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真龙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294 阅读进度:181/313

一般的人哪有这么多的灵力来喂养这只怪兽,但是任天是个例外,而且任天的蓝色灵力好像又比其它颜色的灵力更加吸引这只怪兽。

不但如此,如果说其它灵力相当于稀饭的话,那么任天的灵力简直就是捏紧实之后的饭团,吃的太多太饱,可是会消化不良的。

眼前的怪兽就觉得自己的肚子被撑得好像吞下了大秤砣,导致连走路都异常困难,只能趴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任天走到自己面前,而无可奈何。

任天看着三个丑陋的脑袋上六只怪眼齐刷刷的盯着自己,他盘算着该如何对着家伙下手,吃了我那么多的灵力,这下明显动弹不得,好吧,下面到了该我出手的时候了。

任天挥舞着拳头,将全身仅存的最后一点灵力聚集到右掌之上,这一招“灵拳之术”,能够用灵力将手掌到肩膀全部包裹起来,然后让自己拳头的威力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任天掌握的还不太好,仅仅只能让自己的拳头发挥出平常的七八倍的威力,就算如此也已经完全能击碎石碑,甚至把五六厘米厚的钢板击打得凹陷下去。

“你这个贪吃的家伙,贪吃是要付出代价的。”任天振臂一声呐喊,双眉竖立,两眼圆睁,浑身散发出无限强大的气场,令怪兽的三个脑袋都纷纷回避

“吃了我的就给我……全部吐出来吧!!!”

任天右拳挥出,速度并不快。但是却隐隐夹带风雷之声和惊人魄力。这一拳不偏不倚正好击打在怪兽的左侧腹部,将它的肚子打得陷下去一个大坑。

怪兽“嗷”的惨叫一声,痛苦的在地上翻滚了起来,一边翻滚一边不时的从嘴里喷出胃里的死鱼烂虾,喷到最后开始吐胃酸和粘液,再后来已经没有东西可吐了,终于从三个兽头的嘴巴、鼻孔、眼睛、耳朵处往外冒出缕缕灵力化成的轻烟。

吐了一阵子,怪兽的一个脑袋开始慢慢缩小,五官也逐渐模糊,最后一点点的消失。一个脑袋消失后。另一个脑袋也紧随其后渐渐变小直到不见。于此同时。这怪兽庞大的身躯也在一轮一轮的缩小,不到片刻,它就变成任天初见时一头肥猪般大小。

这头怪兽全身虚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肚子一起一伏。显示它尚有气息。

任天拔出宝剑抵在怪兽的咽喉处:“你这吸人灵力的怪物。不管你是龙也好,还是其它什么物种也罢,但是从你今天行为来看。必定作恶多端、伤人无数,否则也不会被囚在这山洞之中。算了,我今天就送你一程……”

说完任天挺剑就要刺下去,却听见身后云月儿喊道:“任天,且慢。”

任天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云月儿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后:“月儿,怎么,你还想留它活命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云月儿有些吞吞吐吐:“我只是觉得,其实……它也蛮可怜的。”

“可怜?它刚才险些把我们两人都杀了吃掉,你居然还同情它?”

“你想想看,它就一个人,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山洞之中,没有伙伴、没有朋友,只有无尽的孤寂做伴,时间一长难免性格大变,变得孤僻凶恶。”

“……”任天没有答话,因为他觉得云月儿说的确实有道理。

“我们也不知道它在此被关了多久,也许十几年,也许几十年,甚至可能都已上百年,反正时间绝对不会短,如此长的时间换成是你和我恐怕早就疯了,别说杀人了,甚至可能都想要自杀……”

“月儿,你不用说了。”任天低头看着这怪兽的双眼居然湿润了,突然从这只兽眼里滑下了一滴泪水,好像是委屈求饶,也好像是听懂云月儿的话语感到一种被理解的欣慰。

任天的剑再也刺不下去,他的手微微一抖将剑锋从怪兽的咽喉处移了开去:“月儿……我们走吧……”

“这就走了?”突然从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居然不杀了它?”

