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龙尿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18 23:14:32 字数:3369 阅读进度:227/313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之移到了任天的身上,想看看他究竟哪方面有问题。任天被他们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老先生,你说我的灵力消失了,其实根本原因在我自己身上?”

大夫点点头:“这见影蝉的蝉蛹泡的酒,一般普通人喝了,虽然灵力值谈不上能一飞冲天,但是多多少少也能有所提高,但是像你这样不但没增长,却反而几乎全部都消失不见了,这真是闻所未闻。”

大夫继续说道:“我一把你的脉象……终于发现,小伙子,你身体里的魂魄残缺不全啊,对不对?”

任天一愣,没想到这事跟乔跃的魂魄被吸走了还有关系:“没错大夫,之前我有一番遭遇,导致我的魂魄所剩无几。”

大夫用奇怪的目光盯着任天,就好像看到了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生命体:“要是普通人的魂魄所剩无几了,就算还能勉强活着,也只能躺在床上难以动弹,但是像你这样……”

大夫的话没说完,可是屋里的人都听懂了他的意思。任天知道除了云月儿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其他人恐怕多半也不能理解自己怎么会少了魂魄,还跟没事人一样。

“但是你这种情况,虽然少见,也不算没有先例。”大夫倒也还算淡定:“人拥有表魂和里魂,当表魂残缺不齐的时候,里魂有时候会充当起表魂的角色。”

任天想起了之前遇到过的老渔,老渔当时也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语。说白了就是乔跃的魂魄是这个身体的表魂。而自己的魂魄则是里魂。当乔跃的魂魄只剩下半魂一魄的时候,自己的魂魄就成了这个躯体的主导,从里魂的位置转换成了表魂。

大夫看着任天却突然问道:“小伙子,你现在应该属于里魂吧?”

任天吓了一跳,侧头看着其他人,看到云月儿的时候,发现她也满脸的紧张。

“什么里魂、表魂的?乔兄弟就是乔兄弟,你这大夫怎么满口胡话?”庞胖子一下子走过来,拉住大夫的衣领子:“我们请你来是让你来看病的,不是听你胡言乱语的。”

大夫浑身一哆嗦。他就怕庞胖子。这家伙往他身边一站,他都浑身不自在。

“胖子,休要无礼。”任天赶紧让庞胖子把大夫的领子松开,毕竟从这大夫前面的一番话来看。他还真有些本事。

庞胖子不情不愿。又狠狠瞪了大夫一眼。然后才放开了他退到了后面。

“老先生,不要责怪我兄弟,他是一个粗人。有我在。他不会再无礼了,你接着往下说。”

大夫心有余悸的回头瞄了庞胖子一眼,只见他不大的眼睛里冒着一股凶光,像鹰隼一样的盯着自己,就赶紧把头扭了回来。

“小兄弟,我的意思吧……你如果是里魂的话……”大夫想起刚才庞胖子的样子赶紧又说:“当然,我不是说你是其他人……我的意思是……假设你是这个身体的另一种隐藏的魂魄……”

任天看这大夫讲话那个费劲啊,不由得暗暗好笑,也幸亏庞胖子闹了这么一出,否则其他人一听“表魂里魂”的说法,难免会对自己产生怀疑。现在大夫讲话那么谨慎,倒可以免除他人的疑心。

“但是这个见影蝉的蝉蛹所能增长的是原本这个身体魂魄的灵力,也就是说只能增加表魂的灵力,并且还会抑制住里魂的灵力,也就是说小兄弟……如果你是里魂的话,现在你的灵力就不能再施展出来了……”

大夫这么一说,其他人都没听明白,只有任天和云月儿听懂了。原来喝下了见影蝉蝉蛹泡的酒,只能提升乔跃魂魄的灵力,而他属于任天魂魄的灵力不但没法提升,还会被抑制下去。

怪不得之前任天召唤出来的灵力球只有乒乓球大小,原来这是乔跃剩下的魂魄的灵力啊。

任天一下子傻了眼,看来这无论什么药物、保健品之类的还真不能乱吃,吃之前一定要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下倒好,酩酊老人好心帮了倒忙,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他又不知道现在这身体里的人早就不是他的宝贝徒弟乔跃了,已经变成了他这个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不速之客了。

任天和云月儿闹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可是这房间里的一大票人还糊涂着呢。

庞胖子破口大骂:“臭老头,你说的话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什么表魂里魂的,完全是一派胡言。”

酩酊老人说道:“大夫,你的意思难道是说,我的徒弟现在不是他自己,那他是谁?我看他就是我徒弟,一点都没变啊?”

