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迷路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275 阅读进度:174/313

没有路了,这怎么可能?任天和武飘飘都愣住了,偌大的山洞这就已经到头了吗?

可是龙呢?云月儿呢?还有发出惨叫的那个人呢?

“师姐,山洞里是不是另外还有岔路?”任天的头上冒出了一个大问号。

“有可能。”武飘飘也只能如此判断:“刚才因为太黑了,我们很可能错过了分岔路。”

没有别的办法,看来只能回头了。两个人转过身子,这一次武飘飘把手里的灵光弄得更亮了一些,周围数米之内的范围都被照亮,这样两人就能看到四周的岩壁,也不会因为黑暗再错过别的路口。

两人的速度放得更慢,生怕走得过快错过了什么。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左右,这下两人完全傻了眼。按理来说一路往回走,就算没看见别的岔路,也应该走回到锁龙洞的洞口才对,可是在眼前的却是一面光秃秃的岩壁,挡住了去路

“这不可能,怎么会是死路?”任天有点沉不住气了:“师姐,我们应该走回到洞口才对啊。”

武飘飘没有吭声,满怀心事的思考着什么问题。

“师姐,我们会不会拐进了某个岔道,走错了方向?”

“一路上,你有看见岔路吗?”武飘飘突然问道:“我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分岔路,完全只有一条路可走。”

任天其实也没发现有分岔路,但是现在的情况实在太不合理了。

“师姐,怎么办,总不能在这干等着吧?我们只能再次掉头往回走。”

“你等一下。”武飘飘说完,伸出手用灵力在面前的岩壁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我做个记号,这样下一次再走到这里,我们就知道有没有来过了。”

任天心想,还是武师姐比我冷静沉着,还能想到在岩壁上面做记号:“师姐,你这用灵力写的字,万一被别人或者什么怪物抹掉了怎么办?”

“不会的,每个人的灵力都是完全不同的,这世界上没有两个人的灵力是完全一样的。”武飘飘耐心的解释道:“所以我用自己的灵力做的记号,只有我才能用灵力抹掉,其他任何人无论他灵力值有多高强,都不能抹掉我的记号。”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没想到灵力就好像是人的指纹一样,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任天又涨了知识:“师姐,要不我也把我的名字写在这石壁之上……”他这么说纯属为了好玩。

武飘飘白了他一眼,一句话不说掉头就走。

任天玩心大起,干脆用灵力在“武飘飘”三个字的旁边添了几笔,然后看着墙上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回身追上了师姐。

这一回,索性任天也使出了灵光之术,在两个人灵光的照耀下,整个洞穴亮如白昼。

“这次绝不会再有遗漏了,除非我们两个都是瞎子。”任天瞪大了眼睛,把洞内的每一个角角落落都反复观察,若是有老鼠洞,估计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一路返回,这次可以确信无疑,只有一条路,绝对没有任何的分岔路口。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远远的两人就发现前方又是死路,一面岩壁把道路给完全封死。

任天停下了脚步:“师姐不用过去了,我们又走到了上一次来过的那条死胡同。其实也不奇怪,这一路都没有其它路口,原路返回可不是又走进了死路了吗?倒是我们来的那条路,怎么会被封死了?”

武飘飘一言不发继续往前,直到走到了岩壁的面前,看着上面的什么事物皱眉深思。

“这……这怎么可能?”任天也来到了岩壁前,瞪大了眼睛,指着岩壁:“这几个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原来岩壁上面赫然写着“武飘飘”三个字。

“师姐,这不会是别人写的吧?”任天的脑子乱成了一锅粥:“你的名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没错,就是我写的……”武飘飘往自己的名字旁边一看:“你不认识我的字迹,总该认识自己画的这么丑的画吧?”

可不是吗?任天一看“武飘飘”的名字旁边,画有一个猪头,正呆呆的看着自己。没错,这就是刚才自己玩心大起,画在武师姐名字旁边的。

“这就是鬼打墙。”任天倒退了三步:“原来我们转来转去,却一直回到同一个地方。”

武飘飘却看着自己的字迹和任天画的猪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师姐,这件事也太古怪了,我们明明一直都是笔直往前走,绝对没有任何的拐弯或者掉头,怎么可能又走回到原来的地方?”任天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可思议,难道自己和师姐掉进了传说中的“虫洞”,导致空间上发生了转移,自己也不知道?

