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现形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18 23:14:32 字数:3297 阅读进度:218/313

先前的聂古倒还好,可是眼前的两个人自从任天上来之后,言语不多,表情也一直古古怪怪的,但是这些都不是任天怀疑他们的最主要原因,任天之所以会怀疑这三个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这三个人他居然一个都不认识。

其实确切的说,任天一直都未能在乔跃的记忆中找到关于这三个人的信息,这就非常可疑了。

羽国的皇宫一共拥有四个侍卫营,分别以白驹、赤兔、黄雉、青犬为代号,其中白驹营的侍卫专门负责护卫皇帝的安危,本领在四大侍卫营中最为高强;赤兔营的侍卫负责护卫皇后、太后、太子、公主这些皇帝身边最重要的人;黄雉营则是由负责保卫娘娘、嫔妃安全的侍卫组成;青犬营则比较特殊,只是负责完成皇帝交待的一些特殊事情,而且这些事情多半都是要离开皇宫去做的。

乔跃的身份更加特别,他虽然是御前侍卫,但是他却不隶属于任何一个侍卫营,这四个侍卫营之上还有两个正副统领,而乔跃就是所有侍卫营的副统领。

以乔跃的身份,必须对自己统领的所有侍卫都了如指掌,换句话说,这四大侍卫营里的侍卫,他应该没有不认识的。

可是眼前的三名侍卫,他居然一个都不认识,若说这三人是在他离开皇宫的这两个月新招进来的,这不是不可能,但是怎么会那么巧,正好这三个新招的不认识的侍卫都聚集在了一起。这样的概率未免太低了一些。

任天站起身来,向那名空出手来的老者说道:“老哥,贵姓大名,隶属于哪个侍卫营啊?”

老者赶紧欠身:“乔大人,我叫诸葛快,隶属于……青犬营的。乔大人之前一定没见过我,因为我是刚刚被招进宫内的。”

任天点了点头,青犬营专门负责外出替皇帝执行任务,这点上来看,倒也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那这位兄弟又叫什么名字?”任天用手一拍那个魁梧汉子的肩膀。

这名汉子的身体微微一抖。情不自禁肌肉就绷紧了起来。看那样子就像在提防任天。

诸葛快赶紧接话道:“乔大人,这位兄弟叫赵蛮,也是新招进宫中的,隶属于赤兔营。”

这里就有问题了。任天心里立刻就升起了一个疑问。因为各个侍卫营各司其职。就算离宫办事也绝不可能让隶属于不同营的人互相混杂在一起。

“哦,你是青犬营的,赵兄弟是赤兔营的……”任天往井下看了一眼:“那下面这位聂古兄弟又是哪个营的?”

诸葛快陪着笑脸说道:“聂兄弟比我们本事大。专门负责保护皇上,他是白驹营的。”

任天心里顿时明镜一样,这三个人绝对不是羽国皇宫的侍卫,皇上就算有再大的事情要办,就算把赤兔、黄雉、青犬三个营的侍卫都派了出来,也绝对不会派遣白驹营的人外出办事,连他自己身边的侍卫都派了出来,那谁来保护他呢?

而且白驹营的侍卫挑选非常严格,从最初报名开始,光是背景、家庭等等的调查就要花去三个月的时间,更别提后面甄选、入宫训练、试用等阶段所花费的大量时间,可以这么说,一名白驹营的侍卫正式上任,最快也要半年的时间。但是两个月前乔跃还一直在皇宫,他可不记得自己手上有看到过关于这个聂古的档案资料。

任天立刻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毫无疑问,这三名所谓的御前侍卫,应该都是“假冒伪劣产品”。

既然他们都是冒充的,可想而知他们找到自己绝对不会怀着什么善意,那么自己必须要立刻出手制服这两个人,如果等井下的聂古被拉上来之后,自己和庞胖子以二对三,人数上就有些吃亏了。

任天打定了主意,慢慢走到了正拉着绳子的赵蛮身边:“赵蛮兄弟,你拉了这半天应该也累了,不如把绳子给我,我替你把聂古兄弟拉上来吧。”

赵蛮一愣:“乔大人,我不累,还是我来吧。”

任天不由分说就去抢赵蛮手里的绳子,赵蛮死活不肯给,两人就争抢了起来。

一旁的诸葛快赶紧劝道:“乔大人,赵蛮一身蛮力,这种粗活就该由他来做,乔大人何等身份怎么能做这种力气活呢?”

庞胖子也在一边说道:“是啊,乔兄弟,你刚刚从下面爬上来,应该趁机休息一下,何必争抢着干这种活呢?”

