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烈酒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19 17:33:31 字数:3377 阅读进度:259/313

“我们这是要飘到哪里去啊?”任天嘴里咀嚼着包里拿出来的压缩饼干,又喝了一口矿泉水:“就这么一直飘下去,啥时候才是尽头?”

吕港查看着朱筱冰的伤情,心神不定的说道:“你别急,我比你还急呢,筱冰现在这个样子,需要马上看医生才行。”

康斯坦丁坐在这橡皮艇里,依旧感觉不安全,好像随时都有翻船的危险:“什么时候才能到河岸啊?我这肠胃难受……”

与其比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岸边,任天现在更想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到哪里,离开了伊甸城之后,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又将前往何处?而且吕港和朱筱冰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从伊甸城这个组织防守如此严密的地方把自己给救出来,显然这绝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好了,前面就到了。”吕港从橡皮艇内拿出了一根长绳,绳子的一头是一个圈,就好像牛仔用来套牛套马用的,而绳子的另一头却被牢牢的固定在这个橡皮艇的艇身之上。

吕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手中拿着长绳,眼睛紧紧盯着一旁飞逝而过的河岸,好像机会稍纵即逝,不容丝毫的马虎。

突然岸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铁桩子,好像事先有人把它钉在这河岸之上一样。

只见吕港深深吸了一口气,等橡皮艇离那根铁桩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吕港手中的长绳一甩。朝着那根铁桩飞了过去,绳子那头的绳圈不偏不倚正好套上了铁桩。

橡皮艇一震,震得里面的康斯坦丁闭着眼睛,差点叫出妈来,任天忍着笑,没想到康斯坦丁这么一个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居然坐船会怕成这样。

吕港拉着绳子,慢慢收紧,橡皮艇也一点一点的朝河岸移了过去。

很快橡皮艇被拉到了岸边,吕港朝船里的人喊道:“先上岸,然后把橡皮艇拉到岸上去。”

任天知道康斯坦丁现在这样子。估计让他自己跳到岸上是不太可能啦。万一没站稳说不定还会自己翻进河里,所以就别让他冒这个险。任天率先跳到岸上,然后拉着橡皮艇边缘上的拉手,拽着艇身往岸上拉。

吕港第二个跳上岸。帮着任天一块用力。很快整个橡皮艇都被拉到了河岸上。

康斯坦丁的脸都白了。一想刚才自己在橡皮艇上的模样,一下子脸又变成了红色,为了挣回面子他不由分说。立刻主动背起了朱筱冰,又拎起了两个背包从艇里走到岸上。

几个人稍微整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赶路。

任天问道:“吕港……对了,这是你的真名吗?你妹妹姓朱,你怎么姓吕啊?”

吕港没有解释,只是说道:“你就叫我吕港好了,你有什么问题要问?”

“我就是想问问,我们这是去哪?还要走多久才能从这鬼地方走出去?”

“再走一天就差不多了,要去哪……你出去就知道了。”吕港并没做太多的解释,搞得非常的神秘。

“那你和朱筱冰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我救出伊甸城?”一看问不出什么,任天有些不甘心,想再继续努力挖点料出来。

“救你出来是上面交待的任务,别的你就别多问了,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吕港的嘴巴严实的像铅块,半点消息也不愿透露。

任天心里很不爽,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吗?你不愿说话,我也懒得理你。想到这任天把头一转朝向康斯坦丁,就跟康斯坦丁聊了起来。

可是两人语言不通,吕港就只顾着在前面带路,也不给两人当翻译,聊了几句之后实在聊不到一块,任天只能闭上了嘴巴。

几个人默不作声的赶着路,前方的路变得越来越难走,很多地方只有一个狭小的口子,必须借助背包里的工具才能通过。

从地势上来看,一路都是在往上行走,看这意思估计吕港是要带着他们回到地面上。

走了几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一块还算开阔的地方,地势也相对较平整。

吕港把背包往地上一扔:“今晚我们就在这里睡一觉,明天继续赶路。”

这样也好,从早上逃出伊甸大厦到现在,任天基本就没休息过,尽管他的身体条件不错,但是也感到非常的疲劳。

吕港关掉了手电筒,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户外探险用的照明灯具并将它点亮,放在了几个人的中间:“任天,把手电筒关了吧,省着点电,明天还要继续使用。”

任天关掉了手电筒,借着照明灯并不光亮的光线,看着身边的几个人。吕港拿出了一个睡袋把朱筱冰包进了睡袋里面,康斯坦丁从包里取出了食物,大口咀嚼着。

任天走到朱筱冰的身边,查看她的伤情:“吕港,筱冰没事吧?”

