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地狱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31 13:44:09 字数:3376 阅读进度:235/313

饕餮老人眼睛一花,他并没看见任天是如何出手的,却一下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同时挨了无数拳,最神奇的是,每一拳都落在了身体的不同部位,但是却几乎是同时挨上的,就好像任天有着几百个拳头,并且同时挥到了他的身上。

饕餮老人的身体飞了出去,平平的在空中飞了大约十几米,才重重的坠到了地上。这个时候他依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只是觉得一阵窒息,他极力的想把胸口的一口气吐出来,可是整张脸却憋得通红,好像煮熟的螃蟹。

“呼……呼呼呼呼……”终于一口气被他缓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全身那仿似每一寸骨头都裂开的无尽痛楚。

任天慢慢朝着他走了过来,每走近一步,都带着无比巨大的压力,压得老头透不过气。

“别……别过来……”老头一下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变了,好像游魂的悲鸣。

任天慢慢来到老头的身前,用一双冰凉彻骨的眼神看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饕餮老人就觉得这双眼睛里光是这极寒的目光,都能带给他无比的痛苦。

“有时候角色的转换就是那么奇妙的事情。”任天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句,然后冷冷说道:“轮到你了,第一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又回来占据我师父的身体的?”

“我早回来了。”老头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只能实话实说:“几天前。你解开饕餮老人身上的封印时,当时回来的就是我,一直是我,他从来没回来过,一直都是我假扮成他欺骗你们的……”

“哦,原来你一直把我们当成傻子……”任天抬起右脚,猛地狠狠的踩了下去,这一脚正好踩在了老头的左腿膝盖上,就听见“咔”的一声,他的左脚一下子朝着非常奇怪的方向折了过去。

尽管老头的身体几乎已经无法动弹。但是这一下还是差点让他从地上跳起来。他的五官全部扭曲,满脸的皱纹因为疼痛颤抖得好像在跳舞,他开始还能发出惨叫,到后面连力气都快叫完了。只能无力的问道:“我……我不是……回答……你了吗?”

“是啊。的确回答我了。”任天的右眉一挑:“可是我……听了觉得不爽。”

老头绝望的往地上一躺:“别折磨我了……给我一个痛快吧。”

“第二个问题……”任天好像根本没听见老头的哀求:“倪师兄的失踪。跟你是不是有关系?”

“是的是的,谁叫他发现了真相。”老头呲牙咧嘴的说道:“你们在小怪身上发现的那张纸片,是以前饕餮老人记录的法术修行的秘笈上的一页。里面有护体之术的修炼方法。是我把它埋在了客栈后院的大树下……”

“继续说!”任天的身体和表情依旧冷淡,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那天倪灵果和小怪发现了那个树洞之后,我就担心秘笈迟早会被你们找到,于是就偷偷把它从树洞里取了出来,另外藏了起来。可是我没想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倪元坤从纸片上认出了秘笈,他当时什么都没说,晚上却来我房间向我询问。”

老头说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能停下来缓了几口气:“我让他先回房间,半夜里来找我,我再告诉他真相。他后半夜来找我时,我却早就埋伏好了,等他一进房间就从背后封印住了他的身体……”

“你有没有杀了他?”

“没有没有,我只是把他藏在了我房间的床底下。”饕餮老人摇晃着脑袋:“今天早上,我装作毫不知情,故意骗你们说倪元坤上了霞蔚宫,就是想让你们离开客栈,到霞蔚宫来,然后我可以乘机取得龙骨,再之后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

任天一阵沉默,他上次在锁龙洞里就领教过这老头的心机,这次再次被他如此深的城府所震动。

“你别杀我了,我跟你交换。”饕餮老人突然燃起了新的希望:“我可以把那本秘笈藏在哪里告诉你,只要你找到秘笈就可以学会护体之术了,对了,你们不是一直想学会护体之术吗?”

