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困?惑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329 阅读进度:148/313

“死老头、臭老头……”任天忍不住破口大骂:“我没闲工夫陪你在这瞎折腾,你们到底要把我关多久?”

饕餮老人一听这个刚收的徒弟居然敢开口骂自己,不由得一愣:“乔跃,你刚才可是在骂我?”

“骂你又怎样,我骂的就是你。”任天完全失去了耐心,所有的情绪都在这漆黑一片中爆发:“你快点放我出去,否则我不光骂你,下次要是让我看见你,我一定打得你连妈也不认识。”

“哈哈哈哈”隔壁传来了老者的笑声:“这个小鬼真有意思,你是我收的徒弟中第一个敢开口骂我的,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

任天的脑子有点跟不上节奏,这老头是不是缺心眼?我作为一个徒弟,骂你这个师父,你居然还在那边笑,看来这老头多半精神有问题。

“我开口骂你,你为什么不生气?”任天愣愣的问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老者语带笑意:“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谁规定只能师父骂徒弟,徒弟就不能骂师父?只要师父做的不对,徒弟一样可以破口大骂。我为能收到你这样的不守城规、独具一格的徒弟而高兴啊。”

被老头这么一夸,任天的火气一下子烟消云散,而且心中还隐隐产生了一丝愧疚,这老头收我为徒也是好心,再说他不是也被关在这了吗,我们也算是患难之交。再说了,不管怎样,他年纪也比我大,也是长辈,我怎么能开口骂他呢。

“师父,刚才是我不对。”任天愧疚的道歉:“请您原谅徒儿的无礼。”

“什么无礼不无礼的,我看挺有理。”老者笑呵呵的说道:“我原本就骗你说,等你拜完师就考虑放你出去,结果却做不到,你骂得对,骂得很好。”

老头越是这么说,任天越是不好意思:“师父,虽然现在一片漆黑,我看不见周围的环境,但是不管怎样这房间也不过是泥土石块构成。按理来说,以师父您的修为,这普通石头又怎么能困住您啊?”

“乔跃,你说的不错,只可惜这几个房间并非由普通的石头构成。”老者开始解释:“在这座锁秋山上,出产一种特殊的石头,这种石头不但异常坚硬,更特别之处还在于它能吸收灵力。无论任何法术施加在这石块之上,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

任天一阵惊诧:“师父,居然还有这样特别的石头?”

“我特意用这种石头打造出了这几个房间,就是为了闭关修炼高深法术,就算再强的法术都不会破坏这里的房间。这样就算我修炼得心烦意乱,想一走了之,但是被困在这样的房间里,就可以强迫我不练成法术绝对无法出关。”

“可是师父,我有一事不明,您一人修炼,这里为什么却有两个房间?”任天心想,难道你还会分身术,同时在两个房间修炼不成?

“乔跃你错了,其实这里一共有四个房间。我原本打算我自己用一间,我那三个徒弟也每人一间。因为修炼高深的法术,最好能聚集众人的智慧,这样进展才能更加迅速。只可惜啊……”老头叹了口气,不再往下说。

“师父,是不是我的师哥师姐不肯陪您一块修炼?”任天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但是就现在这一会,就已经有些胸闷气短、心情烦躁,这里果然不是人呆的地方。

“乔跃,你的大师兄倪元坤在这呆了三天就呆不下去了;二师兄姜无目果然是个没用的家伙,只呆了半天不到就嚷嚷着要出去;还是你的师姐武飘飘最了不起,在这里整整呆了一个月。当然还是你最好,一开始就愿意陪为师在这里修炼。怎么样?愿不愿意挑战一下你师姐的纪录?”

“……”我可不是自愿的好吧,我是被人关进来的,任天无奈的问道:“师父,那您老人家在这儿最长呆了多久?”

“要说我呆得最长的一次,就是这一次。”老者一个人嘀咕着:“好像应该有两年八个月十三天了吧。哦不对,应该是十二天。诶,又好像是十三天。乔跃啊,我到底呆了几天了?”

我哪知道?面对这个有点疯疯癫癫的老头,任天一点法子都没有:“师父,那您这次到底打算呆多久?”

