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误会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19 17:33:32 字数:3290 阅读进度:284/313

黄惟非常**的朝任天眨了眨眼睛,那意思好像在说,朱筱冰终于忍不住了,看样子要跟你表白。

任天假装没看见,对朱筱冰说道:“筱冰,什么事啊?”

朱筱冰看了看一旁的黄惟:“任天,我们能不能换个没人的地方再说?”

黄惟赶紧一捂肚子:“哎呀,肚子痛,看来要便便了,我先去方便,你们慢慢聊。”

说完黄惟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在进门之前还朝着任天用双手竖起了大拇指,好像在说你小子要大功告成了。

任天的一颗心也七上八下的,筱冰不会真打算向我表白吧,我该怎么办?拒绝还是接受,我已经有了乐笑笑了。

朱筱冰好像觉得虽然现在只有她和任天两人,但是毕竟在走廊上这个公共场所,所以还是不够私密:“任天,我们到你的房间去说吧。”

还要去我的房间?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发生点什么。筱冰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胆了?任天的脑子里都是刚才看见两个小美女从黄惟的房间里出来的情景,心想我跟筱冰已经认识这么久了,就算发生点什么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吧。

任天打开了房间的门,把朱筱冰让了进去,只见朱筱冰进入房间之后,毫不犹豫的就往任天的床上一坐,然后拍拍身边的空位,意思让任天坐到她身边。

任天顿时感觉口干舌燥,老天啊。你怎么如此厚爱我?不行,我一定要克制,我不能做对不起笑笑的事情。

“筱冰,对不起,我必须拒绝你的好意。”任天压低了声音对朱筱冰说道。

朱筱冰一脸的茫然:“任天,你在说什么啊?什么要拒绝我的好意?我邀请你什么了?”

任天一指床铺:“难道你……不是……想跟我……”

朱筱冰恍然大悟,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她立刻从床上站了起来:“你在想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而已。”

任天知道自己误会了,顿时异常尴尬:“啊……筱冰……我没别的意思……你可别误会。”

朱筱冰好像又从任天刚才的拒绝中回味出了什么来,顿时一脸的伤心。

任天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刚才以为朱筱冰找他是为了那事。自己居然拒绝了她,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这样都被拒绝,一定会以为自己的魅力不够。所以难免会伤心。

“筱冰……你别瞎想。其实我是想跟你那个的……但是我不能跟你那个……因为我心里那个……所以你那个……我只能那个……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任天发现自己完全语无伦次而且还有越描越黑的趋势。这时还是应该乖乖闭嘴好。

过了一会朱筱冰的表情慢慢平静了下来:“任天,我这次找你是想问你,你现在在暮界的分身乔跃。是不是已经回到了羽国的京城?并且已经到了玄宿宫见到了皇帝?”

任天一愣,筱冰莫名其妙的干嘛问我这个:“是啊,乔跃已经见到了皇上了。”

“皇上有没有跟乔跃提起他跟武国公主的婚事?”朱筱冰已经完全恢复平静,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面对朱筱冰的冷静,任天却反而心慌了,筱冰如此平静是不是预示着什么:“是啊,那皇上确实跟乔跃提起了自己的婚事,而且武国的公主马上就要到羽国跟皇上完婚了。”

“任天,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朱筱冰没有看任天,木然的说道:“那武国的公主,就是我在暮界的分身……”

丢下这句话后,朱筱冰毅然走到门口,非常干脆的打开了房门,她正想要离开这个房间,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朱筱冰面朝门外,背对着任天,身体没有丝毫要回头的意思。

“任天,我跟你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我们之间是不可发生超越同事友谊的事情的,希望你不要误会。”说完朱筱冰没有任何犹豫,果断的离开了房间。

任天像一根木桩子一样,杵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筱冰刚才说,她在暮界的身份居然就是武国的公主!

