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回宫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19 22:05:00 字数:3423 阅读进度:232/313

安玫一听儿子这么说,立刻用手抓住了他的肩膀:“果果,你见过你爹啊,怎么不早说?什么时候?在哪见的?”

“娘,痛啊。[顶][点]小说wWw.23wx.cOm”倪灵果挣脱了安玫的手:“就在昨晚后半夜,我起床尿尿,出了房间就看见爹了。我还喊了一声:‘爹。’他把手放在嘴唇上朝我轻轻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安玫着急的问道:“那后来呢,你看见你爹上哪了吗?”

“没有。”倪灵果摇了摇头:“当时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爹就不见了。”

“你这孩子,揉什么眼睛啊?”安玫一阵责怪:“你看见你爹就该跟上去。”

云月儿一听安玫关心丈夫已经有点乱了阵脚,一个孩子大半夜起床上厕所,睡眼朦胧的,揉眼睛不是很正常的事嘛:“姐姐,你也别责怪果果了,至少我们知道倪大哥是昨晚后半夜自己起来出去的……”

安玫反问道:“知道又怎么样,还是不知道元坤大半夜为啥不睡觉,他起来又是出去干啥了?”

“是啦,是啦。”饕餮老人突然伸手用力在自己脑袋上一拍:“哎呀,我真是老糊涂了,我知道元坤上哪去了。”

安玫一下子站了起来:“师父,您知道元坤去了哪啊?”

“是的,是的,你别急,元坤没事。”饕餮老人不慌不忙的说道:“昨晚元坤不是来过我的房间吗,他那时就告诉我。今天要去一趟霞蔚宫,说是好久没回去了,家里的事物总要打点打点。也怪我老糊涂,这两天又老是头痛,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任天和云月儿互相看了一眼,原来饕餮老人苏醒之后,问起了自己怎么会在秋元镇,而不在霞蔚宫的原因,大家怕告诉他,说他把自己宫里的人都给杀了。这样会刺激到这个老头。所以全部瞒着没告诉他真相,只说他一直昏迷不醒,请大夫来霞蔚宫看病上上下下的不方便,所以干脆把他带到了秋元镇来治病。

所以一直到现在为止。饕餮老人依旧不知道。整个霞蔚宫已经逃的逃、死的死。只剩下一座空房子了。

安玫一听老头这么说,再也忍不住了:“师父,霞蔚宫已经没人了。云坤还回去干嘛?”

“什么?”饕餮老人身子一震:“霞蔚宫……没人了?不会不会,怎么可能,偌大的霞蔚宫怎么可能人去楼空呢?”

安玫知道自己一激动把实话说了出来,于是满怀愧疚的看着云月儿求助。

云月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要是告诉老人,说他之前昏迷后,另一个世界的他占据了他的身体,并且把霞蔚宫的人都杀死了,老头听了这话,非立刻休克过去不可。

看着众人的神情,饕餮老人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乔跃、月儿,你们快点告诉为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云月儿和任天互相看了一眼,最后云月儿只能低头说道:“师父,现在霞蔚宫确实已经没人了……不过,这都是倪师兄让他们走的。”

“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元坤好端端的干嘛让这些人都离开霞蔚宫啊?”饕餮老人的情绪有些激动。

“师父,您记不记得,当您醒来后曾经问过武师姐上哪去了?”

“记得啊,你们告诉我,飘飘下山了,出去闯荡了,我还埋怨飘飘性子冷漠,为师昏迷不醒之际,她居然还自己离开了霞蔚宫。”

“其实不是这样的……师父,关于我们锁秋山后山那个锁龙洞,你还记得什么吗?”

“什么,连锁龙洞你们都知道?”饕餮老人有些吃惊:“这可是霞蔚宫的一大秘密,你们怎么会知道的?”

任天心想,不光知道,我们还进去过两回呢,这要告诉师父还不把他给吓死啊。想到这任天拼命朝云月儿使眼色,让她不要实话实说。

云月儿哪能不知道这事情可大可小,饕餮老人现在这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还时不时要发作一下头痛病,这要完全告诉他,可能就把他一下子给吓得中风了。

“师父,锁龙洞的事都是倪师兄告诉我们的,他也是迫不得已。”云月儿突然眼珠子一转,想好了下面该怎么说:“因为师父陷入昏迷之后,这锁秋山突然就开始不太平。”

“不太平?”饕餮老人疑惑的问道:“如何个不太平法?”

