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饕餮老人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300 阅读进度:147/313

什么!隔壁的这个人就是饕餮老人?

任天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小鬼,干嘛不说话?”隔壁的声音一听自己报完了名字,任天居然毫无反应,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听说过老夫的名号?”

“啊……这个……”任天赶紧说道:“原来是师伯啊,我是你的师侄乔跃。”

“什么师伯?什么乔跃?”老者说道:“听也没听说过,你这小鬼不要胡乱跟我套近乎。”

任天心想这也不奇怪,当年这老头跟乔跃的师父酩酊老人早已断交,几十年没有往来,所以不知道乔跃这号人物也不奇怪:“师伯,我可没乱套交情,我的师父是酩酊老人云帆。”

“什么酩酊老人?云帆?还是没听过。”老者含含糊糊说道:“小鬼,你说的这个酩酊老人是干嘛的?”

这下任天真的纳闷了,要说饕餮老人不知道乔跃还情有可原,但是酩酊老人明明是他的师弟,这怎么可能不认识?

“师伯,酩酊老人是你的师弟啊,当年你们一块拜师学艺的。”

“小鬼果然胡说八道。”老头笑道:“我什么时候拜师学艺过了,这个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好吧,隔壁这老头多半是假冒。任天暗暗琢磨,否则这些经历怎么会对不上号?

“你到底是不是饕餮老人?”任天想要戳穿老者的谎言:“饕餮老人一身的高超武艺和法术,要是没有拜师学艺,这些能耐都是从哪来的?”

“对啊,我身上的能耐从哪来的?”老者自言自语道:“咦,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好像我有印象的时候,身上就会功夫,难道是我天生的?对了,一定是我与生俱来的。”

任天更是不信了,哪有人天生就会武功和法术的,就算天才也做不到这一点:“老头,你就别吹牛了,我问你,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怎么不知道,这里不就是霞蔚宫吗?”说起这个老头倒也不迷糊:“这就是我饕餮老人居住的地方。”

“那现在霞蔚宫的主人是谁,这个你知道吗?”

“现在应该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大徒弟倪元坤在主持宫里的事务吧,老夫乐得安享清闲,操心的事都交给我的徒弟去办。”

任天不由得一愣:“倪元坤是你的徒弟?那你怎么会在这?”

“有这么一个没本事的徒弟,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我也没必要拿出来炫耀。”老者语气极为不屑:“呆在这有什么不好,是我自己要住在这的。”

“这不是监狱吗?”任天大感奇怪:“哪有人会把自己关在监狱里?”

“小鬼,谁告诉你这是监狱了?”老者有些生气:“这里的房间都是老夫精心设计,专门为了闭关修炼高深法术的地方。”

老者这么一说,任天突然想起,之前见到倪元坤的时候,云月儿提出要见饕餮老人,而倪元坤的答复就是,师父正在闭关修炼高深法术,不能见外人。

“你真的是饕餮老人?”任天脱口问道:“你就是这霞蔚宫的真正主人?”

“主人不主人有什么关系,只要老夫目前修炼的法术一旦练成,这凡俗的事务于我而言都是粪土尘烟。”

任天一听有些明白了,好像这饕餮老人躲在这,就是为了修炼一个什么高深的法术。但是他并不关心这个,而是问道:“你要真是饕餮老人,那你能不能把我放出去?我还有急事,必须要离开这。”

老者反问道:“这世间还有什么能比修炼法术更重要的,小鬼,你就留下来陪陪我,等我练成法术后,稍微指点你一二,你在这个世上就完全没有对手了。”

任天哪有心思跟他磨,他只想早点离开去找云月儿:“师伯,你要能放我走,就麻烦你高抬贵手把我放出去吧。”

“你这个小鬼怎么不知好歹?”老者有些生气:“我饕餮老人愿意教你,就是你上辈子、上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怎么还一心想要离开啊?”

任天发现这老头讲话老是纠缠不清,沟通起来还真是麻烦:“师伯,要不你先放我出去,等我办好事情立刻就回来找你,这样行不行?”

