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死刑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31 13:44:18 字数:3390 阅读进度:250/313

任天迷茫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个小房间内。

这个房间不大,大约十平方左右,比较特别的是,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雪白的墙壁、地板、天花板、床铺、椅子,就连大门都是白色的。

任天还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不知何时被人换掉了,也换成了白色的衣服和裤子,就好像为了融入这个环境一样。

任天看看自己在看看四周,心中奇怪,很明显现在自己被人囚禁了起来,而把自己关起来的人多半就是杨一晶,而杨一晶这么做,很可能是受到组织的任命。

任天抬头一看,在三米高的天花板的一个角落,有一个白色的摄像头悬挂在那里,很显然现在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在监视着。

“嘿,有没有人。”任天朝摄像头挥了挥手:“我想跟杨姐对话。”

房间里一片寂静,在白色的墙面上装着厚厚的海绵一样的白色事物,这些事物好像具有吸音的能力,导致任天大声喊叫,很快就被吸了进去。在这样的房间说话,让任天觉得很累,就好像在霞蔚宫那个用光石打造的练功房里使用灵力一样,一下子都被吸得一干二净。

任天喊了半天,四周依旧静得可怕,外界的一点动静都听不见,就好像与世隔绝一般。

突然门打了开来,杨一晶穿着一身黑色干练的职业制服走了进来,一下子为白色房间的气氛增添了一丝压抑。

“杨姐。”任天一下子站了起来:“杨姐。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

“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杨一晶没有坐下的意思,看来她不打算在房间呆很久。

“……”任天一下子语塞,他知道自己在暮界放跑了帝孽,闯下了大祸:“杨姐,请你向组织反应,我愿意将功补过。”

“没用的。”杨一晶就连委婉的言语都懒得用,直接冷冰冰的说道:“组织已经做出了决定。”

“决定?什么决定?”

“组织将在三天之后,对你执行……死刑。”杨一晶面无表情好像机器人一样:“任天,你还有什么遗愿吗?”

“死刑”两个字令任天的脑袋一下子嗡嗡作响。杨一晶后面一句话他根本就没听进去。

“没有遗愿的话。那我就离开了。”杨一晶转身在门上敲了三下,门立刻被打开。

“为什么啊?”任天望着杨一晶的背影:“组织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杨一晶的半个身子已经在门外,她头也不回的说道:“因为你的存在是一个错误。”

说完这一句,杨一晶没有半点犹豫的走了出去。白色的大门也一下子重重关上。

“我的存在是一个错误。什么意思?”任天陷入迷茫。杨一晶最后的这句话令他怎么也想不通。

杨一晶如果说因为任天放走了帝孽,所以组织要判处他死刑,这样或许任天还能理解。但是她却说了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显然话里有话,组织要杀他绝不是仅仅只是因为他在暮界闯了大祸这么简单。

怎么办?我难道就这样束手待毙了吗?任天显然不甘心就这样等死,但是现在我还能做什么?被关在这样一个房间里,我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就算要逃出去也不是那么简单。

任天在这个小房间里不停的来回走动着,想着各种各样的主意,但是却难以实施,最后只能无奈的躺在床上,心中也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乐笑笑。

我好不容易又与笑笑重逢,原以为我们两情相悦,可以终生厮守在一起,没想到现在我又遇到了这种破事,笑笑要是知道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个鬼地方,不知道会多伤心难过啊。

任天在房间里胡思乱想,却不知道在外面乐笑笑为了他的安危不得已只能回到自己的已经决裂的家中,去见自己的父亲乐景铭。

母亲方霞看见女儿回来了,脸上立刻显现出了光彩,这段时间她每天朝思暮想的就是这个女儿,但是丈夫却要求她不能去见女儿,让这个做母亲的心如刀割。

“妈,你好吗?”乐笑笑对母亲也十分挂念,眼睛里一下子充满了泪水:“妈,怎么看上去都瘦了?”