虽然任天早就知道朱筱冰在暮界的身份特殊,好像贵为一国的公主,但他万万没想到,原来她就是那个跟乔跃侍奉的羽国皇帝定有婚约的武国公主。

也就是说,朱筱冰在暮界马上就要结婚了,虽然那只是她在暮界的另一个分身而已,但是任天却依然感到极为别扭,就好像在这个世界里,听说朱筱冰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一样令他感到不舒服。

尽管在任天刚刚成为醒世者之后,他就被教育说,曦界是曦界、暮界是暮界,两个是完全不同的世界,每个世界的自己都有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千万不能混淆在一起,这也是身为一个醒世者的大忌。

但是在这几个月中,任天不得不在两个世界来回跑,虽然他充当的是两个角色,但是他已经开始慢慢把两个世界当成了一个世界来看待,他也越来越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曦界的任天,还是暮界的乔跃。所以任天也不再把两个世界的其他人,看成是完全独立的个体,那么朱筱冰不管是这里的朱筱冰,还是那边的武国公主,其实在任天眼中也差不多是同一个人。

更令任天难以释怀的是,朱筱冰刚才在离开他房间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是因为被自己拒绝之后说的气话,还是说真想跟自己划清界限,从此就把两人的关系定位于普通的同事?

任天的脑子一团乱麻,完全理不清头绪,这一天他也都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

到了晚上,任天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实在不想睡觉,因为睡着之后,他将无可避免的前往暮界,然后帮着皇帝迎娶朱筱冰在暮界的分身。

但是有时候就是那么怪,明明想睡觉就是睡不着,明明不想让自己睡,结果一闭眼就睡着了。

任天在曦界的床上只想闭着眼休息几分钟,哪知一睁开眼睛时,就已经到了暮界乔跃的房间里。

该死的,不想来,偏偏还是来了。就在任天极度郁闷之中,就听见有人在敲门:“乔统领,你醒了吗?皇上有事要你马上过去。”

这皇帝是不是离开了乔跃就活不下去了?任天一肚子郁闷,于是都释放到了皇帝高恒的头上,你居然要娶朱筱冰的分身,而且你还不乐意,我保证你要是看见过曦界的朱筱冰一眼,你绝对会把你的大牙都笑没了。

任天故意拖拖拉拉的下了床,慢慢吞吞的打开了房门,门外一名侍卫正焦急的等着:“乔统领,皇帝催你赶紧过去。”

“急什么急?皇上催我又怎样?我不是才刚起床吗,让他等一会。”任天没好气的说道。

这名侍卫吓得脸都绿了,从来没听说有人敢让皇上等着的,要不是知道乔跃跟皇上之间的关系,这侍卫非把这件事告上去不可。

任天整了整衣服,又照了照镜子,最后才磨磨蹭蹭的说道:“走吧,去见皇上吧。”

任天跟着侍卫,这侍卫在前面是用小跑的,任天却在后面用龟速的。那侍卫跑了几步,回头一看,发现任天居然还拖拖拉拉在身后老远,急得是一头大汗,今天乔统领是怎么了?这起床气看来够大的啊!

侍卫恨不得背起任天,把他背到皇上的面前,但是又不敢这么做,只能干着急却毫无办法。

拖拉了半天,任天终于跟侍卫来到了皇上高恒现在呆着的书房。

高恒已经上完了早朝,现在正在书房里苦苦等着乔跃,却是左等也不来,右等还没到,正在他打算再派一名侍卫去催的时候,原先那名侍卫终于领着任天赶来了。

“乔跃,你怎么才来啊?”高恒语气尽管有些不满,但是看见乔跃的到来,依然还是喜多于怒。

“你怎么才把乔统领领过来?是不是半路开了什么小差。”高恒把怒火全部发泄到了那名侍卫头上。

侍卫这叫一个委屈,但是却什么都不敢说:“回禀皇上,是小人的失职,小人办事不利,请皇上责罚。”

任天却说道:“皇上,不关他的事,是我起床起得晚,导致过来也晚了。皇上要责罚就罚我吧。”

高恒立刻就平静了下来:“哦,原来如此,乔跃旅途奔波,异常辛劳,昨天才抵达玄宿宫,今天睡个懒觉也实属正常,算了,朕不怪你。”

这就没事了?!那名侍卫真算领教了,早知道乔统领跟皇上的关系铁,没想到居然铁到这种程度,幸亏我刚才没打乔统领的小报告,否则皇上说不定还要怪到我头上了。

等这名侍卫离开了书房之后,高恒赶紧上前对任天说道:“小跃子,你终于来了,我们没多少时间了,快点准备起来吧。”

任天莫名其妙:“准备?要准备什么东西啊?”

“还能准备啥,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嘛。”高恒焦急的看着任天:“我一早就收到了消息,武国公主的船队已经进入到羽国的海域了,预计今天下午就能抵达浮鸿城的港口,我们赶紧准备迎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