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老板娘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7:13 字数:3539 阅读进度:197/313

小怪挥动着翅膀,扑啦啦的停在了任天的面前。它亲昵的把脑袋凑了过去,在任天的身上不停的蹭啊蹭。

现在的小怪俨然已经把任天当成了自己的主人,首先要这种怪物服从指令,必须要让他知道自己比它厉害、比它更强大。在锁龙洞里,任天曾经打败过它,所以这一点上没有任何的问题。

当然武力只能带来征服,并不能让一种动物对另一种动物产生十足的信任。后来任天又给小怪输送过灵力,还无意间为它提供了整条河里的鱼,这就像是一种恩赐,让小怪彻底对任天产生了依赖,并将他信奉为主人。

以前锁龙洞里的那个神秘男子,只对小怪实施过武力上的征服,却从未给予它恩赐。再加上那男子最后一走了之,却没有带走小怪,所以小怪很快就把效忠的对象,从那男子身上转移到了任天的身上。

“亲爱的小怪,你怎么来了。”云月儿高兴的扑了过来,对她而言,小怪不但是救命恩人,还是她最可爱的宠物。

小怪甩着脖子,只跟任天亲昵,云月儿大为吃醋:“这家伙有什么好的,而且笨得要死,连行李都没带出来……”

任天突然一指小怪的前爪:“咦,这不是我们的行李吗?”

果然在小怪的前爪里,紧紧抓着一个大大的包袱,正是任天和云月儿落在霞蔚宫的行囊。

任天从小怪的爪子里接过行囊,打开一看。里面完好无缺,换洗的衣物、银两,一样不少,就好像有人精心替他们收拾起来的一样。

“这小怪简直神了……”任天惊喜的拍打着小怪的脖子:“好孩子,你居然还会替我们收拾行李啊。”

云月儿无奈的看了任天一眼,说他笨还不服,这智商真让人捉急,小怪再聪明也是怪兽,怎么可能会懂得收拾行李呢,而且还叠得整整齐齐。这一看就是有人收拾好了。然后让小怪带给我们的。

“诶,这里有一封信。”云月儿从衣服的夹层力取出了一张信纸,展开念了起来:“乔师弟、云师妹:师父昏迷醒来后性情大变,切莫见怪。烦请二位不要远离此地。暂且到锁秋山下的秋元镇。寻找一位名叫安玫的客栈老板娘。她会安置你们二人。我不久将会下山寻找你们二人共商大计。”

信的最后落款是师兄倪元坤。云月儿念完之后抬头看着任天:“看来倪师兄还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只是不能公然反对师伯的意思,只能暗暗替我们收拾好行李。派小怪送来,还给我们写了一封信。下面我们怎么办?”

任天点点头:“月儿,反正现在我们也没有地方可去,不如就按照倪师兄的意思,到秋元镇去找那个叫什么安玫的老板娘去。”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云月儿看看一旁的小怪:“这家伙怎么办?要是把它也带在身边,估计这镇上非闹翻天不可。”

任天看看身边现在一人多高的小怪,突然说道:“别忘了,小怪的身材可大可小,只要它把体内的灵力吐出来,就可以变得好像一头猪那么大,我们就说这是我们养的狗还不行?”

“养的狗?”云月儿一拍脑门:“亏你想得出,小怪就算身材变得再小,也不像狗啊。再说要我们英俊神武的小怪屈尊成一只狗,是不是也太委屈了?”

“小怪,你自己选择,你是想作为一只狗留在我们身边,还是想当一头怪兽,自己在外头瞎转悠?”任天扭头向小怪询问,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听懂。

小怪伸着根舌头喘着气,那样子跟宠物狗也差不了多少,瞪着呆萌的眼睛热切的看看任天,再看看云月儿。

“好了好了,我妥协了,那个秋元镇要是大惊小怪,就随它便吧。”云月儿恨不得把小怪搂进怀里,揣在口袋里。

任天用手一指脚下的地面喊道:“小怪,躺下。”

于是小怪呼啦一下往地上一躺,还四脚朝天,别提多受用了。

任天和云月儿伸出手,在嘴边呵了一下,然后齐齐朝小怪的肚子挠起痒痒来。

小怪在地上左翻右翻,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巴张着喘着大气,一缕一缕轻烟状的灵力从它的嘴里往外冒了出来。

原来这半个多月与小怪的相处,任天他们发现,只要挠挠小怪的肚子,它居然就能把体内的灵力排出体外,然后身体就会慢慢缩小到只有一头猪的大小。

果然,现在的小怪在任天和云月儿的“左右夹击”之下,身体一点点的变小,到最后成了一只大型“宠物犬”。于是这两人一“狗”,一块朝着锁秋山下的秋元镇走去。

此时朝阳已经慢慢升了起来,一缕曙光照射在锁秋山的崎岖山道上,倒也让人的心情为之一畅。

大约又走了一个多时辰,任天和云月儿已经来到了山脚下,他们回头望着身后的这座大山,想起这大半个月的经历,好像做了一场梦,简直有些恍若隔世。

面前一座不大的镇子就是秋元镇,此时一些早起的人已经在镇上那并不宽阔的街道上活动。

“咕噜噜”任天的肚子发出了饥饿的警告,引得小怪停了下来,不住的望着他的肚子,奇怪这是什么声音。

“饿死了,从昨天中午到现在,我就一直没吃东西。”任天望着路边的一家包子铺走上前去:“老板,这一笼包子我全要了。”

