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诀别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19 17:33:31 字数:3545 阅读进度:278/313

什么!乔跃死了?任天简直不敢相信:“你胡说,乔跃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死掉的。”

眼前的怪物哈哈大笑:“没错乔跃是没有完全死掉,至少还有一部分还活着,但是就算乔跃还活着,他也已经不是那个曾经的乔跃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快点让乔跃出来见我,不要再躲躲藏藏了。”

“你要见乔跃,他不是就在你的面前吗?”这怪物把双手一张,好像在向任天展示着什么。

任天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你不会是想说,你就是……就是乔跃吧?”

“不完全是,但至少很大一部分都是原先乔跃的。”

任天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怪物,魁梧的身材,全身都是鱼鳞片状的事物,而且在脖子的两旁居然还长着鱼鳃。

“我好像见过你,我到底在哪见过你呢?”任天一脸的迷茫,眼前的怪物总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好像跟记忆中的又有很大的不同。

“你说的没错,我们曾经见过面。”这长满鳞片的怪物说道:“只不过当时我是依附在另一个人身上……”

“对了,汤泛,黄清山上的三寨主汤泛。”任天突然想了起来,几个月前乔跃要办理屠夫陈二被害一案,曾经前往一个叫做黄清山的地方,在山上跟他们山寨的寨主汤泛有过一番比武。当时汤泛比武到最后,身体发生了变异。变成的好像就是眼前的这种怪物。

这怪物点点头:“记忆力不错啊,终于让你认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任天百思不得其解:“你为什么会说自己是乔跃?”

怪物咬牙切齿的说道:“当时在黄清山上,这乔跃居然用檀魂剑把我的魂魄从那汤泛的身体里吸收到宝剑里,害得我不见天日,我还以为这辈子只能在那把破剑里度过。没想到啊没想到,报应来得真快,还没过几天,我也没想到这乔跃的魂魄不知什么缘故,居然也被吸进了宝剑。在那把剑中。只有我和乔跃的魂魄寄居在里面。最后我和乔跃的魂魄也终于融合到了一起。”

任天恍然大悟,他没想到事情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原来在檀魂剑中,乔跃已经和曾经依附过汤泛的那条怪鱼的魂魄产生了融合。最后变成了眼前的这只怪物。最后又一块被传输进了乔跃的身体。

怪不得云月儿说感觉乔跃有些不一样了。因为现在这身体里的人根本就不是乔跃,或者应该说不完全是原来的乔跃。

“怪物,你快点离开这个身体。马上与乔跃的魂魄分开,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任天捏紧拳头说道。

“哈哈哈哈……”怪物放声大笑:“任天啊,你吓唬谁呢?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怕你吗?别忘了,现在你可是身处在我的意识里面,你又能将我怎样?”

“别以为我不能把你如何,我就算用拳头也要把你打出去。”说完任天挥舞着拳头,一拳击打了过去。

哪知任天的拳头离这怪物还差几厘米的时候,这怪物居然一下子变成了一股青烟消失不见了。

任天看着四周:“你给我出来,别以为躲躲藏藏,我就不能把你怎样了。”

屋子里回荡着怪物放肆的笑声:“任天,别光是嘴巴里叫得凶,瞎嚷嚷就连狗都会,有本事你就把我给找出来啊。”

突然一股烟雾出现在任天的身后,不一会这烟雾消散变成了怪物的样子,那怪物从后面一下勒住了任天的脖子,并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其实我们就算拼个你死我活,在现实中谁也不会被伤到一根毫毛,但是就算如此,能让我过过干瘾,发泄一下心中恶气也是好的。”

任天的脸被勒得通红,他奋力的挣扎,却哪知这怪物的力气大得惊人,无论他怎么使劲,都无法挣脱怪物的手臂。

任天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尽管他心中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但是从感官上来说,却完全跟现实一模一样。

就在任天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突然他感到怪物的身体一震颤抖,而勒着他脖子的手臂也慢慢松了开来。

任天趁机挣脱了怪物的禁锢,他大口呼吸了几下,抬头看着眼前的怪物,却没想到怪物的样子居然变了,变成了乔跃的面目。

乔跃神色凝重的对任天说道:“任天,你快点走,快点离开这里,在我的意识里面,你不可能是这家伙的对手。”

任天还没反应过来,乔跃又一下子变成了怪物的样子,他自言自语道:“乔跃,你别坏我好事,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在里面呆着别出来。”

怪物说完,冲上前朝着任天就是一拳,不知为何,任天居然没有躲过这一拳,而是任由拳头结结实实的落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任天被这一拳打得倒退了好几步,捂着肚子,痛苦的额头上的汗水都流了下来,他却对怪物说道:“乔跃,乔跃,我知道你还在,你的本性并没有被这怪物吞噬,你快点出来啊。”

