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破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31 13:44:12 字数:3319 阅读进度:242/313

“月儿,师傅呢?”任天看看四周的环境,现在好像是夜晚,而自己正身处在玫瑰客栈中。

“我爹去睡觉了,我还不困,所以就在这里陪跃哥哥聊天。”云月儿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的呆在一个房间里。

任天完全没往这方面多想:“乔跃回来了,跟以前有没有什么不同?”

“不同?”云月儿一愣:“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回来的不是跃哥哥?你要是再胡说八道,你还是回你那个世界去吧。”

任天看见云月儿生气了赶紧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好奇,你想乔跃的魂魄离开身体那么久,我担心他回来这个身体会不会有什么不适应的?”

“没有啊,他还是老样子,话不多,几乎都是我在讲。”云月儿突然笑了:“庞胖子和倪师兄还奇怪,怎么这个乔跃一下子变得寡言少语,跟你冒充乔师哥的时候比起来,倒好像突然少了魂魄一样。”

任天想想乔跃的样子,知道他肯定不会像自己那样,成天跟庞胖子胡言乱语、东侃西侃的,估计以后能把庞胖子活活憋死:“真乔跃回来了,我这假乔跃只能隐身了,可是胖子他们却把我这假的当成真的啦,这事确实有些麻烦。”

云月儿白了任天一眼:“好端端的,你不在自己的世界安分呆着,又跑到这来做什么?”

“你以为我想啊。”任天两手一摊:“我容易嘛,在那边就想睡个小觉。谁知道一睁眼就到这了,我自己也不想来,可是根本不由我自己控制啊。”

“少给我装可怜,没事就马上回去,快点把我跃哥哥换回来。”云月儿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满是笑意,明显在跟任天开玩笑。

“好吧,既然月儿姑娘不待见我,就想跟自己的跃哥哥腻腻歪歪,那我还是老老实实回去算了。”说完任天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往床上一躺。

过了一会。任天再睁开眼:“月儿,我怎么了,刚才怎么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识。”

“跃哥哥,你回来了?”云月儿面露喜色。她还以为任天真的走了。乔跃的意识又回来了。

任天却故意戏耍云月儿:“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啦?”

“没事没事。你别担心,一点问题都没有。”云月儿也没说任天来过的事情,因为一解释就连她也说不清楚。

“不对。刚才谁来过了,谁占用了我的身体?一定是任天这小子,这家伙不请自来,你们聊了什么?是不是背后说我的坏话?”

云月儿渐渐察觉到了不对劲:“任天?你还没走啊?还装成我跃哥哥来戏弄我。”说完伸手就掐起了任天的胳膊。

“别掐,别掐,女侠手下留情,你掐的可是乔跃的身体,一会他回来了,疼的可是他啊。”

听任天这么一说,云月儿赶紧住了手,却觉得自己这么被任天戏耍很是不甘心,但是却毫无办法来报复他,气得干脆把身体背了过去。

“好了好了,月儿不开玩笑了。”任天跳到云月儿面前:“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回去,但是我想只要我睡着之后就一定可以回去了。”

看见云月儿还是不理他,任天只能想法转移她的注意力:“月儿,我这次来其实是想来打听一件事的。”

果然云月儿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什么事,还需要你跑到这边来打听?”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边学会的法术,到了那个世界之后却无法使用。”

“是哪一个法术?居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

“不是哪一种,是所有的法术,到了我的世界都用不出来。”

“啊,不会吧。”云月儿十分的意外:“是最近的事情吗?”

“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只不过以前我没跟你说罢了。”

“也就是说,你在那边一点法术都用不了啊,那你不是很没用?”

