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算计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391 阅读进度:163/313

任天的蓝色灵力球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灵力球,普通的灵力球一般只有黄色、红色、白色、黑色、绿色这几种。

黄色的灵力球代表的是,这个人的灵力属性属于治愈型,往往修练到高深的时候,黄色的灵力球会转变成白色。

而红色的灵力球代表这个人的灵力属性偏向于攻击类型,修炼到后来会变成黑色的灵力球。

绿色的灵力球,则代表此人灵力倾向于感应,修炼之后颜色会越来越深,但依旧是绿色不变。而且大自然的事物,花草树木、鸟兽虫蚁的灵力多半也是绿色的。

还有一些人,灵力球的颜色分为两种,黄红相间,或者白黑相间,代表此人的灵力同时兼具两种属性。

但是出现三种颜色的灵力球非常罕见,可以说几乎还没有出现过,在整个暮界的法术史上都没有记载。

据说这样的人不是不存在,只要具备一定的条件,还是可能会出现有三种颜色灵力球的人。

至于任天蓝色的灵力球,几乎更没人听说过,也不知道老渔为何会知道关于蓝色灵力球的传说,但是暮界其他法师反正是不知道的。

蓝色的灵力球会吸取别人灵力球的灵力,这种古怪属性更是无人知晓,否则所有的法师,一看任天召唤出来的灵力球是蓝色,恐怕早就吓得两腿发软,然后扭头就跑了。

其实灵力这种东西无形无影,更接近于气体,就像是人身上的汗臭味、脚臭味一样,同属于气体的一种。

灵力其实是通过身上的毛孔散发出来,并聚集成灵力球的,而任天吸取别人的灵力,也一样是通过毛孔吸收进去。

没想到,面瘫不但法力高强,而且应变能力极强,他一看自己的灵力正被任天源源不断的吸走,立刻使出了“灵冻之术”,让自己的灵力变得奇冷无比。

面瘫因为手上戴着自己灵力化成的手套,所以并不担心会受到伤害,但是这些极寒的灵力被任天通过灵力球和手上的毛孔一点点吸收到了体内,立刻连血管里的血液都快冻住了。

不但如此,就连任天原本急速转动的蓝色灵力球,也慢慢停止下来,看这样子似乎也被这寒冷的灵力冻结了起来。

任天也不知道是被冻得脑子发僵,还是被吓得发蒙,整个人当时完全傻掉了,自从自己开始学习法术这一个月以来,也算经历了两场厉害的战斗,无论对千年老鳖还是对无目法师,只要自己开始吸取他们的灵力,他们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没想到今天遇到的面瘫,居然如此厉害,在原本如此不利的局面之下,还能够扭转局势。

任天当然不知道,千年老鳖虽然修得了千年的灵力,但它毕竟是牲畜,怎么能跟人这种高等生物相比。

而无目法师说白了就是一个中级水平的法师,各方面的修为都还差火候,与面瘫这个顶尖高手一比较,那可差得远了。

任天一看,现在自己的灵力球已经被冻住了,再也不能吸取面瘫的灵力,不光如此,好像自己的两只手臂也被冻得牢牢的,别说想再使用灵力了,就连动一动手指都不可能,现在的情况真是坏到了极点,面瘫只要朝着自己挥一挥拳头,自己就会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可是面瘫却纹丝未动,因为他的处境也不好受,别以为他戴着灵力化成的“手套”就没有一点事啦,因为任天在大量吸取他的灵力,所以当他发动灵冻之术时,一部分的灵力转换成了寒气,却没想到把他另外被任天吸取的灵力也给冻住。

此时的情景完全就是任天和面瘫的手中隔着一个大冰球和小冰球,而这两个冰球其实就是任天和面瘫的灵力球。

“大哥,你没事吧?”一旁的胖子看到两人陷入僵局,就想过来帮忙。

胖子一动,倪元坤也立刻要上场:“胖子,来来来,你我刚才的一场比试还没比完,现在我们再继续。”

“继续就继续,谁怕谁。”胖胖挽起袖子就要跟倪元坤干架。

面瘫大喝一声:“你给我回去,不用你帮忙。”

“倪师兄,你也回去照顾师父。”任天心说,你跟胖子一动手,他们另外还有几十号人,万一这些人也一拥而上,师父和师姐现在都受了伤,由谁来应付?

