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回归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31 13:44:10 字数:4578 阅读进度:237/313

房间里,任天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把小刀。

任天一点一点的卷起了左手的袖子,然后拿起桌上的小刀,用刀尖在手臂上长长的划下了一条口子,殷虹的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任天的右手立刻出现了一个灵力球,只见他眉头一皱,然后把灵力球放到了左臂的伤口处。

在灵力球蓝色光芒的作用下,这条口子慢慢止住了鲜血,并且伤口逐渐凝结,不一会就变成了一条长长的疤痕,又过了片刻就连这条疤痕都在慢慢变浅变淡,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任天从一旁拿过一条毛巾,把手臂上的血迹擦去,然后把手臂放在灯下仔细一照,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可以了,终于成功了……”

任天心急火燎的来到了隔壁的房间,一进门就看见酩酊老人坐在床头,旁边的桌子上摆着碗筷,而碗里的饭菜一点都没有动过。

酩酊老人朝着任天摇了摇头,表示云月儿依旧不肯吃饭,都已经三天了,她就这么一直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言不语、无声无息、无动无欲。

任天来到床前,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月儿,那本秘笈上记载的法术是真的,我修炼出了愈体之术,我马上就能把你的模样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

酩酊老人也很激动:“丫头,你听见了没有,你马上可以变回原来的模样了。”

他们满以为。云月儿听见了这个消息之后一定会跟他们一样激动,哪知云月儿却依旧缩在被子里,不肯把头探出来。

“月儿,你还等什么,难道你不想恢复原样吗?”任天不解的问道。

“出去……”被子里传来了闷闷的声音。

“你说什么?”任天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这确实是云月儿这几天来第一次说话。

“我要你……出去。”被子里的声音冷冷的重复着。

“为什么啊?”任天有些蒙了,既然自己能够使她恢复容貌,为什么还要赶自己出去?

“爹,让乔师哥出去。”杯子里的声音带着哭腔,听得任天心里也憋得慌。

酩酊老人朝任天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还是先出去吧。

任天没有办法。只能转身离开了房间。他在门口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去自己的房间,只是背靠着墙壁慢慢坐到了地上。

没想到过了一会,房间的门居然打开了。酩酊老人面露笑容的走了出来。嘴里还念叨着:“真是一个傻丫头……”

“师父?你怎么出来了?”任天一骨碌爬了起来。

“跃儿啊。你知道那丫头干嘛要赶你出来吗?”

任天疑惑的摇摇头。

“唉,女孩子的心思,我们这些老爷们哪里猜得到。”酩酊老人叹了口气:“原来她不想让你看见她现在的样子。她说现在自己这副丑八怪的样子被你看见了,你会讨厌她的……”

任天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可是云月儿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这身体里又不是乔跃,明明是我任天嘛。

“师父,我单独进去劝劝她。”任天推门走进了房间。

床上被子里云月儿听见有人进来了低声说道:“爹啊,我现在的样子怎么见人?尤其是见乔师哥……”

“恩……是我,任天。”

床上立刻不再说话,但是任天却能想象云月儿异常难堪的娇羞表情。

“我又不是乔跃,让我看看又没事。”

“不行……”云月儿坚决的说道:“被你看见了,就印进了乔师哥的脑子里,他魂魄回来以后马上就会发现我的丑样了。”

原来是这样,任天心想,女孩子的心思就是细腻,顾虑的事情就是多:“月儿,我有办法了,我用布把自己的眼睛蒙上,再用法术给你治疗,这样我就看不见你了。”

“……”云月儿没有说话,但是显然已经心动了。

任天看见旁边的桌子上有一条毛巾,顺手就拿了过来把自己的眼睛完全蒙上:“月儿,你可以转过来了,我现在什么都看不见。”

过了一会云月儿低声说道:“我已经转过来了,你可以开始治疗了。”

任天伸手往下一摸,却什么都没摸到:“月儿,你在哪,我怎么找不到你?”