任天自有他的打算,他想夺过绳子后,那么聂古的性命就掌握在他手里,他就可以以此来要挟面前的两人。这下一看,赵蛮不肯把绳子让给他,自己硬是要抢,只怕反而会打草惊蛇。

任天只能让到了一边,他看着躺在地上的云月儿突然灵机一动:“诸葛兄,我们皇宫内专门治疗刀伤的‘百愈膏’,你可有带在身边?”

任天心想,你既然是假冒的,怎么可能会有我们特制的百愈膏呢?你若没有,我就乘机逼问,直到问得你们翻脸为止。

哪知诸葛快一听任天要百愈膏,立刻伸手入怀掏出了一个小瓷瓶交给了任天。

任天接过瓶子拿在手上看了一下,没错还真是皇宫用来装百愈膏的瓶子,打开瓶塞一闻,就连气味都一样。

诸葛快一看却有些不乐意:“乔大人,怎么了?难道怀疑我的百愈膏有毒吗?”

“不是……这种东西我怕时间长了会变质,特意闻一闻有没有异味。”任天只能如此解释道,然后从瓶子里倒了一些黑色粉末在手上,又跟庞胖子要了点水,倒在粉末上,然后两手一阵揉搓,不一会这百愈膏已经变成了粘稠的浆糊状事物。

任天掀开了云月儿的衣襟,把这百愈膏涂抹在她伤口上,这种药专门是御医调制的,用来治疗刀剑伤的最好药物,云月儿虽不是刀剑伤,但也是被尖利的骨头刺伤,想来这百愈膏应该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替云月儿的伤口擦拭上了药物之后,任天就奇怪了,为什么这几个人身上会有百愈膏、加上之前聂古用过的哨管,还有用来把云月儿他们吊到井上的绳索,这些确实都是羽国御前侍卫所特有的事物,这三个人若是假的,那这些东西又是从哪来的?如果说他们三个人都真是御前侍卫,偏偏身上又有这么多的破绽。

任天把百愈膏的小瓷瓶递还给了诸葛快,诸葛快却没有接过来:“乔大人,这个百愈膏我一时也用不着,而这位乔大人的朋友伤得这么厉害,不如就收下这瓶药吧。”

任天点点头,确实现在治疗云月儿是要紧事,这瓶药自己还是留下吧。于是任天拉开衣服,就要把药瓶塞进怀里。

谁知任天撩开衣襟的一刹那,原先自动飞到他手里,后来被他藏进怀中的那根龙骨,也一下子露了出来。任天分明感到身边的诸葛快脸色顿时就变了,一对眼睛放射出了无比贪婪的目光。

明白了,原来这些人是为了龙骨来的,那别问了,之前武师姐就是被帝孽派来找龙骨的,这三个人多半又是帝孽派来的外援吧。

任天对帝孽是极度的憎恶,他不但强行带走了武飘飘,而且不知用的什么手段,让半个月后回来的武飘飘性情大变,跟原来简直判若两人,后来武飘飘打伤云月儿的事情,更是被任天算到了帝孽的头上。现在这些人原来都是帝孽派来的,来的正好,任天正愁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呢。

任天故意掏出了龙骨递到庞胖子面前:“胖子,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庞胖子接过骨头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乔兄弟,这好像就是一根破骨头,你从哪捡来的?”

“还能从哪?我不是刚从锁龙洞爬上来的吗,当然就在那里得来的。”

“你没事捡根破骨头干嘛?”庞胖子一脸不解:“这玩意恐怕丢在路边,连狗都不会去闻一下。”

任天一边说,一边用眼角观察着诸葛快。果不其然,自从他拿出龙骨之后,诸葛快的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这根骨头。

任天把龙骨在手中抛了一抛:“我也不知道这骨头有什么用,但是我却知道有很多人在找这根骨头。对了,诸葛兄,你的岁数比较大,认识不认识这根骨头的来历?”

说完,任天居然一下子把龙骨递到了诸葛快面前。

诸葛快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着说道:“这……这根骨头,我有点……眼熟,我能不能拿过来……仔细的看一看?”

任天点点头:“客气啥,你只管拿过去看就是了。”

诸葛快伸出了手,也许是因为过于激动,他的手甚至还在微微颤抖着。可是就在诸葛快即将拿到龙骨的一刹那,原本在一旁拉着绳子的赵蛮,居然大吼了一声,抛下了绳子直接扑了上来。

任天一缩手,收回了龙骨:“不就一根骨头吗?赵蛮兄弟,你又不是狗,见了骨头也不用那么拼命吧?”

诸葛快和赵蛮互相看了一眼,诸葛快说道:“露陷了,先解决这两人……再分龙骨。”

任天哈哈一笑:“终于憋不住了,等得就是你们原形毕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