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交接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19 17:33:31 字数:3329 阅读进度:273/313

中田和贵的语气并无什么特别,对于任天却好比台风吹走了心中的一些雾霾,尽管他早就猜到组织的人一直在利用自己,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确定过。

“你的事,我过会再跟你讲,先继续讲述我的经历。”老者接过周管家递过来的水杯,咽下了几片不知名的药:“他们之所以找来黑手党的人,并不是想让这些人来对付我,而是想故意转移开我的视线,让我先把精力浪费到如何应对黑手党的人身上,他们好在背地里搞其它的小动作。”

“一方面他们表面上依旧假装正义,好像利用醒世者的特殊能力,维护着两个世界的秩序;而在另一方面他们却开始为了金钱、为了一己私欲,做一些非法的勾当。当然这一切都在暗中展开,而且他们做的很聪明,并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来让我抓到把柄。我只是以为,有一帮醒世者在暗中捣鬼,却一直没有想到捣鬼的人原来一直在我身边。”

“他们的势力不断发展壮大,到了最后他们已经不再害怕我,他们从原先的偷偷摸摸变得明目张胆,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并且已经开始计划如何把我剔除出这个组织。他们开始不断的造谣,说我变得孤立、变得难以捉摸,说我开始在背后做一些违背组织原则的事情,并且把他们做的所有肮脏的勾当全部推到了我的头上。”

“他们利用组织中不知道真相的那群人来反对我、来排挤我,他们知道。我是不可能对这些不明真相的人动手的,直到最后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留在伊甸城里,于是就想方设法逃了出来。”

任天想起了当初杨一晶告诉自己,说中田和贵从伊甸城里是如何消失的事情,到现今依旧是一个未解之谜,便忍不住问道:“你当初是怎么从防卫森严的伊甸城离开的呢?”

中田和贵微微一笑:“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不但知道,你自己还亲自走了一遍啊。”

任天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之前逃出来的伊甸城下面那个地下洞穴,居然就是当年中田和贵的逃生之道啊。

“那条地道,是我当年建设伊甸城时所发现的。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也没想到后来居然能救我一命。”回忆起遥远的往事,让老者无限的感慨。

“我逃离伊甸城之后一直隐姓埋名,但是在暗中我却慢慢开始筹建‘喻’,先前创建‘晓’最后却与自己的初衷南辕北辙的经历。让我更加明确自己创建‘喻’的意图。”

“‘晓’代表的是苏醒、清醒的含义。所蕴含的寓意是我们发现了两个世界的存在。我们知道了自己的真实面目;而‘喻’的含义除了知晓以外,更代表了一种领悟、参透,表示我真正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我终于知道自己要实现的目标。”

任天一愣:“要实现的使命和目标,那我们身为醒世者的使命和目标,难道不仅仅是为了维护曦界和暮界这两个世界的秩序与和平吗?”

老者摇了摇头:“事实并非那么简单,当然就算我现在告诉你,你也未必会明白,不过在不久的将来,你马上就会明白的。”

“为什么不能马上告诉我?”任天不能理解。

“因为你还没能真正的融合,成为超醒者,只有成为超醒者才会真正的明白。”

任天一听老者神神秘秘、故弄玄虚,就是不肯直接告诉自己真相,不由得心中极为不屑,不愿意说就算了,何必拿一堆骗孩子的话来糊弄我?

“任天,我之所以告诉你我的这些经历,只是想让你明白,‘喻’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的一个组织,相反,他们口中‘喻’做的那些事情,其实都是他们自己所为,只不过他们把这盆脏水都泼到了我们的头上罢了。”

“那你们又为什么不出面解释,就任由他们这么做呢?”

“我们就算解释了,你觉得你会相信吗?”老者反问道。

确实是这样,任天心想,今天要不是自己面对中田和贵本人,又有朱筱冰作为旁证,再加上我自己的个人遭遇,我又怎么可能会相信呢?就算如此,到现在我对这老者的话也依旧半信半疑,没能全盘接受。

老者看着任天脸上表情阴晴不定,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你现在不相信没关系,迟早你会相信的。”

任天看着老者,之后又慢慢把视线转移到朱筱冰的脸上,仿佛想从她那里得到些什么,突然任天心中开始排斥,朱筱冰,不,应该叫她中田麻美,这个女孩从一开始就在骗我,从她认识我的第一天起,她就对我隐瞒着真相,我现在又能希望从她那里得到什么佐证呢?我能得到的不过只是谎言,无穷无尽的谎言。

