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放人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19 17:33:32 字数:3316 阅读进度:291/313

任天大吃一惊,这个黑色鸭舌帽曾经在曦界闯进过朱筱冰的家中,当时抓住了朱筱冰好像要她帮忙做什么事,之后跟自己打了一架,被自己打败后就逃走了,没想到这次居然会在这里又与他见面了。

不对啊,上次在曦界我与那黑色鸭舌帽之间陷入了苦战,还险些输给了他,怎么这次三下两下,就把他给制服了?任天也不想想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成长了多少,早就不是当初的任天可以比拟了,那黑色鸭舌帽在几个月前都被他给打败了,现在就更加不是他的对手。

云月儿不知道什么鸭舌帽不鸭舌帽,听见任天和孙暖公主的交谈,才感觉到他们好像早就认识了:“你们……你们是不是之前就已经认识了?”

孙暖朝云月儿微微一笑:“云姑娘,在这个世界里我和你师兄是头一次见面,而在另外一个世界,我的分身和你师兄的分身可是老相识了,我的分身还一直喜欢着你师兄的分身呢。”

“啊,有人喜欢任天啊。”云月儿露出了一副吃惊的样子,任天恨不得上前掐住她的脖子问道:“有人喜欢我有这么好大惊小怪吗?我可是万千女性的偶像啊。”

诶,任天突然一愣,刚才孙暖公主说,朱筱冰喜欢我,不会吧,虽然自己已经有了感觉,但是孙暖可以进入到朱筱冰的意识里,那么她说的话一定是真的啦。

任天颇有几分喜出望外,就连黑色鸭舌帽的事情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孙暖继续说道:“云姑娘。你和乔跃一块到我的房间来吧,大家都不是外人,我就把这一切的事情告诉你们。”

“这个不好吧。”任天心想,这里不是曦界,男孩子去女孩子的房间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可是在暮界的皇宫里,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更何况这孙暖公主还是皇上的未婚妻,我在这的身份只是一个侍卫,虽然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也不能大半夜跑到未来皇后的房间里去啊。

“有什么不好的。你怎么婆婆妈妈的像个大姑娘。”孙暖性格豪放没那么多顾忌,而云月儿又不懂这些规矩,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任天无奈,只好假装护送公主回房间。到了房间的门外看看左右没人。一闪身赶紧躲了进去。

进了房间。孙暖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真相,完完整整的告诉给了任天和云月儿。

原来武国的皇帝也就是孙暖的哥哥,名字叫做孙冷。是一个统治手段有些强硬的皇帝。

虽然在他的统治之下,武国政治经济各方面都发展良好,国内也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但是总有一部分人对他的统治方法表示不满。

其中有一个最大的组织名叫“尚文会”,从名字来看就是一个“崇尚文治、反对武治”的组织。尚文会经常在武国境内发动一些大大小小的集会,公开声讨孙冷统治的残暴和冷酷,想要全国的百姓能联手要求皇上改变治国的方法。

孙冷一开始对于这个尚文会倒也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不公开造反,一帮文人聚会也造不成多大的不良影响。却哪知有一次聚会的时候,尚文会的人显然情绪有些失控,居然发动当地的百姓冲进了当地的县衙门里,把县官给抓了起来,然后痛打了一顿。

这下事情闹大了,孙冷再也不能对尚文会视若无睹,于是派出手下的人马把尚文会的人全部抓了起来,关进了大牢。

尚文会的首领叫做张况,他只是一个读书人,不会什么武功,但是这个张况却有个弟弟,名字叫做张响,张响从小习武,而且他居然还是一个醒世者。

张响在曦界的分身名叫宫军,也就是之前去找朱筱冰麻烦的黑色鸭舌帽,张响之所以先前去找朱筱冰,就是因为知道朱筱冰在暮界就是武国的公主孙暖,所以想让朱筱冰的意识去影响孙暖的行为,然后由孙暖去找他的哥哥,把尚文会的那帮人以及他的哥哥都给放出来。

可是宫军万万没想到,半路跑出来个任天,把他的计划给打乱了,结果事情被这么一耽搁,他在暮界的分身张响的哥哥张况,居然在牢房里面生病死了。这下张响悲痛万分,并迁怒到皇帝的妹妹孙暖公主的头上,既然你哥哥害死了我哥哥,那就用你的性命来抵偿,让你的哥哥也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

