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半空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18 23:14:32 字数:3425 阅读进度:217/313

任天一看聂古从怀里掏出来的东西是一个圆圆的筒状的事物,这个筒是用竹子制成,大约比笔筒稍微大一点。

任天认识这样东西,因为他立刻在乔跃的记忆里搜索到了关于这样事物的相关信息。这个笔筒状的东西名叫“哨管”,是羽国御前侍卫出外执行任务时,互相用来传递信号用的。别看这样事物毫不起眼,但是里面能容纳下十六颗“信号弹”,不同颜色、不同响声,分别代表着不同的含义。

聂古握着哨管,拇指轻轻一动,立刻一颗紫色的信号弹飞上了天际,同时发出了“噼里、噼里”的响声。

紫色的信号弹代表着找到了目标,目标包括要找的人或者东西,只要找到了之后就用这种紫色信号弹来表示;而发出的“噼里”声则代表着需要援助的意思,凡是附近的羽国侍卫听见了这种声音,就会立刻从四方奔赴过来救援。

“这附近还有其他人?”任天明白信号弹的含义,立刻向聂远问道。

“回禀乔大人。”聂古毕恭毕敬的回答道:“皇上这次为了找你真是大费周折,几乎将身边的侍卫都派了出来。”

任天从聂古的话语中听到了一种暗含着嫉妒的语气,心中想到,乔跃这小子这么受那皇帝的宠信,也怪不得其他的侍卫会吃醋。

正说话间,呼啦啦一下子从上空又抛下了两条绳索,晃荡晃荡的垂在任天的面前。

聂古说道:“请乔大人将绳索系在腰上。上面的兄弟自会拉着大人上去。”

任天看看地上躺着的云月儿和饕餮老人却说道:“把他们两个先拉上去再说。”

聂古略微一犹豫便立刻答应了,看得出这个人是一个非常机敏的人,知道地上躺着的两个人对任天的重要性,估计这两人不先上去,任天是绝不肯上去的,所以也就不再多说。

任天和聂古两人先是一块把云月儿结结实实的绑在了一根绳子上,这种绳子是羽国皇宫特制的绳索,看起来不过手指粗细,却比手臂还粗的大麻绳坚韧得多。

绑完了云月儿,聂古将这根绳子用力拉了三下。很快上面的人收到信号开始发力。云月儿的身子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被拉了上去。

任天一开始不放心,抬着头看了半天,确认云月儿这样不会滑脱下来,才跟聂古一块把饕餮老人绑在了另一根垂下的绳子上。之后这昏迷的老头跟着云月儿一上一下。被上面的人用力吊了上去。

任天一看旁边还有一根先前自己爬下来的大麻绳:“聂兄弟。这还有一根,要不你先沿着这根绳子攀爬回去?”

聂古摇摇头:“乔大人不要开玩笑,这么长的距离。我哪有这能耐一路爬回去,只怕到了半途就已经用尽力气,到时候就会掉下来摔成肉泥。”

任天还以为聂古这么说是在跟自己谦虚,后来发现他不是客气是真的爬不上去,便开口说道:“聂兄弟,你要是不愿意爬,那我就先顺着绳子爬回去了。”

聂古脸色一变:“乔大人,从这到上边距离实在过于遥远,我们不如等上边的人把这两人先吊上去之后,把绳子再垂下来,然后再将我们拉上去。”

任天抬头一看,目前云月儿和饕餮老人身子刚刚被拉上到云层的位置,过了云层应该还有一半的距离,任天实在放心不下,便一把抓过了绳子对聂古说道:“聂兄弟,你就在这里等一下,我先上去了。”

说完也不等聂古答复,任天双手用力,两条腿盘着这根粗麻绳,手脚齐用,像只猿猴一般敏捷的攀爬了上去。

任天之前已经突破了灵界,现在能够调动自己身体里的灵力值又大大的增强了,身上就好像有着使不完的力气。而且还有一点很怪,之前武飘飘用龙骨将一道红色灵力施加到了他的身上,按理来说任天就算没有受伤,体内的灵力也会因为与这道红色灵力的抗争而被大大消耗掉,可是之后任天不但没感到灵力被消耗后的疲乏,反而更像被注入了新的灵力,甚至将之前消耗的灵力都弥补了回来。

此时任天攀爬在绳子之上,浑身体力充沛、灵力充盈,状态简直好得不能再好,一路之上他没有半点的停歇,就好像爬树的猴子,急速往上攀爬,甚至没过多久,他就已经追上了正被吊上去的饕餮老人。

任天停了下来,看看一旁被捆着的老头,再看看他身上绑着的绳子,一切都没问题。任天开始继续往上爬,三步两步又追上了前面的云月儿,他侧头一看,不禁皱起了眉头。

云月儿毕竟受了伤,刚才在下面已经凝固的腹部伤口,此时可能因为绳索拉扯的力道把伤口给撕开了,血已经渗了出来,并滴滴答答的顺着衣角滴落了下去。而云月儿面色苍白,嘴唇发青,显然已经失血过多。

