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梦忆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25 17:23:39 字数:3421 阅读进度:295/313

二十年前的一个下午,明媚的阳光洒落在一个南方小城的街道上,一对父子俩手牵着手慢慢走来。

只有四岁的任天抬头看着父亲,尽管父亲经常出差很少有时间能陪在他身边,但是每次父亲回来都会一定会不离他左右伴他玩耍,抓紧享受相聚的每一分每一秒。

小任天发现前面的街角有一辆卖雪糕的车子,用手一指,央求着父亲给他买一支雪糕。

“我要奶油的,不,我要芝麻的,算了……我还是要奶油的吧……”小任天犹豫了半天都不知道该买那种口味的雪糕。

父亲笑着看着任天:“小天天,爸爸两种口味的都给你各买一支好不好?”

“太好了,爸爸最好了。”任天高兴的拍着手。

父亲拿出钱来,递给了卖雪糕的大妈,然后取过两只雪糕交到了任天的手里。

任天一手一支开开心心的左边添一口、右边尝一下,屁颠屁颠的跟在了爸爸的身后。

这时有一个男人哼着一首曲子慢慢的走了过来,父亲看见这个男人不由得一愣:“怎么是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男子在任天的身边站住了,他用手摸摸任天的脑袋:“建国啊,真是巧,组织派我来这完成一个任务……这是你的儿子吧,长得真可爱。”

男子说着话就蹲了下来:“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几岁了?”

任天有点怕生,抬头看看父亲。哪知他却在父亲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奇怪的表情,当时父亲的眼神就好像在与他告别。

任天再看看眼前的男子,只见他的眼神中一丝杀气一闪而过,他伸手入怀掏出了一把枪,小任天就眼睁睁的看着这名男子站起身来,把枪口指向了父亲。

男子说道:“对不起,这是上面的安排。”

话音刚落,一颗子弹就从枪膛飞了出来,笔直的射进了父亲的胸口。

父亲倒在了小任天的面前,两只眼睛直直的看着任天。好像有无限的眷恋、无限的不舍……

男子把枪放进怀里。继续哼着刚才那首怪异的曲子,没事人一样的离开了。

“爸爸,你怎么了?”小任天扑倒在父亲的身边:“爸爸,你起来啊。你起来。我就把雪糕都给你吃……”

小任天这时才发现手里的两只雪糕已经掉在了马路上。慢慢的融化了……

任天猛地从床上坐起,原来这是个梦,或者应该说这是属于自己的一段记忆。只不过很早之前就被自己给埋藏了起来,今天居然以梦的方式,再度被自己挖掘了出来。

梦里面杀死父亲的男子的面目已经模糊不可辨认,但是男子嘴里哼着的怪异曲子却一直在任天耳边回响。这是什么歌,为什么曲调怪怪的,而且不像是曦界的歌曲,倒有点接近于暮界这边曲子的调子。

而且不知什么原因,任天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调子,但是仔细一想,却无论如何想都想不起来。

任天看看四周情景,原来自己又来到了暮界,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回到了乔跃的房间?任天还记得,在上次暮界睡着的时候,明明自己是身处在放走了张响的那个囚房里。

任天已经没有了睡意,他下了地,来到了外面的院子,有一名侍卫正在院子外面守卫着,看见任天出来了,赶紧热情的说道:“乔统领,你醒了。”

“我……我是怎么回自己的房间的?”

“乔统领,你可能不记得了,昨晚你去审问那个刺客,后来我们发现你居然晕倒在囚房里面,而刺客却已经不见了,我们猜测可能是这刺客打晕了乔统领,然后自己逃走了。我们只能赶紧把乔统领抬回了房间。”

原来是这样,任天心里暗暗好笑,其实明明是我放走了张响,然后自己睡着的,他们却以为张响把我给打晕了,这样也好,省的我再另外编瞎话,跟皇上解释张响逃走的原因。

“乔统领,皇上有吩咐过,只要你醒来,就赶紧去御书房见他。”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任天离开了侍卫居住的院落,来到了御书房。

一进门,皇帝高恒立刻走了过来:“小跃子,听说你昨晚被那刺客打晕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也怪我一时大意,原本就想松开他身上的绳索再进行审问,哪知却被他给偷袭了。”

“我猜就是,不然以你的武功,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刺客给打晕呢。”高恒突然把话题一转:“小跃子,告诉你一件大事,我们的邻国角国,在昨天也遭到了你说的那个帝孽的袭击,现在角国的京城风火城据说已经沦陷了,完全被帝孽的人给攻占了下来。”