“你怎么老是叫我师伯?我没有师弟,哪来的你这个师侄?你真想叫就喊我一声师父,那我才考虑要不要放你离开。”

任天心想,这个老糊涂真的记不起乔跃的师父了,要认我当他的徒弟。反正叫一声师父也不吃亏,再说了我实际上是任天,乔跃的师父又不是我的师父,我现在拜这个老头为师,也不算乱了辈分。

“那好吧,我就认你这个师父了。”任天像模像样的朝着墙壁喊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隔壁的老头却说道:“奇怪,我怎么没听见你磕头的声音,这个不算,拜师礼一定要向我磕三个头才行。”

靠,还要我磕头,磕你个老乌龟,你向我磕头还差不多。任天心里大骂,嘴上可没敢说出来,最后他灵机一动,用手在墙壁上“梆梆梆”敲了三下:“师父,我磕完头了,不知您老听见没有?”

“小鬼,不错啊,磕得挺有诚意,这三下还挺响的。”老者哈哈大笑:“好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关门弟子,老夫要把生平绝学全部传授给你。”

“师父,我既然已经拜您为师了,麻烦您老能不能先放我出来?”任天一看时机成熟,就提出了要求。

“想出来啊?别着急啊。”老者不慌不忙的说道:“既然你已经成了我的徒弟,有些事情我还需要向你交代。对了,小鬼,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好像叫什么跃是不是?”

“对,我叫乔跃。”任天心想我还是继续冒充乔跃吧,任天这名字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好的,乔跃。你记住,你是我第四个徒弟。”老头开始一个个数了起来:“我的大徒弟倪元坤,就是现在是这霞蔚宫的主人,你恐怕应该见过了。我的二徒弟名字叫姜无目,学了一点皮毛就跑下山了,现在听人说,他在外好像自称叫什么无目法师。”

“什么,无目法师是您的徒弟?”任天差点跳起来:“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好鸟,在外助纣为虐、欺压良善……”

任天发现自己可能说得太多了,这个饕餮老人既然是无目法师的师父,必定不乐意听到别人说自己徒弟的坏话。

哪知老者突然冷冷哼了一声:“当初我就发现这个姜无目为人肤浅、处事奸猾,所以不愿多传授他法术。最后他受不了干脆自己下山去了,果然下山后没做什么好事。乔跃,你怎么也认识这个姜无目?”

任天没敢把自己跟无目法师交手的事情告诉老者,只是含糊的说道:“我听人家说的,略微知道一二。”

“哦,是这样啊。也不奇怪,姜无目虽然只学了我的一些皮毛,但是到了山下就能算是了不起的人物了,你听说过他也很正常。”

老者继续说道:“刚才说的是你的两个师兄,但是在三年前我还收了一个女徒弟,名字叫武飘飘。她是我三个徒弟中最成器的一个,现在应该也在这个霞蔚宫中。”

任天耐着性子听老者介绍完自己的三个徒弟,就是为了等老者放自己出去:“师父,你已经介绍完了我的师兄和师姐,还有什么需要向徒弟交待的吗?”

隔壁沉默了一会,看样子老头正在沉思,任天也不敢催,生怕一催老头不高兴就不肯放自己出来。

“好像没什么了,该说的就这些。”老者沉默了半天终于开口说话:“乔跃啊,下面我开始传授你法术吧。”

这老头也健忘的太厉害了,答应的先要放自己出去,怎么直接跳过这一节,要传授自己法术了。

“师父,您要传我法术,徒弟当然高兴还来不及。”任天眼珠子一转,故意绕弯子想骗老者放自己出去:“可是你我现在无法见面,您老人家怎么传授我东西啊?”

“没关系,没关系。传你法术不用见面,我先教你心法,你把这些心法背下来再说。”

任天心里一凉,要自己背心法,看样子这老头准备要打持久战:“可是师父,徒弟真的很想见你一面,好瞻仰您老人家的光辉形象。”

“这样啊。”老者好像有些心动:“其实为师也很想见你,毕竟你是我的关门弟子,老夫生平的绝学都要让你来发扬光大,可是老夫真的打不开这些门啊。”

要不是中间隔了一道墙,任天真恨不得把手伸过去掐死那老头,说了半天那么热闹,这老头原来开不了门,自己拜师不是白白拜了吗。

“师父,您别开玩笑了。”任天不甘心,继续试探:“您不是霞蔚宫的主人吗?这个闭关修炼的地方不是您自己建造的吗?您怎么会出不去啊?”

“什么叫闭关修炼?老夫要是能自己随便进出,还能叫闭关吗?我就是要把自己困在这里,不练成高深法术绝不出关。乔跃啊,你就好好留在老夫身边,陪我一块修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