饕餮老人的神情充满着期待,他觉得这真是一笔再好不过的交易,这世上任何东西都可以用来买卖,只要能抓住对方需要什么:“怎么样,放我走吧,我马上就可以告诉你秘笈在哪里……只要你愿意放我走。”

任天没有说话,一直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情,但他的样子却好像在思考要不要答应这笔交易。

饕餮老人生怕任天不为所动,更加添油加醋的说道:“那本秘笈除了护体之术,还记载了很多高深的法术,只要你学会了,你就天下无敌了,怎么样?只要你肯放了我,秘笈就是你的。再加上龙骨,全世界没有人能是你的对手,就连帝孽都不是你的对手。”

“住嘴……”任天冷冷的说道:“我不稀罕什么秘笈,不稀罕什么护体之术,更不稀罕什么天下无敌,我只要……我……只要……”

任天说着回过头看了一眼云月儿,他心中想到,我只要月儿的脸能重新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饕餮老人顺着任天的目光看向了云月儿,他顿时明白了任天的心意,不由得心中一凉,自作孽不可活啊,刚才为什么要做得那么绝?这次看来我性命难保。

突然这老头眼珠子一转,又有了新的主意:“哈哈哈哈,你不敢杀我的,你别忘了,这身体是饕餮老人的,你杀了我,就等于杀了他……”

这句话倒真的说对了,任天之所以忍到现在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其实就算到目前为止,他都没对这老头使出如何厉害的手段,只不过让他痛苦万分,其实他除了断了一条左腿,身体根本没受多大伤害。

怎么办,我现在能做什么,伤害的都是师父的身体,对身体里的那个恶魔根本没有丝毫损害。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对我无可奈何了吧?”老头猖狂的笑了起来:“差点吓死我了,早知道这样,有什么好害怕的呢,哈哈哈哈……”

任天盯着眼前的老头,只见他试图从地上爬起来,显然身体的痛苦已经逐渐消失,他踉踉跄跄的站起了身子,肆意嘲弄着任天,然后拖着左腿,与任天擦肩而过,看样子打算就此离去。

“这就想走吗?”任天终于说了一句话。

“老头慢慢的转回身子:“我不走,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算了,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你真的以为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吗?”任天的头一点点抬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坚毅,语气也不再犹豫不决。

“哦,你想把我怎么样?”老头不屑的问道:“难道你能把我的灵魂从这躯体里抽出去吗?”

“为什么不呢?”一个蓝色的灵力球在任天的右手掌心形成:“我一直对我的灵力球会吸收别人的灵力感到内疚,但是今天,是我第一次感谢老天对我的这个恩赐……”

说完,任天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老头的面前,手中的蓝色灵力球放到了老头的额头正中,一股强大的吸力直接从这具躯壳里往外抽取着灵力,老头身体里的灵力一点点汇聚到他的头顶,并且源源不断的朝着任天的掌心传输,然后流进他的身体。

老头的眼珠子往上翻,看见的尽是眼白,他的嘴巴张得如同一个幽深的黑洞,传出来的只有悲惨的哀鸣,他的身体忍不住的抽搐着,顺着裤管流淌出了黄色的液体……

“任天,快住手!”远远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从霞蔚宫的大门口跑进来两人,位于前面的正是失踪了一天的倪元坤,在他的身后却是云月儿的父亲酩酊老人。

原来,等任天和云月儿出发前往霞蔚宫之后,没多久,饕餮老人就说头痛病又犯了,要回房间休息。

哪知他回到房间之后,却从窗户跳到了院子里,然后跟着任天他们上了霞蔚宫。

客栈里,一直到了快晚饭的时间,安玫让倪灵果去饕餮老人的房间看看他身体有没有好一些,如果头不痛了就下来吃饭。

倪灵果进房间一看,却发现整个屋子居然是空的,立刻就跑下楼告诉了母亲。安玫和酩酊老人、庞胖子一块再次来到这个房间,最后居然在床下找到了倪元坤。

倪元坤知道事情不妙,就和酩酊老人和庞胖子往霞蔚宫匆匆赶去,庞胖子速度慢,远远落在后面,倪元坤和酩酊老人率先赶到了霞蔚宫。

此时的任天知道自己已经吸得差不多了,再吸下去,如果把这个人的灵力都吸光了,他就会立刻死去,那么饕餮老人也活不成了。

任天松开了手,老人的身子一歪,却被赶过来的倪元坤扶住。

“你知道……他根本不是你的师父。”任天对倪元坤说道。

“……”倪元坤没有说话,但是尽管他全部都知道,却无法看着这老头受一点罪。

酩酊老人把云月儿扶了起来,却被她的这张脸吓得浑身战栗,瞬间就老泪纵横:“月儿啊,你……天哪……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的月儿。”老头抱着云月儿的身体痛哭流涕。

任天来到了两人身边,手臂一扬一股灵力注入了云月儿的身体,顿时将她身体的封印化去。

哪知云月儿却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根本没有半点反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