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父仇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25 17:23:39 字数:3412 阅读进度:294/313

“神醒者是醒世者最高级的一个阶段,不过这个阶段只存在于传说中,因为古往今来、国内加上国外那么多人,但是还没有一例醒世者成为神醒者的例子。”

此时的任天突然想起了当初自己的“领路人”马国林对自己说的这句话,更令任天难忘的是,马国林接下来又告诉自己:“尽管从来没有人能成为神醒者,但是在醒世者之中却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神醒者一旦出现,就是两个世界毁灭之时’。”

但是中田和贵和杨一晶却在刚才对任天说,他将有可能成为神醒者,这怎么能不令他感到诧异。

任天皱着眉头问道:“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成为神醒者?你们一定是搞错了吧。”

任天的反应早在两人的意料之中,杨一晶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从里面调出了一张照片展示在任天的面前。

任天仔细一看,就发现照片里好像是一个人脑部类似于ct的照片,这张照片里的大脑,大部分区域都是黑白的,只有中间一块不大的区域中有两个差不多鸡蛋大小的,以红色、黄色等暖色调组成的图案。

“这是什么?我什么都看不懂。”任天疑惑的问道。

“这是你的大脑。”杨一晶又连续往下翻了几张,差不多都是类似的照片,只不过拍摄的角度不一样罢了:“这是你在昏迷的时候,‘晓’的人对你进行的脑部扫描。”

“这能说明什么?”任天还是不明白。

“你看到的这块彩色的区域。是目前已经经过醒世者的专家证明的一个人能不能成为醒世者的最科学依据。只要一个人他的脑部这块彩色的区域能有黄豆大小,那么这个人成为醒世者的概率就超过了百分之九十。”

黄豆大小,任天发现自己的头部扫描中,这块彩色区域如果按比例放大的话,应该差不多比鸡蛋还要稍大一点。

杨一晶知道任天已经慢慢明白了什么:“普通的高醒者也不过只有鸽子蛋的大小,而这张是中田先生的脑部扫描。”

杨一晶一边说,一边又调出了一招照片,里面那头部的彩色区域虽然也不小,差不多有鸽子蛋的两倍大,但是比起任天脑部的彩色区域部分。显然还是小了很多。

“难道就因为这个?”任天还是觉得这个证据不足以证明自己将可能成为神醒者。

杨一晶看见任天还不能相信。便把头转向了中田和贵,用眼神在向他请示着什么。最后中田和贵终于微微的点了点头,看样子是已经同意了。

杨一晶慢慢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任天:“你看看,照片上的人你认识吗?”

任天接过了照片。发现这是一张老照片。颜色已经有些褪色。照片中的一名男子笑得非常的灿烂。

“你们……你们怎么会有他的照片?”任天拿着照片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你们为什么会有我爸爸的照片?”

“任天,我接下来说的事,你需要做好心理准备……”中田和贵的声音压得很低。显然他的心情非常的沉重:“任天,你应该知道,你的父亲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是啊,我听我母亲说过,在我四岁的时候,我父亲就发生了车祸去世了。”任天不知道父亲的死跟醒世者有什么关系,但是他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任天,二十年了,也是时候该告诉你真相了……你的父亲其实也是醒世者……”

中田和贵的声音不响,但是却好像有人拿着高音喇叭在任天的耳朵旁边高声狂喊一般,任天的脑子一下子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

“任天,任天,你没事吧?”中田和贵用手拍着任天的肩膀。

好半天任天终于反应了过来:“我没事,中田先生你继续……往下说吧。”

“你的父亲任建国,不但是一名醒世者,他也是‘晓’的创始人之一,伊甸城的建设也离不开他的功劳,而且他是我的徒弟,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中田和贵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锤子,重重的一下下的敲打在任天的头上,他从小就对父亲知之甚少,而且母亲也不愿多提关于父亲的事情,以至于他对自己的父亲根本就停留在字面的含义上,从来没想过父亲原来还是一个曾经真实存在过的大活人。

现在中田和贵对任天父亲的一些叙述,都让任天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父亲应该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甚至对于醒世者而言,他还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你的父亲是一个天才,他从觉醒到成为高醒者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而且就在他离开人世之前,他离超醒者也不过一步之遥。并且也正是你的父亲,发现了人的脑部这块彩色的区域决定了他将在醒世者中达到那一个层级……但是就是你父亲的这个发现,为他自己埋下了死亡的种子……”

“这么说,我的父亲并不是因为车祸而死的喽?”任天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我父亲的死亡应该是谋杀……对不对?”

