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雨天小事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19 17:33:31 字数:3304 阅读进度:267/313

“哦,到底是什么事情?”任天听云月儿这么一说,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在两天前,那天我们依旧早早出发赶路……”云月儿的眼神一转,开始讲述起两天前的遭遇。

那一天,天气不太好,几个人出发的时候就是阴天,等赶路走了一阵子,突然就下起了大雨。雨势越来越大,到最后简直成了瓢泼大雨。

下这么大的雨了,显然是无法赶路了,酩酊老人看见路边有一个简易的茅草屋,就招呼大家先进去避雨。

其他人包括小怪都匆忙走进了茅草屋子里避雨,可是乔跃却好像没有听见酩酊老人的召唤一样,只是骑着马独自往前走去。

云月儿看见乔跃没有跟过来,立刻重新上马追了上去,她来到乔跃的身边,就发现他对下这么大的雨好像不以为意,就跟平日里完全一样:“跃哥哥,别走了,下这么大的雨,我们赶紧去避避吧。”

乔跃木然的回过头看了一眼云月儿:“避雨?有什么可避的?这雨不是挺好的吗?”

“下大雨把身体都淋湿了,万一冻着了,生了病就没法继续赶路了。”

乔跃也没坚持,点点头就跟着云月儿来到了茅草屋子里。

乔跃刚才的行为虽然有些古怪,但是大家就当他急于赶路,也没往心里去。

这个茅草屋并没有人住着,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屋顶还有一些破损,雨水滴滴答答的从破损的地方掉滴落了下来。

酩酊老人看见屋子一角有一张站都站不住的破木桌子,显然也没人要了,他就把这张桌子劈成了木柴,然后点着了弄成了一个火堆,众人就围着火堆取暖。

这期间大家有聊没聊的说着闲话,而乔跃一如既往的沉默,几乎什么都没说。

就在这时,茅草屋的外面又跑进来了三个人,显然也都是进来避雨的。

这三个人一进屋子不由得一愣。他们可能没想到屋子里已经有了其他人。这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决定一块到茅草屋里来避雨。

都是赶路人,乔跃这边几个人也没拿进来的三个人当回事,酩酊老人一看这三人的衣服也都被雨水打湿,干脆热情的招呼几个人一块过来烤火。

三个人拒绝了酩酊老人的邀请。只是一块聚到屋子的一角。低声交谈着什么。

云月儿比较好管闲事。而且刚才一见这三人进屋的神情有些鬼鬼祟祟,看上去不太像好人,于是她就时不时往那三个人的地方打量。

只见这三人交头接耳。低声细语,声音压得非常小,根本听不清楚,但是云月儿发现,这三人一边说话,还一边不时的看看他们,神色间有些不怀好意。

云月儿扭过头对乔跃说道:“跃哥哥,我看那几个人不像好人,他们一边说话一边在观察我们,是不是在打我们的主意啊?”

乔跃却头也没回,只是淡淡说道:“月儿,随便他们去,我们这些人还怕三个贼人吗?”

云月儿想想也是,自己这四个人再加上小怪,哪个不是身怀高超的武艺,这三个人不打他们主意也就算了,要是真敢来冒犯他们,单单就是小怪都能让他们三个吃不了兜着走的。

过了一会,外面的雨渐渐开始小了,酩酊老人一看面前的火堆也烧得差不多了,干脆拍了拍身上的灰土说道:“大家准备准备,一旦着雨停了,我们就继续上路。”

一直坐在一角的三个人一看乔跃他们准备走了,互相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人率先站了起来,直接走到茅草屋的门口,往哪一站,把出口给挡住了。

另外一个人是三人中看上去年纪最大的一个,他走到火堆面前,一脚把烧得差不多的火堆给踩灭了:“大家先别动,既然我们难得在此遇见,也算是种缘分,既然这么有缘,我想跟几位商量一件事情。”

庞胖子以前干的就是打家劫舍的勾当,一看这家伙这么说就知道他的意图,不由得哈哈大笑:“这位兄弟,你该不是想跟我们借点盘缠花花吧?”

