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枪伤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19 17:33:31 字数:3290 阅读进度:268/313

任天和云月儿互相对视着,谁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任天决定率先打破僵局,把自己心中的猜测说出口,哪知就在他刚张开口却还没说出一个字的时候,就听见不远处的酩酊老人喊道:“跃儿,丫头,你们休息够了吗?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

“好的,爹,我跟跃哥哥已经休息好了,我们一块出发赶路吧。”云月儿朝着父亲喊完之后,转头看着任天:“我们还是起身赶路吧,以前乔跃都是第一个急着上路的,今天你要是再磨下去,我爹和那胖子估计就要怀疑了。”

“好吧。”任天站了起来:“我们先一块赶路,等路上找个合适的机会我再跟你说……”

哪知任天刚说完这一句,却突然觉得脑子瞬间被冻住了一样,他再看云月儿和周围的事物,就觉得有些隔阂,虽然近在眼前,却又感觉遥远的仿佛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变得有些不真实。

“任天,任天,你怎么了?”云月儿的声音听起来也像是隔着厚厚的墙壁传过来的。

唰的一下,任天猛地觉得自己好像被从这个身体里拽了出来,一转眼间周围的事物都慢慢暗了下来,没一会他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远处隐隐有一丝光亮传来,他朝着那处光亮飞了过去,最后这道光亮像是被人打开,把任天包围在了其中。

任天睁开了眼睛,发现朱筱冰、吕港和康斯坦丁正围在他身边。用关切的眼神看着他。

看见任天醒了过来,康斯坦丁高兴的大声说道:“组长,你可终于醒了,我就知道一颗小小的子弹肯定杀不死你,你的命应该比猫都多一条。”

任天反应了过来,他知道自己应该又回到了曦界,从他的腹部一阵疼痛传来,低头一看,任天发现自己的腹部被人用布条包裹了一圈,就算这样。依然有鲜血渗了出来。

任天知道这应该就是之前秦勇开枪造成的枪伤。没想到居然打到了自己的肚子上,万一他一枪击中了自己的心脏或者爆了自己的头,那现在自己早就挂掉了。

“任天,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吕港感激任天救治了自己。但是现在任天受了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扯下自己衣服上的一条。替他把伤口包扎了一下。

任天试图坐起来,这么一直躺着让他觉得很不自在,可是他才刚一起身。就被伤口痛得呲牙咧嘴:“真他妈疼啊,不会打伤了我的内脏了吧?要是有酒就好了,我还可以为自己疗伤。”

朱筱冰闻言看看康斯坦丁,用俄语对他说了两句,而康斯坦丁听了之后一愣,随即摇摇头。

任天一看那意思就明白了,朱筱冰一定是在问康斯坦丁身上还有没有藏着酒,但是从康斯坦丁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没有任何酒了。其实康斯坦丁不摇头任天都能猜到,这都两壶酒都提供了出来,康斯坦丁身上要是还能有酒,他得是什么程度的酒鬼啊。

“筱冰,别问了,肯定没酒了,我这样没事,我还能继续赶路。”说完任天就忍着痛试图站起来。

“你别动啊!”吕港一个劲的阻拦:“任天,你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伤到哪了,这子弹要是打破了内脏,你再这么乱动,可是真的会出人命的。”

“那我该怎么办?我不能走路,让我怎么出去?”

吕港和朱筱冰没有说话,却齐刷刷的把目光转移到了康斯坦丁的身上。康斯坦丁倒是很乐意:“组长,现在你女朋友已经恢复了,我可以来背你了。”

当然朱筱冰翻译给任天听的时候,没把康斯坦丁的原话翻译过去,只是脸上一红,把“女朋友”三个字换成了“我”。

任天当然没有察觉到这期间的小插曲,只是疑惑的看着康斯坦丁:“你能行吗,刚才我好像还没把你胸口的伤完全治好啊。”

康斯坦丁拍着胸脯:“组长你放心,你已经把我治得很好了,我现在一点都没觉得胸口伤口有多痛,就跟没事人一模一样。”

在康斯坦丁的再三坚持之下,任天只能让他背起了自己,然后一块出发离开这里。

走了一会任天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筱冰,之前你们不是准备了三个大背包吗?里面装有食物和水,这三个包呢,怎么没见你们背着啊?”

