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纸片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18 23:14:32 字数:3263 阅读进度:230/313

“什么法术的心法?”酩酊老人从云月儿的手中接过了小纸片,却见一张巴掌大的纸片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苍蝇大小的文字,仔细一看果然都是关于灵力的运用和如何施展法术的。`顶`点`小说`www.23wx.Com

“小怪,这纸片哪里来的?”云月儿居然低头去问小怪。小怪翻身坐了起来,只是睁大了眼睛回望着云月儿。

任天也接过纸片看了起来,但是却看得不甚了了,不过既然月儿和师父都说这是法术心法,那就一定不会错的。

“你问它能告诉你吗?小怪又不会说话。”任天在一旁说道:“再说了,就算这张纸记载了关于法术的心法,又有什么用呢?”

云月儿只关心乔跃的魂魄什么时候可以返回身体,所以遇到什么事都往这上面联想:“我在想,小怪身上突然莫名其妙的多了这么一张纸片,纸片上面记载的又是关于法术的心法,我怀疑这张纸片多半是小怪在什么地方不小心黏过来的,而那个地方也许会有完整的书籍,记载着各种各样的法术,里面也许会有……护体之术。”

“这怎么可能?”酩酊老人笑着摇摇头:“丫头,你是太担心跃儿了,所以什么事都往他身上联想。你想想看,小怪莫名其妙身上黏来一张纸片,虽然上面确实写了一些法术、心法之类的,但是你要说小怪是从哪本秘笈上黏来的,而这本秘笈又记载着护体之术,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了。”

云月儿仔细一想确实觉得希望渺茫。但是又不肯轻易放弃:“爹,不管希望多渺小,反正现在师伯得了健忘症,已经记不起护体之术的修炼方式,我们也不能一直干等下去啊。说不定小怪这张纸片或许也是一条出路也说不定啊。乔师哥,你说是不是?”

从任天的角度来说,他更多是站在酩酊老人的这一边的,毕竟想从这么一张莫名其妙的纸片上,要找出护体之术的练法,实在有些难以令人置信。但是当他一看云月儿用迫切的眼神。极度盼望的看着自己时。却又不忍心打击她。

“我觉得吧,反正现在我的灵力已经回来了,下面就差护体之术还没学会。”任天看看身边的两人:“我们干等着也是等着,不如循着这张纸片找找看。兴许也是一个法子。”

云月儿高兴的拍着手:“爹。听见没。乔师哥都同意,您老要是懒得花力气,那您就歇着。我和乔师哥去找就行了。”

酩酊老人无可奈何,掏出酒壶灌了几口酒,当然里面的酒不再是用见影蝉蝉蛹泡得那种药酒了:“好吧,好吧,之前我老糊涂,险些害了跃儿,现在也到了将功补过的时候了。”

一看老头都答应了,三个人一起低下头,把目光锁定在小怪的身上。

小怪被三个人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干嘛都看着我?我好像没做错什么事吧?

“月儿,去把倪灵果找来,只有他最了解小怪去过什么地方。”酩酊老人别看喝了酒,脑子倒也不糊涂。

云月儿答应着出了房间,没一会就把倪灵果领进了房间。

“果果,你之前有没有在小怪身上发现过这张纸片?”云月儿把那张纸片递给了倪灵果看。

倪灵果看不懂纸片上面写的什么,只是拿着纸片发呆:“这张纸片是小怪身上发现的?奇怪,我早上给小怪洗澡的时候怎么没发现?”

任天和其他两人对视了一眼,按照倪灵果的说法,这张纸片早上还没在小怪身上,那么一定是今天白天小怪不知从哪里黏过来的。既然时间范围缩小了,那么活动的范围也同样跟着缩小,这事就好办了。

云月儿继续问道:“果果,那今天小怪去了哪些地方你都知道吗?”

倪灵果仔细想了一会:“差不多都知道,小怪基本整天都和我在一起。”

“那它去了哪些地方,你说说看。”

“下午,我一直跟在小怪的身后,等着它撒尿。”说完这句,倪灵果抬头看着任天,脸上都是坏笑。

任天一下子又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顿时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观都奔溃了,天哪,这让我以后还怎么做人?