老板惊讶的望着任天:“客官,这一笼有十八只大肉包,我们的包子个大皮薄馅多,一般人吃两个,最多三个就管饱了。你一下买十八只吃得完吗?”

“你管我吃不吃得完?我吃不完就不能喂狗啊。”任天用手一指脚边的小怪。

“妈呀!”包子铺老板吓得一哆嗦:“客官,你这是狗?我看怎么不像?”

任天一下拿出一两银子往桌子上一拍:“你这是做买卖还是瞎打听?怎么那么喜欢管闲事?”

小老板赶紧拿出一个纸袋往里面装起了包子,然后一把递给了任天。

任天拿出一只包子递给云月儿,又把另一只丢给了小怪,然后自己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你别说,这包子铺的老板话虽多,但是包子的味道还真不赖,就连小怪都吃得香喷喷的,三口两口就消灭了一只,然后继续向任天索要。

任天又丢给它一只包子。小怪两只前爪捧着这只包子。就像松鼠啃橡果一样的吃了起来。

包子铺老板看得起劲,心里一个劲的琢磨,这玩意绝对不是狗,狗哪有站着用前爪捧着东西吃的。

不光这老板奇怪。没一会包子铺前就围了好几个人。没有一个是来买包子的。全是来看小怪的。

云月儿拉拉吃得正香的任天的袖子:“走吧,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吧。”说完用眼睛扫了一眼四周。

任天也不想引人注目,轻轻叫了一声。小怪叼着半只包子,跟着他俩离开了包子铺。

一路走来别提有多少人回头看小怪了,这回头率绝对的百分百啊。

真是拉风,没想到带着小怪出来,比牵着一只老虎狮子回头率还高。任天正想着呢,突然一抬头看见了前方一幢两层的房屋,挂着一个牌匾“玫瑰客栈”。

“月儿,这家客栈是不是就是倪师兄说的,老板娘名叫安玫的那家客栈?”

“可能就是,这客栈的名字倒也有趣,我们进去问问就知道了。”

两个人迈进了客栈的大门,现在时间还早,估计住客都还没有起床,就看见一名伙计拿着一块布不停的擦拭着柜台。伙计一看进来了一男一女,身后还跟着一只狗不像狗的动物。

“二位客官,是来住店的吗?”店伙计脸上挂着生意人招牌式的笑容,热情的招呼着任天二人。

任天率先开口:“伙计,你们这家客栈的老板娘是不是叫安玫?”

伙计一愣,又立刻堆上了笑容:“是啊是啊,安玫就是我们老板娘,你们是老板娘的熟人?那正好,住店的价格可以优惠,一切都好商量……”

云月儿说道:“伙计,你们老板娘在吗?我们有事找她,我们是霞蔚宫倪元坤介绍来的。”

一说倪元坤的名字,这名伙计立刻变了脸色,紧张的说道:“你们小声点,别说什么霞蔚宫、倪元坤,让我们老板娘听见了,你们就麻烦了。”

啊,这什么情况,这老板娘跟倪师兄有仇啊?任天不由得奇怪,那倪师兄还让我们来找她,这不是成心把我们往火坑里推吗?

突然屋子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尖很高,而且嗓门偏大,非常的干脆利落,一听就觉得说话的女人一定是一个很爽快的人:“棱子,你在跟谁说话,是不是我们客栈来客人了?”

叫棱子的店伙计赶紧小声叮嘱:“我们老板娘要出来了,记住千万别说自己是霞蔚宫来的,也千万别提倪元坤这个名字。”

说话间,一个身材高挑的丰腴中年漂亮御姐一掀帘子走了出来:“哟,两位客官,男的俊秀、女孩俏丽,真是一对璧人啊。你们二位是夫妻还是小情侣啊?”

云月儿脸上一红:“大姐,我们是师兄妹,切莫乱说。”

“师兄妹而已,又不是亲兄妹,怕什么?”老板娘热情的走上前:“我看你们郎情妾意、情投意合,要说只是单纯的师兄妹,估计没人相信。”

云月儿一张脸臊得发烫,赶紧低下头不再说话。

没想到任天开口就说道:“老板娘,我们刚从霞蔚宫下来,是倪元坤师兄让我们来找你的……”

顿时店里的气氛就变了,老板娘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了回去,愣了半响终于冷冷问道:“我丈夫要你们到我这……有什么企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