之后张响多次对孙暖进行行刺,但是最后均未能成功,甚至有一次还被孙暖的手下给抓住了。孙暖知道了张响是为了给哥哥报仇,最后也没跟张响计较,就把他给放了,哪知道张响却不感恩,依旧不断行刺孙暖公主。

这一次张响混在公主的船队里也随之来到了羽国,并在晚上偷偷跟踪她到了羽国皇上的的房间,他一看房间里就不过就两男两女,于是就扔出了飞镖想把孙暖当场击毙,哪知道最后却被任天给抓住了。

张响是不知道,这个抓住他的人其实就是曦界的任天,要是让他知道了真相,恐怕非气得吐血不可。

孙暖把这个张响的事情慢慢告诉了任天,最后却说道:“乔跃,我有一个请求,我想让你去把这个张响给放了。”

任天和云月儿都愣住了:“公主,为什么要放了此人?你就不担心他被放走之后,还会继续来向你行刺吗?”

孙暖淡淡一笑:“这件事,本来就是我哥哥的不是,他虽然没有亲手杀死那张响的哥哥,但是他哥哥却真的是因为我哥哥而死,并把这个仇恨延续到了我们两个人的身上。我这么做……不过就是想替我的哥哥赎罪罢了。”

任天心中一动,没想到这个孙暖公主,并不单单只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刚硬顽强,原来在她的心中还不乏女孩子的那股温婉柔情,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

“乔跃,我知道这件事有些难办,但是拜托你了,求你一定要放了张响。”孙暖说到这恳求之情溢于言表。

任天点点头低声说道:“好吧,我这就去放了张响。”

任天离开了孙暖公主的房间,朝着玄宿宫里的囚房走去,他刚到囚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侍卫的笑声。

任天走进了房间,里面的两个侍卫一看是他走了进来,立刻站立行礼:“乔统领,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睡觉?这个刺客由我们来审问吧,不劳乔统领亲自出马了。”

任天一看张响正被吊在房间的正中间,胸前的衣服敞开着,已经鲜血淋漓,显然已被这两名侍卫折磨过了一番。

“你们两个出去吧,这个人皇上要我亲自来审。”

一听任天这么说,这两名侍卫哪敢说个“不”字,一起转身离开了房间。

此时囚房里就剩下任天和张响两人,任天走到了张响的面前,只见张响虽然已经受了伤,却对自己怒目而视,根本没有屈服的意思。

果然是条好汉,任天暗暗赞叹了一声:“你是不是叫做张响?”

张响不禁一愣:“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不光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在曦界的名字叫宫军,老喜欢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

任天这么一说,张响的表情更加诧异,这个人知道自己的名字也就算了,居然连自己在曦界叫什么,平日里的穿着打扮也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人?

任天一看张响的表情就知道之前孙暖跟他说的是真话,这人还真的就是黑色鸭舌帽:“其实我也是一个醒世者,我在曦界的分身还跟你打过交道,我的分身叫做任天。”

张响的表情从惊讶化作了愤怒:“原来是你,没想到你不光在曦界坏了我的大事,到这边来居然又被你给耽误了。”

任天从怀中拿出了一把小刀,指向了张响。张响哈哈大笑:“终于要对我下手了吗?我才不怕你,杀了我之后,我就算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任天手起刀落,就把张响吊着的双手上捆绑的绳子给一刀割开:“你走吧。”

张响两手交替着摸着手腕,那里已经被勒出了紫色的淤痕:“你想干嘛,骗我出去,然后跟踪我想看看我还有没有什么帮手?我告诉你,行刺孙暖公主一事,全都是我个人所为,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帮手,你就不用费这个心思啦,不如一刀杀了我来得痛快。”

任天微微一笑:“我是受公主的嘱托,是她让我来放了你的。”

张响皱起了眉头:“谁稀罕这公主来放我,男子汉可杀不可辱,我先后两次被这个女人放走,还不如杀了我算了。”

说完张响干脆一屁股往地上一坐,大有在此当个“钉子户”,不肯离开的意思。

任天看着张响的样子不禁心中犯难,这张响看来是真的不想活了,也许他哥哥已经死了,他也知道今生报仇无望,所以干脆也不想活了。

这该怎么办,再拖延下去天就亮了,其他侍卫也必将回来,到时我再想放了此人就没那么容易了。

任天脑子一转突然有了一个主意:“张响,你既然不想活了,那我就成全你吧。”

说完这句话,任天突然举起了手中小刀,并且一把插进了张响的身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