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游戏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602 阅读进度:152/313

拿枪的人是一个胖子,还不是普通的胖,估计很多胖子往他身边一站都会显得很苗条。

这个胖子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胖,两只眼睛眯成了两道缝,嘴角往上翘着,总给人一种他一直在笑的感觉。

胖子拿着手里的枪,对着眼前正在打斗的众人,枪的准星一会瞄向饕餮老人,又转移到了倪元坤身上,慢慢又移到了武飘飘的窈窕身影上,胖子眼冒心心,很快把准星对向了任天。

胖子点点头,嘴里嘀咕了一句:“这小子真碍眼,就是他了。”

他那粗肥的手指,根本伸不进手枪扳机外的那个环状扳机护弓里,只能用手指肚上的肉,扣着扳机一点点往下带。

就在手枪即将开火之际,突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把胖子的手臂往下一按,把胖子给制止了。

胖子心里很不爽,但脸上看上去依旧笑容灿烂:“大哥,你这是干嘛?为什么不让我干掉那个碍眼的小子。”

胖子唤作大哥的人,是一个长得很奇怪的青年人,但也说不出具体哪里奇怪。就觉得五官各方面都很周正,并没有什么缺陷,但总觉得有地方不对劲。

时间一久才会发现,这名青年原来就是俗称的“面瘫”,一张脸毫无表情,无论说话还是其它面部动作,整张脸根本就不会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剥了一张死人面皮贴在自己脸上一样。

面瘫大哥毫不理会胖子,走到众人面前,用他那冷冰冰的语调说道:“大家都住手吧。”

整个院子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都停止了打斗,把目光转移到了这三个人身上。

面瘫把目光投到饕餮老人的身上:“你就是霞蔚宫的主人饕餮老人曹连祸吗?”

老人点点头:“正是老夫,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我们到底有何仇冤,导致你们今日要来攻打我们霞蔚宫?”

“我们并无任何仇冤,甚至连见面这还是第一次。”面瘫说话,连嘴巴都不怎么动:“但是你们这个霞蔚宫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所以只能冒犯了。”

老人一愣:“我们这有你们需要的东西?你们需要什么东西,何不找老夫商量?非要用武力来强行夺取吗?”

面瘫冷冷说道:“因为这样……才比较好玩。”

饕餮老人这师徒四人都被面瘫的话惊到了。倪元坤忍不住厉声喝道:“就为了好玩,你就要铲平我们霞蔚宫,把里面大大小小二十三口人全部赶尽杀绝吗?”

“正是如此。”面瘫虽然没有表情,但是从说话的语气听来,就好像这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那个胖子忍不住了走到面瘫身边建议:“大哥,还费什么话,直接将这四个人杀掉,然后荡平霞蔚宫。”

“这里轮到你说话了吗?”面瘫看都不看胖子一眼,但是胖子听完这话却老老实实、一声不吭的退到了后面。

面瘫继续说道:“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可以让游戏变得更加好玩,你们愿意听一听吗?”

倪元坤骂道:“你居然当这是游戏。我告诉你,我们霞蔚宫的人根本不怕你,你们有本事一拥而上,我们师徒三人……”倪元坤看了看任天,不情愿的改口道:“我们师徒四人,一定会把你们收拾得一干二净。”

“别着急,我的提议其实对你们有利,你们何不心平气和的听上一听?”

“少废话!”倪元坤骂道:“什么提议不提议?还不如直接动手来得爽快……”

任天忍不住插嘴:“倪师兄,我们就听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倪元坤转头怒目而视,看得任天只能把头低下,小声嘀咕道:“当我没说。”

饕餮老人却慢慢说道:“元坤,我们就听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吧?”

倪元坤立刻点头答应:“弟子听从师父安排。”

任天心里开骂了,你个墙头草,同样的话,我说,你瞪我;那糟老头说,你就像哈巴狗一样的摇着尾巴抱大腿了。

“还是老人家明事理。”面瘫依旧没啥表情:“现在你们就四个人,我们却还剩下十几个。说实话,剩下的这些人武功都不弱,单凭你们四个人想打倒我们这些人,依我看估计有些困难。”

倪元坤通过之前的交手知道面瘫说的是实话,虽然师父和自己、师妹,以及这个乔跃的武功都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这些人也不知从哪里聚集到一块的,一个个还真有一些本事,而且后面来的这三个人像是这帮人的首领,他们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动过手,但是武功肯定更加厉害。

面瘫看四个人都没说话,知道他们都认可了自己刚才说的话:“我的提议就是,我们不搞什么围殴,这么多人打你们四个一点都不好玩。干脆我们双方各派三个人轮流上场,进行三场比武。最后哪方胜得多,哪方就算赢。”

饕餮老人沉默了一会问道:“如果我们胜的多,有什么好处?”

