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回不去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481 阅读进度:144/313

暮界,包括两块大陆。

第一块大陆形状好似人的眼睛,并在眼角处有一串岛屿,酷似流下的泪水,故被称为“泪眼大陆”。

第二块大陆被称为“月升大陆”,面积相当于“泪眼大陆”的四倍大小,其中大大小小的国家更是多达五十七个。

在泪眼大陆之上,总共由十三个国家组成。其中一个角国,是这块大陆上相对贫穷且落后的国家之一。

在角国的西部,有一座高山名为“锁秋山”。

这座大山也是角国的第一高峰,山势险峻、壁立千仞,道路极为难行。但是在这一日,锁秋山的陡峭山道之上,却出现了两个身影。

这两个人正是到角国拜访师伯“饕餮老人”的任天和云月儿。而这座锁秋山,正是他们师伯所居住的地方。

经过一个月的跋涉,终于眼看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云月儿兴致高昂,一个人骑着马遥遥领先走在前方。

身后的任天却显得有些意兴阑珊,骑在马背上,也不催促,任由马匹缓缓前行。

“任天,你怎么老是无精打采的?”前面云月儿回头一看,任天又落下一大段距离,不由得嗔怪:“你在曦界的事情就不要去担心,我们马上就快见到师伯了。”

见到师伯又怎样?他是乔跃的师伯,又不是我的。任天心里嘀咕起来,自从三天前,自己在曦界从乐笑笑家出来之后,听见一声枪响,然后发现自己的身上流出了大量的鲜血,并就此昏迷了过去。

可是从那之后,一件古怪的事情发生了,自己再也回不去曦界了。以前每次只要晚上入睡之后,自己就可以自由来回在曦界和暮界穿越,可是这一次自己昏迷后来到暮界,三天以来无论晚上睡得多深多沉,就是再也无法回到曦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在曦界被那一枪打死了?但是如果自己死了,那么暮界这乔跃的身体也会随之逝去,现在这具躯体明明好好的,证明自己在曦界并没有死。

难道自己已经不再是醒世者了?再也没有穿越的能力了吗?那也不该让我的魂魄困在暮界乔跃的身体里,我明明是曦界的任天嘛。

任天心烦意乱,这三天以来把脑袋都快想大了,却依然不明所以。

“任天,你快点跟上来啊。”云月儿又在大声催促:“这天都快暗下来了,我们最好能在天黑前赶到师伯居住的‘霞蔚宫’。”

赶到又怎样?任天完全没心思,就算立刻能把乔跃的魂魄找回来又如何,等乔跃的魂魄返回这个身体,那我的魂魄又会怎样?总不能一个身体里住着两个人的魂魄吧,那不成了精神分裂?

云月儿一看无论自己如何催促,身后的任天完全没有反应,就好像聋子一样,不由得火冒三丈,张口就想痛骂任天一顿。

哪知此时一阵山风吹来,风声之中却隐隐含有人的呼喊之声。

云月儿一愣,再一侧耳倾听,果然没错,前方似乎有人在大声呼喊:“救命!”

“任天快过来,前方有人在呼救。”云月儿拼命向任天招手。

任天却只当云月儿想出来的诡计,要欺骗自己快点赶路,所以并不吃这一套,依旧低头慢行。

但是没走两步,任天也猛地把头抬了起来,因为就连他也听见了呼救的声音。

任天一催马匹,快速跑得云月儿的身边:“月儿,我也听见了,这呼救声好像是从前方传来的。”

云月儿点点头:“我们快点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呼救。”

两个人骑着马,循着声音快速跑了过去,一路上就听见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似乎已经到了跟前,但是放眼望去却不见一个人。

“救命啊,快点救我,再没人,我小命保不住了。”声音响亮清脆,无法分辨男女,听上去好像是一个孩子在呼救。

任天和云月儿跳下马,顺着声音一点点往前走,终于发现在一旁的山崖之下,有一颗横生出来的老藤,而在老藤之上挂着一个孩子,喊救命的正是这个孩子。

“月儿,这个孩子挂在悬崖下面,看上去如此危险,我们一定要赶快把他救上来。”

云月儿皱着眉头:“这株藤木在悬崖下方十几米的地方,我们该怎么去救那孩子。”

“包在我身上。”任天拍拍胸脯:“别忘了,我可是一代大侠乔跃附体。”

“什么一代大侠乔跃附体?我看你是傻小子任天附了乔跃的身体才对。”云月儿瞪了任天一眼:“别废话了,还不赶紧救人。”

任天不敢再耽误时间,一纵身就顺着悬崖峭壁,异常敏捷的爬了下去,就好像一个猿猴一样灵健。

不一会任天爬到老藤旁边,他扭头一看,在老藤之上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孩子正紧紧抱着藤条,全身不住颤抖,也不知摔下来有多久了。