“别笑,继续往下说。”云月儿用手轻轻拍了倪灵果后脑勺一下,不准他再继续嘲笑任天。

“好吧,我一直跟在小怪身后,它先是出了客栈,然后镇子上闲逛了一圈,到了镇子口的大树下,它才上树尿尿,我接了尿之后,就马上跑回来了,后面小怪去了哪我也不知道。”倪灵果嘴上报着流水账,还不时逗弄着地上的小怪。

任天几个人互相看看,听起来好像小怪下午去的这些地方,都不像是会出现法术心法的地方。

云月儿继续问道:“那上午呢?一上午你们都在哪里疯?”

“咦,云姑姑,早上我们在哪里玩你不是知道的吗?”倪灵果眨着大眼睛,满脸的天真。

云月儿仔细一想,没错,自己还真的知道一些,早上倪灵果和小怪在客栈后面的院子里玩,倪灵果还把小怪关在了院子大树下的那个树洞了。

突然云月儿身体一震:“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这纸片是从哪里来的了!”

任天和酩酊老人奇怪的看着她:“月儿,你既然知道了,还不赶紧说出来?”

云月儿却没有说,而是转身出了房间,又突然把头探了回来:“爹,乔师哥,快随我来。”

两人一看云月儿这兴冲冲的样子,看来她是真的知道了,于是跟着她一块来到了楼下。一楼的大厅里,四五个圆桌子后面坐着客栈里的客人,都在吃晚饭。而庞胖子、倪元坤和饕餮老人也正坐在一张桌子前吃着饭。

“哟,你们终于下来了,快点来吃饭吧,菜都快凉了。”庞胖子嘴里塞满了饭菜,起身向几个人招呼着。

“胖子你先吃,我们有事。”任天朝庞胖子挥挥手,示意他不必管他们。

饕餮老人和倪元坤看着这几个人转身朝着后门走去,互相看了一眼,就放下碗筷跟了过去。

“诶,你们怎么不吃了?”庞胖子喷着饭粒奇怪道:“你们别管他们了,天大的事也要先吃饭不是?”

最后庞胖子看着根本没人理他,干脆也三扒两扒把碗里最后半碗饭全部填进嘴里,然后又用手抓了一块肉,这才从后面跟了过去。

一群人都来到了后院,云月儿率先走到那棵大树面前用手一指:“这树下有个大树洞,上午果果曾经把小怪关在里面过,我想小怪一定就是在这树洞里面黏上的那张纸片。”

任天俯下身子,往树下一看,还真的发现了一个大树洞,树洞确实很大,小怪钻到里面完全没问题。

他趴在地上,把手伸了进去,在树洞里摸了半天,最后站起身来,双手一摊:“月儿,树洞里面是空的,除了树叶没有任何东西。”

云月儿不信,干脆自己也趴下了身子,把手伸进了树洞里。里面的空间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云月儿的手臂正好可以摸到树洞的尽头,她用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摸索了半天,确实正如任天所说,除了树叶之外什么都没有。

云月儿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打着身上的泥土,却满脸的疑惑:“怎么会这样,这里绝对就是藏秘笈的好地方啊。”

庞胖子忍不住问道:“云姑娘,乔兄弟,你们到底在找什么?为什么连饭都不吃,就跑到这院子里,还伸手在这树洞里瞎摸?”

“来来来,我们先回屋子里。”酩酊老人对众人说道:“回到屋子里,我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大家。”

一帮人又呼啦啦的回到客栈一楼的大厅,围着一张圆桌子坐了下来。

酩酊老人就把之前在房间里发现的那张纸片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了饕餮老人:“大哥,你看看这张纸片上写得是什么?”

饕餮老人一愣,拿过纸片仔细端详了起来:“这上面的文字……好像……好像写的是某种法术的心法。”

“正是如此,而这张纸片却是在小怪的身上发现的,因为小怪今天被果果这孩子曾经关在那树洞里过,所以我们怀疑树洞里藏有什么法术修炼的秘笈。”

“是这样啊。”庞胖子看着桌上的菜,又抓起一块肉放进嘴里:“我还当什么事呢,这小怪身上多了这么一张纸片,也未必一定是从树洞那里粘来的,你们这不是瞎耽误工夫嘛。”

大家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毕竟刚才任天和云月儿都伸手摸过,确实树洞里什么都没有。

倪元坤突然伸出手,对饕餮老人说道:“师父,这纸片能给徒儿看看吗?”

饕餮老人把纸片递了过去,倪元坤看着纸片上的文字,突然眼睛微微睁大:“咦,这是……这是……”

众人一看,倪元坤的表情明显是认得这张纸片的来历嘛。

“倪师兄……”云月儿紧张的问道:“你是不是认得这张纸片的来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