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繁衍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09 00:36:05 字数:3371 阅读进度:209/313

“我师哥?”云月儿不禁一愣:“师伯,我师哥也跟我一样只来过这里一次,他又怎么可能会知道龙骨在哪里呢?”

饕餮老人捋了捋胡子:“我不是说你师哥知道龙骨在哪,只不过乔跃来了,凭借他的蓝色灵力或许可以很快找到龙骨也说不定。”

“他的蓝色灵力为什么可以很快找到龙骨?”云月儿越来越好奇:“难道我师哥的灵力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吗?”

“蓝色灵力有什么不同之处,我倒也不知道。但是当年寻龙会的人,一看见我们霞蔚宫的创始人况生大师的灵力球是蓝色的就大惊失色,并且想联手将他消灭,可见确实有不同寻常之处。”

饕餮老人顿了一顿,好像在回想当时的情景,最后摇了摇头:“虽然我不知道蓝色灵力球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我却知道蓝色的灵力似乎与这锁龙洞有着不解之缘。”

“师伯,这话是什么意思?”云月儿将目光注视着饕餮老人。

“你可知道况生大师当初为什么要把封印设在这个洞口?并不是因为这里离霞蔚宫最近,他贪图方便,而是因为这道封印也只能设在这锁龙洞洞口才能产生作用。”

饕餮老人慢慢的继续往下解释道:“这座锁秋山其实有些特别,在山石之中含有一种特殊的东西,导致这里出产一种叫做光石的石头。侄女你应该也已经听说,这种光石能够吸收灵力。任何灵力对这光石而言都起不了作用。”

任天躲在石壁之后,把一切听在耳中,心中不禁想到,师伯也许不知道,我跟那况生大师的蓝色灵力球可以吸取其他人或动物、植物的灵力,而这光石也可以吸收灵力,看来这种光石确实与蓝色灵力球有一些异曲同工之处。

“而这锁龙洞的洞穴深处,似乎位于锁秋山的中心位置,据况生大师交待,任何人都不能前往这锁龙洞的最深处。否则将立刻会被吸干灵力而死。除了拥有蓝色灵力球的人以外……”

云月儿突然想到了什么:“师伯,难道你的意思是,上一代帝孽的龙骨居然会在锁龙洞的最深处?那不对啊,那帝孽如果死在那里。他的孩子也不敢进去。自然也就不能吃……”

那么残忍的事情。云月儿始终说不出口,但是饕餮老人和任天都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毕竟龙族想延续香火,必须要让自己的孩子在九岁的时候把自己的肉身给吃掉才行。但是老帝孽如果是死在锁龙洞的最深处,那么就意味着小帝孽根本不能靠近,也就无法吃掉父亲的身体了。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饕餮老人眉头紧锁好像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是这其中却有一件事情,让我不得不耿耿于怀……”

“我接手成为霞蔚宫的主人已经有三十个年头,我的上一任——峰文大师在将霞蔚宫主人的位置传授给我的同时,也把这里关着帝孽的这个秘密告于我知,并叮嘱我每个月必定要下到这锁龙洞,用自己的灵力倾注到洞口的封印上,以免封印随着时间流逝而失去了效力。可是与此同时,峰文大师却又告诉了我另外一件……令他寝食难安的事情……”

饕餮老人说到这,声音变得有些迟疑,似乎这件事有些难以置信:“峰文大师告诉我,帝孽正是在他成为霞蔚宫主人第九个年头的时候,被封印在这锁龙洞之中。当时那孩子只有四岁,是他亲手把那孩子藏进了洞里。两天之后,也是他亲自把帝孽引入到了锁龙洞,从此将龙族封印在里面。”

“从此之后,峰文大师按照创始人况生大师的交待,每个月必定下来一次,用灵力巩固洞外的封印。一开始他每次下来,老帝孽必定会守候在洞口封印之后,或低声求饶、或破口大骂、或厉声威胁、或许诺重金……但是每一次峰文大师都是自顾自做自己的事情,对老帝孽的言语都是不闻不问,只当没看见、没听见,就这样过了四年……”

“过了四年……”云月儿默默复述了一遍:“对了,第五年那孩子就满九岁了,也就到了……那个时候……”

饕餮老人点点头:“峰文大师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从第五年开始,老帝孽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洞口过,所以他以为那孩子已年满九岁,老帝孽已经被那孩子给吃掉了。可是等到了第六个年头,年满十岁的小帝孽开始会在峰文大师每月一次到洞口巩固封印之时出现,他总是以一副孩童的模样,可怜巴巴的望着峰文大师,并告诉他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了,而且是因为误入到锁龙洞的最深处,灵力被吸干而死,所以他并没能吃掉父亲的肉身,也没有得到龙族的血脉,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最后求峰文大师放他出去。”

“而峰文大师依旧像之前对待老帝孽一样,对这孩子的言语不理不睬,谁知道这孩子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可不敢冒这个风险。况且就算他想放这个孩子出来,但是他的灵力却不是蓝色的,也是根本无计可施。”饕餮老人说到这突然打住了。

云月儿一愣:“师伯,您为何不往下继续说了?”