任天和云月儿同时大惊,望向远处的黑暗之中:“是谁,谁在那里?快点出来。”

黑暗中一个身影慢慢走了出来,这个人影身材修长,足足有一米八的个头,身上穿着一套极为素净的衣服,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因为时间太久,衣物原来的颜色都已褪去。

这个人的脸最后也从黑暗里浮出,轮廓分明的显现在两人面前。

“是他,就是他。”一旁的云月儿突然厉声大叫:“任天,他就是那个把我给弄晕之后,丢在这里的人。”

任天想起了云月儿说过,进入山洞之后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最后说话的那个男人拼命追赶她,她在被追上之际一回头就吓晕了过去。

任天仔细端详着面前这张脸,只是一张很正常的人脸,根本没有什么恐怖的地方。男子看上去四十多岁,长相到颇有一些俊俏,不过脸颊瘦削凹陷了下去,双眼锐利却布满血丝,嘴唇晦暗且干裂,一看就觉得这人不是得了厌食症就是营养不良造成的。

这名男子走到怪兽身边,这只怪兽原本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看见这名男子却激动的从地上翻身站起,摇摇晃晃的爬到这男子身边。

“滚开,没用的东西。”男子抬腿一脚,居然把这怪兽踢进了河水之中。

“你这是干什么?”任天已经看出怪兽对这男子非常眷恋,就好像忠心耿耿的忠犬见到了主人一样:“它对你如此,你却为什么要踢它?”

“它是我养大的,它的生死都由我来掌握,踢上一脚又如何?”男子脸上浮现一丝嘲笑,似乎在讥讽任天何必对一只怪兽如此关怀。

“你到底是谁?”任天奇怪这男子是怎么来到这锁龙洞中,而且看他的样子来得时间还不短了。

“你不是都知道吗?又何必明知故问。”男子说话总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我知道?”任天心中奇怪:“我怎么会知道你是什么人?”

“我问你,这个山洞叫什么名字?”

“锁龙洞啊!难道你不知道?”

“为什么会叫锁龙洞?”

“因为据说这山洞里关着一条龙……”

“那你还问我是谁,这不是明知故问吗?”男子的一半脸被阴影遮盖,显得阴森可怖。

任天大吃一惊,难道这男人的意思,他居然就是被关在此处的那条龙?可是他分明是一个人,这绝对不会错。相比较下来,刚才那头怪兽才更像是龙。

“你是不是觉得我明明是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是龙,对不对?”男人仿佛洞察任天的心事:“那我问你,你觉得龙应该长什么样?有谁真正见到过龙的样子?”

任天被问的哑口无言,确实,无论在曦界还是暮界,所有关于龙的形象都只不过人们自古以来的传闻,从来没有人真正见到过龙的真面目。

“今天你算是开了眼界了,几十年了,你是第一个见到龙的人。”那个人张开双臂,身子在原地慢慢一转,仿佛在向任天展示自己。

“你们都让传说给骗了,什么九龙创世,传说中的龙就是人,不对应该说是神,神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了人类,你们都只不过是我们龙族的玩具而已。哈哈哈哈……”男子大笑起来,好像面对被欺骗已久的对象,突然揭开了谜底。

“你骗人……你骗人!”面对男子的嘲弄任天捏紧了拳头,大声喝道:“这个世界哪有什么神,你的样子在人类中都算寒碜,居然还敢以神自居,这才是最可笑的。”

男子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锐利的眼神如同尖刀狠狠的扎到任天身上:“你居然敢蔑视神的威严,你会为自己的话付出代价的……”

自从男子出现之后,云月儿却不知怎的一直沉默不语躲在任天的身后,这下却突然慌张的拉着他的胳膊:“任天快跑,我们斗不过他的,不要再说了。”

“月儿,你这是怎么了?他不就是一个普通人吗?”任天指着男子不屑的说道:“有什么好怕的,什么神啊龙啊,我看他就是一个疯子,一个被囚禁太久而脑子不好使的疯子。”

“任天,我求求你,别再说了,我求求你,我们快走吧……”云月儿的声音充满着恐惧和哀求,仿佛不想看到这个男人,只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来不及了,想走可没那么容易。”男子的声音低沉,却震得整个山洞嗡嗡作响:“今天我会让你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

“怎么,你还想杀了我不成?来啊,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让我用拳头把你的脑子打得正常一点吧。”任天举起拳头一下子冲了过去。

男子的身影往后一退,立刻隐没在黑暗里,任天闯进黑暗中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这男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怎么,这就跑了,不会这么没用吧?”任天东张西望,想要找到男子的身影。

突然身后一声尖叫声,任天猛地一回头,却发现原本站在身后的云月儿消失不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