“呆多久?这个我可没考虑过。”老头无所谓的说道:“反正这一次不练成这个高深的法术,我发誓绝不出关。一天没练成就一天不出去,十年没练成就十年不出去,要是一辈子没练成……那这房间就只当是我的棺材好了。”

任天傻眼了,这世上还有这么痴迷法术的人,为了练成一个法术,情愿一辈子呆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弹丸之地,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乔跃,你干嘛不说话?”老者听见这边突然没动静开口问道:“是不是对为师的这份执着和毅力所感动,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佩服你个大头鬼!任天暗想,我可不愿意像你这样被关在这里,我一定要想办法早点出去才行:“师父,万一您练成了高深的法术,又要怎样才能离开这房间?”

“哦,那很简单,这里每天早晚都会有人来送饭,并将我们的马桶拿出去更换洗刷,只要告诉他们,我想要出去了,你的大师兄自然会来给我开门的。”

“为什么要大师兄来开门,其他人就不能来吗?”

“因为这四个房间的钥匙只有一把,全部都由你大师兄保管着,别的人休想来开门。”

老者说得很理所当然,任天的心里却连连叫苦,这么说那倪元坤如果不肯给我开门,我就真的得在这,一直陪着这个老疯子了。

“对了,乔跃,你现在既然已经拜我为师,那师父问你,你之前学过法术没有?”老者的话题永远离不开法术两个字。

“练了一些,时间也练得不久。”任天无精打采,随口应付着。

“练得不久是多久?”老者就是想摸摸底,看看新收的这个徒弟有多少底子。

“就练了一个月不到吧,属于刚开始。”

“一个月还不到,那等于什么都没练嘛。”老者有些泄气:“没事没事,反正这里时间多得是,由为师日夜传授,保证你在半年到一年之内就能够聚集起灵力球,当然你资质如果不太好,花上两年也属于正常。”

“聚集灵力球?这个我已经会了。”任天淡淡的说道,他的心思都在考虑如何逃离这里。

“绝无可能!”老者的语气一下子变得非常严厉:“任天,你既然成了我的徒弟,有一件事我必须对你说明,为师最不喜欢有人在法术之道上对我说谎,法术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为师绝不允许任何人拿它来开玩笑。”

“师父……我真的没骗你。我在开始学习法术的第二天,就已经学会了聚集灵力球了。”一看老头不信,任天也来劲了。

“撒谎!吹牛!骗子!你再欺骗为师,我就将你除名,从此你就不再是我的徒弟。”老者显然怒不可遏,他真的无法允许别人在法术之道上,对他有一点的弄虚作假。

“除名就除名,有什么了不起!”任天也生气了:“但是我绝对没有说谎,我说的全部都是真话。”

“好啊,你如果说的都是真的,你就聚集你的灵力球给我看看,好证明你没有骗我。”

“聚集就聚集!诶,不对,就算我聚集了灵力球,你也看不到啊。我们中间还隔着一堵墙呢。”

“你只管聚集就是了,对于灵力我不用看,只要感应就能感受到你的灵力球。”老者一旁不停催促道:“你快点聚集灵力球吧,你要是无法聚集,我立刻将你除名,绝对没有丝毫犹豫。快点啊,是不是无法做到啊?我就知道你在吹牛,绝对不可能有人能在……”

突然,老头的声音就像是被一道厚重的闸门关上一样,刹那间声息全无,因为任天在老头说话的时候,已经将全身的灵力聚集成了一个硕大无比的灵力球。

“怎么样,你感受到了没有?”任天在灵力球蓝色光芒的照耀下,终于看清了整个房间,他不无得意的望着墙壁高声问道:“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隔壁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好像这老头从来就没出现过一样。

“你倒是说话啊,怎么成了哑巴了?”

还是没有一点声音,让任天一度怀疑,那老头是不是突然中风挂掉了。

“你没事吧?师父,你怎么不说话?你该不是……死翘翘了吧?”

“咚”的一声响,好像什么事物沉重的敲打在地面上。

任天小心翼翼的将耳朵贴在墙上,想听听隔壁到底是什么声音。

“咚”的又是一声,至少证明这老头应该还活着。

“师父,什么声音,您是在干嘛?”任天用手拍拍墙壁,不解的问道。

“咚咚咚咚”声音不断的响了起来。

“师父,您赶紧答应我一声,这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跃……”老者终于肯说话了:“为师刚才在向你磕头,为了之前为师不相信你而赔罪。另外为师也在感谢上天,把你带到了我的身边,为师这次要修炼的高深法术终于有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