“别怕,我这就把你救上去。”任天安慰着孩子,身子慢慢攀上藤条。

“来,我背你上去。”任天俯下身子,想让孩子爬到自己的背上。

哪知这孩子毕竟年纪还小,再加上身处万丈悬崖之上,早就吓了浑身虚脱,根本无力爬到任天的背上。

好在任天仗着乔跃的身躯有绝世武功傍身,干脆伸出一只手,把孩子夹在腋下,仅用一只手和两只脚来攀岩。

就算如此,对于任天来说也毫不费力,只见他手脚齐用,攀崖如履平地,不一会就返回到了平地之上。

任天把怀中的孩子轻轻放在地上,却见那孩子依旧惊魂未定、瑟瑟发抖。

云月儿弯下身子,蹲在那孩子身边,发现这名男孩面红齿白、眉清目秀,长得倒也十分讨人喜欢:“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倪……劳宫。”小孩子看着云月儿报以微笑:“姐姐,你就叫我劳宫好了。”

“劳宫?这名字倒也古怪。”云月儿默念了两遍:“劳宫啊,你怎么会掉到山崖之下的?你家住在哪?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

“我今天出门砍柴,哪知走到半路却突然遇到一只猛虎,我为了躲避猛虎却不小心掉下了山崖。”孩子好像从惊恐中慢慢恢复过来,口齿也清楚了不少:“我家就住在山顶上,麻烦姐姐送我回去。”

“好的,劳宫。姐姐和哥哥,立刻送你回家。”云月儿站起身子,就要把这孩子扶起来。

哪知小孩刚要站起,却一下子又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小腿喊痛。

任天卷起了孩子的裤管,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伤口,甚至连划破的口子都没一条。

任天奇怪的问道:“劳宫啊,看你的小腿好像没受伤啊。”

这孩子眨眨眼睛:“我的这个名字只能让姐姐来叫,你要称呼我,就喊我的小名‘叶叶’吧。”

“这是为什么?”任天不由得好奇:“为什么姐姐能喊你的名字,我就不行?”

“反正不行就是不行。”孩子一下子张红了脸:“哥哥只能喊我的小名。”

任天越想越奇怪,只见这孩子虽然满脸的惊恐,但是嘴角微微上扬,而他的眼神却又透出一股狡黠的神情。

云月儿却在一旁心疼的说道:“好好好,劳宫,先管不了,姐姐先送你回家。”

孩子装的一脸痛苦,好像要站起来,却怎么也站不稳的样子:“姐姐,我的腿可能骨折了,怎么办?”

“叶叶来吧,骑到哥哥的马上来吧。”任天想把这孩子抱到马上。

“不要,我要跟姐姐骑一匹马。”孩子坐在地上摇晃着身子,甩掉了任天伸过来的手。

“好吧,好吧。”云月儿在一旁说道:“劳宫,来跟姐姐骑一匹马吧。”

孩子被云月儿一抱,放到了马上,然后两人共乘一匹马往前走去。

任天也骑上马赶到两人身边,三个人一块并驾齐驱。

小孩子上了马,坐在云月儿的身后,两只小手抱着她的细腰:“姐姐,你的腰好细好软啊。”

云月儿被说的脸上一红:“劳宫,两只手放在姐姐腰上别乱动,小心从马上掉下去。”

“没事的。这种颠簸怎么可能把我甩下去。”孩子坐在马上神采飞扬,两只小手却从云月儿的腰上慢慢往上游走。

任天在一旁越看越不对,这孩子的手怎么这么不老实,看样子好像要吃云月儿的豆腐。

“叶叶,你干嘛呢?你的手为什么不老实放在姐姐腰上。”任天忍不住问道。

“好孙子,爷爷做什么事,还用得着你来管吗?”孩子向任天做了一个鬼脸,两只手猛地袭向云月儿胸部。

云月儿大叫一声:“劳宫,你在干什么?”

“你都叫我老公了,老公摸摸老婆的胸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孩子用力的捏了两下,一脸陶醉的样子。

任天呼的一下,就从自己的马背上跳到云月儿的马上,一下子就把那孩子从马上揪了下来。

“小色鬼,我们好心好意救了你,还送你回家,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任天勃然大怒,把那孩子往地上一丢。

那孩子往地上一坐,突然捂脸大哭:“你欺负人,你以大欺小,这么大个人欺负我一个小孩子。”

任天一下子没辙了,是啊,自己跟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较什么真?

突然从前方传来一个声音:“果果,你怎么才回来?干嘛坐在地上哭啊?”

那孩子骨碌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手指着任天说道:“爹,这个人欺负我,他无端端的打果果,还说要把果果丢到悬崖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