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折磨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515 阅读进度:136/313

任天一听这老尼古拉居然答应放了自己,心里不禁大唱“哈利路亚”。

没想到这堂堂黑手党的最高头目也不过如此,亏之前康斯坦丁还把这老头说得神乎其神,被自己三言两语就忽悠过去了。

任天打定了主意,只要这次能死里逃生,回去之后一定加快步子,立刻组建好自己的团队,然后给予这帮家伙毁灭性的打击。

没想到最后老尼古拉跟他儿子说了几句话,拍拍他的肩膀,自己就拄着拐杖慢慢悠悠的走出了房间。

“诶,怎么走了?”任天大惑不解:“还没松开我呢,我还要好好感谢你呢。”

“不用客气。”小尼古拉一脸狞笑的走到任天面前:“我父亲说,不用谢了,要谢就谢我好了。”

任天就算再傻也看出来苗头不对,该死,被那老狐狸给耍了:“我谢你,我谢你十八代祖宗。”

“这样不好,怎么能说脏话呢。”小尼古拉把一旁放满各种刑具的桌子拉了过来,用手一个个轻轻抚摸着,就好像摸着自己的爱侣一样。

“你小子是不是**?”任天破口大骂,他知道今天自己多半九死一生,临死之前怎么也要过过嘴瘾:“这么喜欢用道具,怎么不用到你妈妈身上去?”

小尼古拉非常开心,就像玩弄到手的猎物一样:“这些工具都是为你准备的,警长大人,为了表示我对你的尊重,第一样工具由你来选择。”

任天一看桌子上的几样刑具,每一样都冒着阴冷的寒光,估计哪一样用到自己身上都不好受:“好,我就选择用你的嘴来亲吻我的屁股。”

“哈哈哈哈,你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幽默。”小尼古拉得意的笑道:“既然你自己不肯选,那就由我来为你代劳吧,我先选一样我最喜欢的。”

小尼古拉从桌上拿起了一个小镊子:“怎么样,这个工具喜欢吗?别看它小,但是它能带来的痛苦毫不逊色于另外几样大家伙。”

“哎呀,想给我拔眉毛吗?”任天知道这镊子绝对不是修眉用的:“不用了,我的眉毛长得很好看。”

“你的眉毛长得是不错,所以就不用拔了。”小尼古拉一把拉过任天的左手:“但是你的手指甲长得真碍眼,我要替你好好修理修理……”

说完小尼古拉恶狠狠的用镊子钳住任天的左手食指指甲,然后狠狠一拉,任天就觉得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左手传递到全身。

任天痛得破口大骂,把小尼古拉的全家都问候了一遍,有些脏话过于闻所未闻,那名会中文的翻译听得瞠目结舌,都不知道该怎么翻译。

“他好像在说,你家所有的女性,似乎同时跟他发生了一些非同寻常的亲密行为。”那名翻译模棱两可的揣测道。

“够了,这些不用翻译。”小尼古拉狠狠的瞪了自己手下一眼,吓得那人立刻退缩到了一边。

“我接下来再换一样我运用的最熟练的工具,让你尝尝味道。”小尼古拉等了半天,旁边却毫无动静,他只能无奈的回过头,对那名会中文的手下说:“这句话翻译给他听。”

那名手下噤若寒蝉,他哪知道哪些要翻译,哪些又不该翻译,生怕自己翻译错了,就会遭到小尼古拉的暴打。

靠,还要换工具?任天听完翻译,心中大骂,这个死**,从小一定被他那个死鬼老爸虐待,长大了这么喜欢搞这种“花样”。

小尼古拉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把榔头,在手中掂量着:“一会我会用这把榔头敲碎你的膝盖,从此就算你不死,下半辈子也只能坐轮椅了。”

尼玛,这么折磨我,还不如一刀杀了我来得痛快:“敲敲敲,这么喜欢敲东西怎么不去搞装修?我看这榔头最应该敲的是你脑袋,敲开来看看,里面哪根神经搭错了。”

小尼古拉知道这句肯定不是好话,也不用手下来翻译,直接走到任天的大腿边,用榔头在他的膝盖上比划着。

“一、二、三!”小尼古拉将榔头高高举起,正准备一下子砸碎任天的膝盖。

“等一下。”突然一个声音从房间门口传了进来。

小尼古拉气愤的转过身:“谁他妈敢阻止老子的兴头,是不是也想被我敲碎膝盖?”

“是我,维克多。”身后男子冷冷的说道:“是老尼古拉让我来找你的。”

小尼古拉当然认识这个维克多,他是父亲最得力的助手,父亲对他的重用程度可比对自己强多了。小尼古拉甚至一度怀疑,这个维克多是不是老头子的一个私生子。

站在门口的,除了维克多以外,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身材魁梧,满脸胡子,还戴着一顶帽子看不清长相。

“这个人是谁?”小尼古拉一指维克多身后的那个人:“怎么之前好像没见过?”

