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恢复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18 23:14:32 字数:3501 阅读进度:229/313

云月儿自己嫌弃小怪的尿脏,就让倪灵果端着碗跟她一块来到了二楼。

推开了房间的门,任天和酩酊老人正在里面商量着什么,一看云月儿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倪灵果,倪灵果手中端着一个小碗,碗里面盛着一种黄色浑浊的液体。

“月儿,那碗里是什么东西?”任天好奇的问道。

“药!”云月儿很干脆的答道:“果果,你把这碗……药,放在乔师叔床头边的桌子上,然后你就可以出去了。”

倪灵果生怕把尿洒出来,溅到自己手上,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到了任天的床头前,把小怪的尿往桌上轻手轻脚的放了下来。可是,放下之后,他却没有半点要出去的意思。

“果果,你怎么还不出去?”云月儿一瞪眼睛。

倪灵果顽皮的一笑,他一直听云月儿管小怪的尿不叫做“尿”,而是称作“药”,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好戏看,这样的热闹,他怎么肯轻易的错过:“姑姑,我再留一会,我……担心乔师叔的身体嘛。”

倪灵果嘴里说着担心,脸上的神情却眉飞色舞的,好像随时都忍不住要笑出声了。

云月儿知道要是自己强行赶倪灵果出去,说不定这孩子一使坏,就把这碗“药”的来历吐露的了出来,所以还真不能就这么把他给轰出去:“你留下可以,但是必须老老实实呆着,不能说话知道吗?乔师叔身体不适。需要静养。”

倪灵果知道云月儿愿意让他留在房间里,赶紧点头答应着:“我保证,绝对不说一句话。”

任天躺在床上,听着云月儿和倪灵果的对话,居然还有些小感动:你别说,倪灵果这孩子皮归皮,但是真的对我还蛮重感情,知道我生病了还特意来看我,月儿让他出去,还坚持非要留下来。我以前不该对他那么凶啊。从今往后。一定要对他好点。

酩酊老人看着桌上碗里的东西,忍不住问道:“丫头,这一碗什么东西?怎么味道……味道那么冲啊?”

“爹,这是药。药的味道能不奇怪吗?”云月儿强忍着没笑:“这是刚才我送那大夫离开时。他开的药方。说乔师哥只要喝下这一碗药,身体的灵力立刻就能恢复。”

“这么灵光,一碗就能恢复灵力?”酩酊老人半信半疑。毕竟他对刚才那大夫的一番诊断还是感到难以理解,觉得这小地方的医生,办事就是不靠谱。

“哦,那大夫真的这么说?”任天来了兴致,因为他知道这大夫的诊断都是正确的,那么他开的药方多半也不会错:“月儿,大夫真的说我只要喝下这一碗药,身体的灵力就能立刻恢复?”

云月儿点点头:“大夫保证过来,我也绝对不会骗你。”

任天知道,恐怕这世上没有人会比云月儿更盼着自己的灵力马上恢复,这样就可以让乔跃的魂魄回来,就冲这一点,云月儿绝不会说谎。

任天伸出手把桌上的碗端了起来,一股腥臊味道立刻扑面而来,我去,这什么味儿?这药是我闻过的味道最难闻的药了。

任天把碗端到面前,却被这味道熏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月儿,这什么药……味道好重啊。”

云月儿看见任天准备要喝,连嘴巴都捂上了,旁边的倪灵果嘴却张得老大,两只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掉到地上。

“乔师哥……这药绝对管用,用了很多名贵的药材,对身体……大补……你还不赶紧一口气喝下去。”云月儿说这话自己都心虚,但是没办法,真要告诉任天这药其实是小怪的尿,估计打死他都不肯沾一滴。

任天被这味道熏得一个劲的恶心,心里琢磨着,长痛不如短痛,男子汉大丈夫流血都不怕,还怕喝药吗?干脆我捏着鼻子一口气灌下去就是了。

任天心里默数一、二、三,然后屏住呼吸,把碗凑到唇边,咕嘟咕嘟几口下去喝得碗里一点都不剩。

倪灵果顽童心理,一看自己盼望已久的一幕终于发生了,等任天喝完立刻大笑不止,用手指着任天说道:“乔师叔,你真的喝完了,味道怎么样啊?”