朱筱冰开口解释道:“刚才你昏迷了过去,所以你不知道,等你昏过去之后,那个山洞发生了大面积的坍塌,我们匆匆忙忙只能先把你救了出来,那三个包来不及拿了……”

尽管朱筱冰说得很平淡,但是任天依然能想象出当时的情景有多危急,现在虽然大家人完好无缺,但是在物资方面,除了吕港抢出了一只手电筒,剩下的东西全部跟秦勇的尸体一块被埋在了那个洞穴之中。

任天不禁有些担忧,这样就意味着接下来这段路,他们没有了食物和水的补给,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一旦吕港手中这支手电筒没电了,他们将完全陷入黑暗,到时连路都看不见,几个人将如何出去?

其实任天所想的,又何尝不是大家所担心的,但是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谁也想不了那么多。

幸好之前吕港说过,这里离出去还剩下不到一天的路程,希望这支手电能够坚持到最后吧。

一行人默默前行,但是任天却发现大家的步伐都很匆忙,显然都想尽量缩短赶路的时间,争取在手电筒里的电耗光之前,抓紧走出这里。

走了大约两个时辰,任天感觉到身子下面的康斯坦丁呼吸变得急促,脚步有些不稳。他朝康斯坦丁的胸口一看,不由得啊了一声:“康斯坦丁快把我放下,你胸前的伤口破了,血又冒了出来。”

康斯坦丁却没有吱声,咬着牙背着任天努力跟上前面两人的脚步。

“吕港,筱冰先别走了,康斯坦丁的伤口又破了。”任天朝前面两人喊道。

吕港和朱筱冰立刻回过头来,走到了康斯坦丁面前。

哪知这俄罗斯汉子却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执着的往前走着,在经过吕港两人身边时说道:“别听他瞎胡说,他挨了枪子,眼神不好使了,我没事。”

说完康斯坦丁便固执的往前走去,吕港和朱筱冰互相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的跑到康斯坦丁面前去领路。

就这样几个人又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吕港手中手电筒的光芒慢慢的暗了下来,大家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是谁都装的好像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任天感觉背着自己的康斯坦丁开始放慢了脚步,他的每一步迈出都显得如此沉重且艰难。任天回头一看,借着幽暗的光芒,他分明看见一路走来,路上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

“康斯坦丁,快把我放下。”任天再也不能熟视无睹了:“你的伤口已经彻底破裂,路上都是你的血。”

康斯坦丁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继续背着任天往前走去。

“吕港,筱冰你们别走了,康斯坦丁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我们必须停下来让他休息一会。”

吕港和朱筱冰听见这一句,也纷纷停止前进,他们刚想上来查看康斯坦丁的伤情,哪知这家伙却大吼了一声:“我没事,这血不是我的,这明明是他自己伤口流出来的血,你们不用管我。”

朱筱冰还想说什么,却被吕港拦住了,他用眼神示意朱筱冰不要再说,因为一个男人的坚持是不会轻易被其他人打断的。

任天一看自己的话没人理会,康斯坦丁执意背着自己不肯放下,不禁心中着急,就摇晃着身体试图从康斯坦丁的背上跳下来。

任天这么一摇晃,康斯坦丁顿时站立不稳,一下子背着任天摔倒在地上。

吕港和朱筱冰赶紧过来搀扶,哪知康斯坦丁却像一头雄狮,他一声咆哮:“不用你们扶我,我自己可以。”

康斯坦丁用手把自己撑了起来,然后异常固执的把任天要再度背起来,任天哪里肯干,推挡着康斯坦丁的手,就是不让他再背自己。

“任天,你就让他背吧。”吕港低沉着说道:“他已经铁了心了,你再这么抵抗,一方面只会让你们两人的伤势更加严重,另一方面,你也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任天不由得一愣,吕港这番话说得虽然有点重,但是不无道理,自己再抵触下去,也无法阻断这个俄罗斯硬汉的坚持,并且他看了看吕港手中的手电筒,光芒越加的暗淡,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任天不再抗拒,老老实实的趴在了康斯坦丁的背上,哪知康斯坦丁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背着任天站起来。

吕港和朱筱冰上前去扶他,却被他推开,最后他一声大喊,额头的青筋都根根爆出,终于猛地一下站立了起来。

任天不由得泪流满面,心中无比的感动,康斯坦丁,有你这样的朋友,死而无憾!

一行人再次准备出发,哪知还没走出十步,突然吕港手中的手电筒奋力闪了两闪,却终于完全暗淡了下去,整个山洞一片漆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