“这是我的手下,刚招来的。”维克多不愿多谈,直奔主题:“你父亲让我来找你,说是还有点事要询问你身后躺在床上的那个人。”

“该死,还要问什么?”小尼古拉气愤的把手里的榔头丢在一边:“怎么越老越啰嗦,哪有这么多的废话?”

“小尼古拉。”维克多的脸色一沉:“您这句话有本事当着你父亲的面说去。”

小尼古拉当然不敢,但是他又不愿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现出对父亲的害怕:“有什么不敢的……我……我下次见到他,就亲口……说给他听。”

“你想对你父亲说什么我现在不管。”维克多语气冰冷,好像根本不害怕小尼古拉:“我只是按照你父亲的吩咐来办事,你要么现在就把那小子交给我,要么我回去请你父亲亲自来跟你谈?”

“不用了。”小尼古拉说到底还是害怕自己的父亲:“你现在就可以把人带走。”

小尼古拉一使眼色,身边的几名手下立刻走上前,要解开躺在床上的任天身上的皮带和锁链。

“不行,你们这样松开他,他不就可以活动了?”小尼古拉大声训斥道:“这小子本事很大,只怕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怎么办?”几个手下为难了:“这小子现在躺在金属床上,我们不太好绑他。”

“废物,你们就不会动动脑子,这不是有锁链吗,先把他的双手双脚给锁起来不就行了。”小尼古拉面对自己的几个酒囊饭袋手下,真是气得嘴都歪了。

于是几名手下在小尼古拉的指挥下,取下两条锁链,把任天双手双脚给牢牢捆住,然后又用铁锁把锁链锁死。

“恩,这下这小子插翅也难飞。”小尼古拉很满意:“你们现在可以松开他身上的皮带了。”

任天躺在金属床上,看着一帮人围着自己瞎忙活,不管怎么说自己能暂时逃离小尼古拉的毒手也算是一件好事,他望着门外的两个人,却总觉得站在后面的那个人身形有些眼熟,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

任天被松开了身上的皮带,他试图用力挣扎了一下,才发现没用,手上和脚上的锁链锁得很牢,自己根本挣脱不了,现在就算迈步想往前走都办不到。

小尼古拉让手下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把破旧的轮椅,把任天往轮椅上一按:“给你点福利,让你坐坐轮椅。自己都不用走路,有人会推着你走。”

小尼古拉把轮椅推到维克多面前:“现在人就交给你了,你可别把这小子弄丢了。”

维克多看着任天手脚上的两把锁说道:“把钥匙给我。”

“你要钥匙干嘛?”小尼古拉一阵奇怪:“好像带这小子去给我父亲问话,也不用松开他的手脚吧?”

“……”维克多一阵迟疑,扭头看了身后那个人一眼,好像在征求他的意见。

任天此时被推到两人近前,他顺着维克多的眼神向他身后那个人看了一眼,差点大声惊呼出来,因为这个人正是自己上午去拜访过的康斯坦丁。

任天怎么也想不明白,康斯坦丁怎么会知道自己被抓了,甚至还深入虎穴,冒着如此大的风险来救自己。

幸亏此时小尼古拉正看着维克多,根本没注意任天脸上的表情,否则肯定看出破绽。

“钥匙我不能给你。”小尼古拉摇晃着手中的两把钥匙:“这只能由我保管,等你把这小子送回来后,我自会给他开锁的,”

“好吧。”维克多点点头:“钥匙你就留着吧,我带这小子去见你父亲。”

维克多说完接过任天的轮椅,把他推出了房间。

任天按捺住自己的喜悦心情,让自己表现的不要过于激动。他知道只要能离开这里,自己就能逃离虎口了。

哪知站在他们身后的小尼古拉,看着三个人越行越远的背影,却慢慢产生了怀疑。

三个人走到了电梯口,维克多伸手按了电梯的按钮,等待着电梯的到达。

“等一下。”身后小尼古拉突然一声大喊:“你们先别走。”

康斯坦丁急切的伸出手拼命按着按钮,希望电梯能快点到达。

“我让你们等一下,听见了没有?”小尼古拉越来越怀疑,不禁迈着大步追了过来。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门缓缓的打开。

康斯坦丁着急的喊道:“快点,快把他推进电梯。”

维克多按照康斯坦丁的吩咐,把任天一下子推了进去。

“快关门。”任天也着急了,他通过正缓缓关上的门缝,看见小尼古拉和他身后的一帮人,离他们只有一步之遥。

可是就在电梯门即将合拢的一瞬间,一只手突然从门缝插了进来,然后这只手一用力,把电梯门猛地拉开,门后面小尼古拉的脸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