“……”任天顿时无语:“我们那个世界没有人会使用法术,不像这里的世界,用法术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什么,居然你们的世界是这个样子的,我还一直以为你们那边的人都很厉害,因为你们可以使用枪这么厉害的东西。”

“你不懂,我们那个世界不需要法术这种事物,我们靠的是科技。”

“科技,这是什么东西,名字怪怪的,听起来好像很没用的样子。”

任天也没法向云月儿解释,只能说道:“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法术在我们那个世界会无法使用,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知道了。”云月儿一下子好像想到了什么:“是结界,一定是结界。”

“结界?”任天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我听我爹说过,这个世界有这么一种地方,无论你有多么强大的灵力,或是你的法术多么厉害,只要进入到那个地方之后,保管你一点都使用不出来,这样的地方就被称之为结界。”

“那么按照你的意思,我们那个世界就是一个结界喽。这不可能吧,要是这样的话,这结界得有多大啊。”任天有些难以置信。

云月儿却坚信自己的判断:“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结界可大可小,小的可能只能容纳下一个人,大的结界可能就是一个世界喽。”

“真要是按照你这么说,那我永远别想在我的世界使用法术喽。”一想到不能用法术,就无法救治欧文和他的女儿,任天不禁有些沮丧,看来自己的承诺终究还是无法实现。

“那也不一定,我爹好像说过,有些人能够突破结界的束缚,在其中使用出法术来。”

任天的眼睛一亮:“那究竟有什么办法,月儿,你赶快告诉我啊。”

云月儿嘻嘻一笑:“我就知道那么多了,其它的我爹还没告诉我。”

“要不我去把师父叫醒,问问他到底怎样才可以突破结界,并且使用法术。”说完任天就朝着门口走去。

“别啊,现在都什么时候啦,哪有现在去找我爹的?”云月儿赶紧把任天拦住,要问你明天再来问吧。

“明天,现在乔跃的魂魄回来了,我明天还能不能来都不一定。不行,这件事有点紧急,我必须现在就去问师父。”任天绕过云月儿继续朝门口走去。

云月儿又拦到了前面:“有那么紧急吗?明天你要是来不了,我帮你问,下次你什么时候来,我什么时候再告诉你。”

就在两人争执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别争了,就让跃儿现在问吧。”

话音刚落,门就被推了开来,酩酊老人走进了房间,原来他就住在隔壁,早就被这房间的动静给惊醒了。

“师父。”任天毕恭毕敬的喊道:“徒儿把您吵醒了。”

酩酊老人意味深长的看着任天,那双眼睛好像要把他看穿一样,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跃儿啊,你刚才跟这丫头讨论的事情我都听到了……”

任天心中一动,坏了,乔跃的师父不会全部都听见了吧,那么我跟月儿说的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都让他听去之后,他该怎么想。

“你想知道如何在结界之中使用法术是不是?”酩酊老人却没有开口提任天担心的那件事。

“是的,徒儿确实想知道。”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但是想做到却很难。”

任天愣了一下:“还请师父指点。”

酩酊老人目光炯炯有神的直视任天:“想在结界里使用法术,你就必须找到自己的‘破’。”

“破?这是什么东西。”

“破,就是打破结界约束的意思。其实是指某一种特定的事物,只有找到这个事物,才能让你破除结界,自由使用法术。”

“某一种特定的事物?是什么事物,师父您知道吗?”

“麻烦就麻烦在这样事物其实是因人而异的。”酩酊老人顺手拿起了桌上的一个茶碗:“对我而言也许这个碗就是我的破,可是对你却未必是这个碗,而可能是其它的事物,所以每个人都必须找到属于自己的破。”

酩酊老人看着任天一脸迷茫,就继续补充道:“破可以是一朵花、一根草、一片树叶、也可以是吃的米饭、肉、青菜、甚至还可能是一座山、一片湖、一块平原,凡是万事万物皆有可能成为破。所以破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但是这个寻找的过程却极为漫长且异常的麻烦。”

任天越听越头大,按照师父的意思,全世界所有的东西都可能是破,那全世界有那么多种事物,数也数不清,我就算每天不吃饭、不睡觉去寻找、去尝试,可能这辈子都未必能找到我自己的破啊。

“爹啊,这么麻烦啊。”一旁的云月儿也听得咋舌不已:“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马上找到自己的破?”

酩酊老人摇了摇头:“据我所知,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所以很多人找到后来都只能放弃了。”

不行,不管别人如何放弃,我却必须要找到破。任天暗暗握紧拳头,而且事不宜迟,我必须立刻找到,越快越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