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接近真相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19 17:33:31 字数:3372 阅读进度:272/313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但是却也不显得很暗,窗外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正好照在了床边的朱筱冰身上,将她美好的身影勾勒的有些朦胧,好像圣洁的圣女。

朱筱冰看见任天进来也略感诧异,但是她并没有发出动静,只是朝着任天看了几眼,便把目光投向了床上躺着的那个人身上。

床上躺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但是一张脸倒也干净,虽有一些皱纹,但是却没有老人斑等杂七杂八的事物。老人带着呼吸器,呼吸均匀但是却很微弱,给人一种好像随时都可能离开的感觉。

“主人,我把任天先生带来了。”周管家朝着床上的老者毕恭毕敬的说道。

老者慢慢睁开了眼睛,他并没有马上看向任天,而是朝着朱筱冰说道:“麻美,把我扶起来。”

朱筱冰伸出手,将床上的老人小心翼翼的扶起来靠着枕头坐在床上。

麻美?任天不由得奇怪,这是在叫朱筱冰吗?难道她的真名居然叫朱麻美?这也太难听了。

老者这时才端端正正的打量起任天来,看了半天慢悠悠的说道:“任天先生,一路上让你受累了。”

“噢,我不辛苦,谢谢你让筱冰把我从伊甸城给救了出来,否则我可能已经去见上帝了。”

老者点点头:“这个不用客气,说实话‘晓’的人之所以要杀你,其实与我也脱不了干系。”

任天一愣。老者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组织要杀我的事情跟他也有关系?

老者看任天沉默不说话,知道他心中好奇,便慢慢说道:“他们可能还没有把我的名字告诉你,实在有点抱歉,一直隐瞒着你。我做个自我介绍,我叫中田和贵……”

也许现在外面有一颗彗星落在草坪上,都不会让任天如此吃惊。中田和贵这个名字,顿时让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炸开了锅。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任天根本无法相信自己听见的这四个字,这比他当初第一次去往暮界还难以令他接受。

屋子里其他人都没有说话。好像任天的反应完全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一样。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任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

“中田和贵?你不是……死了吗?”好半天任天才异常突兀的冒出了这么一句。

旁边的周管家有些生气,这小伙子懂不懂礼仪,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老者却微笑着说道:“我虽然还没死,可是离死却也不远了。”

任天还是无法相信:“你真是中田和贵?那个先天醒世者中田和贵?那个唯一的超醒者中田和贵?那个创立了‘晓’和‘喻’两大组织的中田和贵?”

任天看似一连问了四个问题。但其实都只是同一个问题。

老者点点头:“你说的还真的就是我。是不是让你失望了?发现我居然没有长着三个脑袋和六条胳膊?”

任天眨了眨眼看样子还是半信半疑。他把目光移到了朱筱冰的身上,因为房间里的几个人,他唯一能相信的就是她了。

朱筱冰朝任天坚定了点了一下头:“我爷爷确实就是……中田和贵。”

你爷爷?任天脑子嗡的一下。这么说朱筱冰其实是日本人喽,怪不得刚才这老者叫她麻美,中田麻美才是朱筱冰的真名。

任天再仔细一回想,山庄里有这么多女仆、周管家又是一副日本执事的样子,刚才进屋还要脱鞋,这一切的一切不都说明了山庄的主人是一个日本人吗?

任天从进屋之后短短几分钟内,获得的信息量有点大,瞬间让他感到脑袋都快被撑爆了一样。突然任天想到了一件事,便一下把脸沉了下来。

“你既然是中田和贵,那么你就是‘喻’的领导者喽。”任天压抑着内心的愤怒:“那你为什么要做那么多坏事?杀死了那么多的人?”

面对任天的质问,周管家忍不住了:“任先生,我们当你是客人,但是你也不能用这种语气跟我家主人说话啊。”

朱筱冰也面色一变:“任天,你误会了,那些都不是我爷爷做的。”

老者却很淡定,他一抬手阻止了周管家和朱筱冰的解释,自己亲自向任天说道:“这一切,你都是听‘晓’组织的人说的吧?”

