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崩溃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1-31 13:44:21 字数:3305 阅读进度:254/313

“别喊保安。”乐笑笑紧张的说道:“有个病人把重要的东西丢进了垃圾箱,被你们的保洁人员当垃圾收走了,我们就是来找这样东西的。”

护士一阵奇怪:“什么东西?这么重要怎么会被当垃圾收走?”

“是一张纸,上面写着电话号码,这个号码真的非常重要。”

乐景铭心中暗想,笑笑你怎么那么实诚,说什么白纸啊,你要说那病人丢的是钻戒,说不定这护士都能一块帮我们来找呢。

护士哑然失笑:“别胡闹,赶紧走吧,再不走我真喊保安了。”

乐笑笑还想继续说下去,乐景铭突然朝她摇摇头:“好的,我们马上离开。”

看着父亲的样子,乐笑笑知道他一定有了其它的主意,也就不再坚持,手里拿着那几十张从垃圾堆里翻出的纸头跟着父亲匆匆离开。

两人来到门口,经过这名护士的身旁时,护士突然朝乐笑笑说道:“小姐,你说那张纸上面写着电话号码,为什么这号码这么重要?”

“因为……因为有个很重要的人,他让我拨打这个电话,他的事……我一定要替他完成的。”乐笑笑看着眼前的这名护士,这时才发现这名护士好像是个中国人,长得非常的漂亮。

乐笑笑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见过这名护士,仔细看了一会,才发现应该从来没有见过她,但却不知道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

护士目送着乐笑笑的离开。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直到两人离开为止。

这名护士等看不见乐笑笑之后,才扭头看着旁边垃圾处理室里的一地垃圾,她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伸手进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白纸。

她打开了这张白纸只见上面写着一串数字,她又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低声说道:“是我,朱筱冰,准备开始执行撤离计划。”说完这句话。她就挂上了电话。接着把手中的白纸撕成了好几条,又揉成了一团丢进了一旁的垃圾堆中……

任天又被关进了白色的囚禁室,回到这个白色的世界却让他感到有些烦躁不安,刚才他让乐笑笑回医院去找电话号码。然后通知朱筱冰安排自己离开伊甸城。但是现在仔细一想却觉得这件事有多么荒唐。

朱筱冰不过就是一名普通的女孩。跟着自己一块来到了伊甸城,之后就一直不知行踪,当然很有可能她被组织吸纳。成为“晓”的一名成员,就算如此,她也不可能有什么神通广大的本事,能把自己从这密不透风,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的囚禁室里给救出去。

任天之所以让乐笑笑打这个电话,不过只是寻求一份心理安慰罢了。但是把希望寄托在朱筱冰的身上,还不如靠自己想办法逃出去。

任天在醒来的时候,一直觉得身体软绵绵的使不出什么力道,一开始他还以为是之前为了救欧文的女儿消耗了过多灵力所致,但是过了那么长的时间,身体却没有半点恢复的迹象,很显然一定是杨一晶在自己昏迷之际,给自己的身体注射了什么药物,导致自己使不上力气。

任天明白,以自己目前的身手,组织一定会提防着自己,生怕自己会寻找机会溜出去。现在看来真的没什么办法了,有力使不上,想用灵力又没有伏特加,看来真的只能坐以待毙了。

接下来的几天,任天只能躺在房间里无所事事,每天除了睡觉能做的事情还是睡觉,但是这该死的房间却二十四小时一片白色,让任天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变化,他现在觉得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才好呢,至少想睡觉没有那么困难。

更让任天奇怪的是,这段时间就算自己睡着之后都无法前往暮界,根本没法通知云月儿,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乔跃的时间也不多了,你们还是抓紧告别吧。

之后任天渐渐明白,一定是杨一晶给自己注射的药物里面含有什么成分,可以抑制醒世者的能力,不让他们在两个世界来回穿越。

这招够毒的,现在自己身体无力,想逃逃不出去,想到暮界求援,也根本去不了暮界,真的就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那就是安心等死。

就这样没有白天黑夜的不知过了多久,按理来说对于一个马上就要被处死的人,只会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但是任天被关在这个白色的房间里,完全失去了时间的感知,倒是觉得这三天格外的漫长,好像都过了快一个星期一样。