“那我二话不说,带领手下立刻离开霞蔚宫,永远不再上这锁秋山。”

倪元坤忍不住问道:“那要是你们赢了,是不是就要荡平这里?”

面瘫说道:“要是我们赢了,你就喊出宫里的所有人,一个个给我老老实实跪在这里,听候我的发落。至于是杀是留,就看我高兴不高兴了。”

“岂有此理!”倪元坤勃然大怒:“要我们束手待毙,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既然是比武,就好像打赌一样,愿赌服输。”面瘫双手一摊:“我已经提出了游戏规则,至于愿不愿意参与,就看你们的啦。”

在面瘫说话的时候,他的手下已经扶起地上被打倒的人,一个个慢慢走到了面瘫的身后。现在整个广场上,一边是面瘫和他的手下三十多号人,一边就剩下饕餮老人师徒四人。

面瘫一指四个人:“我给你们一点时间,你们先自己商议一下吧。”

四个人聚拢到一块,倪元坤第一个开口:“师父,您听听那家伙说的话,完全把我们当做玩物一样,他之所以提出这样的比武规则,其实就是为了戏耍我们。还不如混战一场,生就生、死就死,这样倒也干脆。”

任天说道:“倪师兄,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我们这里就四个人能打,他们却有三十多个人,时间一久我们难免消耗完体力,最后胜负就难说了。”

“你就是怕死。”倪元坤怒道:“反正你也是昨晚才到我们霞蔚宫来的,根本不算是霞蔚宫的人。你要是害怕了,立刻拍屁股走人,我绝对不会拦着你。”

“元坤,话怎么能这么说?”饕餮老人把脸一沉:“乔跃虽然来的时间不久,但为师已经把他收做徒弟,自从那一刻起,他生是霞蔚宫的人,死是霞蔚宫的鬼。”

任天一吐舌头,我可不想当鬼,早知道刚拜你这老头为师,就摊上这么大的事,我才不认你当师父呢。

倪元坤被老人一指责便不再说话,却把目光投向了武飘飘,那意思是希望师妹能站在自己这一边。

武飘飘却低着头想着心事,好像根本没看见师兄的目光一样。

“师父,您老的意思,我们到底要不要参加这场比武,听从那‘死人脸’的吩咐。”倪元坤故意说得好像只要同意了这场比武,就已经矮人一截的样子,想以此激得师父不答应此事。

饕餮老人也拿不定主意,目前大弟子的态度是坚决不同意,而新弟子乔跃的意见却是要答应比武。老人干脆也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女弟子武飘飘身上:“飘飘,你做事沉稳,为人冷静,你觉得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好呢?”

师父都开口问了,武飘飘不能再不说话:“师父,我刚才心里一直在想一件事,那就是二师兄的死十分可疑。二师兄虽然没能得到师父的真传,早年就已经下山,但是也算是一个法术高手。可是二师兄被他们不知用了什么邪门法术,居然一下就被打死了,这实在有些异乎寻常。”

这四个人只有任天知道无目法师到底是怎么死了,可是又不能对这几个人解释,只能憋在心里。

“飘飘你的意思是,他们这些人里面有非常厉害的高手在内对吗?”倪元坤对师妹说的话还是非常看重的。

“师兄,我的意识是,这个高手不但厉害,而且他那邪门的法术,恐怕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对付的得了。所以如果答应了这三场比武,只怕其中一场我们必输无疑。”

倪元坤面露喜色:“那师妹你的意思就是我们不能答应对方的比武提议喽?”

武飘飘略一沉吟:“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答应以三场比武来分胜负。否则霞蔚宫今天凶多吉少。”

饕餮老人不解的问道:“飘飘,你刚才不是还在说,我们三场比武必输一场吗?那为什么还要答应对方?”

“师父,如果我们不答应比武,那个使用邪门法术的人,就可以不断的用法术来攻击我们任何一个人,这样最后谁也逃不掉一死。”武飘飘看任天一直不说话,心里有些奇怪,却继续说道:“但是我们答应了比武,那个人只能在他的那场比试中上场,也只能在他的那场比试中使用那种邪门的法术了。说不定我们其他人在一旁观战,还能看出这种法术的破解之道。”

饕餮老人和倪元坤都明白了武飘飘意思,两个人不再说话。他们意识到,今天这三场比武如果一场已经必输,那另外两场根本没有选择,必须获胜才能保住霞蔚宫。

“你们几个商量好了没有?”面瘫突然问道:“到底是选择比武,还是乱斗呢?”

饕餮老人看着自己的三个弟子,再看看眼前的面瘫男,最后低声说道:“我们选择比武。”

“这样就对了。”面瘫男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喜悦,稍纵而逝,转瞬间也恢复成了面瘫的样子:“下面……游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