任天喝小怪的尿不过几秒钟,所以也没体会出是什么味道,这下经倪灵果一提醒,马上觉得嘴巴里“回味无穷”、“余味绵延不尽”……

尼玛,真的腥臭无比、骚气冲天,任天就觉得从口腔沿着食道,一直到胃部,一股无法言说的恶心劲,让他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有一种想呕吐的**。他捂着嘴犯了一个恶心,哪知一个恶心过去了,千万个恶心就像千军万马一样杀了过来。

“快……恶……快给我……恶……恶……给我桶……恶。”任天一下子从床上翻了下来,朝着房间一角的一个木桶爬了过去。

“不能吐,不能吐。”云月儿生怕任天把小怪的尿给吐出来后,“药效”就没了:“千万别吐,一定给我忍着。”

这哪里还忍得住,任天抱着这个木桶就大吐特吐了起来,吐得酩酊老人直皱眉头,倪灵果也跟着犯起了恶心,云月儿差点都准备跑到房间外面去吸氧了。

一阵天翻地覆、山崩地裂的呕吐之后,任天整个人瘫在了地上,有那么片刻,他都觉得:天哪,行行好吧!还是让我死吧,这罪受的我都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了。

云月儿一看任天这阵吐,别说是刚喝下去的小怪的尿了,恐怕就连前三天吃下去的东西都能吐得一干二净,这样会不会没有作用啊?他身体的灵力能恢复过来吗?

“乔师哥,你试试看。现在能不能召唤出灵力球?”

酩酊老人赶紧劝道:“臭丫头,跃儿都吐成这样了,你还让他试什么试?还不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任天有气无力的问道:“月儿,你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可要了我的老命喽。”

“没……没什么,就是药嘛。”云月儿神色慌张的掩饰着。

“才不是呢。”倪灵果再也忍不住了:“乔师叔,你刚才喝的不是药,是尿,小怪的尿……哈哈哈哈。”

“什么?”任天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月儿,果果说什么。他说你居然给我喝的是小怪的尿!”

“这这这……这是大夫说的。”云月儿看见任天的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赶紧解释:“大夫说凌龙的尿,可以抑制见影蝉的功效。”

“我呸……我呸呸呸呸呸……”任天恨不得找到刚才那大夫,用个漏斗塞进他嘴里,然后把小怪的尿全部给他灌下去。然后再把他的嘴巴缝起来。不准他吐出半点来:“庸医啊。绝对的庸医,有拿尿当做药来治病的吗?”

说完任天打开房门就冲了出去,估计真打算找那大夫算账去。

云月儿几个人立刻从房间里追了出去。一直追到了一楼,云月儿突然说道:“乔师哥,你……你能走路了。”

“废话,我又不是瘸子,当然能走路。”任天没好气的说道:“你别拦着我,我非扒了那大夫的皮不可。胖子,胖子快出来,跟我一起找那庸医算账去。”

庞胖子正在吃饭,端着碗就跑了出来:“乔兄弟,那大夫把你怎么着了?我早就说他是个庸医了吧,当初你还拦着我,不让我揍他……”

任天一回头,看见云月儿和酩酊老人都用惊奇的目光看着自己:“你们别看我,今天谁也别拦我,谁拦我我跟谁急。”

“不是,你真的恢复力气了。”酩酊老人指着任天的腿说道:“之前你下地连站都站不稳,现在你一点事都没了。”

“啊,对哦。”任天低头看看自己的两条腿,不再打摆了,稳稳的站在屋子中央,他暗暗一运力,发现身体里的灵力好像一下子泉涌一样,无比的充盈,在身子里来回激荡。

“来吧,灵力球。”任天再一用力,突然一个巨大的蓝色灵力球在他面前形成,而且越来越大,完全止不住变大的趋势。

酩酊老人一直没看见过徒弟的灵力球,只听云月儿说非常厉害,这时一看任天在屋子的中间召唤出的灵力球,没一会就有十人座的大圆桌面大小,而且还在不停的增长,惊得眼睛都直了,嘴巴张得连里面的小舌头都看得一清二楚。

任天扭头一看,自己身边围着一圈人,云月儿、酩酊老人、庞胖子、倪灵果,就连倪元坤、饕餮老人、老板娘安玫,伙计棱子,还有客栈里的其他住客都纷纷出来,把自己围在中间。而巨大的蓝色灵力球,把整个房间都蒙上了一层深蓝色,使得每个人的脸色都好像“阿凡达”一样。

太招摇了,任天一下子收回了灵力球,房间里所有人都好像大梦初醒,发出了“啧啧”赞叹。

“月儿,师父,我们先回房间吧。”任天低头一看,小怪不知何时也来到他脚边:“小怪,多亏你啊,也一块到我房间来吧。”

之后任天和云月儿以及酩酊老人加上小怪,一块先回到他的房间里,任天等房门关上之后才面露喜色:“谢谢你啊,月儿,我的灵力终于回来了。另外还要谢谢你,小怪。”

小怪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却很享受主人的夸奖,一下子躺在了地上,四脚朝天,等待着任天的抚摸。

任天刚准备在小怪肚子的鳞片上抚摸两把,却突然奇怪的说道:“咦,这是什么?”

云月儿和酩酊老人顺着任天的目光看去,却发现在小怪肚子的鳞片上好像粘着一张小纸片。

云月儿眼疾手快,伸手把纸片撕了下来,却看见上片密密麻麻写着很多文字,她仔细一看,却面露惊诧:“这纸上好像写着……法术的心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