再这样熬下去,还没等被组织处决,我恐怕自己的就已经憋死了。任天无法忍受,朝着上方的天花板大声喊叫:“杨姐,杨姐,你快点来一下,我受不了了……”

没一会,房间的门就打开了,杨一晶慢慢走了进来,却冷眼望着任天,没有说一句话。

“杨姐,我被关了几天了?能不能换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我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我都快崩溃了。”任天近乎于歇斯底里的朝着杨一晶叫喊着。

杨一晶等着任天喊完,才不慌不忙的说道:“离处决你还剩下三小时十八分钟,你再忍一忍就好了。”

“我忍不住了,能不能给我换个房间,我实在受不了了。”任天的眼睛通红,好像一个连续熬夜的人:“我不想再呆在这个房间,再呆下去我就疯了。”

杨一晶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膀:“没有其它房间了,你只能呆在这里。”

“不行,我要向组织申诉,组织不能这么对待我,这就是虐待。”任天脑筋一团乱麻,也不想想现在申诉有什么用。

“好的,我会向组织转达你的申诉的。”杨一晶一脸的嘲讽,转身就要离开。

任天管不了那么多,一下子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杨一晶的手,想把她拉住。

可是杨一晶看看任天抓着自己的手,再看看任天,一点都没有惊慌的意思:“任天,我数三声,你马上松开你的手,否则后果你自己负责。”

任天几乎失去了理智,根本听不进杨一晶的威胁,他也没觉得杨一晶这样一个女人能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

杨一晶慢慢数了三个数,发觉任天根本没有松手的意思,只能叹了口气:“任天啊,何必呢,就算你原先还有力气的时候也未必是我的对手,现在你就更没法奈何我了。”

突然一股霸道的力量猛地冲到任天的身上,任天还没明白过来,就已经躺在了房间的地板上,他看着杨一晶转身离开了房间,就觉得身体好像马上就要被人拆散了一样,最后只能慢慢合上了眼睛。

“任天,醒醒,快醒醒。”昏昏沉沉之中,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他。

任天毫不情愿的睁开了眼,却发现面前有一个人,正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筱冰?”任天有些难以置信,朱筱冰怎么会在自己身边,难道自己是在做梦吗?

朱筱冰把任天扶了起来,她伸出一根手指在任天面前来回比划着:“看着我的手指,这是几?”

一开始手指有一些重影,所以任天也看不清楚有几根手指,等后来重影慢慢重叠,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影像:“是一,只有一根手指。”

朱筱冰满意的点点头:“起来吧,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任天一看自己依旧身处在白色的房间里,而且房间的大门仍然紧紧关着,也不知道朱筱冰是怎么进来的。

“筱冰,我们要怎么离开?”任天对眼前的情景完全摸不着头脑。

朱筱冰用手一指上方的通风口:“我就是从这进来的,我们就从这离开。”

任天突然想起了什么事:“不好,筱冰,这房间有摄像头,只怕我们现在的情景已经被他们看见了,他们很快就会派人过来的。”

朱筱冰倒也不慌不忙:“之前你昏迷在地板上的情景已经被我们的人录制了下来,并且黑进了他们的监控系统,现在他们通过屏幕看到的依旧是你在房间里昏迷不醒的样子,按照我们人的计算,你还有三分钟的时间。”

什么情况,朱筱冰怎么如此神通广大?搞得跟一个女特工似的。任天已经没有时间多想,之前朱筱冰在任天的腰部拴上了一根奇怪的有两个金属环的皮带,此时朱筱冰拿过一条从上方通风口悬挂下来的绳索卡在了任天皮带的金属环上,瞬间一股巨大的拉力,就把任天给拉了上去。

通风口内还有一个人在接应,看见任天被吊上来之后,伸手把任天拽进了通风口,然后又把绳子放了下去,很快朱筱冰如法炮制,也被吊了上来,并被拉进了通风口内。

朱筱冰拿过一旁的罩子,把通风口又给堵上了,然后转身对任天说道:“现在我们准备离开这里吧。”

任天点点头,现在他知道朱筱冰绝不是当初自己初认识她时的那个单纯女孩,在她的身后一定隐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并且一直没有告诉自己。

任天看看朱筱冰,再扭头看向另外一个男子,他不由得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原来这个男子他也认识:“吕港?怎么会是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