“哦,看来你真的看不见了。”原来云月儿生怕任天其实没蒙上眼睛,故意没有转身却骗他说自己已经转身了,等听到任天这么一说,云月儿才确认他真的看不见了。

“……”任天一阵无语,这女人吧,到底多在乎自己的容颜啊?

“这次我是真的转过来了……你可以开始了……”声音却越来越低,听得出云月儿此时非常的忐忑,毕竟关系到她一辈子的“面子工程”,哪个女人会不担心。

任天用左手一摸,正好摸到了云月儿的下巴,她下巴的肌肤又细又滑,要是这样的脸上顶着那些长长的疤痕,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任天的右手一个小型的灵力球缓缓聚集,他慢慢的把手放到了云月儿的脸上,然后使出了愈体之术。

云月儿一声都不吭,但是任天却分明感到她的身体在不住的颤抖。

“月儿,你疼吗?我之前试过,应该不会疼啊?”

“我……我不疼……就是有点……紧张。”

略微冰凉的蓝色灵力作用在云月儿的脸上,让她感到非常的受用,可是她却看不到自己的脸,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起作用。

坏了,云月儿暗叫不好,我现在看不见自己。任天眼睛又被蒙上了,我们怎么知道伤口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愈合消失啊?

任天将灵力作用在云月儿的脸上,过了很久,他觉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刚才我把自己的胳膊划破了,用愈体之术一下就恢复了伤口,现在我用在你脸上的时间起码是刚才的三倍,想来应该没事了。”说完任天就要揭开眼睛上的布。

“别别别。”云月儿焦急的伸手拉住了任天的手:“你先别揭开,万一还没恢复怎么办?你先让我自己确认一下。”

任天就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云月儿从床上下了地,再之后又是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最后声音消失了。过了半天就只听见云月儿发出了一声叹息。

“月儿,怎么样?你脸上的伤口都消失了吧?”任天急切的问道。

可是云月儿却没有回答他,任天又等了半天,房间里却始终没有半点声音。

“月儿。月儿。你答应我一声。到底怎么样啊了?真是急死我了……”

就在任天如坐针毡的时候,突然一只手猛地把他脸上的毛巾给扯了下来,任天觉得眼睛一花。等他的双眼慢慢对上焦之后,只见一张笑吟吟,可爱且灵动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这张脸干干净净、洁白无瑕,上面见不到半点的疤痕。

任天高兴的跳了起来,一把把云月儿给抱了起来,然后将她高高举起:“太好了,月儿你恢复了,我的月儿还是那么美丽动人,不,比以前更好看了,好看一千倍、一万倍……”

云月儿满脸的羞涩,用手轻轻捶打着任天:“讨厌,快放我下来,你使用的只是法术,又不是仙术,我怎么可能比以前还要漂亮呢?”

房间的门一下子被人推开,所有的人都冲了进来,他们把任天和云月儿围在了中间,齐声欢呼、大声叫喊,这愉快的声音差点把玫瑰客栈的屋顶都给掀翻了……

两天之后,任天的房间之外围着几个人,酩酊老人不停的掏出酒壶灌下里面的美酒;云月儿不停的走来走去;庞胖子坐在地上打着盹;倪元坤双手抱胸站在那里;小怪则蹲在一旁看着众人的表情……

过了一会房间里蓝光一闪,又过了片刻,房门轻轻打开,任天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他面对众人急切的目光,最后只是摇了摇头。

唉,众人一起叹气,谁也没想到这护体之术这么难修炼,任天以往修炼任何法术最多不会超过两天,没想到这次都已经过了三天了,他居然还没有练成护体之术。

任天看见大家沮丧的表情,却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们上当了,我已经大功告成、神功练成了。”