饕餮老人说道:“大夫,表魂里魂这个说法我也知道,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人身体里有两种魂魄的存在啊。”

倪元坤说道:“我乔师弟原本一直好好的,灵力又如此强大,如果他是里魂又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强大的灵力?”

几个人七嘴八舌,一起上前追问大夫,这老先生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任天和云月儿互相看看,现在这样子他们又不能出面澄清这大夫讲的完全没错,这不等于承认自己不是乔跃了吗,还真是骑虎难下。

大夫被这么多人逼急了,最后硬着头皮站了起来:“你们别问了,刚才那番话就是我的诊断,你们信就信,不信的话,就另请高明吧。”说完气呼呼的往门外走去。

庞胖子火冒三丈:“你个庸医,诊断不出毛病,居然还敢摆脸色给我们看,今天胖爷不好好收拾你一顿,我晚上就吃不下饭了。”

说完庞胖子伸出肥手,就要对这名大夫动起手来。

“住手。”云月儿终于开了口:“胖子你别动手动脚的,人家大夫好不容易来一趟,你把人家还给打了,这算怎么回事?大夫的诊断自有他的道理,你们听了要是不信,可以置之不理,却不能动手打人。”

说完云月儿回过头,朝着任天一眨眼,又马上回过头来,对吓得快尿裤子的大夫说道:“老先生,对不住你,我这就送你回去。”

大夫赶紧在云月儿的护送之下离开了这个房间,心里还想着,不行,我马上得离开这个镇子,先到外头躲几天,等这帮瘟神离开了秋元镇之后再回来吧。

云月儿把大夫送到了玫瑰客栈之外,却偷偷从怀里拿出了几两银子塞了过去:“老先生对不住您,害您担惊受怕了。”

大夫哪里敢收,能活着离开这客栈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不不不,姑娘,这个太多了,我不能要。”

“老先生,您收下吧,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云月儿硬生生把银子放进了大夫的手中:“我想再问一下,如果我的师哥真的像您诊断的那样,里魂的灵力被见影蝉给压制了下去……那要怎样才能恢复呢?”

大夫一愣,他可没想到云月儿会问这个问题,立刻皱起了眉头:“哎呀,姑娘,你这问题我不好回答。原本连这见影蝉我见都没见过,只在书本上看到过,今天也是生平第一次亲眼看见,但是你要问我如何破解这见影蝉对里魂的抑制作用……我还真不知道。”

云月儿心里一沉,原本指望还能问出点东西来,没想到这大夫也是无可奈何,但是她还是不甘心:“大夫,你在书本上看到这见影蝉的功效,书上难道就没提应该怎么去化解吗?”

大夫没有立刻否定,只是认真了想了半天,最后却摇摇头:“书上是有说,可是……唉,不可能,这绝不可能。”还没说完,大夫自己就给否定掉了。

云月儿一看好像还有戏,赶紧追问道:“老先生,什么事不可能?您倒是说说看啊。”

大夫还是拼命摇头:“书上确实有记载,说有一样事物可以化解掉见影蝉的功效,但是……但是这样事物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嘛。”

云月儿愈加好奇:“到底是什么事物,老先生,您快说说看。”

“好吧,但是我说出来,姑娘你可别骂我,这可是书上写的,不是我编的啊。”大夫叹了口气,终于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这样事物就是……龙尿……”

“龙尿?”云月儿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龙尿?龙的尿吗?”

“我就说姑娘不会相信吧,那我还是不说了。”大夫转身就要走。

“别走别走,我相信,这龙尿到底是什么事物?”

“这种龙吧,是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可谁都没见过,而且这种龙居然还有名字,叫做什么……什么凌龙之类……”

云月儿差点蹦起来:“老先生,您刚才说什么?凌龙,真的是凌龙吗?”

大夫一看这姑娘居然喜形于色,完全懵了,要换成别人不揍自己一顿都算好的:“是啊,书上就这么写的,姑娘你该不会见过凌龙吧?”

何止见过啊!云月儿心里乐开了花,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老天还真是保佑我跃哥哥不死啊。

云月儿又问明白了书上具体怎么写的,之后差点把全身所有的银子都掏出来塞给大夫,最后终于把这完全都快傻掉的大夫给打发走了。

她一蹦一跳的跑回了客栈,正好看见倪灵果要往外面跑出去玩:“果果先别走,姑姑问你,你看见小怪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