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异变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19 17:33:31 字数:3301 阅读进度:276/313

中田和贵的一句话让任天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中田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说得具体一点?”

“任天啊,这件事有点复杂,我就这么来解释给你听吧。”老者想了一下该如何措辞:“这三个月,原本是应该你和乔跃大脑意识融合的三个月,原本没有发生乔跃的意识被檀魂剑吸走的事情,那在这三个月中,你们的融合会是一个非常自然而然的过程,谁也不会意识到有特别的什么变化,但是一旦融合结束之后,你们的大脑会结合双方的优点,所以你们今后再遇到问题时,考虑事物就会更加的全面,说得简单点,就是你们的智商、情商都前进了一大步。”

“可是这三个月中,因为乔跃魂魄的缺席,尽管你们大脑在硬件方面都已经完成了融合,但是在软件方面,也就是你们的意识,却只能全部沿用你任天的意识,也就是说双方以后考虑问题,其实还是从你任天的角度来考虑,其中不会有乔跃的意识存在。”

任天知道乔跃做事情一向比自己成熟、干练,所以如果真按照原来的优胜劣汰的法则进行融合的话,估计现在自己的意识能被保留下来的就没多少了。

老者继续说道:“原本这样也没什么,全部都是你任天的意识也没什么太大的坏处,可是偏偏你们又在三个月后把乔跃的魂魄送回到了他的身体里,这下事情就麻烦了……”

任天隐隐也觉得不对劲。但是却依旧不明所以:“中田先生,这样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就好像原来没融合之前,我们不也一样在同一个身体里保留两种意识吗?”

“这是不一样的。”老者一脸的凝重:“原来没融合之前,你到暮界进入到乔跃的身体里,尽管你的意识也存在于他的大脑中,但是却无法主导他身体的行为,乔跃依旧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处理每一件事务,完全不会受到你意识的掌控。”

“可是现在你的意识已经成为暮界乔跃身体的主导意识,这时乔跃的魂魄又回到了他的身体。居然成为了客人。而且更可怕的是这个‘客人’发现这个‘家’原来曾经一直是自己的‘家’,只不过现在被你这个‘侵略者’给占领了……”

“……”任天回味着老者言语的含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而且现在你们的**还没完全融合,也就是说那边乔跃的身体。大部分还是他原先的身体。在加上他自己的魂魄和意识回来了。对于那个身体而言,对原先一直属于自己的意识当然更加契合,所以现在乔跃的身体正在进行选择。到底是选择你的意识,还是原先乔跃的意识。”

“那如果最后那具身体依旧选择乔跃的意识作为主导会怎么样?”任天知道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最坏的可能就是把你的意识彻底排除出那具身体,从此以后你都无法进入,那你别说是当超醒者了,就连想当一名普通的醒世者都不再可能。”

任天不再说话,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但是对于他却隐隐有一个念头,乔跃的意识才是那具身体的主人,就算变成最坏的结果,我也不过是物归原主,这也没有什么不对。

中田和贵看见任天不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还比较平静,没有什么着急的样子,他就知道任天在想什么:“任天,你千万别这么想,你别觉得让乔跃的意识回归并主导原来的身体这没什么不对,其实这里面却有很大的问题。”

任天发现自己的想法居然被老者看了出来,不由得一愣:“这有什么问题,那本来就是乔跃的身体,好像我的意识才是多余的吧?”

“任天,我不妨实话对你说,就算现在回到乔跃身体里的魂魄,也多半跟乔跃原来魂魄不一样了。”

“为什么会不一样,乔跃的魂魄就是他的魂魄,又怎么可能不一样呢?”

“魂魄这种事物不是食物、也不是其它的物质,可以先保存起来,保质期之内都不会有问题。魂魄是极为特殊的,它一旦离开人的身体,就失去了载体,必将慢慢散失。民间认为,魂魄一旦离开身体只能在世间逗留七日,之后就会离开人间,这种说法固然没什么根据,但也说明魂魄一旦离开肉身之后,其实能逗留的时间是极为短暂的。”

“而乔跃这种情况,他的魂魄居然在檀魂剑里被封印了将近三个月,就算三个月后原封不动的被送回了原来的身体,谁也不能保证在檀魂剑之中,乔跃的魂魄有没有发生什么异变。”

“中田先生,按照你这么说,乔跃的魂魄已经发生了什么变化喽?”