所有人都面露喜色,上前向他表示恭喜,最后一个走过来的是云月儿,她看着任天,脸上却不见笑容。

任天很奇怪,自己练成了护体之术,最开心的应该就是她了,因为她最心爱的跃哥哥马上就可以回来了,她还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云月儿看看左右其他人,一些话就卡在嗓子眼不能说出口,因为虽然自己日思夜想的跃哥哥马上就可以回来,那么同时也代表着自己将可能再也见不到任天,这近三个月来,自己和任天朝夕相处,一想到再也没法与这个风趣幽默、言行轻浮,但是关键时刻又非常可靠的任天再说话、再打趣、再互相欢笑,她的胸口就好像被人塞了一个铅块一样堵得难受。

任天从酩酊老人的手中接过檀魂剑,随手蓝光一闪,就已经把檀魂剑上的封印给化解了,之后只要他使用护体之术,酩酊老人再催动法术,把宝剑里乔跃的魂魄逼回到他体内,那么乔跃就可以回来。

大家涌进了房间,酩酊老人拿着檀魂剑的手有些微微发抖:“跃儿……准备好了吗?”

任天看了云月儿一眼,只见她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双手背在身后,整个人都显得如此不安。

我还没跟月儿告别呢。任天心想,乔跃回来以后,我将再也无法主导这个身体,以后月儿看见的只有乔跃,再也不会是我任天了。

那又如何?从一开始我就只不过是乔跃的替代品,也许在月儿的眼睛从来就没看见过我,毕竟我的样子依旧是乔跃。

任天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心痛,他毅然抬起头朝着酩酊老人点点头:“师父,我准备好了,开始吧……”

说完任天催动体内的灵力,使出了护体之术,一阵蓝色的光芒将他的身体涂上了一层光晕。

酩酊老人猛地拔出了宝剑,把剑身搭在了任天的头顶,一股奇妙的感觉一下子传进了这个身体。

任天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越来越模糊,并且很快就要消失不见。就在最后的关头,他却突然听见旁边的一个声音喊了一声:“任天……”

他侧头一看,云月儿已经扑到了床前,张着嘴好像对他说了一些什么话语,可是他只能看见云月儿的双唇一张一合,却完全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在任天意识即将完全消失的最后一刹那,任天朝着云月儿微微一笑,慢慢的说了一句:“月儿……再见……”

白光一闪,任天感觉自己的意识瞬间被抽离,一下子离开了玫瑰客栈,他就好像一个游魂越飞越高,身下的秋元镇、锁秋山、霞蔚宫变得如此渺小……

任天离开了这个星球,朝着宇宙的深处不停的飞去,速度越来越快,面前的星空都变得迷离。

眼前不知什么物体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而他就朝着这团光不停的飞了进去,直到湮没在这片光芒之中……

“滴……滴……滴……”任天的耳边传来了什么仪器的声响。

他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他感到身体极度疲劳,就连活动一下手指都是如此的困难。

废了好半天劲,他终于把头侧了过来,旁边是一个仪器,上面的液晶屏幕里一跳一跳显示的好像正是自己的心跳。

仪器旁边有一个吊瓶,里面的液体正一滴一滴的输进了自己的身体。

而在吊瓶的旁边是一张整洁的桌子,上面有一个琉璃花瓶,里面插满了盛放的鲜花,不同颜色、姹紫嫣红,每一朵都好像拥有着怒放的生命,显得如此生机勃勃。

旁边的门突然一下子打了开来,一个身着白色护士服的金发姑娘走了进来,她看见任天正用眼睛看着她,这名护士脸上露出了无限的惊喜,她大喊着跑出了房间。

过了一会,走廊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从声音判断,最起码有七八个人。

脚步声来到任天的门前一下子戛然而止,一堆人瞬间涌进了这个房间。

在这些人的最前面、最中间,一个婀娜娇小的身影,正用一张无比惊喜的面孔看着任天,她用手捂着嘴,两行眼泪瞬间挂满了脸颊。

这个女孩子试图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但是显然她的多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最后她颤动着下唇,极力挤出了一个微笑,却终于哽咽的说道:“任天……欢迎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