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重任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308 阅读进度:158/313

任天放下怀里的武飘飘,冲到了饕餮老人的身边,同时倪元坤也赶了过来。两人扶起老人,查看他的伤势。

只见老人紧闭双眼,呼吸微弱,看这样子是受了重伤。

倪元坤不明所以,但是任天却知道枪伤是怎么回事,赶紧在老人的身上反复查看,就想找出子弹是打倒了那个部位,如果是伤到了要害部位,那么老人多半凶多吉少。

正面找了一圈,没有伤口。任天刚把老人翻了个身,就在他的背上看见了弹孔,打中的这个位置还不太好说,就看子弹有没有伤害到里面的内脏器官,伤势是轻是重,单从表面也看不出来。

“师父怎么样了?”倪元坤看任天的样子似乎对这种“法术”有所了解,也不再计较以前的矛盾开口问道:“师弟,师父没事吧?还有救吗?”

任天皱着眉头,不知该怎么说,毕竟自己又不是医生,对这枪伤也不懂得治疗:“师兄……师父的伤势……我也不清楚。”

这边几个人乱成了一团,场上的胖子一看可以趁虚而入,干脆拿起手枪再次瞄准场下的两人,准备一枪一个送他们归西。

哪知面瘫走了过来:“住手,不准再用这玩意。”

“大哥,再开两枪,干掉这两个家伙,我们就赢了。”胖子心里无奈,但是却不敢违抗面瘫:“什么比武不比武的,赢才是最重要的。”

面瘫冷冷说道:“这样不好玩,游戏不是这样的。”

“……”面对面瘫的固执,胖子不敢多言,只能放下手枪:“喂,姓倪的,比武还比不比了?你再不回来,这场就算我赢了啊?”

倪元坤放下师父一声咆哮就想找胖子玩命:“你跟我比武,干嘛要打伤我的师父?”

“还不是因为这个孩子先用弹弓打我的。”胖子用手一指吓傻的倪灵果,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开枪就是要打他的,谁知道这死老头用身体把他给护住了。”

“不准侮辱我师父。”倪元坤冲到场上,再度要跟胖子开打。

突然一个人蹿到倪元坤的面前,挡住了他:“倪师兄,这场我们认输,不要再比了。”

倪元坤一看,挡住自己的人正是任天:“你给我让开,我要为师父报仇。”

“师父还没死。”任天固执的拦着倪元坤,他知道这场比武再比下去会是什么后果:“倪师兄,你赶紧回去照顾师父,他现在很危险。”

一听师父有危险,倪元坤再也管不了那么多,立刻回到师父身边将他抱在怀里。

任天站在一边问道:“倪师兄,师父之前说的‘愈体之术’你会吗?”

倪元坤一愣:“愈体之术,我当然会,这是中级法术中治愈这一类别中必修的法术。只不过我的灵力值只有四十五,使用愈体之术也不过仅仅能让伤口愈合一些罢了。”

任天心想,聊胜于无,总比什么都不治疗的好,但是眼下最麻烦的还是要尽快把师父体内的那颗子弹头取出来,否则就算愈合了伤口,子弹还留在体内算怎么回事?新器官吗?

场上的胖子十分无趣:“喂,你们算认输了吗?再不来比的话,刚才那一场可就算胖爷我赢了?”

倪元坤看看任天:“如果我们现在认输,这最后一场怎么办?”

“倪师兄,师父由你来照顾。”任天微微一沉吟:“这最后一场……由我来比。”

任天声音不大,但是说得斩钉截铁,就好像胸有成竹能拿下这场比武一样。

其实他的心中压根就没底,但是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倪元坤这场就算再勉强和那胖子继续打下去,最后难免会落下个饮弹身亡的下场。

任天看看身边,原本就只有四个人,结果两个重伤,一个还已经刚刚打完一场,唯一的战斗力就剩下自己,总不能让倪灵果这个小屁孩上去跟面瘫打吧?

“乔师弟,你上场……有把握吗?”倪元坤犹豫的问道:“这一仗可是关系到霞蔚宫几十口人的生死存亡啊。”

没把握也要上。任天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道:“倪师兄,你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打败那个面瘫男的。”

“乔师弟……你……你过来一下。”躺在一边的武飘飘不知何时已经悠悠醒转,她虚弱的望着任天:“我有话……要对你说。”

任天赶紧来到武飘飘身边:“师姐,你有什么话要交代给我?”

