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乱战

小说: 盗梦至圣 作者: 丁月一 更新时间:2015-02-26 21:49:12 字数:3953 阅读进度:308/313

浮鸿城,东门。

无论庞胖子的“真魔肚功”如何了得,就算他一次性能够用自己的肚子发出去十个油瓶,都完全无法阻止帝孽的人马像一窝蜂般的朝着东门的缺口涌过来。

敌人已经进入到射程范围之内,张将军指挥着手下士兵朝着敌人不断放箭,但是面对上万的敌军这也只是杯水车薪。

庞胖子的油瓶加上守城士兵的弓矢,不过造成了数百名敌军的伤亡,剩下的万名敌人呼啸着、呐喊着一路狂奔过来,争先恐后的想要杀入浮鸿城。

张将军腿肚子痉挛,看着一旁的庞胖子,而此时的庞胖子也已经停止再往自己的肚子里放油瓶,他知道一个油瓶丢出去,对大军的伤害也不过只是九牛一毛。

“庞大人,怎么办?”张将军不知所措,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这个胖子的身上:“我们东门就要失守了,大人可有应对之策啊?”

“奶奶的。”庞胖子咬着牙破口大骂:“这帮不知死活的家伙,这么就想杀进浮鸿城,没那么便宜。将军,告诉所有的守城兵士,拼死也要堵住缺口,决不能放一个人进城。”

张将军面带哭容,这胖子看来也没什么好办法,这下真没指望了。

庞胖子让张将军领着部分的士兵继续守在城墙上,往下面的敌军方向射箭和丢油瓶,自己则托着大肚子“呼哧呼哧”的来到了城下。

城下一群守城的士兵早就吓得不知所措,有几十名士兵已经丢下武器转身逃跑了。

庞胖子放眼一看。估摸着这里大约还有三百名左右的士兵,以三百对付一万,这数量上确实有些悬殊。

庞胖子心中暗暗着急,任天啊任天,你怎么还没修炼好,还不过来帮忙,胖爷这儿块顶不住了。罢了罢了,胖爷我活那么大,从来都只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这次好歹也得他妈的英雄一回吧。以后羽国的历史上也对我大书特书一笔。说我庞胖子为了羽国的安危,坚守东门,最后英勇就义,让我的子孙听了也为他们的老祖宗感到自豪。

庞胖子也不想想。他连老婆都没娶。哪来的子孙。不过这时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领着这剩下的三百名守城士兵朝着东门就冲了过去。

庞胖子还真是冲锋陷阵、豪气万丈,就他那胖大的身子往那缺口处一站。就起码堵住了一小半,杀过来的敌军到了他的面前就被那股气势给震住了。

几名敌人率先冲到了庞胖子面前,三下五除二就被这家伙给砍翻在地,其他的敌人心想,你再厉害,我们这可有上万人,最后累也能把你给活活累死。一群人一拥而上,妄图用人海战术干掉庞胖子。

庞胖子杀红了眼,看出去的事物都是红色的,也分不清满脸满身到底是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在他面前倒下的起码有几十名敌军。

庞胖子的行为感召着羽国守城的士卒,他们都被庞胖子的英勇奋战的光辉形象深深激励着。庞胖子要是知道自己的形象现在是如何的光芒万丈、高大光辉一定非乐坏了不可。

就这样东门帝孽上万的人马,却一时半会根本杀不进浮鸿城,东门之下敌军的尸体高高堆起,就好像小山一样……

浮鸿城南面,顺风港。

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上,一艘小船正朝着面前的“巨无霸”发起了挑战。

小船上的指挥者此时已经换成了倪元坤,他不时的发出指令,命令身后的兵士操控着小船向着帝孽的战船靠近。

“往左一点……减速……再左一点……”倪元坤的嘴里大声下达着命令。

刘副官完全成了倪元坤的传声筒,只要是倪元坤发出的指令,他都会重复一遍,而且声音非常大,好像这些指令其实都是出自他口一样。

倪元坤看着自己这艘小小的战船离帝孽的庞大战船一点点接近,慢慢开始做好准备。

“好,减慢速度……”这艘小船此时差不多来到了大船的侧翼。

刘副官一愣:“减速?倪大人,我们不是要去撞这艘敌船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它撞了?”倪元坤聚精会神的看着前面,目不斜视,好像面前站着一只猛虎。

刘副官心想,这倪大人好像还真没说过这话,那他下令朝着这敌船靠过来干嘛?我们可没什么厉害的武器来对法这庞然大物。

帝孽的战舰飞一样的航行到了小船面前,激起的浪花险些把小船给掀翻了。

刘副官被震得整个人趴在地上,两只手死死的抓着桅杆才没滑进大海里,等颠簸过后,刘副官勉强站了起来:“倪大人,我们的船被推开了……咦……倪大人……倪大人?哎呀,不好了,倪大人不见了,会不会掉进海里了?”

刘副官匆忙指挥手下往四周的海面观望,想把倪元坤找出了,他却哪里知道,就在刚才大船与小船擦身而过的时候,倪元坤已经一下子跳到光滑的大船外壁之上,然后像一只壁虎沿着这外壁攀上了大船的甲板。

倪元坤来到帝孽战船的甲板上,满以为会面对众多的敌人,哪知一眼看过去,甲板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这到底是什么船,还真有些古怪。倪元坤伸出手东敲敲西摸摸,发现这艘大船居然还真的是用铁制成的,好家伙,帝孽使用的什么魔法,居然可以让这大铁块在海上航行?

