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露面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19 17:33:31 字数:3254 阅读进度:277/313

任天看看左右没人,便大声喊道:“乔跃,乔跃,你快点出来,我找你有事。”

任天的身体没有什么变化,他并没有感觉到乔跃意识的出现。于是他又大声的喊了几次,其实任天自己也在想,既然乔跃就在这个身体里,自己到底要不要喊得这么大声,说不定连喊都不用喊,只要心里想想,乔跃就应该知道了。

看来好好说,这个乔跃是不会出来的,只能逼我用绝招了。

任天拿出了檀魂剑,一只手放在剑柄上,做出要拔剑的样子:“乔跃,你再不出来,别怪我拔出檀魂剑来吸你的魂魄了。”

任天这句话刚说完,就听见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你吓唬谁啊,你要是拔出了檀魂剑,连你的魂魄也会一块被吸走。”

声音说完之后便立刻消失,任天还没来得及仔细感觉这是不是乔跃的意识。

“乔跃,我不是吓唬你的,你知道我现在已经学会了封印之术,我可以把自己的魂魄封印在这身体里,不让它被吸走,但是你的魂魄却只能被檀魂剑吸走了。”任天又换成了商量的语气:“乔跃,毕竟我们也做了这么久的兄弟,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也不想对你这么做,我现在只想跟你好好谈谈。”

“你想好好谈谈是吗?”那个声音再次冷冷的响了起来:“那好,你先闭上眼睛。”

任天按照乔跃的话,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他把檀魂剑又重新挎到了腰间。

任天也没觉得四周有什么变化,过了一会那声音却说道:“现在你可以把眼睛睁开了。”

任天睁开了眼睛之后,却惊奇的发现现在自己已经不在原先那个僻静的荒野中,而是来到了一个房间里面。

任天就坐在这个房间中间一张桌子的旁边,而乔跃却正坐在他的对面,自顾自倒了一杯茶递给了任天,然后慢慢的问道:“任天,你还记得这个房间吗?”

“当然记得,这个房间是你在羽国皇宫的房间。我第一次成为醒世者。在暮界苏醒之后,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这个房间,也是在这个房间里……我们第一次相识。”任天回忆着往事,不由得无限感慨。

“你既然还记得就好。今天我特意把我们两个的魂魄安排在这里喝茶叙旧。就是希望最后能够商量出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结果。”

任天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我们就像自己兄弟一样,不,应该说我们比自家兄弟还要亲近。”

乔跃冷冷一笑:“兄弟?兄弟会霸占好兄弟的身体吗?”

任天一下子变得语塞。他没想到乔跃居然会这么来噎他,更惨的是他被噎了之后,自己一时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沉默以对。

乔跃一看任天不说话,以为他觉得理亏,便继续冷冷说道:“任天啊,你可知道当一个人离开家以后,在外漂泊了许久,当他疲劳的回到自己家中,才发现这个家居然已经住进了其他人,而且住进来的人居然还是自己最信任的好友,此时这个人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任天知道自己一直沉默下去,等于说明自己心里有鬼:“乔跃,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并不是有意要占据你的身体,只不过当时你的魂魄被檀魂剑吸走了,我如果不来主导你的身躯,我们就没法去找师伯,也不能学会护体之法,那么到三个月后,我们只有死路一条。我这么做都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啊。”

“你不用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有什么话你不妨直接放到桌面上摊开来讲。既然你说那三个月,你占用我的身体是迫不得已,那为什么三个月后我的魂魄回到这个身体时,却发现这个身体已经变了,变得不能完全接受我这个原先的主人了?这如果不是你在搞鬼,还能是谁?”

“乔跃啊,这件事我事先也没想到。在你的魂魄被吸走之前,你应该知道,不知什么原因,我们两个人的身体开始融合。而我更没想到的是,最先融合的居然是我们的大脑和意识,也就是说你不在的这三个月里,你的意识并不在这身体里面,所以能参与融合的只剩下我的意识,到最后就只能把我的意识保留了下来,并成为了这具身体的主导意识。这我事先都不知道,也是今天刚刚在曦界才了解到的。”

任天以为乔跃听完自己的解释,就算不能马上全部接受,至少也会有些释怀,却哪知乔跃根本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冷笑。

“乔跃啊,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也不想这么做的。”任天为了表明心迹,张口问道:“那你说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说的话?”

