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清醒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18 23:14:32 字数:3714 阅读进度:216/313

任天看着眼前的帝孽慢慢被一片红光包围,这光芒一闪,顿时变得异常耀眼,刺得任天不由得合上了眼睛。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回到了现实之中,身子站在锁龙洞外的那块平台上,而武飘飘正用手里的龙骨释放出灵力将自己笼罩在其中。

“武师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任天好像陷入到痛苦的梦魇,武飘飘的灵力施加在他身上,使得他陷入了一种半昏迷状态,可是任天却极力要挣扎着不能昏死过去。

一看任天居然还能说话,武飘飘大吃一惊:“你怎么……还醒着?”

“武师姐,住手吧,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任天的五官极度扭曲着:“我看到了他的作为,他连自己的孩子都能吃掉了,简直就是魔鬼!”

武飘飘浑身一震,眼神瞬间显露出一片迷茫,但是又很快恢复:“不许你这么说他,他是高高在上的神灵。”说完,武飘飘加大了灵力,龙骨里喷出的红光一下子变粗了数倍。

“哈哈哈哈,太可笑了,你居然说这样的人……是神?”任天竟然还笑得出来,不但如此,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抖动起来,看样子他正努力与这片红光进行抗争。

武飘飘的脸色开始变得慌乱,她没想到任天居然能在这么强大的灵力面前,还能做出反抗,她猛然间又加大了灵力,想要尽快制服任天。

可是随着灵力的逐渐增强,任天的能够活动的范围却越来越大。他慢慢把手臂一点点打开,最后终于振臂大呼:“这样的人是神……我绝不承认!”

任天的声音并不响,但是说得异常的坚决与果断,等他说完这句,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武飘飘,仿佛直接照射进了她的心中,想驱走她蒙蔽在心脏周围的阴霾。

武飘飘感到身体好像在不停的抖动,最后才发现原来是手中的那根龙骨在不停的颤抖,抖得她的身体也好像在随之颤抖一样。

更令武飘飘意想不到的是,这根龙骨抖了一阵之后。居然一下子离开了她的掌握。倏的一下,飞到了任天的手中。

任天跟武飘飘同样的迷茫,他拿起手中的龙骨放到自己眼前,这根大家都急于得到的骨头。对他而言其实并没有什么稀罕的。没想到这根龙骨居然会自己飞到他手中。

任天看着武飘飘惊诧的目光。却把龙骨递了回去:“武师姐,你想要吗?只要你想要,我一定给你。只要你肯留下来。”

武飘飘张了张嘴,她回望着任天热切的眼神,心中百感交集,却不知道是该伸手去拿,还是不该去拿。

没想到武飘飘骑着的这条凌龙,却早已按捺不住,这次一看任天把手伸到自己面前,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于是一张口,就把任天的整条手臂直至肩部,一口咬进了嘴里。

武飘飘一声惊叫,她没想到这条凌龙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当她望着任天的时候,却看见任天却异常镇静、不慌不忙的对着眼前的凌龙说了两个:“松开。”

武飘飘明显感到身下的凌龙身体一颤,之后居然越抖越厉害,好像它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恐惧。

凌龙一下子张开了嘴巴,两只前肢站立了起来,同时身体不住的后退,任凭武飘飘如何出言喝止,这条凌龙像是发了狂一样,只是不住的后退。

“小心。”任天看见这条凌龙已经退缩到了平台的边缘,再往后,它就会立刻掉下去:“武师姐,快下来……”

任天的话音刚落,这条凌龙已经一脚蹬空,尽管前肢不停的刨着地面,却无法阻止庞大的身躯慢慢滑下悬崖。

很快这条凌龙带着武飘飘重重的坠了下去,任天慌忙跑到平台的边缘,向下张望着,却发现凌龙直直的往下掉了下去,可是武飘飘却攀住了平台边缘一块凸起的石头,而暂时没有跌落下去。

“武师姐,快拉住我。”任天一把抓住了武飘飘的手腕,想把她拉上平台。

武飘飘瞪着眼睛看着任天,眼神从开始的犀利慢慢变得柔和:“你放开我吧,我已经……回不去了。”

任天不由得一愣,武师姐说她回不来了,这是什么意思?任天没时间多想,他只感觉武飘飘柔软的手正一点点从他的掌心里滑脱出去:“武师姐,不要再说了,赶紧拉住我,有什么话,上来再说。“

“没用的,就算我上来,他也不会放过我的……”武飘飘满脸的凄婉:“你放开我,让我走吧。”

看着武飘飘可怜巴巴的神情,任天心中一阵绞痛,他印象中的武飘飘一向是一副行事果断、冷静沉稳的样子,还从来没在她的脸上看到过这种绝望的表情。

“武师姐,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永远……永远……”任天努力承诺着,希望能够挽回武飘飘一颗快要绝望的心。

“谢谢你……”武飘飘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那么的温柔甜美,看得任天心都醉了。突然武飘飘眼神坚毅的说道:“任天,替我照顾好师父……再见了!”