“是的,多半应该如此,虽然我不知道乔跃的魂魄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你想想看,魂魄这种原本只能被呆在有血有肉的躯体里的事物,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居然一直被保存在一把冷冰冰的宝剑里,想不发生异变都难啊。”

任天的身子情不自禁的一抖,中田和贵说的一点都没错,上次我遇到月儿,她不是说也觉得乔跃跟原来有些不一样了吗?

“中田先生,乔跃魂魄在檀魂剑里呆了三个月,回来之后……不会变成了坏蛋了吧?”

老者没有马上做出判断,思虑了一会却问道:“你这几次回去,云月儿有没有跟你说过乔跃有什么变化?”

任天说道:“月儿跟我说,乔跃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不同,还是原先那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不过……月儿说他一直都没有笑过,也没有其它情感的流露,惨了,乔跃不会变得没有七情六欲了吧?”

“也不能这么说。”老者没有明确的表态:“很可能这个乔跃变得很慎重,不愿意轻易把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表现的太明显,容易被人察觉出破绽,干脆什么都不表现,虽然会有些奇怪,但也不会有太大的漏洞,也不会引起别人太多的怀疑。”

任天心想,怎么没怀疑,现在月儿不就已经开始怀疑了吗:“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难道我要把乔跃的魂魄驱逐出他的身体吗?”

“能这样当然最好,但是只怕不会那么容易。这个不像是打架比武,你只要把对手打倒了就赢了,乔跃的魂魄和你的意识同时共存在那个身体里,而且你现在每次回暮界,都感受不到乔跃的魂魄,只能说明他在故意躲着你,那这件事就有些麻烦。”

原来是这样,任天明白了,怪不得自己这几次回到暮界,根本都感觉不出来乔跃的魂魄和意识,原来是乔跃在故意躲避自己啊,难道他怕被我看出什么破绽吗?对了,一旦他的意识出现,跟我的意识发生交集,我肯定第一时间就能察觉到他还是不是原来的乔跃,正因为如此,所以每次我回去,他都故意不出现,还把这期间的记忆给封锁起来,就是害怕我从中会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任天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很复杂,这下自己到底该如何来应对呢?

一旁的中田和贵却突然说道:“任天,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找到乔跃的魂魄。”

“我该怎么做?也许只要能找到乔跃,我可以说服他,毕竟我还是很了解他的,他是一个识大体的人。”

之后中田和贵就把自己的主意传授给了任天,教授他应该怎么去做。

…………

这一天夜晚,任天上床入睡,之后便来到了暮界。

到了暮界这里正是清晨,几个人刚刚准备起床然后赶往羽国的京城去面见皇上。

任天并没有向云月儿表明自己的身份,而是伪装成乔跃的模样,尽量寡言少语,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省的被云月儿瞧出了破绽。

这一天几乎都是在不停赶路中度过的,云月儿每次来找任天聊天,任天都故意没什么反应,只是“嗯啊”的答应着,完全不说话,最后云月儿有些无趣,也就不来纠缠任天了。

到了晚上,一伙人在一个小村庄里找了一户人家住了下来,吃完饭后每个人要各自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任天却来到了酩酊老人的房间:“师父,还没有安歇吗?徒儿有事找你。”

酩酊老人看见乔跃突然到访,并没有惊讶:“跃儿啊,你怎么不回房间休息,来找为师有何事情?”

“徒儿现在一直在使用一把普通的宝剑,师父,能不能把徒儿原先使用的檀魂剑再交给徒儿?”任天小心翼翼的问道。

酩酊老人看了一眼放在床边的檀魂剑,又看了一眼任天:“跃儿,这把檀魂剑我这些天一直想把它重新交给你,又怕你曾经被它吸食过魂魄,对它有所顾忌,所以迟迟没有这么做。今天既然你自己主动提了出来,我便再次把此剑交托给你吧。”

任天恭恭敬敬的从酩酊老人手中接过了檀魂剑,然后便离开了老人的房间。

他并没有马上回自己的屋子,而是拿着檀魂剑离开了居住的民居,然后来到了村庄之外的一片无人荒地之中。

任天心想,乔跃啊乔跃,无论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们也总得见个面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