不行啊,再这样下去就算月儿被拉到上面,恐怕也已经流了太多的血,我必须将她的伤口先止了血再说。

可是现在自己身处在半空中,一没有药物、二没有人手,又该如何帮助月儿止血呢?任天垂在半空里,保持跟云月儿同步的速度往上攀爬,一边爬一边想着主意。

一阵山风吹来,旁边的云月儿居然被吹得牙齿不停打起架来,发出了“咯咯咯”的响声,任天知道她因为流了太多的血,身体的热量散失了很多,现在一定感到极度寒冷。

寒冷?任天脑子灵机一动,有办法了。之后他两三下超过了云月儿,来到了更高的地方。突然任天右腿盘了一盘,将绳子在腿部足足盘了三圈,然后两手一下子松开了麻绳,他的整个身子猛地倒吊在了绳子之上。

任天就这么倒吊在半空,仅仅靠腿部的力量缠着绳子,他的两只手腾了出来,却不敢有丝毫的耽搁,立刻召唤出自己的灵力球,运控到手掌,就在此时云月儿的身体已经被拉到了他的近前。

任天将手臂轻轻一伸,手中的灵力球刚刚到达云月儿的腹部伤口,微微一触,任天立刻使出了“寒霜之术”,云月儿伤口很快结上了一层寒霜,立刻被冻住,血也马上止了下来。

很好,任天在心里为自己的本事大量点赞,但是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就算月儿的伤口现在已经止血了,谁又能预知什么时候会再次裂开呢?眼下自己必须赶紧上去,帮助吊月儿的那个人一块用力,争取把月儿早点吊上去才行。

任天腹部用力,倒吊的上半身一下子翻了上去,他两手抓牢麻绳,整个身子又正了回来。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急速往上攀爬,没一会就已经能够看到上方的霞蔚宫了。

此时的任天攀爬了半天却没有丝毫的疲劳,看到胜利在望,只让他的精神更加的亢奋。在他的努力攀爬之下,很快就抵达了井口,井口处立刻有一只胳膊伸了过来,想要把他拉上去。

任天一拽那只手,两腿一蹬,身子一下子翻落进了房间。等他站稳之后,抬头向面前望去,却不由得一愣:“胖子,你怎么也在?”

面前一个身材极胖的人,脸上堆满了欣喜:“乔兄弟,你胆子够大的,居然自己就这么爬了上来。”

任天来不及跟庞胖子闲聊,往一旁看去,只见在井口还站着两个人,这两人正用力拉扯着绳索想把下面的人吊上来。

任天到井口一观察,发现其中一个壮年魁梧汉子拉着的正是云月儿的绳索,立刻上前帮忙。

汉子一愣:“乔大人……我自己就行。”

“我知道你行,但是你拉的这个人受了伤,恐怕坚持不了多久,我们两个人一块,速度可以快点。”任天不由分说,两只手就用力拉起了绳子。

汉子不再多说,沉着一张脸和任天一块使力。

任天拉了两把,手中绳子上升的速度顿时提高了很多。任天又拉了两把,扭头对庞胖子喊道:“胖子,你别傻站着,帮那位兄弟的忙啊。”

庞胖子却嘟囔了一句:“我早就想帮了,他们不让……”说完不情不愿的走到了另外那名年纪偏大的老者身后捡起了绳子,装模作样的拉了起来。

任天知道肯定是庞胖子想偷懒,这两人跟他一客气说不用帮忙,他就顺水推舟的闲在了一边。

四个人一块使劲,速度顿时提高了很多,没一会,云月儿就已经被吊到了井口。任天放下绳子来到井沿,抓住了云月儿的胳膊,再一用力就把她完全拉进了房间。

任天检查了一下云月儿的伤口,还好伤口并没有破裂,血不再有渗出来。任天把云月儿的身体平放在地上,又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罩在了她的身上。

就在这时,饕餮老人也被拉了上来。庞胖子一看拉上来的居然是这个老头,吓得叫了一声,立刻松开了绳子:“妈呀,乔兄弟,你怎么把这疯老头也给搞上来了?”

“别乱说,这其中有点误会,师伯之前神智不清醒。”这其中颇有些复杂,任天一时半会也难以解释清楚。

很快饕餮老人也被拉出了井外,跟云月儿一块并排躺在了一起。

任天朝着那两人说道:“聂兄弟还在下面,你们赶紧把他也拉上来吧。”

这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答道:“是,谨遵乔大人吩咐。”然后壮年的汉子又把绳子丢下了井口。

任天看着这两人却觉得他们的表情古怪,心中突然咯噔一下,不对,这些人有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