武飘飘的另一只手掌往上一挥,拍在了任天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只右手上,任天就觉得右手一震,突然掌心里自己紧紧抓着不愿松开的那只小手却已经不在了。

“不……”任天一声大喊,恨不得自己也紧随着跳下悬崖。

却见平台下黑影一闪,那只凌龙再度飞了上来,而坠下的武飘飘正好掉落在凌龙的后背上。

凌龙背着武飘飘升了上来,当经过任天面前的一刹那,武飘飘已经稳稳坐在龙背上。她不再迷茫,闪耀的眼眸清澈的看着任天,脸上神情已经不再迷茫。

凌龙带着武飘飘越飞越高,终于变成了一个黑点,并很快消失在云层背后。

“武师姐……刚才在朝我微笑……”任天望着天空,久久不愿低下头来。

“嗯”的一声,旁边的云月儿突然传来了痛苦的呻吟,任天的注意力立刻被拉了回来:“月儿,你没事吧?”

任天把云月儿抱在怀里,却见云月儿紧皱眉头。然后一点点睁开了眼睛:“怎么回事?我的肚子好痛……”

任天侧头一看。云月儿腹部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但是如果不赶快治疗还是会有危险。

“月儿,你受了点伤,没……没事的。”任天嘴里安慰着云月儿。心中却一点都没底。现在自己和云月儿都身处在平台之上。往下是悬崖,往上是霞蔚宫,偏偏他们身处当中。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得……

如果没有云月儿,任天还可以一个人沿着垂下的绳子爬上去,可是现在这个样子,他带着云月儿根本就不可能往上攀爬。而且小怪也受了伤,想依靠小怪飞下来,再把云月儿带上去也已经不可能。

云月儿的身边,刚才自动飞到任天手里的那根龙骨此时发出淡淡的红光,上面还带有殷虹的血迹,那是云月儿的血。任天对这根骨头实在感到憎恶,一把把它捡起来,就想丢下悬崖。

可是任天却想到,既然帝孽这么想要这根龙骨,我就这么丢了下去,万一被帝孽的人找到了,不是便宜了他吗?不行,既然他想要,我就偏不给他。想到这任天把这根龙骨放进了怀中。

突然任天想起了武飘飘坠下悬崖前说的一句话,“替我照顾好师父”,什么意思?师伯饕餮老人刚才不是已经被她杀死了吗?

任天来到了饕餮老人身边,却发现老人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表情却很从容,而且呼吸均匀,根本没有死,仅仅只是昏迷了过去。

天哪,怎么办?光是一个云月儿,就已经够让我够为难了,现在师伯也还活着,我该如何带着这两个昏迷不醒的人一起离开这里?

任天把饕餮老人的身体拉到了云月儿身边,和她并排放在一起,此时的云月儿又已经陷入了昏迷,任天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真的是一筹莫展、束手无策。

就在此时,任天猛地感到身旁自己之前爬下来的那根绳子开始晃动了起来,而且晃动的幅度非常的剧烈,不像是被风吹动的样子。

难道说有人正沿着这根绳子爬下来了吗?任天心中一阵惊奇,他抬起头向着高处望去,却看见一片云层挡住了绳子上部,看不见高处到底是怎么回事。

过了好半天,终于从云层的后面出现了一个身影,这个人正沿着绳索一点点降了下来。

来者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就快抵达平台,任天却根本认不出下来的这个人是谁。

“停下来,你到底是什么人?”任天无法判断,下来的人对自己有没有威胁:“你下到这个地方想干什么?”

那个人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但是他一边下坠,却一边说道:“请问是乔跃乔大人吗?我没有恶意,先让我下来说话吧。”

任天思量了片刻,虽然也不知这个人是好还是坏,但是他就一个人,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又过了片刻,那个人一下子跳落在任天的面前,他慢慢站稳了身子,把头抬了起来:“乔大人,在下名叫聂古,奉了皇上的旨意特来此处寻找乔大人。”

“皇上?”任天不由得的一愣,不用问了,乔跃是羽国皇帝的御前侍卫,这个人一定是羽国皇上派来找乔跃的:“聂兄弟,皇上找我,可是有什么要事?”

聂古是一个身材矮小,长得有点像猴子的青年,动作异常的敏捷,从他刚才爬下绳子的身姿来看,这个人的身体轻盈,身手矫健,轻功一定非常了得。

聂古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云月儿和饕餮老人,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的官位比乔跃小得多,又不敢张口多问,只能低头回答道:“皇上找乔大人确实有非常要紧的事情,可是……”聂古看看了四周,那意思在这个地方不适合讲述这些事情。

任天对于皇帝找乔跃要干嘛,其实一点都不在乎,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聂兄弟,现在先不说这些,我们设法离开这里……这两个人也必须跟我一起离开。”任天指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坚持要把他们带走。

“遵命。”聂古一句话也没有多说,而是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并高高举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