武飘飘倒不像任天那样焦躁不安,只是用手不停的比划着,好像在画什么图形。

“武师姐,难道你知道我们被困的原因吗?”任天忍不住问道。

“师弟,我画个图案给你看看。”说完武飘飘用灵力在岩壁上画上了一个圆圈,又在圆圈的下面添上了一竖,看起来好像是画了一根棒棒糖。

“师姐,这是什么图案?你画个圈,又画根棍子干嘛?”

武飘飘用手指着那“棒棒糖”的棍子末端:“师弟,假设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这里,这就是我们走进的死胡同。”

“而我们每次往回走,关键是走到了棍子和圆圈交会的这里,我们如果绕着这个圈走上了一圈,不是等于又原路返回了吗?”武飘飘用手在图案上,从“棍子”往上比划,到了圆圈那里顺时针绕了一个圈,然后又到了“棍子”那里,一路往下回到了出发的地点。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任天一拍大腿,还想夸赞两句,却突然再次皱起了眉头:“师姐,不对啊,如果是这样,我们走到了圆圈这里,应该是两条岔路,可为什么我们走了那么多次,却一直没发现?”

“这只有一个可能——这里有机关!”武飘飘把手又放到了“棒棒糖”上,指着棍子和圆圈交叉的地方:“我们从棍子往上走时,有人把其中的一条路给封死了,故意让我们走进另一条岔路。而当我们走进圆圈开始绕圈时,那个人把封死的路给打开,却把另一条路给封上了,这样对我们而言,始终会觉得自己走的都是一条笔直而没有岔道的路。”

经过武飘飘如此一解释,任天真是心服口服:“师姐,你简直太聪明了,看来如果没有你陪我进来,我真的要被困死在这里了。”

武飘飘并没有因为任天的夸奖而面露笑容,相反却将眉头锁得更紧:“师弟,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如果真是按照我所猜想的,有人在暗中摆弄机关,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我想云师妹是不会跟我们开这个玩笑的吧。”

任天一愣,也陷入了沉思,自己和武师姐进来,一直都认为这洞穴里除了一条恶龙和云月儿之外,不该再有其他生物。月儿虽然顽皮,应该也不会暗中如此戏耍自己。但是若说一条龙会摆弄机关,好像总有些不对劲,难道这条龙像一只被训练过的狗一样,还会自己开门、冲马桶不成?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这洞穴里还有其他人存在,加上之前自己也确实听见过一个男人的惨叫声,那么这种可能性就变得更大了。

但是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他怎么会在这个山洞里?他就不怕这洞里的恶龙吗?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先别想太多,我们目前先要打破这个迷局,设法从困境中脱离出去。”武飘飘的一句话点醒了任天。

“师姐,你既然已经猜到了我们被困的原因,那么你应该也已经想到了应对的办法了吧?”任天干脆也懒得再动脑筋,一切都听任武飘飘的吩咐。

“解决的办法是有,而且很简单。”武飘飘解释道:“我的办法就是利用我们人数上的优势,假设我们到了岔道这里,一个人停下不再前进,而另一个人却继续往前走,你说会怎么样?”

任天眼睛一亮:“师姐真厉害,这样的话,那个躲在暗处的人,如果开了机关就会被停止前进的人发现,如果不开机关,就会被继续前进的人发现,总之他是逃不掉了。”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这样我们就只有一个人去面对那个躲在暗处的人,可是我们都不知道那个人功夫的深浅,万一不是他的敌手怎么办?”

任天这次脑筋倒是快了一点:“师姐,那个人如果功夫很厉害,早就直接跳出来跟我们正面交锋了。他既然一直躲藏在暗处,搞这种偷鸡摸狗的龌蹉勾当,就说明他知道自己的功夫不行,所以不敢露面。”

武飘飘点点头:“但愿你分析的没错,那个人功夫真的不行。”

“相信我,师姐,这回我猜的准没错。”任天觉得武飘飘把那么大的谜题都破了,自己也不能示弱吧,否则也显得自己太窝囊了。

“那好,现在我们就掉头回去,破解这个迷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