方霞摸了一把眼泪:“笑笑别担心,妈很好,瘦是因为我在减肥……”

“妈,爸爸在家吗?我有事要见他。”

方霞一阵犹豫,还是慢慢说道:“你爸在书房,我不知道他……肯不肯见你。”

方霞领着女儿来到了二楼的书房门口,她小心翼翼的敲了敲书房门:“景铭,笑笑回来了,她想见你。”

书房里乐景铭背对着房门,站在窗口,他望着窗外的风景,心中也是异常感伤。他何尝不知道乐笑笑回来了,乐笑笑刚走进前门,门口的保安就已经打电话来通知他了,他又何尝不想见见女儿呢,这段日子以来,他也每天为女儿的事情烦忧。

母女俩站在门口,半天没有听见里面有任何的动静,方霞看了一眼女儿,再次敲了敲门:“景铭,你在吗?笑笑来了……”

方霞的话尚未说完,书房里突然冷冷传来了乐景铭的声音:“你告诉笑笑,如果她是为了任天的事来找我,那么她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乐笑笑一愣,她没想到父亲会如此决绝的拒绝自己,甚至自己还没提出任何的要求,她不禁一阵心灰意冷,转身就要离开。

突然乐笑笑的脑海里出现了任天被带走的一刹那,电梯门缓缓关上的瞬间,她看到的任天那双眼睛,总觉得里面似乎有千言万语,但是却没有机会再对自己说一样。

想到这,乐笑笑再也顾不了那么许多,而是走到门前,一把拧开了门锁,推门想走进房间,哪知房门打开后父亲也正站在门口,父女俩互相对视了起来。

乐笑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父亲好像老了许多,脸上似乎多了几道皱纹,两鬓的头发,隐隐有几根见白。

“爸爸……”乐笑笑推开门时准备说的话,这一刻却一句都说不出口,只是变成了一句:“你看上去老了……”

乐景铭原本紧绷着的一张脸,听完女儿一句话,瞬间缓和了下来:“笑笑……你也成熟了许多。”

乐景铭朝着方霞使了一个颜色,方霞很自觉的离开了房间,并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父女俩在书房的一张小沙发上坐了下来,一番嘘寒问暖、长吁短叹之后,乐笑笑终于不得不把话题转到了任天的身上。

“爸爸,我这次来,其实是有件事想拜托你。”

“是为了任天吧?”乐景铭好像早有预感。

“是的,爸爸……”乐笑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口:“任天被抓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乐景铭的答案倒是让乐笑笑有几分意外。

“爸爸,你怎么会知道的?”毕竟从任天被抓到现在不过一个小时左右,乐笑笑的爸爸虽然是市长,也不可能对这城市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啊。

“因为……杨一晶在抓捕任天之前,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乐笑笑一愣,惊讶的看着父亲。

“杨一晶告诉我,她要去抓捕任天,是上面的命令,但是她之所以告诉我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你跟任天在一起,她想让我把你给引开,不想当着你的面来抓捕任天。生怕你在场,万一任天拘捕,双方动起手,你会因此而受到牵连。”

“那你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乐笑笑有些奇怪,要是杨一晶刚跟父亲通完话,父亲就给自己打电话预警的话,也许任天还有时间可以逃掉。

乐景铭没有说话,因为他没有告诉女儿之后他是怎么回答杨一晶的,他当时一咬牙居然说了一句:“你动手吧,乐笑笑已经不是我女儿了,她的事与我无关……”

乐笑笑看见父亲没有回答自己,慢慢的好像也明白了什么,于是也没有追问下去,房间里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过了半天乐景铭突然说道:“笑笑,没用的,你见不到任天了,你还是死心吧。”

“爸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任天只是被他们带走问话,说不定明天就会放他出来的……”

“要是你真觉得他明天就会出来,今晚也不会来找我。”乐景铭对女儿的心理了如指掌:“你回来找我,就说明你也知道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乐景铭一句话道破了乐笑笑的心思,她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却发现自己根本无从辩解。

乐笑笑无话可说,最后却扑通跪在了父亲的面前:“爸爸,女儿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求过你,这件事就算我求你了,你就让我见见任天吧,哪怕只见一面也好……”

“没用的,笑笑,你根本不了解这帮人……”乐景铭欲言又止:“反正任天得罪了这些人肯定是死路一条,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任天是死路一条?这句话好像一条毒蛇,狠狠的咬在了乐笑笑的心口:“爸爸,任天明明是他们的人,什么时候得罪他们过了?”

“细节我也不知道。”乐景铭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真相:“但是我知道……任天两个月前遭到暗杀根本就不是俄罗斯黑手党的人干的,幕后的真凶其实就是他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