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审判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411 阅读进度:194/313

饕餮老人端坐在床上,一张脸被烛火映照得半明半暗,但是脸上的神情却不像是在开玩笑,显然他已经不记得半个月前自己将任天收为徒弟的事情了。

任天狐疑的看看老人,又看看站在一旁的倪元坤,却只见他满脸的凝重,回望着自己,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

“师伯,您老人家可好。”还是云月儿机灵率先打破了僵局:“小女是酩酊老人云帆的女儿,这次特意来拜会师伯您老。前些日子您老受了重伤昏迷不醒,可担忧死侄女了。”

饕餮老人哈哈一笑:“没想到云帆这个老酒鬼,生的女儿不但模样俊秀,性格居然还如此乖巧,才不像他一副臭脾气,明明自己做的事,就是死不认账。”

云月儿微微一皱眉头,她知道师伯又在重提当年跟自己父亲闹翻的那件小事,但是不管如何,这次是来求这老头的,只要他肯出手救助自己的跃哥哥,别说只是提提这件事了,就算要自己替父亲赔礼认错也毫无怨言。

“师伯说的是,我爹那个人就是贪杯爱喝酒,到现在还是那个样子,而且他一旦喝多了,就连自己做了什么事都不记得了,有时倒也不是不肯认账。”云月儿这么说的意思很明显,当年我爹到底有没有偷您的银子买酒喝暂且不论,就算他偷了,也不一定是死不认账,也可能是他喝多了,不记得这事了。

“算了。算了。”饕餮老人摆摆手:“都几十年前的事了,我早就已经淡忘,不用去提它了。”

云月儿心里一个劲的嘀咕,这老头口不应心,你要是淡忘了,刚才怎么刚一见我面,马上就提到这件事?证明你非但没忘,而且还一直耿耿于怀。

“侄女,我问你啊。”老人用手指着任天:“这人可是你爹的宝贝徒弟,你的师兄乔跃?”

云月儿点点头:“正是如此啊。师伯何出此文?”

“我就奇怪。他既然是你的师兄,就是我师弟的徒弟,怎么刚才一进门会管我叫师父?”老人瞪着任天,一脸的猜疑。显然对这个冒出来的徒弟甚是抵触。

你问我。我问谁啊?云月儿心中不满。这件事还不是你自己当初办的糊涂事,怎么现在倒赖到我们头上了?

云月儿朝任天眨眨眼,那意思就是。你倒是说句话解释解释,别像个棒槌一样的杵在这里。

任天明白了,只能开口说道:“啊师父,不对,师伯……”任天管这老头叫师父叫管了,叫师伯倒觉得非常不顺口。

“这其中有一些误会,也有一些巧合。”任天想了想这事该怎么来解释:“误会就是半个多月前,我和师妹一块到霞蔚宫来,结果因为误会跟倪师兄动上了手,最后被倪师兄给抓了起来……”

“这就是你们不对了。”老头一下来了脾气:“你们远道而来原本是客,元坤这孩子最注重礼数,绝不可能亏待了你们,你们怎么还跟他动起手来了?”

这其中误会重重,任天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一一解释:“这个……当时……唉,都怪我不懂礼数,误解了倪师兄,算是我的错吧。”

倪元坤站在一旁,一听任天把错误都揽到自己身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当初的事情后来都跟这师弟问清楚了,其中有多重误会,既有自己那顽皮儿子倪灵果在从中捣乱,又有师弟姜无目之前和他们结下的梁子,所以倒也不能完全怪他们。

“不不不,师父,这件事不能全怪乔师弟他们。”倪元坤这人做事一向一是一、二是二,非要分个黑白曲直不可:“当初弟子也有做的不到之处,才导致跟乔师弟的这场误会。”

倪元坤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老头反而不乐意了。这老头原本气量就不大,几十年前跟师弟的那点小事,姑且还一直挂念着,没想到现在自己的徒弟跟那老酒鬼的弟子之间又发生摩擦,原本老酒鬼的弟子已经认了错,这老头的气就消了大半,哪知徒弟倪元坤出面说他也有错责任,这老头的火气一下又上来了。

“云坤,你也有错?”老人一掀被子,从床上下了地,来到一张凳子前一坐,俨然把自己当成了“法官”:“今晚,你非把这件事从头到尾给我仔细说说,由为师来断一个青红皂白。”

任天看看云月儿,这两人到这的目的又不是来打官司的,那点误会早就已经化解了,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师伯,您老的身体要紧,赶紧回床上歇着吧,当初的事不怪倪师兄,都是我的错。”任天苦着脸,恨不得把心掏出来,证明自己是真心实意的认错。