乔跃立刻答道:“别的你都不用做,只要让你的意识立刻离开我的身体,好让我完全回归回来就行了。”

任天一呆,他没想到乔跃将了自己一军:“可是……乔跃,如果这样,我以后都将再也来不了暮界,我们将再也成为不了醒世者,我们也再也无法见面了……”

“这样很好,你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从此以后,你呆在你的曦界,我呆在我的暮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相安无事,这不也挺好的吗?”

原来这个乔跃根本不希望我再出现啊,任天心中一寒,他没想到眼前的乔跃变得这么小气、这么斤斤计较。

“不是我计较,这本来就是我的身体,你一直以来都只是客人,况且你在曦界还有属于自己的身体,又何必来占用我的呢?”

乔跃的语气并不严厉,相反还十分的平静,任天听在耳中倒也觉得合情合理,是啊,这原本就应该是乔跃的身体,我的意识离开,也只是物归原主而已。更何况我在曦界也有属于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的世界,又何必来这里抢占乔跃的呢。

任天的念头刚起,顿时就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开始把他往这个房间的门口推去。

“乔跃,这是怎么回事,是你在推我吗?”任天拉住房间里的一根柱子,不让自己的身体被推出房间。

乔跃冷冷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任天,刚才不是连你自己都在这么想吗?你如果真想把身体还给我,就不要再抗拒,任由这股力量把你推出房间,那么你就可以离开我的身体,回到自己的世界了,而且从此以后你也不必再回来,这个世界的问题,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就不劳你费心了。”

任天感觉抓着柱子的手变得越来越无力,手指头开始一根一根的慢慢松了开来:“乔跃,你难道没有一点不舍得吗?你就不顾念我们一直以来的兄弟之情吗?”

“任天,你就不要再抗拒了,什么兄弟之情,我们认识到现在不过几个月的时间,有什么值得那么留恋不舍呢?”乔跃皱着眉头,好像对任天的话感到非常的不适。

“不对,你绝对不是乔跃。”任天低声说道:“我所认识的乔跃是一个重情重义、把兄弟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男人,他的嘴里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乔跃不禁一愣,然后说道:“你的魂魄要是在一把冰冷的宝剑里呆上三个月,你也会变成跟我一样。”

“我不相信。”任天大声说道:“我所认识的乔跃绝对不会向一把宝剑屈服,他就算在那宝剑里被困上一千年、一万年,出来的时候也一定还是那个有情有义的好男儿。”

乔跃一看任天抓住柱子的手指,还剩下一根小手指紧紧抠着,不由得恶狠狠的说道:“你就不要再挣扎了,我是乔跃也好、不是乔跃也好,你都不要再管了,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的离开这个房间吧。什么有情有义、什么兄弟之情,真的是太可笑了,你就不要再恶心我了,我再听下去就快要吐了。”

“我不准你嘲笑我跟乔跃的兄弟之情。”任天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顿时整个房间里那股推他出门的力道消失的无影无踪。

任天站稳了身体,并一步一步走到乔跃的面前:“我不会走的,如果你不是乔跃,我绝不会把这个身体留给你,因为我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乔跃的身体,被一个不懂得感情的冷血怪物所占据。我一定要捍卫他的身体,就好像捍卫我自己的身体一样,因为这具身躯是我最好的兄弟——乔跃的。”

“嘿嘿嘿嘿。”乔跃一阵冷笑:“你说是乔跃的又怎么样,反正他也已经回不来了,还不如让给我来掌控。”

任天神情一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

突然眼前的乔跃从脚下升起了一阵烟雾,并将他的身体包围了起来,过了一会烟雾慢慢散去,却显露出一个全身都是鳞片的怪物出来。

任天看着眼前的怪物不由得一愣,因为他觉得这个怪物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你是什么怪物?你为什么要假扮成乔跃的样子?乔跃在哪里?”

“你不用再问了,曾经的乔跃……已经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