“对,就是听你以前创立的‘晓’组织的人说的,你不会想说他们是在骗我的吧?”任天冷冷的看着老者,想看看他是怎么诡辩的。

老者摘掉了呼吸器,吓得周管家和朱筱冰立刻上前想给他重新戴上。老者摇摇手,示意自己不要紧,他猛地一抬头紧紧盯着任天的双眼,眼神坚定且充满力量,看得任天顿时觉得自己矮了一截,被他眼神中那股霸气所震慑。

老者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若真想毁灭这两个世界,恐怕这两个世界现在都已经不存在了。”

好大的口气,但是任天却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别看这老者现在躺在床上一副弱不禁风、风烛残年的模样,但是只要他乐意,弹指间整个世界就会立刻崩塌一样。

老者收回了眼神,立刻变得气喘,朱筱冰赶紧把呼吸器替他带上,老者带上呼吸器之后大口大口的喘了半天,才慢慢缓了过来。

“这么说……他们都是骗我的喽。”任天的语气变得迟疑,心中很多事情以前他不愿去想,现在却觉得这些事情让他开始触摸到了真相。

自从他到了伊甸城之后,尽管城市之内表面歌舞升平,但是组织对他的一些做法却让他心中不忿,组织干嘛要把我囚禁起来,让我终生不能离开伊甸城?我后来遭到了暗杀,但是却有人告诉我这根本不是黑手党所为?最后组织为什么要莫名其妙的处决我?如果这是一个光明正大的组织,为什么对我却一直不够光明正大呢?

老者缓过来之后,看着一旁发呆的任天:“我今天要告诉你的,可能很多你都无法接受,甚至会颠覆你以前所知道的一些事情。我也不敢向你保证,我说的一切就一定是真相,毕竟立场不同,对事物的理解也会不同。但是我却敢向你保证,我所说的绝不会故意骗你,隐瞒什么,我尽量去接近真实,但是到底是不是真相,还需要你自己去思考。”

今天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任天心想,我只想当个普通人,也许当我越接近真相的时候,我离普通人的距离就越遥远……

“爷爷,时间还长,你并不一定要在今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任天。”朱筱冰担心老者的身体能不能吃得消,想劝老者不要太劳累。

“可惜啊,麻美,我的时间不长了,今晚我感到自己的精神还不错,必须要抓紧时间全部告诉他,然后需要他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老者用日语回答朱筱冰,任天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

“任天,你准备好了吗?”老者的眼睛一下子释放出了闪耀的光芒。

任天却犹豫了一小会,才不那么肯定的说道:“我……准备好了。”

“第一件要告诉你的事,我为什么要离开‘晓’,自己创办‘喻’。”

任天精神一震,没想到老者那么干脆就直接切入了主题。

“当初我和另外四个人一起创建的‘晓’组织,虽然我在其中起到主导的作用,但是我们五个人对于这个组织的创立都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晓从创立开始的初衷其实很简单,就是想团结全世界人数极少的醒世者,想给他们一个庇护的场所,不想让他们因为自己的能力而感到苦恼,感到无所适从,于是我们打造了伊甸城,想创造一个醒世者的伊甸园。”

“但是我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醒世者一旦不再为自己的能力感到苦恼时,就会发现其实有这样的能力,会让自己变得异常的强大。当一帮觉得自己能力强大的人聚在一起时,那过度膨胀的自信心,导致了最后不断增长的**和难以满足的野心的产生。”

“作为晓的五个创始人之一,我深深为这个不好的发展势头担忧,也曾经希望联手其他几个创始人,一块把这种可怕的势头压制下去。可是我没想到,野心发展的速度如此之快,居然已经蔓延到了高层,其他的四个人也无可避免的希望,能利用天生的能力将两个世界玩弄于鼓掌之间。”

“就在那个时候,我开始发现自己身体的异变,我开始慢慢与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融合,我也开始从高醒者向着超醒者进化。正是这种进化的势头,再加上我对他们的不断劝诫,导致我们之间产生了无法逾越的鸿沟,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都躲着我,害怕我,生怕我用强大的能力把他们给杀死。”

“他们表面上对我进行妥协,表示会将晓组织引领回创立时的初衷,但是我没想到,他们居然在背后偷偷做了一件事,他们居然把俄罗斯黑手党的罪犯带进了伊甸城。”

任天难以置信的跳了起来:“什么?这不可能,黑手党的人绝不是他们自己带进伊甸城的,否则为什么他们会让我带队去剿灭黑手党呢?”

老者充满怜悯的看着任天:“我可怜的孩子,你还不明白吗?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你有能力剿灭黑手党,他们其实更想借黑手党的手杀了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