老头却不肯就此罢休,把手一伸:“不行,我身体好着呢,现在精力充沛的很,我就是要知道当初那事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云坤的责任,还是你的问题。元坤,你先说……”

倪元坤知道师父的脾气,今晚要是不把这件事说清楚,大家谁都别想回去睡觉,于是头一低,把当初自己与任天的那些误会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老人听完眯着眼睛,想了老半天,突然问任天:“乔师侄,我徒弟说的可都属实,其中没有半点隐瞒吧?要不,你也给我说一遍。”

这还说啥?任天一看这老头法官还当上瘾了,原告说一遍,被告也要说一遍是不是:“师伯,倪师兄说的句句属实,我没有什么好补充的啦。”

“不行,不行,这都是我徒弟的一面之词,你也必须说一遍才行。”这老头的脾气还真拧。

任天没办法被老头逼着也把当初上霞蔚宫的事说了一遍,而且就连其中事无巨细、细枝末节的东西,都被这老头反复追问,直到任天不得不“坦白从宽”才罢休。

老头终于听完了,却并没马上给出评判,只是坐在那里深思,过了好半天终于冒出了一句:“这误会……我看都与乔师侄和我的二徒弟姜无目之前结下的梁子有关系,对了,你把当初跟我的二徒弟之间发生的事也说一遍吧。”

任天为了突破灵界已经累了一天,现在饭也没吃、水也没喝,就想早点回房间休息,没想到这老头没完没了,说完了一件事又说一件事,就跟审犯人一样,这跟当初自己认识的饕餮老人完全不是一个人嘛,怎么昏迷了大半个月,醒来之后失去记忆也就算了,为何连脾气性格都变了?

任天没辙,只能又把当初自己和云月儿路经奉秀县城,无目法师助纣为虐,自己如何跟他斗法的事说了一遍。

饕餮老人一边听,一边心中难过,没想到自己教出来的徒弟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更难过的是居然会由老酒鬼的徒弟行侠仗义,出手惩治自己为非作歹的弟子。

老头其实倒也不是护犊,而是要面子,如果承认了任天所说的事情是自己弟子的问题,那么将脸上无光,以后再见到那个老酒鬼面子该往哪里放?

“可惜啊可惜……”老头叹了口气,三个人的目光都聚到他脸上:“可惜我那徒弟姜无目已经死了,正所谓死无对证,现在这都是乔师侄你的一面之词,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做不得数。”

嘿,这老头,既然不相信干嘛还让我说啊?任天心里别提多憋屈了,但是那无目法师现在确实是死人一个,自己也没法让他活过来跟自己进行对证,这事还真没法解释清楚了。

“既然人已经死了,这事也分不清道不明,我也不是偏向谁,公平处置,正所谓单个巴掌拍不响,你跟我徒弟姜无目之间的仇怨,每人都有一半责任吧。”老人想给自己挽回点面子,就把这事说成好像是两个人都有错一样。

任天心中不忿,明明你徒弟为非作歹,我见义勇为,怎么我跟他还都有责任了?

云月儿感觉任天在旁边身子一动,生怕他冲动会跟老头理论,赶紧用手轻轻拉住他的袖口,用眼神示意他别一冲动坏了事。

任天还能不明白云月儿的意思吗,而且这老头虽然现在不认自己了,但好歹自己也曾经管他叫过师父,也不能跟他一般见识,任天最后终于老老实实、一声不吭的接受了老头的“裁决”。

“至于你跟我大徒弟倪元坤之间的问题嘛……”老头捋着胡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觉得还是属于你的责任,过错全部在你。你服不服啊?”

“……”任天心里堵得慌,虽然之前自己一直都说是自己的错,但是没想到一听到这老头的评判结果,还是让他极度憋屈。哪有这样的老头,自己的徒弟都是对的,别人的徒弟都是错的,好歹我也管你叫过师父,你怎么也不站在我这头一下呢?

倪元坤脸红得跟猪肝一样,师父这么评判,连他都觉得赢了比输了还难看:“师父,这事吧……”

“你给我住口。”饕餮老人突然大喝一声,屋子里其他三个人都愣住了,却见他继续说道:“为师的评判,外人不服也就算了,你有什么不服气的?”

“师伯,这事不能怪倪师兄,全是我的错。”任天一看倪元坤莫名其妙挨了老头的骂,赶紧把责任全部揽到自己头上:“师伯评判的极为公道,师侄我心服口服。”

“你服气了是吗?”老人把脑袋扭了过来,看着任天,一脸的笑容:“还是师侄通情达理,这事就这么了结了。你们今晚再在此度过一晚,明天没事就早点离开霞蔚宫,下山回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