任天在曦界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另外还有落日大陆上的孔国也遭到了袭击,但是因为暮界通信不发达,估计这个消息要传到羽国最起码还要半个月左右。

任天皱着眉不说话,他在担心角国的倪元坤几个人的安危,高恒却以为他对这个消息非常的吃惊:“小跃子,角国就在我们羽国的旁边,既然角国已经沦陷,那么我们羽国也唇亡齿寒,必须要抓紧应对,积极备战起来了。”

任天点点头,虽然昨天武飘飘是告诉自己两个月后才会进攻羽国,但是谁又能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万一这只是缓兵之计,很可能帝孽会对羽国提前发动进攻。

高恒说道:“今天早上,我已经把帝孽的事情告诉给了朝中的大臣,他们有些人居然还不信,但是当角国沦陷的消息传来,他们才慢慢信服。我已经下达命令,把准备开战的事情昭告全国,让全国各个地方都准备提防敌人的入侵。另外我还派遣人马前往大陆各个国家进行求援,希望他们能调遣兵马过来,帮助羽国来应对帝孽的进攻。”

任天说道:“小恒子,现在角国的事情一发生,估计每个国家都只顾着加强自己的防御,不会轻易把兵马借过来的。况且帝孽的人马使用的是法术,并非我们这些普通兵卒可以对抗得了的。”

高恒何尝不知道任天说的有道理,但是他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小跃子,那我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束手待毙吗?”

任天犹豫了片刻:“小恒子,现在我师父就在浮鸿城,他在整个大陆的法术界还是颇有威望的,我想让我师父出马,号召大陆上的法师全部集结到浮鸿城来共同应对帝孽的人马。”

高恒一听喜出望外:“原来酩酊老人已经来到我们浮鸿城了,小跃子,你怎么不早说,现在老人家住在什么地方?还不赶紧让他老人家移驾,住到我这玄宿宫来。”

任天说道:“我师父淡泊名利,也不愿多与官府打交道,所以不肯住进皇宫。不过现在事态不一样了,为了对抗帝孽,我想师父他也不得不与皇上见面,共同商讨大计。这样吧,我这就去见我师父,让他来见皇上。”

高恒是早就盼望着能见酩酊老人一次,一听任天这么说哪还有不同意的,恨不得自己亲自去接酩酊老人。

任天好说歹说才劝得高恒不要亲自前往,皇帝出宫,那动静太大了,而且这过程相当复杂,估计等高恒准备妥当可以出宫时,天都已经黑了。

任天告别高恒,出了玄宿宫,直奔酩酊老人居住的客栈。

刚到客栈门口,就遇见庞胖子带着小怪正准备出门。小怪好几天没看见任天,显得格外亲热,紧贴着任天的大腿就蹭啊蹭的。

任天心说,我干脆就把小怪带进皇宫得了,就以皇上对乔跃的亲热劲,估计也不会见怪。

“乔兄弟,你怎么来了。”庞胖子赶紧上前打招呼,他昨天在顺风港目睹了任天大战凌龙的英姿,对他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事后云月儿跟着孙暖姑娘进了玄宿宫,他却被打发回了客栈,对此他心中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

“胖子,我师父在客栈里吗?”

“在啊,老人家到了浮鸿城就没出过客栈,也不知道整天躲在房间里练什么功。”

“你昨天回来,有没有把帝孽袭击武国公主船队的事情告诉我师父?”任天昨天派庞胖子回来就是为了这事。

“那怎么能不告诉?”庞胖子瞪大了眼睛,显得自己办事有多妥当:“我一回来马上就跟老人家把事情全说了,还夸了乔兄弟法术高强,大展神威,打得敌人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任天一皱眉,他没想让庞胖子把自己用法术对付凌龙的事情也告诉给了酩酊老人,因为自己假扮的是乔跃,而乔跃的灵力值很低,就算老头以为乔跃在之前三个月跟云月儿匆匆学了点法术,但是也不足以把凌龙给打得落花流水啊,这里面就有了很大的破绽。

“我师父听了之后有什么反应?”

庞胖子一脸的困惑,好像老头的反应有点出乎意料:“很奇怪,当我说完后,老人家居然叹了口气,说了一句话‘快了,看来他就快知道了’。”

任天一愣,这句话什么意思,酩酊老人怎么会莫名其妙说这么一句?

“胖子,我要去见我的师父。”任天走进了客栈,庞胖子也在后面紧紧跟着。

等任天来到了酩酊老人的房间外面,还没等他推门,却从房间里传了歌声,是里面的老人正在哼唱一首曲子。

任天的身体顿时剧烈颤抖了起来,是他!原来是他!杀死我父亲的就是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