“因为我接下来要说的,就连峰文大师自己也不能肯定到底是真是假,他告诉我的时候就如同置身梦魇,满脸仓惶不安。”饕餮老人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事告诉云月儿:“小帝孽就这样恳求了峰文大师三个年头,他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十二岁的少年……”

“可是就在这孩子被关进锁龙洞的第九个年头,也就是小帝孽十三岁的时候,峰文大师再次下到锁龙洞口,那孩子就开始不再出现。后来整整又过了八个月,峰文大师已经连续八次下去没有看到小帝孽了。当时他心中还在想,会不会是洞中没有食物,再加上孩子毕竟还小,他可能已经饿死在洞中?”

“当峰文大师在那一年的第九个月下到锁龙口之时,孩子依旧没有再出现,峰文大师叹息了一声,按照以往继续给洞口的封印加注自己的灵力,哪知就在灵力即将全部倾注完毕之时,洞口封印之后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饕餮老人一下子打住不再说话,云月儿不禁焦急的问道:“师伯,是不是那已经十三岁的小帝孽又出现了?”

饕餮老人的嘴角轻轻抽动了两下,最后用尽量平缓的语气说道:“出现的那个人……不是小帝孽……而是老帝孽……”

云月儿捂着嘴,却仍然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师伯,这怎么可能,老帝孽居然还活着?”

“峰文大师当时吓得身子不住后退,看着封印之后的老帝孽说道:‘你……你……你不是早就应该死了吗?’哪知老帝孽脸上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却一句话也没说,最后慢慢隐没在山洞之中……”

“峰文大师吓得连最后一点灵力都忘了倾注到封印上,立刻返回了霞蔚宫,而且一回到宫里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就此昏迷不醒,直到第二天才醒了过来,但是却从此生了一场大病,整日躺在床上,时而清醒、时而昏睡,直到半个月之后身体才慢慢恢复……”

饕餮老人眼神空洞望着面前的石头呆呆出神,云月儿却也不敢打扰他,确实这事情太过诡异,按理来说小帝孽都已经十三岁了,早就过了九岁之期,按照龙族的繁衍方式,老帝孽应该早就被小帝孽给吃了啊。难道说老帝孽突然怕死,或者心想反正也出不去了,龙族血脉就算留在小帝孽身上也不过多延续几十年而已,干脆自己继续苟延残喘,而没让孩子吃掉自己的肉身?

云月儿正想着,饕餮老人好像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峰文大师当年向我讲述完此事,却突然说道,那时自己生了一场大病,神智有些迷糊,回想起洞口见到的那一幕,总觉得有些恍惚,也可能不是他亲眼所见,也许这场景只不过是他生病时做的一个梦而已,他却把它当成真的啦。反正峰文大师欲言又止,对那日所见情景语焉不详,不能断定这究竟是亲眼所见、还是梦中虚幻……”

“原来如此……”云月儿长长吁了一口气:“师伯,这一定是峰文大师生病时做的梦,只不过他病得重了,连自己也区分不出真实与虚幻罢了……”

“也许是吧……”饕餮老人语气却依旧茫然:“但是峰文大师从生了那场病之后开始,就会时常做梦,而且做的都是同一个梦,在梦境之中,他会置身来到这锁龙洞之中,不断前进,一直抵达到洞穴的最深处,而在那里都会有一个人不停在地上挖着什么东西,当峰文大师走进一看,才发现挖洞的人就是老帝孽,这时他就会从梦境中一下子惊醒……”

“这也不奇怪,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云月儿的语气好像在解释给饕餮老人听,也好像在自我安慰:“峰文大师对看见老帝孽的场景耿耿于怀,始终不能放下,导致这成了他的一块心病,所以晚上做梦都会经常梦到这个……师伯,您该不是因为这个,就断定龙骨被埋在了洞穴的最深处吧?”

“不仅仅因为如此……”饕餮老人脸上突然浮现出一股难以捉摸的神情:“侄女,你也知道之前我昏迷了大半个月,就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其实我也不停的在做这个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