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拼了

小说: 大齐悍卒 作者: 乌鸦大婶 更新时间:2018-04-15 22:41:23 字数:2334 阅读进度:370/870

饶是他已经说出了如此狠辣的话语,安歇士卒却依然悍不畏死的朝他WwW..lā

莫永年左右为难,不知该不该射杀这些士兵。

范无咎一句话喝退了一帮士卒:“你们要是再在这里耽搁时间,你们家国公爷就死定了。

老子一条贱命不足为奇,有个国公爷给老子陪葬,值了!”

分得清轻重的士卒立刻去查看苏旭初的情况,发现公爷虽然倒在地上,却呼吸均匀,应该是对方用了什么手段的缘故。

不敢怠慢的一帮士卒将苏旭初抬了回去,一场闹剧,在这里算是画上了一个逗号。

当然,不论是莫永年还是范无咎,抑或是陈华,都不觉得事情已经画上了句号。

成亲自然是没法继续进行下去了,苏旭初的事,成了京城大小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个别不怕死的说书先生,更是改名换姓的将这当成了前朝的故事来说,无非就是为了多博几个赏钱而已。

被师父劈头盖脸骂了一大堆难听的话,陈华非但没有觉得心里不舒服,反而还感觉温暖。

老头出宫一趟不容易,李神通没那么容易放他出宫,上次是刘奉先出面才让他出宫,这次,老头嘴上说浪费了雪肤玉肌膏,实际上还不知道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检查了几人的伤口发现没有大碍之后,范无咎亲自领着陈华和另外两人登门楚国公府,刘奉先不在家,等了将近一个时辰他才回来。

范无咎立马开始了兴师问罪:“刘大将军口口声声说服章是你干儿子,可今天你干儿子差点让人把脑袋给剁了你连面都不露,合着刘大将军是学习江南商贾那一套,便宜占尽,好处不给啊!”

刘奉先自然看到了三人身上的伤,一脸茫然问:“出了什么事了?”

见他表情不似作伪,范无咎怒火稍微小了一些,说出来的话却依然难听:“哼,怎么回事?别说刘大将军连这事都不知道。

自己的儿媳妇差点让一个老不羞的给抢走了,你干儿子今天好胆,带着几十个人抢了一会亲,要不是老子赶到,他小子就差点把脑袋给人家做了夜壶了。

刘大将军可真是够忙的,连这种大事都不知道,你忽悠鬼呢!”

刘奉先正色道:“范兄,某是真的不知道此间发生了什么事,今日被兵部几人拖住,一直都脱不开身。”

范无咎愠怒道:“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儿媳妇要另嫁他人,这件事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在江南,难道你这个当老子的不知道?”

刘奉先叹了口气道:“此事的确应该怪我,范兄见谅,范兄见谅。我问过七七姑娘,她说她愿意嫁,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七七姑娘身上根本就不存在,服章跟她两人并无婚约在身。

某虽然是国公,可也不能阻止她吧!”

苏七七也帮刘奉先解释:“师父,大将军的确跟我说过,可是庆国公用陈郎的性命要挟,我...”

刘奉先勃然作色:“苏旭初他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在京城我眼皮子底下玩这一套。

服章,是义父对不住你,这事的后续你们不用管,交给我了。”

范无咎对他的态度还算满意,微微颔首道:“行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臭小子,赶紧把婚事给办了,你们两个商量一下,什么时候决定了,什么时候我跟你义父一起来操持。

最好是去一趟漠北朔方城把忍冬那倔丫头也给老子带回来,享尽齐人之福,你师父我这辈子是想都不敢想的。”

刘奉先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个长辈个个老小孩一样调侃着二人。

经此一役,苏七七和陈虎两个人之间那层薄薄的隔膜被彻底撕破了,蒋子义和谢绝嘿嘿笑着离开,陈华则带着苏七七进了原来他和忍冬居住的院子。..

不得不说,刘奉先也是个有心人,心里头将陈华当做半子看待,给陈华的待遇也是极为不错的。

这院子虽然长久没人居住,可里头却天天都有人打造,府上下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位少爷,都说陈华是祖坟上冒青烟了才被刘奉先收为义子的。

其实陈华并没有正经的磕头拜见的仪式,甚至他都没有叫过刘奉先义父,每次见到刘奉先都是叫刘大将军或者公爷。

一切,都是刘奉先自己对外宣扬的。

“你怎么这么傻,今天你差点就被人给杀了。”苏七七抚摸着陈华伤口边上的肌肤,一脸心疼的道。

陈华抓住她的柔夷道:“你才傻,为什么不肯跟我说呢,如果我真的已经回到金陵了,那我们两个此生便真的错过了。

金陵太危险,不然我真的不放心把你放在京城。不行,我得想个保险一点的方式。”

苏七七嗔道:“今天你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估计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往后这京城还有谁敢打我的主意。

衣服已经知道你的心思了,更不会同意有人敢来打扰我的生活。”

陈华贼笑着伸出右手,握住了某处丰润温暖的所在:“只有让我你成为我的人,我才不担心别人会来打扰你的生活。”

苏七七脸色通红的抓住陈华的手:“不行,咱们还没有成亲呢!”

陈华火急火燎的道:“顾不得那么多了,你要成亲,明天咱们就成,你要名分,明天我就给。”

苏七七的力量哪里有陈华那么大,很快就沦陷了,她嘤咛道:“你的伤还没好。”

陈华一口吻住她的丰唇,舌头很不老实的撬开他的牙关,一股异样的感觉让苏七七浑身发烫,接下来,便是没羞没臊的一幕了。

始是新承恩泽时,苏七七娇弱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陈华的征伐,一个晚上来了三次,最后苏七七都痛得哭了陈华这才作罢。二人相拥而卧,一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宅子里面的下人从不敢来打扰陈华,早就准备好的饭食也有人专门送过来。

不过,朝堂之上,从来都不参加小朝会的大将军刘奉先,今天却跟抽了风一样。