“我问你……你跟这帮人……没有关系吧?”武飘飘的眼神看着面瘫那一边,询问任天是不是他们的人。

“师姐,你放心,我与他们并无半点瓜葛,我是……霞蔚宫的人。”

武飘飘极为勉强的一笑:“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师姐,你尽管吩咐,我一定当做自己的事,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乔师弟……今天的比武……看样子是……胜少败多。”武飘飘说得有些累,又停下来喘了两口气:“接下来这一场……我估计你不是那面瘫的对手。你千万不要恋战……如果有合适的时机……你还是赶紧……赶紧逃命去吧。”

听完武飘飘的叮嘱,任天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师姐怎么会让自己不顾众人的安危,独自逃走呢?

“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乔师弟,你拜师还不到一天……就让你遇上这种祸事……说实话……你也没必要为霞蔚宫肝脑涂地。况且今天如果……老天要亡我霞蔚宫,总得有人要逃出去……把霞蔚宫的香火延续下去……”

武飘飘醒转之后,发现自己昏迷期间居然发生了巨大变故,她审时度势知道今天霞蔚宫多半保不住了。而师父饕餮老人一共收了四名弟子,无目已死,自己重伤,还有一个大师兄性格固执,绝不肯弃霞蔚宫于不顾,剩下的就只有一个新收的乔跃。

虽然自己对这个乔跃还有诸多的怀疑,但他已经向师父拜师这一点是确凿无疑,所以无论怎样他也算是霞蔚宫的一份子。今天看样子能安然离开此处的人,也只有他可能性最大,所以只能拜托他将师父开创的霞蔚宫一派延续下去了。

武飘飘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完毕,只看见任天陷入沉默,半天没有动静:“乔师弟……延续霞蔚宫香火的重任……就交给……”

“师姐不要再说了。”任天突然打断武飘飘的言语:“我向你保证,霞蔚宫的香火一定会继续延续下去的。而且担当此任的人,不仅是我一个人,还会有你和倪师兄在内,我担保你们今天一定会安然无恙。我以我任天这一生的名誉,郑重向你发誓,我一定会打败那个面瘫,保护霞蔚宫的一草一木都不受到他们的伤害。”

任天说完毅然站起身朝着场上走去,武飘飘却呆呆的愣在那里,心中冒出了一个巨大的疑问,他刚才说什么,以任天的名誉保证?他不是乔跃吗?

任天还未走到场地中间,就听见身后倪元坤的声音喊道:“乔师弟,接着……”

身后一阵风声,一样事物朝着任天丢了过来,他一转身将此物接在手中,定睛一看,原来是倪师兄的那把宝剑。

任天并不知道这把宝剑的名字,但是刚才那场比武,他已经见识到了宝剑的威力,倪师兄居然肯将此剑交付给自己,可见已经不把自己当成外人。更重要的是倪师兄此举,并不是简单的把一把剑交给自己而已,一同递交过来的还有霞蔚宫几十口人的全部身家性命和重任寄托。

火羽剑身轻如羽,此时拿在任天手中,却让他感觉沉甸甸的。这一仗生死攸关,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一定要赢。

场地正中,原本的胖子已经退到场下,面瘫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犹如木雕。

“也只有你了。”面瘫男冷冷说道:“原本还指望能与饕餮老人交交手,现在没了大将,只剩下小兵,这场游戏看来变得乏味了。”

“你怎么能说这只是一场游戏?”任天身子微微颤抖:“难道数十条人命,对你而言只是游戏的赌注而已。”

“你错了。”面瘫出言否定:“你们的命连赌注都算不上,最多就是给游戏增加点可有可无的趣味罢了。”

任天浑身战栗,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凭什么用神一样的语气来俯视众生?不过就算你真的是神,今天我任天也一定要把你从神坛上拉到地面,用我最最普通人类的拳头,让你尝遍人间的痛苦。

任天一把拔出火羽剑,甩手将剑鞘丢在一边,二话不说挺剑就劈。

“有点意思。”面瘫闪身躲过这一剑:“剑法不错啊,比刚才你那个师兄强一些。”

“少废话,还有更强的呢。”任天转身连刺三剑,稳准狠,剑剑直指面瘫男身上的要害部位。

最后任天一下高高跃起,从空中一剑挥下。虽然没有击中面瘫,但是火羽剑的锋芒也将面瘫的衣角灼烧得发焦变黑。

“呵呵呵呵。”面瘫在笑,但是脸上却不见笑容:“我收回之前的话,这场游戏比我预计的……要有趣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