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清醒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530 阅读进度:193/313

任天突破了灵界,回到了现实,发现自己还挂在井下,说明那支香还没烧完,于是赶紧让云月儿把自己拉上去,却觉得身体猛然下坠,大概坠下了一米左右,突然身子一顿又停住了。

怎么回事?任天吓得汗都出来了,还以为自己刚才就要掉下悬崖,摔成肉饼。

就在任天准备询问发生了什么情况之时,这一回身体真的一下子急速掉落了下去。

完了完了,月儿他们居然没抓住自己,这次是来真的啦。任天一个劲的后悔,早知道一开始就别逞强,这回倒好,灵界都已经突破了,居然还被摔死,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啊。不管了,我真要摔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井上面那几个人。

就在任天胡思乱想之际,却突然感觉身后一阵疾风扑来,好像有什么事物从上空抓住了自己的两个肩膀,自己身体下坠的速度立刻缓了下来,没一会就开始往上升了上去。

任天抬头一看,不由得一脸欢喜:“我最最亲爱的小怪,真是好孩子,幸亏我当初没下手杀了你,你都救了我两次性命了。”

原来怪兽小怪看任天把自己坠在井下面,就一直偷偷躲在一边观察着,忍到了半夜,却看见任天一下子掉了下去,立刻挥动翅膀追上前救起了任天。

小怪带着任天飞到了霞蔚宫之上,任天用手一指:“小怪把我放在那个院子里。”

小怪盘旋了一圈,慢慢把任天放在了霞蔚宫禁地那个房间前面的小院子里。

任天刚刚站稳。就听见房间里传了了云月儿发了疯似的哭喊声:“你这个死胖子,为什么不抓牢绳子?就知道吃吃吃,弄得一手都是油,耽误了大事。我要让你胖子全家都来给我师兄偿命……”

任天突然玩心大起,慢慢“吱呀”一声推开房门,然后扮着鬼脸,压低了声音说道:“月儿……胖子……我死得好惨哪……我摔成了肉泥……脸上一片血肉模糊。”一边说,他故意一跳一跳的跳进了房间。

云月儿“呀”的一声惨叫,那叫声估计能把整个霞蔚宫的人都给叫醒了:“不关……不关我的事,都是……那胖子没抓牢绳子。”说完云月儿吓得闭上了眼睛。生怕看见任天血肉模糊的样子。

庞胖子也吓得不轻。居然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朝着任天大磕其头:“乔兄弟啊,我对不住你,都怪我贪吃。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大不了我初一十五都给你烧香请愿。顺便给你多烧一些元宝蜡烛。”

“我人都死了。还要元宝蜡烛有个屁用,我要你偿命。”任天继续阴惨惨的说道。

庞胖子犹豫了一下,突然说道:“乔兄弟。既然我对不住你,偿命也是应该的。但是我知道你临死前,一直对没能救回武姑娘耿耿于怀。你放心,从此之后救回武姑娘就是我庞胖子的重任了,我一定帮你完成这个未了心愿。等找回武姑娘之后,我庞胖子对天发誓,一定立刻拔剑自刎,来陪乔兄弟你。说到做到,绝不食言。”

庞胖子的一番话倒也说得豪气干云,没有丝毫的犹豫。说得任天鼻子一酸,眼睛湿湿的,他不由得一阵后悔,胖子这么够哥们够义气,我还装鬼吓唬他,真是太不体面了。

“胖子,念在你这么有情义的份上,我也不要你偿命了,你把头抬起来吧。”

庞胖子身子一顿,然后慢慢的抬起头来,一张肥脸上挂着狐疑的表情。他先是一惊,然后仔细端详了一会,脸上慢慢变得无限欣喜:“乔兄弟,你……你……”

任天把食指放在双唇之上,做了一个嘘声的表情,然后偷偷走到云月儿面前:“月儿……月儿……你睁眼看看我啊。”

“我不要!我才不要看你。”云月儿用手紧紧捂着眼睛,还把头扭了过去。

“就看一眼啊,我保证不吓唬你。”任天一边说一边用手捂着嘴,生怕自己笑出声音来。

“不要不要不要,打死我都不要。”云月儿恨不得夺路逃出这个房间,但是眼睛看不见,又怕撞到“死去”的任天身上,只能立在原地不住发抖。

任天也不客气,干脆直接去掰云月儿用来捂脸的手,没一会庞胖子也上来帮忙,两人一左一右把云月儿的手按了下来,可是她的眼睛却依旧紧紧闭着。

“月儿,你就瞄我一眼就行了。”任天此刻也感到恶作剧到这种程度已经开始无聊了,只想早点向云月儿证明自己没死:“我真的没事了,我没摔死。”

庞胖子也在一边苦劝:“云姑娘,我向你保证,乔兄弟没事,他现在好好的。”