可是这船怎么没人驾驶啊?它是自己开来的吗?还是说帝孽用魔法在操控着?就在倪元坤疑惑之际,突然一侧的舱门一开,两个人走了出来。

倪元坤赶紧躲到了一个炮台的后面。偷偷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

一个人说道:“丁将军,羽国的战船在我们的军舰面前不堪一击,上百艘船现在就剩下不足三成,剩下的这些船也逃的逃、散的散,完全不足为惧。”

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不要大意,我们这艘军舰还没有到达顺风港,大约还需要多久?”

先前那个人说道:“不用多久就可以抵达,请丁将军先回到舱内,等到达港口我会及时向将军禀报的。”

那个丁将军没有说话,冷冷应了一声就往回走去。

倪元坤心想。这丁将军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我以前是不是在那听过?他趁着这两人回舱之际,偷偷探出头往两人的背影一看,不由得浑身一激灵,原来这丁将军正是当日来攻打霞蔚宫的面瘫。

浮鸿城。西门。

云月儿悠悠醒转。她发现自己正靠在一个人的怀中。仔细一看。这个人正是西门的守城将领上官将军。

云月儿匆忙问道:“我爹呢?我爹人呢?”

上官将军没有看她,依旧目不转睛的望着城下:“你爹在下面……”

云月儿一惊,立刻扶着城墙垛口往下张望。却只见父亲酩酊老人被前方方阵发射出来的金光包围在其中。老人家左躲右闪勉强躲过几道光芒,但是却立刻又有更多的金光把他笼罩在其中。

“爹!”云月儿一声大喊:“我来帮你……”

说完云月儿就纵身要往城下跳,哪知一只手臂伸过来牢牢地抓住了云月儿的胳膊,让她无法挣脱。

云月儿回头一看,抓着自己的正是上官将军:“你放开我,让我下去。”

“不行,大师之前吩咐过我,让我照顾你,我不能放你下去。”上官将军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再不让我下去,我爹就危险了。”云月儿发现父亲好像被几道金光擦到,身上的衣服已经破了,有鲜血从他的胳膊和大腿上流了下来。

“就是因为这样,我更不能让你下去了,你过去不但帮不上大师的忙,反而会令他分心,最后会把大师给拖累死的。”上官将军说话依旧毫无语气:“你看着大师,他虽然看上去极为勉强,但是那都是演戏。”

演戏?云月儿一愣:“我爹在演什么戏?”

“你没发现大师虽然受了伤,但是没有一处伤是伤及到要害位置吗?”

云月儿仔细一看,发现还真如上官将军所说,这些伤都只是伤在老人的胳膊、大腿等地方,没有一处伤在身上。

金光一下子完全消失,看来方阵的一轮攻击结束了,老人站在原地,身上的衣服破损不堪,十几道伤口流出的血把他的身子都染红了。

老人的身体晃了晃,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

“爹,爹!”云月儿绝望的大喊:“你快起来啊。”

上官将军冷冷说道:“云姑娘,你叫的再大声点,再惨一点,这样才像真的。”

云月儿一愣,回头呆呆望着上官将军,这家伙还是人吗,我爹都这样了,他怎么还说风凉话。

上官将军说道:“刚才云姑娘也看见了,大师根本没伤到要害,又怎么会倒下呢。可见这都是大师装出来的,就为了引诱方阵靠近他身边。云姑娘,你如果叫的再凄惨一点,让方阵里的那些人听到,他们就会更加信以为真,以为大师被他们给杀死了。”

云月儿恍然大悟,她也是因为关心则乱,否则以她的智慧早就能看出其中的破绽。

“爹啊,你快站起来啊,你没事吧?爹啊!”云月儿凄厉的惨叫着,估计半个浮鸿城的人都听到了。

方阵里的人果然信以为真,开始继续前行,朝着西门进发,当他们的阵型经过酩酊老人的身边时,老人依旧一动不动。

云月儿有些着急,爹怎么还没反应?难道他真的受了重伤?

方阵的队伍已经过去了一半,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酩酊老人,突然发出一道灵光,正好击中方阵右侧中间的护盾上。

老人的灵光好像一只无形的巨手,狠狠推了这方阵一把,顿时整个方阵从中间凹陷了进去。就在这瞬间,老人一跃而起冲进了凹陷的位置。

酩酊老人早就算计好了,第五排的五个人,最中间的那一个就是方阵的关键,自己如果从正面进攻那要对付多少人才能杀到这核心位置,但是如果从侧面进攻,只要干掉两名敌人就够了。

刚才老人的一击,已经把一名敌人给打晕了过去,只要再干掉两人,方阵就破了。

老人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就杀进了方阵,顿时阵型大乱,处于中心指挥的那个人发现情况不对,下令手下把这个老人给围起来,顿时方阵外面的护盾因为阵型一乱突然消失不见。

城门上的上官将军一看时机已到:“士兵们……给我放箭。”

顿时几十只箭矢飞了过来,方阵中的敌人有十几人中箭倒地,还没等他们缓过来,第二批箭矢又到了,又是七八人中箭。

中间负责统领方阵的人一看大事不好,他把手一抬,一道红光飞射而出,直直插入空中厚厚的乌云层中,将这云层穿透出了一个大洞。

一声凄厉的鸣叫传来,云层背后数十只凌龙穿梭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