“整个锁秋山开始莫名其妙的震动,震得霞蔚宫的房子瓦片、墙灰不停的往下掉。”

任天一愣,月儿这是在瞎编什么,居然还编得霞蔚宫像是遭遇地震了一样。

“啊,这是什么情况?”听云月儿这么一说,还真把老头给唬住了。

“我们也不知道啊,后来倪师兄就把大伙给召集了起来,说后山有个锁龙洞,里面封印着一条龙,现在锁秋山的震动只怕是这条龙在山洞里闹腾造成的。”说到这云月儿偷偷拿眼睛瞄向饕餮老人,看他是不是老糊涂到连锁龙洞里封着一条“龙”的事都给忘了。

“啊,元坤连这都说了?”看样子饕餮老人还记得这一茬:“这孩子,怎么能把这么大的秘密随便吐露出去呢。”

“也不能怪倪师兄,当时整个霞蔚宫震得厉害,倪师兄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实话实说,他还让大家收拾行李,说这霞蔚宫暂时没法呆了,要多久才能太平也不知道,大家还是先下山去避避难。所以我们所有人都从山上下来了,其他人都说先回自己老家看看,就连武师姐也是如此,最后这些人就都离开了。”

“唉,人命关天的,元坤这么做也没错。”饕餮老人点点头:“所以现在霞蔚宫里都已经没人了是吧?”

任天心中暗暗赞叹,月儿啊,你还真是能忽悠,还真把老头给忽悠住了:“师父,事实正是如此,我们之前怕师父刚刚醒来,万一据实禀报,师父一下承受不住,会再次昏迷不醒,所以才故意欺瞒师父的。”

饕餮老人点点头:“也难为你们了,为师不责怪你们就是了。但是霞蔚宫现在既然没人了,元坤这孩子还回去做什么?”

“我想起来了。”云月儿一拍手:“前两天倪师兄曾经说过,想回霞蔚宫看看那里的房子还有没有继续震荡,是不是可以回去居住了,想来这次倪师兄就是为了这件事才回去的。”

饕餮老人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可是……”安玫却知道事实根本不是如此,她还想继续追问倪元坤回霞蔚宫去干嘛。

云月儿赶紧出言阻拦:“姐姐,师父都说倪师兄昨晚亲口对他说了,他今天要去霞蔚宫,至于回去做什么,等倪师兄回来不就知道了,你也不必担心了。”

云月儿的意思很明显,安玫也不是傻子,她知道既然饕餮老人告诉她倪元坤回霞蔚宫了,那多半就是如此,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回霞蔚宫去,等他回来了再问也不迟。

安玫的心终于稍稍放了下来,因为去一趟霞蔚宫,不算上办事的时间,一来一回光是路上就要花一个白天,所以现在倪元坤没回来再正常也不过。

“安大姐,既然师父都说倪师兄回霞蔚宫了,你也不用担心。”任天安慰道:“你要实在不放心,要不我也回一趟霞蔚宫,有我上去陪着倪师兄,保管他不会遇到麻烦。”

“我也要去。”云月儿也争抢着说道:“乔师哥,我们两个一块去吧。”

饕餮老人突然说道:“月儿,你就不必前往了,你就在客栈里陪着你爹和安玫,我已经很久没回霞蔚宫,实在有些放心不下,要不就由我和乔跃一块回去看看吧。”

“不行,不行。”任天赶紧拦着:“师父,您老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这上山一路地势险要,您要是突然犯了头痛病晕倒在半路上,我可就没辙了。”

云月儿一听老头打算亲自前往,那可得拦着,他要是回去霞蔚宫,别的不说,光是看见满地的血迹和那些死去人的尸体,我们这回再怎么想瞒只怕都瞒不住了?

“师父,你真的不能去,您老的身体现在正恢复了一半,要是半路累着出了意外,我们怎么向倪师兄交待?”云月儿也赶紧阻拦着。

“是啊,老哥,你还是留在这客栈里,我们哥俩好好喝喝茶、聊聊天多好啊。”酩酊老人也知道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帮忙在旁边劝着。

一看大家都阻拦自己前往霞蔚宫,饕餮老人不能再一意孤行,只能点着头:“好吧,好吧,我再休息一段时间,可是下次我要回去,你们可别再拦着我了。”

大伙长吁了一口气,任天说道:“哪能啊,师父这次您就好好歇着,还是由我和月儿去霞蔚宫找大师兄去吧。”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任天和云月儿准备了一下,一块朝着霞蔚宫出发。

两人沿着山路上山,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前往霞蔚宫,一切驾轻就熟,走起来也格外顺畅。

“任天,你说倪师兄为什么会突然一个人跑回霞蔚宫去?”云月儿突然问道。

任天想了一会:“我觉得,倪师兄是回霞蔚宫收拾残局了,毕竟那么多尸体还停在院子里,地上还有这么多血迹,倪师兄知道终有一天师父还会回去霞蔚宫,他总要先收拾一下吧。”

“你这么说也有一定的道理。”云月儿话锋一转却说道:“但是我觉得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