中田和贵沉默了,他的表情格外的阴沉,好像说出真相对他也无异于是一种折磨。

在任天的注视之下,中田和贵终于开口说道:“任天,你没猜错,你父亲的死,是‘晓’的决定。”

任天愤怒了,用手指着中田和贵:“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下令杀死我父亲的?”

“任天,你别乱说。”杨一晶无法再沉默,一下子站了起来:“中田先生想阻止‘晓’的人去杀害你的父亲,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最后中田先生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才最终下定决心准备离开‘晓’的……”

“杨小姐,你先别说了,任建国的死,我也有责任,我不该把他脑部的扫描图拿给其他人看的,他们正是看见了那张扫描图,害怕任建国成为神醒者,才决定杀死他的……”

任天有点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看来自己父亲的死亡果然并不是意外,真的是被人暗杀的。既然是被人杀死的,那么做出决定的可能是‘晓’里面几个核心的成员,但是他们不可能自己亲自动手,到底是谁下手杀害自己的父亲呢?

“中田先生,其它的事情我都不想管,我只想问一件事,到底是谁出手杀死我父亲的?那个人现在还活着吗?”任天目疵欲裂,恨不得马上找到这个人,亲手把他碎尸万段。

中田和贵望着任天:“这个人还活着,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他是谁。”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我要杀了他替我父亲报仇,快点说,马上就告诉我。”任天近似于歇斯底里,他的表情异常的可怕,就好像中田和贵要是不说的话,他会立刻向他出手把他杀死一样。

“任天别问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之所以在今天告诉你这件事,不是想让你报仇的,而是想告诉你,你真的非常的特别,曦界和暮界这两个世界的安危都全系于你一人身上了。”中田和贵语气非常的柔和,希望能平息任天的怒火。

“靠我?嘿嘿,我可没那么伟大,出了事就找我帮忙,当初杀死我父亲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有这一天?”任天此时完全被愤怒控制着,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

任天看着中田和贵和杨一晶,他知道这两个人是绝对不可能把杀死父亲的凶手名字告诉自己的:“你们不肯说是不是,没关系,我会自己亲自找出凶手来。”

一转身,任天推开了房门,却发现门外朱筱冰和吕港几个人正用惊讶的目光看着自己,显然里面的争吵声已经被他们听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听见了多少。

任天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独自一个人离开了,他气势汹汹的返回到自己房间,打算收拾自己的行李,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等进了房间,任天才突然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什么行李,来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带,就连柜子里的衣服还是黄惟从岛上的物资仓库里找来的。

而且就算任天收拾好了行李,他也没办法离开这里,因为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除了坐直升机,并没有船只会来到这个地方。

显然让任天现在去找中田和贵,让他带自己离开这个岛屿是不可能的,现在的任天怎么可能还会主动去求中田和贵呢。

该死的,下面我该怎么办?他们是不是故意的?故意把我带到这个什么柚子岛上来,就是不想让我可以随意离开。之前‘晓’把我困在伊甸城,现在‘喻’又把我困在了柚子岛,看来‘晓’和‘喻’其实都是一样的,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都喜欢强人所难,都喜欢限制别人的人身自由。

“任天,你在房间吗?”门外传来了朱筱冰的声音。

任天没有吭声,现在他谁都不想搭理,朱筱冰敲了半天的门,知道任天是故意不愿开门,最后也没了动静,看样子是离开了。

任天躺在床上,想着从小到大以来,自己羡慕别人身边都会有父亲的存在,而自己却永远没法得到父爱,他无限的伤感和痛苦。原来以为父亲是因为车祸而死,那也就算了,但是现在既然知道父亲是被人杀死的,他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怒火。

任天暗暗发誓,不管要花多少精力,无论要自己如何历尽周折,他都一定要找出害死父亲的凶手,然后亲自为父亲报仇雪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