任天看着朱筱冰的表情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这种变化让朱筱冰异常的伤心,她张开嘴想辩解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讲。

老者也觉察到了任天看待自己孙女的表情变化:“任天,请你不要责怪麻美,她做的一切都是我的安排。”

任天一愣,原来自己就是一个傻子,被你们爷孙联合起来玩弄于鼓掌之中。

“麻美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孩子,可以说她跟我一样也是一名先天的醒世者。”

这句话更让任天摸不着头脑,朱筱冰如果是一名先天醒世者,那么早就该被晓组织发现,也轮不到自己来当她的领路人了。

“麻美一直都是一名先天醒世者,直到她五岁的时候,那一年我离开了晓,逃出了伊甸城,为了不让组织的人找到她,我对麻美做了一件不好的事情,我让她‘沉睡’了,我用一种特殊的方法,让她失去了醒世者的能力。”

“尽管如此,我却从小教育她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告诉她关于醒世者的事情,就准备有朝一日能唤醒她的能力。终于在四个月前,我发现时机到了,我再次让她恢复了醒世者的能力,并设法让你成为了她的‘领路人’。”

任天皱着眉头:“我知道,你们利用我是一个菜鸟,然后利用我带她混进了伊甸城,这样她就可以玩无间道,潜伏在晓的内部,打探一些你想知道的情报。”

“你错了,任天。”老者面对任天的质疑,坚定的否决道:“我之所以在那个时机让朱筱冰再次苏醒,成为醒世者,是因为我需要她把你带进伊甸城。”

任天没明白:“干嘛要让我去伊甸城,我去了那里好像也不能为你们做什么啊?”

“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我只是想证明一件事,我想证明你到底有没有成为超醒者的资格……”

任天早就知道自己跟乔跃融合这件事情,也知道这种融合是成为超醒者的先决条件,但是他却不明白,自己去了伊甸城又如何能证明自己就可以成为超醒者了呢。

“任天,对不起你,让你前往伊甸城,无异于把你送进虎口,晓的人因为我的关系,把超醒者的存在一直视为一种威胁。所以你自从进入到伊甸城的那一天,你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一个眼中钉、肉中刺。”

“他们为什么终生不让你离开伊甸城,说是你违背了组织的规定,其实那都是欲加之罪,他们就是想把你牢牢控制在手中,让你只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活动,这样他们才能吃得下饭,睡得着觉。”

任天奇怪道:“既然晓的人这么怕我,为什么不直接把我杀了来得干脆呢?”

“因为他们想通过你来研究融合是怎么产生的,又是如何成为超醒者的。因为你还很稚嫩,你对他们的威胁还不够大,他们有机会在你彻底成长之前,先把你当成是试验品。来加以研究。”

“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他们有拿我做过实验啊?”任天奇怪的说道。

“他们让你去对付黑手党的人,为的是制造一个借口,为了有一天你突然的昏迷制造了一个假象,他们就可以把责任推到黑手党的头上,说是他们害死了你。其实你被人暗杀,都是晓组织的行为。并且他们故意没有杀死你,就是为了让你陷入昏迷,好对你为所欲为,拿你的身体去做研究。”

“你知道你昏迷之后为什么迟迟身陷暮界都不能回来吗?因为这都是晓在对你的身体注射了一种药物,导致你无法醒来。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你居然学会了愈体之术,并且在暮界得到了龙骨,龙骨会强化你的灵力,而愈体之术会自动愈合你的身体,导致你在这里身体也醒了过来。”

任天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两个月,自己一直无法从暮界穿越回曦界,而突然在自己学会愈体之术之后,没多久自己终于返回到曦界来,原来背后有着那么多的秘密。

“你的苏醒让晓的人大惊失色,所以他们找了一个理由要处决你,而我对你的考察也已经结束,于是就安排麻美把你从伊甸城带了出来。”

“考察?你到底要考察我什么啊?”任天始终不明白,就算自己有资格当一名超醒者,那又如何?

老者抬起来头,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任天,他没有犹豫,而是用难以抗拒的语气说道:“任天,你愿意成为我的接班人,从此领导‘喻’这个组织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