古拉的意思,先是从金属床的两边,拿出了几条固定在床沿的皮带,然后把任天仰面朝天的扣在了床上,这样任天就算身上的绳子被解开,也完全无法动弹。

任天原本一直计划,自己如果一旦绳子被解开,就立刻大打出手,把这几个人全部干趴下,然后趁机溜走。这下倒好,自己的如意算盘彻底破灭了。

绳子刚被解开,任天的两只手和两只脚,就被尼古拉几名手下用金属的腕拷给拷了起来,这下他更是上了“双保险”,就算插翅也难飞。

尼古拉看见任天就像生物课上实验桌上的青蛙,任由自己宰割,不禁兴奋的颤抖起来。

“警长,你还有什么遗言吗?”尼古拉让手下翻译给任天。

“等一会,先别动手。”任天情急之下大喊:“我愿意投靠你们,不做警察了。

任天又不是什么真正的大英雄,当然怕死,他想先蒙混过这一关,先活下来再说。

手下翻译给了尼古拉听,尼古拉一愣:“你小子之前不是很威猛吗?不是还在电视上口出狂言,要把我们一个个亲手送进监狱吗?”

“那……那是我说说的。”任天躺在金属床上,看着天花板上垂下来的带着血的金属锁链,实在心里发毛:“我就是随便说说,你们别当真。”

怎么回事?尼古拉真没想到,这个原本看上去还有点骨气的家伙,这下子居然怂了。

在尼古拉原来的剧本里,也是要等到对任天百般折磨之后,这小子实在受不了才会开口求饶。哪知这还一点刑具都没用,这小子就已经成了狗熊。

“怎么办?还要不要动刑?”几名手下把目光都投向了尼古拉。

“前两天你居然还敢出手打我,打我的时候,你就没想想会有今天?”尼古拉恶声恶气的问道。

“要不你也打我一顿,打回来不就行了。”任天扫了一眼旁边发着寒光的几个刑具:“这些工具咱就省了吧。”

“哪有这么便宜,我都已经说了,必须要加倍奉还的。”尼古拉低头看着躺着的任天,唾沫喷的任天一脸都是。

“那大不了你多揍我几次,也算是加倍奉还了。”任天为了活命也算是拼了。

尼古拉一皱眉头,他没想到这个任天好歹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怎么讲出的话这么“赖”。

“你就不嫌丢脸吗?说出这样的话,要是传出去,你还有脸在伊甸城混吗。”

混不下去也比死好,我还年轻,还没女朋友,还是一个……处男。任天原来就是一文不值的**丝男一个,虽然现在一直当着警察局的警长,也不能改变他的**丝本色。

“没事,丢脸就丢脸,大不了我不混了。”任天耍起了无赖:“只要别杀我,怎么都行。”

“原来这小子这么没用。”尼古拉和几个手下哈哈大笑起来:“之前看走眼了,还以为这小子有点骨气呢。”

尼古拉懒得听任天唠叨:“把这小子的嘴给我堵上,我要好好的折磨他。”

“这小子已经求饶了,为了我们组织考虑,是不是该留下他的性命。毕竟如果警局有我们的人,以后做起事情来会方便一些。”一名手下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想方便是吗?”尼古拉一把这这名手下抓了过来,顺手从桌上拿起一把刀子指着他的眼珠子:“要不我放了这小子,你来代替他受刑好吗?”

那名手下看着一把刀子离自己的眼睛还不到一厘米,只要尼古拉手腕往前一送,估计下半辈子这眼睛就废了。

这人了解尼古拉,知道他出手狠毒、说到做到,赶紧求饶:“我错了,你对这小子爱怎样就怎样,我早就看他不爽了。”

尼古拉将这名手下推到一边,用手举起刀子,轮流指向在场的其他几名手下:“我今天就是要干掉这家伙,你们谁还有意见?”

几名手下哪敢多嘴,反正任天与自己非亲非故,何必为了他得罪尼古拉。

“好吧,你就老老实实给我躺着。”尼古拉拿着刀子走到任天面前,他一脸狞笑的说道:“我想先切开你的肚子,看看你的胆子到底有多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