怪物恼羞成怒:“你少给我唧唧歪歪,让我狠狠教训你一顿吧。”说完怪物抡起拳头,朝着任天的脸颊就凶狠的击打了过来。

这一拳力道十足,还没打到任天脸上,一股拳风就把任天的头发吹得飘动起来,真要打到任天脸上,估计这张脸顿时就毁容了。

没想到这拳头离任天的脸还有最后几毫米距离时,却骤然间停顿了下来,就这么僵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怪物使了半天劲,发现这拳头挥也挥不出。收也收不回,好像被冻住了一样。

怪物郁闷的说道:“乔跃,难道你忘了,就是这家伙霸占了你的身体,口口声声说什么好兄弟,却趁你不在,占据了你的肉身,就连月儿的心都快被他抢走了……”

最后一句说完,怪物的身体似乎有所触动,突然一下子变成了乔跃的模样。大声喊道:“我不准你胡说八道。月儿是我的师妹,是从小跟我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师妹,她是不可能变心的……”

任天却也愣住了,怪物刚才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连月儿的心也要抢走了。这完全是一派胡言:“乔跃。你别听他胡说,月儿一直喜欢的人是你,你不再的三个月。你不知道她有多么痛苦,你不知道她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就是盼着能早点让你的魂魄回归到身体里。”

眼前的乔跃脸上一阵抽动,一下子又成了怪物的样子:“乔跃啊乔跃,女人的心最会变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云月儿一直跟这个任天朝夕相处,早就暗暗喜欢上了这小子,你没发现现在月儿看你的眼神都是怪怪的吗?因为你看见的是你,心里想的却是这个任天。”

“啊……”怪物变成了乔跃的样子,只见乔跃一脸的痛苦,张着嘴大声嘶吼着。

“乔跃,乔跃,你不要听他的……”任天把手放在乔跃的肩上,想安慰他两句。

哪知乔跃突然用双手掐住了任天的脖子,把他顶到了一堵墙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月儿是我的……月儿是我的……”

任天脖子上的这双手越来越紧,掐的任天喘不上气来,他就看着眼前这张脸,一会儿是乔跃歇斯底里的脸,一会又变成怪物得意洋洋的脸,就如此来回不停的变换着。

“乔跃……乔跃……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啊。”任天说话越来越费劲,因为他每说一句话,就会吐出一口气,但是却无法吸进空气,导致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

“乔跃……月儿一直喜欢的人……是你……你怎么可以怀疑她……对你的感情呢?”任天感觉身体就快坚持不住了,他只有说最后一句话的力气:“乔跃……你杀了我没关系……但是你却怀疑月儿……我真的是……看错你了,看来……原来的乔跃……真的已经死了……”

任天的这句话说完,却看见面前乔跃的神情突然凝固了,表情从原先的愤怒慢慢变得平静,他松开了掐着任天脖子的双手,身子也慢慢往后退了几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任天趴在地上不停的咳嗽,刚才还差最后一点就险些被乔跃给掐死,此刻他一时半会也站不起身来。

乔跃变成了怪物的样子:“乔跃,继续掐死他,掐死他,这个家伙的话不能信,他霸占了你的身体,霸占了你的师妹,你要把原来属于你的一切全部夺走……”

怪物一下子变成了乔跃的样子,只见他的双眼不再迷茫,眼神坚定清澈且充满力量,他望着地上的任天露出了笑容。

任天看着乔跃的神情不由得心中一动:“乔跃……你终于回来了。”眼前的乔跃才是真正的乔跃,那个表面看上去冷冰冰,内心却无比火热的乔跃;那个坚强、勇敢、令人信服、无所畏惧的乔跃;那个令任天无比钦佩,以他为楷模的乔跃;那个与任天之间比兄弟还要亲密的乔跃……

乔跃一步步的往后退去:“任天,我回来了……不过我马上又要离开……”

任天看着乔跃不停朝着门口退去,心中一阵茫然:“你要离开?乔跃……你要去哪?”

乔跃没有回答任天的问题,此时他已经来到了房间的门口,他朝着任天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对于一向冷冰冰的他,这个微笑却足以融化世间的一切。

“再见了,任天,替我好好照顾月儿……”乔跃慢慢转过身子,潇洒的举起右手,在半空中挥舞了两下:“再见了……我的好……兄……弟!!!”

说完这一句,乔跃毫不犹豫的走出了房门,他的身影瞬间隐没在黑暗之中。远远地传来了怪物绝望的哀吼,以及乔跃爽朗的大笑,最后声音逐渐消逝,湮没在黑暗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