胖子不敢忤逆面瘫的命令,心有不甘的退了下去,倪元坤还一个劲的挖苦:“那胖子,有种别走,要是认输了,跪下给我磕三个头再下去。”

“谁认输了,谁认输谁是孙子。”面对倪元坤的挑衅,胖子又炸了,立刻要再度冲过来。

任天要是手能动,真恨不得回去抽倪元坤几个耳刮子。哪有你这样的?比武输了也就算了,还老是挑事。

“你给我下去。”面瘫声音不大,语气就跟这手中的灵力球一样,冷得让人发寒:“你有本事再上前一步。”

这话是对胖子说的,任天明显看见胖子浑身一抖,脸上的横肉吓得直哆嗦,连屁也不敢放一个,扭头就下去了。

这次任凭倪元坤如何挑衅,胖子再也没敢上来。

面瘫一看场上干净了,对任天说道:“今天我与你二人一定要分一个高下出来,否则我这一生……都会遗憾。”

“正合我意。”任天点点头:“我们一定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决一胜负。”

话是这么说,但是两人现在都动弹不得,就好像长在了灵力化成的冰球上,谁的手臂都不能移开半分。

突然面瘫抬脚就朝任天踢来,这一脚又狠又准,正好踢在任天的胯部。

任天被踢的呲牙咧嘴:“你小子玩阴的,居然踢我。”说完任天抬脚往前一踹,正好踹到了面瘫的裆部。

面瘫原本毫无表情的扑克脸,顿时就绿了,瞧那样子估计这一脚够他受的。

面瘫抬脚再度踢来,任天也不甘示弱,两人反正谁也走不掉,只能你一脚我一脚的互相踢踹,就想先把对方踢趴下。

毕竟面瘫比任天武功更高一筹,在这种不讲套路,只比谁的脚力更大的情况下,任天显然处于下风。

任天被踢了几脚,明显感觉自己挨了这几下,身体有些扛不住,好像身上的骨头都被面瘫踢断了一样。

现在的任天也不再反踢面瘫,只是一个劲的躲闪,或者用自己的腿去抵挡,这样倒也卸去了不少面瘫的腿力,踢在身上也不再像前几脚那么疼了。

但是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任天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迟早也要被面瘫踢残了。

任天一边躲,一边用眼睛四处观察,有没有什么事物可以帮自己摆脱现在的僵局?

突然任天觉得脚后跟一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后,他乘机偷眼一看,原来是倪元坤的那把火羽剑,之前被面瘫夺走后,给插进了泥地里面。

任天心中“倏”的一下闪过了一个念头,对了,如果这样,说不定我还能反败为胜。

任天用右脚踩在火羽剑露在地面外的剑柄上,把身体的重量全部转移到了右脚。并且不再躲闪面瘫的踢踹,而是默默咬牙承受了下来。

一下、两下、三下,任天把面瘫的腿力全部用身体扛了下来,并转移到了右脚,火羽剑的剑柄也被震得一颤一颤,剑身插在泥地里就这样被慢慢摇松了。

任天又被面瘫踢了几脚,再次感受一下火羽剑的剑柄,差不多了,这块泥地的土基本已经变松了。

“喂,你这个死人脸,是不是累了?”任天看着面瘫:“你没吃饱啊,脚下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踢在我身上连挠痒痒都不配,要不我让你先喝口水。”

说完任天张嘴朝着面瘫的脸就吐了一口口水,两人面对面,距离不超过半尺,任天又是突然袭击,导致面瘫避无可避,这口唾沫正好喷得他满脸都是。

“不要客气,我还有的是,你尽管喝吧。”任天说完搅了搅舌头,假装在继续酝酿口水的样子。

面瘫看上去没有反应,实则心中已经恼羞成怒,我下面这一脚要是踢不死你,我从此就退隐江湖,再也不出来混了。

面瘫攒足了力气,狠狠朝任天踢了过去。

任天故意激怒面瘫,等的就是这一脚。他看面瘫一抬腿,立刻整个身子往后一带,把面瘫的身子也带了过来,这下火羽剑的剑柄正好处于两人之间。

面瘫一脚不偏不倚正好踹到剑柄之上,整把剑被一下踹歪了出来,幸亏这是一把神器,否则估计剑身能被这一脚给踹断了。

面瘫没踹到任天,脚下被什么东西一挡,他心中纳闷,是什么东西挡住了自己这一腿。于是面瘫低下头就去看地上的事物,一看原来是之前被自己插进地里的宝剑,还被刚才这一脚踹的剑身歪出了地面。

不好,面瘫反应也够快的,他一看这种情况,就知道这绝不是巧合,肯定是这小子使得坏,他这么做一定别有意图。

面瘫还没完全想明白,任天的脚已经到了,只见他把右脚的脚面放到剑柄之下,然后用力往上一挑,整把火羽剑完全被挑出了地面,并在空中翻了个身,剑锋朝上飞了过来。

太好了,一切都在我的算计之内,任天用力把手臂一拉,手中冻成冰球的灵力球被拉了过来,火羽剑不偏不倚,正好插进了这个大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