“哟,这位胖兄弟眼力不错,一下子就把我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带头的大哥从腰里掏出了一把匕首,他满以为这四个人不过一个老头、一个大姑娘、一个死胖子再加一个长得像书生一样的公子哥,另外还有一头狗不像狗、猪不像猪的四不像,一看见自己拿出了家伙,多半马上就能吓得瘫软在地上。

可是实际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当他把匕首掏出来之后,这几个人居然一下子都笑了起来。

带头大哥有点蒙,抢了那么多次,还从未遇到被抢的人是这种反应的,这实在有些古怪:“笑什么笑?都不想活了吗?谁再笑我就先让他尝尝我的刀子的滋味。”

他不说还好,当他说完这句,这几个人却笑得更加大声。

酩酊老人一边笑一边说道:“年轻人,我劝你赶紧放下匕首,带着你的兄弟离开吧。”

庞胖子站起来甩甩手:“老爷子,我已经好久没跟人动过手了,你就让我玩玩吧。”说完庞胖子就朝那带头大哥走了过去。

“你你你……要干什么?别再过来了,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带头大哥比划了一下,假装要用匕首去刺庞胖子。

突然人影一晃,带头大哥发现自己手里的匕首已经不见了,再一转身,却发现一直面无表情的乔跃就站在他身边,手里拿着他的匕首,正漠然的看着他。

带头大哥大吃一惊,这家伙什么时候站起来的?又是什么时候把我手里的刀子拿走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跟着带头大哥的另外两人不知道厉害,一看大哥的匕首被抢走了,立刻掏出了自己的刀子:“你干什么,快点把匕首还给我们大哥,听见了没有。”

带头大哥却知道今天遇见了高人,其他几个人自己不知道,但是单单这个长相俊雅的公子,他的武功绝对不是自己这三个人可以对付的。

扑通一声带头大哥居然立刻跪了下来,拼命朝乔跃磕着头:“大爷饶命啊,饶命啊,我们三个人不是强盗,只是因为家里闹了虫灾,粮食全部都被啃光了,而我们当地的地主却勾结官府欺压我们这些农民,逼得实在无路可走了,才离开家乡沦为了贼寇。”

带头大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另外两人一看大哥都这样子,也跟着一块跪了下来。

云月儿看看父亲,发现老人皱着眉,脸上似有不忍神情,知道父亲一定已经心软了,于是就想说几句,让这三人以后不要再当土匪,不要再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然后就把这几个人给打发走,那这事情也就算完结了。

可是还没等云月儿说话,突然乔跃一下把带头大哥踹翻在地,拿着手里的匕首就要把这个带头大哥给杀了。

“跃哥哥住手!”云月儿赶紧匆忙说道:“你要干什么?你不会真打算杀了他们三个人吧?”

乔跃却面无表情的说道:“月儿,你别被他们骗了,他们这么说就是想让我们饶了他们,等他们离开后依旧会继续抢劫其他来往行人的。”

云月儿一愣,尽管乔跃的话也有一定道理,但她却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劲。

正在云月儿疑惑的时候,酩酊老人说话了:“跃儿,算了吧。我们也无法区分他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就算他们说的是假话,毕竟也是三条人命,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是让他们走吧。”

乔跃听完酩酊老人的话,一时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定定的拿着匕首,指着带头大哥的喉咙,过了一会终于把匕首放了下来,转身对酩酊老人说道:“徒儿谨遵师父教诲。”

最后这三个人就这么被放走了,这件事也算是告一段落。

此刻云月儿对任天说完这事之后,任天却不明白:“月儿,最后乔跃也没杀他们三个人,我也没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啊。”

云月儿却是一阵沉默,最后慢慢对任天说道:“这件事虽然很小,但是我却觉得有两点问题。首先,这件事整个过程中,我跃哥哥都没有一丝情感的流露,就连要杀那男子的时候,他的身上却连杀气都感受不到……”

“也许乔跃一开始就没想杀那个人,就是为了拿刀子吓唬吓唬他,这样当然不会有杀气了。”任天还在设法替乔跃开脱。

“这点或许是这样,但是另外一个疑问却难以让我释怀。”云月儿深吸了一口气:“任天,其实你应该是最了解我跃哥哥的,你想想看,以跃哥哥以前的性格,当他听见这人说自己不过只是一名普通农民,因为生计所迫才当了土匪,那么跃哥哥还会出手要杀这个人吗?”

任天一下子怔住了,确实以乔跃的性格冷是冷了一点,但他绝对不是一个嗜血好杀之人,而且乔跃宅心仁厚,说不定听见那人这么说,还会掏出身上的银两去接济这几个人才对。

任天呆呆的望着云月儿,此时两人所想的念头都是同样的,不过谁也没能率先开口把心中所想说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