可是云月儿最怕鬼魂之类的,再加上之前任天又骗她说自己被摔得血肉模糊,这下她更不敢睁眼了。

两人劝了半天,云月儿就是不肯睁开眼睛,任天最后没辙了,干脆伸手去挠她的痒痒。云月儿除了怕鬼,第二怕就是痒,她一边躲一边笑,最后实在受不了了终于不小心睁开了眼睛。

“好啊,你居然敢耍我。”云月儿终于发现任天没死,气得一顿老拳雨点般的落在了任天的身上。

“饶命啊,再打下去,真的被你打死了。”任天呲牙咧嘴的,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月儿,别打了,再打乔跃就被你打死了。”任天故意把乔跃两个字念得很大声。

果然云月儿停了下来,但依然呼呼喘着气,气势汹汹的瞪着任天。

“月儿我错了,我不该吓唬你的。”任天乖乖就范,也不敢争辩。

云月儿消了点气,突然把头低了下去。不再做声。

“月儿怎么啦?还生我气呢?”任天没皮没脸的凑到了近前。

突然云月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摔死了……”她的小脸上挂着一串串的泪水,显得格外委屈:“都怪我没看好那支香和绳子,你要是真摔死了,我也……我也不活了。”

任天格外的感动,一把把云月儿拉进怀里:“月儿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庞胖子站在一边像根大蜡烛,又大又亮,这师兄师妹两人生离死别后在这亲亲我我,我站在这里多碍事啊,算了。我赶紧偷偷离开吧。别妨碍这小两口。

想到这,庞胖子慢慢迈着步子向门口挪了过去。刚到门口还没出去,就被从外面闯进来的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

庞胖子破口大骂:“谁啊,眼睛瞎了。怎么走路不看道啊?胖爷我这么肥沃的身材居然都没看见?”

庞胖子揉着脑袋上的包。定睛一看进来的人顿时没了脾气:“哟。是倪大哥,你怎么来了?”

进来的人正是倪元坤,他一看站在门口挡路的是庞胖子。因为记恨他害死了自己的师弟无目法师,对他理都没理,直接走到了任天和云月儿的面前。

任天一看倪师兄走了进来,还以为他来关心自己有没有突破灵界:“倪师兄,这么晚还没睡啊?我已经成功的突破灵界了。”

倪元坤面露惊讶,但也只是一闪而过,却立刻开口说了一个令在场众人都吃惊的消息:“师父他老人家……醒过来了。”

什么?任天又惊又喜,因为饕餮老人昏迷了已经半个多月,就连他身上的伤口都已经早就愈合了,却不知为什么一直迟迟不肯醒来,没想到今天自己不但突破了灵界,就连师父都醒了过来,真可以算是双喜临门。

但是让任天有些奇怪的是,按理来说师父醒过来,最高兴的人应该非倪元坤莫属,但是在他的脸上却找不到丝毫的欣喜,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忧虑的神情。

“倪师兄,师父现在醒着吗,我想去看看他老人家。”任天虽然跟饕餮老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对这老头还是有一股莫名的亲近感。

云月儿更是异常高兴,现在任天已经突破灵界,可以修炼中级的法术,师伯又已经醒了过来,那么接下来让师伯传授他护体之术,再等父亲一赶到,把檀魂剑里的乔跃的魂魄送回到体内,那么自己朝思暮想的跃哥哥就可以重新回来了。

“是啊倪师兄,师伯如果现在醒着,我也想去看看他老人家。”云月儿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倪元坤点点头:“也好,你们两个想来就一块来吧,说不定对师父……唉!”他的话只说了一半,明显话里有话,却不肯再说。

任天越看越觉得不对,但是倪师兄既然不愿多说,还不如自己亲自过去看呢。

在倪元坤带领下,几个人一块穿堂过院,来到了饕餮老人休息的院子。任天一踏进院落,就发现这里居然已经聚集了一堆人,几乎霞蔚宫里的所有的人都已经汇集到了这里。但是他们却一声不响的站在院落里,那气氛甚是诡异。

倪元坤走到房门前,用手敲了敲木门:“师父,您老人家安歇了没有。”

老头的声音立刻传了出来,听上去中气十足:“元坤啊,我现在精神的很,你进来吧,正好再把之前告诉我的事仔细说一说。”

倪元坤轻轻一推房门,朝任天和云月儿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俩跟随自己一块进去。然后他一脚跨进了房间:“师父,我还带来了两个人,他们想看望您老人家。”

任天第二个走了进去,就看见房间里,饕餮老人正坐在床上,满脸的红光,看上去倒也十分精神,根本不像昏迷了半个多月才刚刚醒过来的人。

任天快步走到床前:“师父,您老身体可好,不孝弟子乔跃前来看望您了。”

哪知老人仔细端详着任天,看了一会突然把眼睛一瞪:“胡闹,乔跃明明是我师弟酩酊老人那老酒鬼的徒弟,什么时候又成了我的弟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