吕港没有立刻回答,用手把朱筱冰的手放进了睡袋里面,然后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

“要是筱冰能醒过来就好了。”任天用手想去摸朱筱冰的额头烫不烫,查看她有没有发烧。

吕港“啪”的一下打掉了任天的手:“你少碰她。”

任天不由得一愣,怎么回事?我不过是关心朱筱冰,又没有什么其它的意思,这又是干嘛呢?再说了,你不过就是筱冰的哥哥,也不用这样吃醋吧?

吕港也知道刚才自己这么做有些过分了,但是心中对任天实在非常抵触,要不是上头的命令,他才不愿来救任天。

就在这气氛陷入僵局的时候,“嗯”的一声,朱筱冰突然发出了一声呻吟。

“筱冰,你没事吧?”吕港关切的问道。

“筱冰,筱冰,你醒醒啊,你倒是告诉我,你身体哪里不舒服?”任天也在一旁焦急的询问。

朱筱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迷茫的看着面前的两张脸,一时还说不出话来。

康斯坦丁端来杯子:“先给这姑娘喝点水吧。”

吕港接过杯子,扶着朱筱冰慢慢喂她喝了点水。

喝完水之后,显然朱筱冰有些缓了过来,她看看四周的情景:“哥,我们已经到溶洞了。他们的人……没有追来吧?”

任天还未等吕港回答,抢先说道:“筱冰,你先告诉我,你哪里受了伤?我马上可以把你治好,你很快就会跟没事人一样了。”

朱筱冰闭着眼睛,用手痛苦的揉着脑袋:“我头痛得厉害,好像之前我们坠机落地时,头部受到了震动。”

难道是脑震荡?任天心想,管它是什么问题,只要用愈体之术,把灵力灌输进筱冰的头部就好了。

任天尝试着运用身体的灵力,才突然发现,现在自己根本使不出一点的灵力,之前坠机时喝的那瓶伏特加,酒劲早就已经过去了。

吕港看着任天的样子知道他想使用法术救治朱筱冰:“你现在还能用灵力吗?恐怕不行了吧?”

任天觉得很没面子,之前自己一直在说,等朱筱冰醒过来,告诉自己她哪里受伤了,自己就立刻可以把她治好,可是现在人是已经醒了,并且也告诉了自己哪里不舒服,可是自己却毫无办法、束手无策,这不是很丢人吗?

“筱冰,你还带着伏特加吗?能不能再给我喝一点?”

朱筱冰摇摇头,之前她就带了一瓶伏特加,为了应急用的,之前就已经被任天喝得一干二净了。

康斯坦丁在一旁看着几个人都在用中文对话,可是他却一句都听不懂,不由得着急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谁能帮我翻译一下。”

朱筱冰虽然不知道康斯坦丁怎么会也跟着来到了这里,但是显然她之前应该了解过这个人,知道他是任天之前招收的犯罪调查组成员,他跟着来到这里,应该是来帮忙的。

朱筱冰朝着康斯坦丁一笑,又用眼神看看任天:“翻译给你听也没用,这家伙酒瘾犯了,想喝酒。”

哪知朱筱冰随意调侃之后,康斯坦丁却眼中放亮:“组长,没想到你也是好酒之人啊?太好了,我们一块喝一杯吧。”说完康斯坦丁居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金属的小酒壶递给了任天。

任天不由得一愣,他接过康斯坦丁递过来的酒壶问道:“这里面是伏特加吗?没想到你居然还随身带着酒啊。”

康斯坦丁摇摇头:“这里面不是伏特加,是我自己酿的私家酒,伏特加跟它比起来简直就是给孩子喝的饮料。”

不是伏特加啊,任天不禁感到有些失望,自从他知道只有喝了伏特加之后才能使用法术,就一直喝的是伏特加酒,也不知道其它酒管不管用。

不管怎么样,试一试总没有错。任天拧开了瓶盖,尝试着抿了一小口,天哪,这是酒还是工业酒精?这酒喝下去时,嗓子就好像被刀片划过一样,实在烈得有些离谱。

康斯坦丁看着任天难受的样子,一个劲的大笑:“我这酒酒精度有九十七度,比全世界最烈的波兰精馏伏特加还要高一度,名符其实全世界最烈的酒,一般人喝了连话都说不出来,组长你没事吧?”

任天想说话,却发现嗓子里还呛得厉害,根本发不出声音。他只能低下头摇摇手,表示自己没有事。

任天尝试着运了一下灵力,没想到立刻就得到了回应,体内有小股灵力不停窜动,随时都可以转化成为法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